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202.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095 荷姨娘

095 荷姨娘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青鸾脸上挂着淡淡的笑,问道:“二婶婶是什么意思啊?”

    李氏被她淡然从容的样子给气到了,本想着借着魏嬷嬷的事,杀杀青鸾的威风,却哪想三言两语就给她绕过去了,这小践人就跟她娘一样,嘴皮子溜的很,偏还喜欢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实在是可恶至极。

    “你想打就打吧,反正我是不管了。”李氏气呼呼的丢下这句话便转身走了。

    青鸾看她铩羽而归,不由得弯了弯嘴角,再看昏过去的魏嬷嬷,眼皮子微微颤着,不知道她想明白没有,李氏其实压根就不想管她,更甚至她的出头也只是被李氏当成枪用。

    青鸾冷声吩咐道:“二婶婶都说了,有错就要罚,虽然魏嬷嬷是二叔的奶嬷嬷,但是不成规矩没有方圆,这板子还是要打的,白昼,魏嬷嬷就交给你了。”

    魏嬷嬷闻言几乎要睁眼求饶,却被白昼一个手刀给给真的砍昏了过去。其他的但凡今天怠慢了卫欣儿的丫鬟婆子都被责打五十大板,罚半年的月钱,这样的惩罚不可谓不重。

    而老太太知道了,也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罚得好。

    如此一来,底下的那些仆妇们就算看不起卫欣儿,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够不够白昼的一顿打。

    白昼的手法很是奇特,那一百多棍敲下去之后,竟没有出一点血,可是下半身却足足高了一尺多,魏嬷嬷被抬回自己屋子的时候,已经是气息微弱了。

    卫延怀得到消息的时候,正在荷院画美人。

    夏青荷穿着一身雪白的裘衣,娉娉袅袅的倚在窗子边上,窗户外面一棵红梅,红白相衬,当真是美不胜收。

    保全几乎是哭着跪倒在地上:“爷,您一定要为娘做主啊。”

    卫延怀的兴致被打扰了,心里头虽不悦,可看保全的样子似乎奶娘当真受了了不得委屈,便开口问道:“行了,你先起来说话,别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没地腌了荷院。”

    荷姨娘微微一笑,葱白的手捧着一盏茶,柔声说道:“老爷也画累了,先喝口茶,歇一歇,保全小哥也别着急,魏嬷嬷是老爷的奶嬷嬷,这么多年的情分摆在那里呢,又岂会不管。”

    卫延怀心中的不耐烦顿时消了去,越发觉得夏青荷的温柔小意让他整个身心都舒坦了。

    “荷姨娘说的没错,魏嬷嬷到底怎么了。”

    保全闻言连忙将魏嬷嬷在紫藤苑挨板子的事说了出来,当然他很聪明的忽视了魏嬷嬷挑唆下人为难卫欣儿的事,只说魏嬷嬷不小心得罪了卫欣儿,所以二姑娘大发雷霆的将满院子的人都处置了。

    卫延怀本就不喜卫欣儿,一听这话不由得怒道:“这算个什么事,为了一个乡下来的土包子打魏嬷嬷,她这哪是在打魏嬷嬷啊,她这是打地我的脸。”

    保全心中暗喜,指望着卫延怀给他们一家子出气,这魏嬷嬷被打对于他们一家子来说都是个灾难,以前魏嬷嬷在卫延怀跟前得脸,就连李氏都要让她三分,在这内院里可以说是横着走的人物。手里掌着权,钱袋子自然也丰了,而相对的他们一家在这院子里吃地开,可是如今魏嬷嬷被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挨打,不仅打掉了魏嬷嬷的命,也打掉了他们老魏家的面子。

    因而保全心中也指望卫延怀能为他们出气,顺便把威风给重新拿回来。

    “爷,您是没有看到,娘被抬回来的时候就只穿了一件单衣,这么冷的天,那是要她的命啊,大夫看了直摇头,说是救不救的回来都要看命了。”保全说着又垂下头去哭了起来。

    卫延怀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腾的立起来道:“小小年纪,这心肠就如此的歹毒,我这个做长辈的少不得要教导教导她。”丢下这句话,卫延怀就要出门,却被夏青荷一把给拉住了。

    卫延怀脸上的怒气稍霁,拍了拍夏青荷的手道:“阿荷,我半个时辰之后再回来。”

    夏青荷水漾般的眸子微转,几乎是连她的头发丝都写满了柔情,也难怪卫延怀被他迷的魂都没有了。

    “老爷,你难不成要去质问二姑娘?”夏青荷柔声问道。

    卫延怀点点头道:“姑娘家家的戾气如此之重,这若是传了出去名声也不好,大哥和大嫂九泉之下也难安啊。”卫延怀这个假道学,最会的就是为自己的自私自利搬些冠冕堂皇的理由。

    “老爷,二姑娘毕竟是姑娘,这又都是内宅之事,你一个男人因为这些事去质问二姑娘,实在是不妥当啊。”

    大夏朝内宅都是妇人当家的,甚至说对于女儿的教养也不会由父亲来过问的,卫青鸾只是卫延怀的侄女,本就远着一层,卫延怀不管不顾的为了一个奴才跑进内宅质问侄女,这才是丢脸丢大了。

    对于夏青荷的话,卫延怀向来都是能听进去的,略一思索也知道自己不能这样做,更何况卫澈已经回来了,若是让他知道了,岂不是对他这个二叔心存芥蒂。

    卫延怀重新坐回了椅子上,嘴里犹自不服的说道:“难不成就这么算了?”

    夏青荷脸上始终挂着恬淡的笑容,重新将那茶盏塞进卫延怀的手里,道:“老爷您也别气,这事情总是要先问清楚的不是吗?刚才紫藤苑那边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我也着人去问了,让她进来给您说说,若真是二姑娘没有道理,老爷也不该自己去,而是该由着夫人教导二姑娘不是吗?”

    保全恨地牙痒痒,低着头暗暗的咒骂夏青荷,当初若不是他娘和他,夏青荷能在外头过得安安稳稳的,现在到是好翻脸就不认人了。保全虽是如此想的,却也不敢对夏青荷做出任何的不敬动作,免地遭了卫延怀的恨。

    夏青荷吩咐了一声,不一会便有一个才留头的小丫鬟走了进来,小丫鬟的年纪虽小口齿却是很伶俐,脆生生的将紫藤苑发生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13acv。

    卫延庆闻言一张脸不由得垮了下来,虽说他是不喜老太太擅自做主认下卫欣儿,可是魏嬷嬷的这些手段未免也太过低劣了,加上魏嬷嬷又是他的奶嬷嬷,难免不让人想这些都是他们二房吩咐的。

    如果卫澈知道了,会不会也会认为这是他特地吩咐魏嬷嬷做的。

    想起那个越发成熟稳重的侄子,卫延怀的心里生出了一股忌惮。一想到这,卫延怀不由得看向保全,冷笑道:“还真是越发的能干了,居然有胆子骗爷了。”

    卫延怀心中憋着气,上前一脚狠狠的踹向了保全,直把他踹地在地上犯了一个跟斗。

    保全哎呦了一声,忍着痛跪倒在地上,“爷,爷,奴才并不是成心的,实在是奴才看到娘的样子心疼啊。”

    夏青荷善良的说道:“爷,保全小哥也是一片孝心,您就不要怪他了。”

    保全差点都要上前抱住夏青荷的腿,压根就忘记刚才自己还咒骂她是小践人呢。

    “对了,夫人刚才不是也赶到紫藤苑了,难道她就没有替魏嬷嬷求情。”夏青荷不轻不重的捅了李氏一刀。

    鸾上道婶一。对于魏嬷嬷来说,心里其实是恨李氏的,她醒过来的那一刻就听到李氏直接说出想打就大,她不管的话来,她本也不是蠢货,按着李氏对内宅的了解,焉能不知道她被卫青鸾为难的事情,可是她却姗姗来迟,非得等她遭了大罪才过来,这样一想魏嬷嬷心里头也有几分明白李氏其实是不喜欢她的,更甚至当初那个在她耳边说卫延怀不喜卫欣儿,想给她点颜色看看的人也是李氏院子里的小丫鬟,前前后后一对上,魏嬷嬷心里头也明白,自己这是做了李氏手中的那把枪了。

    魏嬷嬷被白昼打了板子后,那身上疼的厉害,可是却始终昏不过去,不但昏不过去,脑子疼痛的感觉还越发的重了起来,这也让她对于李氏的行为恼恨了起来。

    自己全心全意的为二房着想,却换来李氏这样的对待,这换成是谁都该心寒了。

    因此打发保全来荷院之前,魏嬷嬷也嘱咐了儿子一定要将李氏的恶行告知卫延怀,可是保全却并没有想明白。

    夏青荷一提到李氏,保全也想起了魏嬷嬷的嘱咐,又道:“夫人可不是没有求情嘛。”

    夏青荷见保全讷讷的,说话也说不到点子上,便又道:“爷,这伤都伤了,妾这儿还有上好的伤药,当初在外头的时候,妾也多亏了魏嬷嬷的照顾,不如妾就走一趟,去看看魏嬷嬷吧。”

    卫延怀一想到同魏嬷嬷的情分,心里头也软了几分,点头应道:“既是这样,爷也该去看看魏嬷嬷才是,也不枉她奶了我一场。”

    魏嬷嬷住的地方其实离威远侯府并不远,侯府后墙那一片的低矮院落便是给府里头积年的家生子准备的。

    魏嬷嬷一家都在威远侯府当着差,自是也分到了一套并不大的院子。

    ps:困死了,先睡觉了,还有一更就放在白天吧。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