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195.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091 二房的反对(7000+又加码了一千字哦)

091 二房的反对(7000+又加码了一千字哦)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大相寺的后院,在打发了那些来求批命的贵人后,云相大师晃悠悠的走进了自己的厢房。

    傅红叶坐在靠窗的蒲团上,微微眯着眼睛好似正在享受这冬日里难得的阳光。

    云相大师啧了一声,颇为感慨的说道:“红叶山庄什么时候这么闲了,你这个做庄主的不用去处理庄务吗?”

    傅红叶闻言睁开了眼睛,银色的面具映衬的那双瞳孔越发的漆黑如墨,瞅了一眼云相大师,方才暗哑的开口问道:“当真看不透她的命盘?”

    云相大师一听乐了,很没有形象的挖了挖自己的耳朵,状似听不懂的说道:“她?不知道傅庄主指的是谁?”

    傅红叶眉稍一挑,对着隐藏在暗处的影卫吩咐道:“叫司徒留着那两罐极品大红袍,不用送过来了。”

    云相大师急地跳脚,“堂堂红叶山庄的庄主竟然言而无信,这若是传了出去可是要被江湖同道耻笑的啊。”又见傅红叶安安稳稳的坐着,压根就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云相大师喜感十足的脸上布满了愁容,哎,自己总是为了那一口茶而折腰,傅红叶那小兔崽子还真是握住了他的命脉,阿弥陀佛,佛祖原谅,又造了口孽,实在是傅红叶那小子太可恶了。

    云相大师慢吞吞的走到傅红叶跟前的蒲团上坐了下来,神色怨怼的说道:“人家小姑娘才十二岁,又是威远侯府唯一的嫡女,你也不看看人家哥哥那个宝贝的劲,你红叶山庄庄主的名头怕是不够看啊。”

    傅红叶眼神微冷,只冷冷的哼一声,警告意味十足。

    云相大师摆了摆手道:“行了,不瞒你说我是真的看不透的卫家小姑娘的命盘,看她的面相似乎有早夭的迹象,可是那一小小的痣却是改变了整个局面,以我看那卫家小姑娘怕是有什么奇遇也不一定。”

    傅红叶瞳孔微缩,却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云相大师抬手为自己倒了一盏茶,虽说不是极品大红袍,但这今年新出的乌龙也别有一番风味。

    从云相寺回去的第二天,卫澈便前往卫家的老宅子,那里几乎住着整个卫家的族人,而卫家的老族长也是生活在那里。

    说起来卫家一脉最为显赫的当数威远侯府,威远侯在朝为官,自是无法打理族务,因而这卫家族长一职常常是族中德高望重的老人担任,然因为卫澈一家的特殊身份,在乡下也是颇有地位的。

    相的那来声。卫欣儿的父母双亡,这认为义女之事也要先知会了卫家的老族长才能进行。

    另一方面,荣寿堂。

    老太太才开口宣布要替卫延庆收下卫欣儿这个义女的时候,屋子里顿时就炸开锅了。

    李氏甚至都忘记了压低声音,直直的冲着老太太喊道:“您凭什么替大哥大嫂随便认义女,她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能得威远侯府照看已经三生有幸了,她又凭什么成为威远侯府的小姐。”

    李氏的心里当然是一千个一万个的不服,义女可不是随便认认的,要知道卫欣儿家里早已经没了人,若是认下了这名分,她住在威远侯府也是理所当然了,将来甚至出嫁的时候,威远侯府按照道义还要给她准备一份嫁妆。

    李氏本就不喜这个打秋风的卫欣儿,能容忍下她也是看在老太太的面子上,可如今老太太竟然说要替已故的威远侯府夫妇代收义女,她一个继母,还真当自己是威远侯府的老封君不成。

    卫延怀虽然不像李氏那么反应激烈,却也是一脸的不赞同,站起来道:“老太太,大哥大嫂都去了那么多年了,又何必扰的他们地下不安宁呢,卫欣儿既然已经住进了威远侯府,这吃穿用度也是跟玉儿他们一样的,我想我们威远侯府已经是仁至义尽了,这收义女的事还是作罢吧,我想就算大哥大嫂在世也未必同意的,而且父亲在世的时候,最为注重的就是血脉,这也不像个事啊。”

    卫延怀搬出了卫延庆夫妇,话里话外都透着老太太一意孤行,罔顾已故的卫延庆夫妇的意愿,而老太太这个做继母的又凭什么做这个主。

    卫青玉和卫青鸢的眼刀子齐齐的往卫欣儿身上刮去,已经有一个卫青鸾压在她们的头上了,若是这卫欣儿真成了大伯大伯母的义女,这身份自然也跟着水涨船高,明明就是一个乡下来的土包子,何德何能享受这样的待遇。

    卫家二房的激烈反对早就在秦氏的预料当中,即便是被卫延怀夫妇说成是别有用心,老太太脸上都没有一丝怒容,只这么平静的望着说着一大堆道理的卫延怀,那种好似在看跳梁小丑的目光让卫延怀的目光一顿,满腹的话也被直接堵在了喉咙里。

    说实话他还真没有将这个小继母放在眼里过,一个丧了寡的女人,又没有任何的亲生子女,这若是要拿捏还不是容易的很。将她从乡下接回来后,她也是一直恪守着本分,窝在荣寿堂里轻易不出来的,哪晓得卫澈一回来后,这秦氏就跟换了个人似的,连手段也强硬了起来,还不惜拿着母亲的名头打压李氏和他,这让卫延怀心里头很是窝火。

    李氏见此,连忙将目光转到了卫青鸾的身上,“鸾儿,这件事你也不会同意的对不对?你父亲和母亲只生了澈儿同你,正所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你个澈儿的身份高贵,有岂容那些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土包子占了名分,而且卫欣儿的年纪比你还大,若是真认下了,她为长,你为幼,这身份可是又差了一大截了。”

    李氏这话说的极为刻薄,几乎是明着挑拨离间,青鸾心里头暗暗的冷笑,这李氏怕是还将她当成以前那个偏听偏信的卫青鸾呢,再看卫欣儿,见她面色平静的样子,青鸾的心里松了一口气,还好欣儿姐姐也知道二房的德行,没有为此伤心。

    “二婶婶,祖母是长辈,鸾儿相信祖母,娘只生了我和哥哥两个,这是上京谁都知道的事,但是鸾儿也很孤单,能有欣儿姐姐,我很高兴。”青鸾面色平和的说道。

    卫欣儿即将进宫的事并没有告诉二房,一方面是因为皇上只是遣了汪公公过来并没有大张旗鼓,显然这事还没有到声张出去的地步,而另一方面实在是二房的那伙人太过无耻了,谁知道他们知道了欣儿要进宫的事会闹出什么样的幺蛾子来。

    李氏一听卫欣儿这话不由得脸色一沉,这死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越发的亲近老太太了,胳膊肘只会往外拐,真不是个东西。

    卫延怀眼珠子微转,目光从老太太、卫欣儿和卫青鸾身上一一的略过,随后才又问道:“澈儿同意这事吗?”

    “哥哥已经去族里了,这件事会先禀报给老族长。”青鸾道。

    卫延怀的脸色一下子变地很难看,在他的眼里,自己和李氏才是卫澈的长辈,老太太不过是名分的祖母,可是卫澈却连问都没有问过他,就擅自做下了决定,这让他的心里很是不悦。

    若是青鸾知道卫延怀心中所想,少不得要冷笑三声,这人无耻到了一定的程度还真是令人大开眼界。

    看着二房的一伙人神色变幻,老太太的眼里闪过一丝嘲讽,老威远侯未死之前,大房和二房也是住在一起的,那个时候卫延怀对卫延庆这个哥哥也是很尊敬的,而李氏虽然没有大儿媳端庄大方,却也不是这个样子的,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变的呢?这人心当真是最难预料的东西。

    “行了,我并不是询问你们的意见,只是只会你们一声,收欣儿为义女的事情势在必行。”老太太正了正脸色,语气坚定的说道。

    这一句话让卫延怀和李氏脸色铁青,李氏还欲再说些什么,却被卫延怀一个眼神给制止住了。

    “既然老太太这么说了,我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自是听从老太太的意见。”嘴里说着顺从的话,可是眼里却黑漆漆的一片阴鹜,“老太太早点休息吧,儿子先告辞了。”

    卫延怀一甩袍袖转身便离开了,李氏连忙跟了上去,卫青玉和卫青鸢却是狠狠的瞪了卫欣儿和卫青鸾一眼,这才朝着老太太草草的行了个福礼便离开了。

    二房一走,屋子里顿时安静了许多。

    卫欣儿道:“老太太,让你为难了。”

    老太太拍了拍她的手道:“傻丫头,你叫我什么啊?”这仪式虽然没有举行,但是青鸾早已经改口叫了姐姐,在大相寺的时候因为情之所至,欣儿也已经改叫了祖母。

    卫欣儿眼里闪过一丝感激,当初她以为自己再没有一丝活路的时候,那个曾经在自己心目中高高在上的老夫人将她接了过去,在乡下的时候老夫人甚至还亲自教导她,如今又这样为她着想,让她有了亲人,她是真的很满足了。

    “祖母。”卫欣儿软软的叫了一声。

    老太太的脸上染上了笑意,“既然是我的孙女了,这些事情也算不得为难。当初回乡下的时候,我也没有想过会再回来,后来二房遣了人来接我也并不愿意回来,过惯了乡下闲云野鹤的生活,实在是不想再深陷到上京这个人心难测的环境当中。”

    如果不是因为秦家写了信来,她是真的不会跟着二房的人回京的。可是当她再次接触到秦家的人后,又一次灰了心,原来那么多年过去了,秦家的人依旧是那么的势力,为了权势什么事情都可以做。

    她甚至以为自己回京是个错误的决定,直到在同青鸾相处之后,她才发现大房的这个嫡长女生活的并不快活,而青鸾的懂事乖巧已经待人处事的豁达大方,也让她对这个小女孩产生怜惜之情,在无意识的时候,自己的一颗心渐渐的偏到了大房的身上,直到卫澈从西北军营回来。

    这个年纪轻轻却立下赫赫军功的威远侯府的蓄爷对她极为尊敬,将心比心,当他们俩人齐齐喊出一声“祖母”的时候,她才知道原来自己一直是寂寞的,自己的那颗心并没有死去。

    还有卫欣儿,这个命途忐忑的姑娘,自从把她接到身边后就一直怀抱着感恩的心,这么一个善良聪慧的小姑娘也由不得她不为她考虑。

    有他们三个在膝下,也算是弥补了她没有孩子的遗憾。

    为了这三个孩子,同二房一家子对上是迟早的事情,以前她是不想管,可如今既然管了,她便不会任由那贪婪成性的一家子堕了卫家的名声。

    “鸾儿,你应该明白你二叔那一家子的贪婪,大房二房早已经分家,若是你二叔一家子是个好的,澈儿回来后就该交出手中的权利,可是他们丝毫都没有搬出去的迹象,恐怕是觉得这些年捞的还不够吧。”老太太的话很是犀利。

    再没有人比青鸾更加清楚卫延怀一家子的自私贪婪了,当初为了荣华富贵甚至都可以送哥哥去死,这样的亲人她恨不得直接挖出他们的心看看是不是黑色的。

    “祖母,等哥哥回来,我就跟他说,二叔一家也该搬出去了。”青鸾恨恨的说道。

    “不急,这事得慢慢的谋划,咱们得先将道理给握在手上。你哥哥将来是要进官场的,不能给人留下任何的把柄。毕竟在外人眼中是你哥哥主动托孤的,若是你哥哥在没有任何原因的情况下主动开口让他们一家搬出去,会有人说你哥哥天性凉薄,不顾亲人的。”老太太缓缓的说道。

    青鸾心念微转,“所以祖母刚才才会对二叔一家子毫不客气吗?”

    老太太的眼里闪过一丝赞赏,青鸾说的不错,以前她从未拿自己长辈的身份压着二房,可如今她不打算再退让了,反正不管怎么样,她也是他们的母亲,二房只能够干受着,等到他们受不了了,做出些什么事情来,那时道理便在了他们的手上。

    李氏这几年把持着威远侯府的内院,早已经当家主做惯了,心中本就不服老太太,怕是受不了多少的气就会受不了了。

    青鸾如此一想,心里头也越发的感激起了老太太,虽说“孝”字大过天,只要不是太出格,别人不会说老太太什么,但难保不会有人在背后传老太太压榨原配所出之类的坏话,老太太这是拼着自己的名声为他们扫清前头的障碍啊。

    卫延怀夫妇才回到院子里,李氏就开始发飙了:“那老太婆发什么疯,还要认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黄毛丫头,她真当自己是威远侯府的老封君了啊。”

    卫延怀作为男人最为讨厌的便是李氏这副尖着嗓子的泼妇样了,而且每次只会叫嚣,又蠢又丑。卫延怀瞪了李氏一眼,低骂道:“收起你那个泼妇样。”

    李氏一噎,随即捕捉到了卫延庆眼里的厌恶,心里又是气又是怒,她这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这个家,兢兢业业的算计这个算计那个,可是她得到了什么。卫延怀已经很久没在她的房里过夜,每次都被荷院那个妖妖娆娆的荷姨娘给勾走。13acv。

    一想到这李氏几乎被怒气给冲昏了头,冷笑着道:“我是泼妇,卫延怀如果不是我这个泼妇想方设法的变出钱来,你有钱在外头置外室,还生孩子,你这是打的我的脸,我是泼妇,我早就让人打死了荷院那个小践人,一辈子像是没有遇到过男人似的,勾的你魂都没有了。”

    卫延怀眼看着李氏越说越不像样,心里头的火气也越发的大了,一巴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怒道:“你给闭嘴。”

    就连李氏自己也不明白,明明这一会她该跟卫延怀一起平心静气的共商对付老太太的大计,可是二人却是一言不合就对掐了起来。

    “怎么恼羞成怒了,一年不过一百两的俸禄还学别人在外头置外室,你也不怕传出去成了别人的笑柄。卫延怀,我告诉你,家风不严,宠妾灭妻那是要被御史参的。”李氏话锋一转,脸上闪过浓浓的讽刺,“啊,我差点忘了,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六品捐官,御史压根就没有空理会你这种上不得台面的小官。”

    卫延怀几乎要气疯了,李氏几乎是在狠狠的践踏他的自尊,六品捐官这是他平生最为羞于启齿的事情。威远侯府是靠着军功起家的,可是比起打小优秀的大哥,他从来都不屑于舞刀弄枪。

    老威远侯从来只关注身为长子的卫延庆,对于他这个次子却很少过问,更不曾花心思在他的教导上,这让他的内心深处深深的记恨着那个夺走所有人目光,光彩夺目的大哥。

    只要有卫延庆一天,他永远都是无用的卫延怀,就连亲事一事上也是厚此薄彼,大嫂温柔娴静,可是李氏却是见识浅薄,容貌粗鄙,这让他越发的嫉妒卫延庆,同样都是卫家的嫡子,自己永远是被压着的一个。

    除了妒忌,卫延怀的内心深处还很自卑,卫延庆年少有为,下笔能出锦绣文章,上马能够保家卫国,是老威远侯口中的好儿子。而他却是文不成,武不就的,连个功名都没有,到最后还得花银子买官来做。

    这种深深的自卑早已经被卫延怀给隐藏了起来,然此时此刻却被李氏毫不客气的揭了出来,他怎么能不怒,卫延怀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眼里闪烁着凶狠的目光,几步走向李氏,狠狠一把掌甩向了还在喋喋不休咒骂的李氏。

    李氏一个不防,被他掀翻到了地上,嘴里顿时弥漫一股子浓浓的血腥味,卫延怀怒气之下用了十足的力气,李氏的半张脸瞬间就肿了起来,嘴里头的一颗牙齿都松动了。

    “你……你打我?”李氏惊地连眼泪都忘记了流,愣愣的看着怒气勃发的卫延怀,心里头止不住的生起一股子悲哀了。

    卫延怀怒瞪着她骂道:“无知蠢妇。”冷冷的丢下这句话,便去了荷院。

    这女人就是需要对比,以前家里除了李氏,就只有生了卫青央的宋姨娘,宋姨娘以前是李氏的陪嫁,长相只能算是清秀,加上被李氏拿捏在手里,从不敢大声说话,这样的女人又怎么可能激起他的怜惜之心。

    反观夏青荷,但凡他去到她的院子,都能打从心底的舒爽起来,那样温柔似水的女人才能称得上是真正的女子啊。

    李氏瘫软在地上,看着卫延怀毫不留恋的背影,一颗心顿时拧了起来,卫延怀怎么可以过河拆桥,当初是谁陪着他在那种逼仄的房子里苦挨,又是谁辛辛苦苦的打理着整个家,可是他呢,他竟然骂她是无知蠢妇……

    “夫人。”魏紫战战兢兢地的走了进来,里头吵出那么大的动静,她在外头几乎是听地胆颤心惊,可是她作为李氏的贴身丫鬟不得不进来伺候着。

    魏紫上前将李氏扶上了榻,又打来冷水给李氏敷脸,旁的却是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李氏“哼唧”了两声,眸光一闪,却是看到门口的一角一群一闪而逝,顿时将手中的帕子一扔,怒道:“是哪个贱蹄子在外头鬼鬼祟祟的。”

    魏紫一个箭步窜了出去,不一会便将人带了进来,却是李氏身边管着器具的二等丫鬟小桃。

    小桃看着李氏沉着一张脸,心头不由得一颤,暗道自己倒霉,怎么刚好就摊上了这么个事,这不是自己进来找抽吗?

    “是谁准许你在外头鬼鬼祟祟的,一点规矩都没有,魏紫,给我掌嘴。”李氏二话不说便要抽嘴巴子。

    小桃忙磕下头去道:“夫人饶了奴婢吧,奴婢是有事进来禀报的。”

    李氏沉着一张脸没说话。小桃硬着头皮继续说道:“刚才老太太遣了人来说是让夫人将二姑娘院子边上的紫藤苑收拾出来,说是给欣儿姑娘居住。”

    小桃话音刚落,就被茶盏砸了个正着,额头被磕出了一个血口子来,鲜血汩汩的流了出来。

    “还不给我抽。”李氏朝着魏紫喊了一声。

    魏紫论起胳膊朝着小桃的脸色打了二十几个巴掌,只把一张小脸打成了猪头,才住了手。

    “拉出去。”李氏看着那脸各种心烦,忙挥手道。

    魏紫忙叫两个婆子将几乎昏死过去的小桃给拉了出去。心里暗自庆幸小桃这个蠢货撞上了枪口,要不然今日指不定是她受这份罪了。

    魏紫再次进去的时候,李氏正垂着眼眸,看上去似乎平静了许多,魏紫却不敢掉以轻心,恭恭敬敬的立在一旁。

    “那老太婆居然这样抬举一个乡下来的土包子,魏紫,你给我出出主意,这口气若是不出了,怕是倒霉的还是你们。”李氏的眼里闪过一丝狠厉,如果不是因为在荣寿堂受了气,她也不会如此的暴躁,更不会冲动的跟卫延怀吵了起来,她恨荷院那个小践人,但是也恨荣寿堂那一窝子的自己人。

    魏紫的心头颤了一颤,犹豫了半晌才道:“夫人,这宅子里头还不是您说了算,这底下的奴才们哪一个不知道那卫欣儿的来历,就算老太太抬举她又怎么样,底下的人最会的一招便是阳奉阴违,这使劲的作践保管让那土包子哭都哭不出来。”

    李氏抬眸盯着魏紫,嘴角浮着冷笑:“这就算完了?啧啧,魏紫你跟着我那么多年来,竟是连半分都没有学到。”

    魏紫慌地连忙跪倒在地上:“奴婢愚钝,自是不敢同夫人比肩,还望夫人不吝教导。”

    李氏看着她恭敬的样子,眼里闪过满意,朝着魏紫招了招手道:“你附耳过来。”

    李氏在魏紫的耳边轻声叮嘱着,脸色变了几变,最后才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她一直知道夫人不是个善茬,当初将二姑娘推下水去并嫁祸给三房的那个小傻子也不过是因为二姑娘挡了大姑娘的道。可如今不过是因为不服老太太的安排,便要毁掉卫欣儿姑娘,这也太过毒辣了。

    虽是这样想,魏紫却不敢说其他的,作为奴才她也只有听命的份。

    卫延怀从李氏的正屋出来便去了夏青荷的荷院,荷院说白了其实不过是依附在主院的一个小跨院,小小的院子却被夏青荷打理的很有几分诗意,院子的东面搭起的一个架子上爬着紫藤,下面是个秋千,秋千架子的旁边则是没有经过打磨的树墩子做成的小圆桌和凳子,秋日里坐着喝上一壶茶,看着一双儿女嬉戏那是何等的惬意。

    卫延怀才进门,一双儿女便跌跌撞撞的朝他冲过来,口里含含糊糊的喊着“爹爹”,这一双儿女本就是极为少见的龙凤双胎,卫延怀心里也是极为喜欢,加上二人粉雕玉琢的,只需一眼便让人的心软了下来,

    原本在李氏那边积了的一肚子的气消散了不少,再见那位倚门而笑的女子,温温婉婉,宛若那出水芙蓉,这才是女子的典范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