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200.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094 对峙

094 对峙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青鸾见魏嬷嬷到了这个份上还不肯老实,甚至将那些过错都推到底下的人身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个冷笑。

    “夏至,让其他人都进来吧。”青鸾吩咐了一声。

    除了断手断脚的两个婆子之外,其他的十个丫鬟婆子都进了屋子,屋子里头冷的就跟个寒窑似的,几个人的心头纷纷闪过悔恨,她们这是被猪油蒙了心,被人唆摆了几句就怠慢起了欣儿姑娘。

    “好了,魏嬷嬷说这些事情都是你们擅自做主的,夏至你来说说,她们这些的过错要受什么惩罚。”青鸾道。

    夏至面无表情的上前一步,道:“玩忽职守,罚二十仗,冲撞主子,罚三十仗,推卸责任,罚十仗,诬陷内院总管,罚十仗,数罪并犯,杖责加倍,一共是一百四十仗。”

    这一下所以的人都齐齐变了脸色,一百四十棍打在身上,焉有命在。13acv。

    只听的“噗通,噗通”的几声,丫鬟婆子们纷纷跪倒在地上,磕头求饶道:“二姑娘,饶命啊,二姑娘,饶命啊。”

    青鸾眼眸微转,状似疑惑的说道:“饶命?白昼,若是让你行刑的话,这一百四十棍可是会打死人。”

    白昼摇了摇头道:“主子若是不想让她们死,属下会控制力道的。”

    底下的人齐齐松了一口气。

    “不会死,不过经脉尽断,一辈子躺在床上而已。”

    后面的一句话让才松气的几人倒抽了一口冷气,经脉尽断,一辈子躺在床上,这比死还要可怕好不好。有人受不了“刺激”咚的一声晕了过去。

    “二姑娘,不关奴才们的事,是魏嬷嬷,是她吩咐奴才们使劲的作践欣儿姑娘的,也是她昂奴婢不必收拾打扫紫藤苑的。”

    鸾魏上不丫。“对,对,二姑娘,您要罚就罚魏嬷嬷吧。”

    有一就有二,当一个人将那些罪责都推到魏嬷嬷的身上时,其他人的胆子也大了,毕竟魏嬷嬷就算再厉害,也比不上自己的一条命重要,更何况也是魏嬷嬷先将那些罪推到她们身上的,她做初一,就不要怪她们做十五,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魏嬷嬷气地眼都直了,这些人平日里在她跟前,哪个不是乖乖的跟条狗似的,这会子却是齐齐的将她往死路里推。偏她只有一张嘴,这回子又说不出话来,也反驳不了她们。

    青鸾这才将目光转到魏嬷嬷的身上,沉声问道:“魏嬷嬷,你可听清楚了,看你年纪大,才叫你一声嬷嬷,你莫不是以为这威远侯府是你这个奴才当家的了,欣儿姐姐是我娘的义女,这主子也是你这奴才可以糟践的,常听别人说,侯门内院,奴大欺主,今个儿还真是让我给遇到了,这样子的人,威远侯府是断不能留着,给我拖下去打一百大板,白昼,就由你执仗,别把人给打死了,毕竟她是二叔的奶嬷嬷,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

    在见识过白昼的手段之后,魏嬷嬷早已经视她为最恐怖的人了,更何况刚才她还说打不死人,却能将人打地经脉尽断,剩下的光阴都要躺在床上,就连大小便都不能自理,这样的生活光是想想就不寒而栗。

    魏嬷嬷眼见着白昼一步一步的朝她走来,眼白一翻,竟是小便失禁了。

    青鸾撇了撇嘴,这也太不经吓了,经过今天这一闹,以后白昼这个黑面神怕是要在府里头出名了。

    “拖下去。”青鸾的话音刚落,就见到李氏扶着魏紫的手匆匆的走了进来。

    看到一屋子跪倒在地上的奴才,还有晕死过去的魏嬷嬷,李氏的眼里不由得的闪过一丝厌恶。说实话,对于这个魏嬷嬷,李氏的心里也是有恨的,她敬着她,是因为她是卫延怀的奶嬷嬷,而且卫延怀向来敬重这个奶嬷嬷,为了讨好他,李氏甚至让她染指内院的内务。可是魏嬷嬷却不是真心敬重她这个主母的,阳奉阴违,甚至还帮着卫延怀在外头养了荷姨娘那个祸患来,一点口风都没有在她跟前露,这样典型的白眼狼,她都恨不得亲手收拾了。

    李氏心里头很清楚,靠奴才收拾为难卫欣儿也只能暂时给她添添堵,毕竟包括卫澈在内,都已经承认了卫欣儿的身份,就算那些奴才在吃穿用度上克扣卫欣儿,也会有人替她出头的。

    李氏聪明的没有用自己的人,而是让人在魏嬷嬷的跟前透露了卫延怀不待见卫欣儿的事,魏嬷嬷这个老货也是被人捧惯了,早失了早年的精明,这不为了讨好卫延庆她还真出手了。

    李氏早就得了消息,却并没有马上出现,一方面她是想看看卫青鸾的手段,另一方面自然是想让魏嬷嬷吃吃苦,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卫青鸾竟然将魏嬷嬷逼到了这个程度。

    “青鸾,这是怎么回事?魏嬷嬷这是怎么了,魏嬷嬷好歹也是你二叔的奶嬷嬷,不看僧帽看佛面,青鸾怎的出手这么重,嬷嬷年纪已经大了,就算是犯了错也不该受这样的苦啊。”李氏一进门就编排了青鸾一大通,还亲自脱下身上的披风,盖在了魏嬷嬷的身上。

    青鸾冷眼瞧着她的那番作态,心中止不住的冷笑,这李氏还真是惺惺作态,若是她真心为魏嬷嬷考虑,得了消息就该赶过来,偏等她出手收拾了魏嬷嬷,这才姗姗来迟,真不是普通的虚伪啊。

    青鸾却是毫不俱她,微微一笑道:“二婶婶,这是说的什么话,我是怎么了,这棍子都还没有打到身上,二婶婶就不分青红皂白的编排一通,二婶婶究竟知不知道她做了什么?”

    李氏面皮微微抖了抖,一本正经的问道:“我正想问呢,这魏嬷嬷究竟是犯了什么错,竟惹地青鸾大发雷霆。”

    青鸾冷冷的笑了笑:“二婶婶这个内院的掌家人还真是称职啊,您这是没有看到这院子的情况,还是没有看到这屋子里的情况,或者说二婶婶要在里头住上一住,体验体验。”

    青鸾的话可以说是毫不客气,李氏讪笑道:“这是怎么回事,我已经吩咐下去了,必须将紫藤苑给收拾出来。莫不是那些个丫鬟婆子欺欣儿?”

    李氏装傻,青鸾也不戳破,这件事里里外外都是魏嬷嬷安排的,而她的目的也只是魏嬷嬷而已,不过能够奚落李氏,青鸾也不会嘴软的。

    “你们把刚才说过的话再说一遍给二夫人听。”青鸾吩咐道。

    事已至此,加上魏嬷嬷已经不省人事了,几个人自然能推就推,恨不得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到魏嬷嬷的头上去呢。

    李氏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魏嬷嬷怎么说也是他们二房的人,原本以为仗着魏嬷嬷的积威,这些个奴才不至于反水,可是如今这个样子又算什么。李氏哪里想到青鸾凭着白昼这个一个黑面神就已经震慑住了那一干子的人,又利用他们自保的心,让魏嬷嬷和这些人互相攀扯,墙倒众人推,魏嬷嬷就算是积威已久,也经不住那么多人的反水啊。

    李氏咳嗽了一声,道:“这魏嬷嬷也真是的,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来。”那么多人都在指责魏嬷嬷,李氏也不好帮着魏嬷嬷开脱,毕竟这院子的情况明明白白的放在这里,魏嬷嬷若是不担下这个罪,她这个当家人就得自省了。

    “不过青鸾啊,魏嬷嬷这些年为卫家做牛做马,没用功劳也有苦劳,如今她也受了苦,看在她这么大一把年纪的份上就此算了,算是二婶婶向你讨这个情。”李氏话锋一转,便要免了魏嬷嬷的责罚。

    她虽然想让魏嬷嬷吃点苦头,却也不能真眼睁睁的不管她,若是自己没有说这些求情的话,卫延怀知道了也少不得要怪罪她。当然李氏说这话也是给青鸾下了个套,她这个二婶婶都开口求情了,若是青鸾依旧不肯恕了魏嬷嬷的罪,一个姑娘家狠成这个样子,少不得要被灌上嚣张跋扈的名头。可是她若真恕了魏嬷嬷的罪,就等于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子,那么多下人都看着呢,卫青鸾自损威严,以后在这些人当中也再难立起来。

    青鸾见李氏一脸得意的样子,不由得越发的笑地甜了,名声,这名声能当饭吃吗,重活一世,她最不在意的就是这个名声,她就不信若是她不嫁人,哥哥还不会养她一辈子。

    “二婶婶,这魏嬷嬷是二房的人,若是二婶婶开口要保下她,青鸾自是不会不从的。”

    李氏听青鸾这么说,眼里的光芒更甚了。

    “只是,二婶婶可能不知道,母亲在世的时候说过这治家犹如治国,在其位谋其政,魏嬷嬷既然是内院的总管就得尽总管的职责,可是她却是仗着经年的资历,挑唆下面的人对抗主子,她这是要做什么,莫不是还想着以奴代主,这等乱了纲常的事,二婶婶难道还要纵容。若是下面的人个个都学着魏嬷嬷,奴大其主,这威远侯府的后院会变成个什么样子?若是这样,我还真怀疑二婶婶能不能当好这个家?”青鸾神色从容的反问道。

    李氏的面色一阵青一阵白的,青鸾连扰乱纲常这样的话都搬出来了,甚至还质疑她管家的能力,她还有什么好说的,只得甩了甩袖子道:“青鸾既是有这个思量,还是照你的意思办吧。”

    ps:潜水的亲都出来冒泡吧,小鱼敞开怀抱等着你们调戏。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