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203.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096 狗咬狗

096 狗咬狗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刚进院子就能听到魏嬷嬷的“哼唧”声,卫延怀皱了皱眉头,转过头去看夏青荷,见她脸上没有不耐的神情,这才放下了心来。

    保全稍稍有些得意,能得主子屈尊降贵,也就只有他们老魏家有这个面子。

    三人进到里屋,魏嬷嬷俯趴在床上,身上盖着一条被子,到是也看不出伤地有多重,保全连忙上前一步道:“娘,爷记挂着你,来看你了。”

    魏嬷嬷侧过头去,看到卫延怀和荷姨娘并肩站在三步开外,顿时眼泪就流了出来,“爷,请恕老奴无法起身给你请安行礼。”

    相对于保全的智商,魏嬷嬷倒是很清楚怎么做才能打动卫延怀的心,也不急着开口说自己的伤势如何如何,而是让保全先将卫延怀和荷姨娘二人伺候好了,奉上了茶水点心。

    魏嬷嬷的行为果然让卫延怀的面上一软,道:“嬷嬷不用这么忙活了,我就是来看看你,可是已经请过大夫了?”

    保全点头道:“大夫说这伤势怎么着也得养上三个月,加上又是受惊又是受寒的,奴才看着实在是心疼啊。”

    大夫虽然说伤不了筋骨,可是魏嬷嬷的心却是悬起的,她可不认为白昼说的全身经脉尽断的话是开玩笑的,就说现在身下的伤就疼的麻木了似的,那种打法完全跟大宅子里的行刑不一样,可是她偏说不出什么来,因为大夫看过之后说这伤势并不算重。

    “爷,是老奴不好,给你丢脸了。”魏嬷嬷老泪纵横,她是卫延怀的人代表的卫延怀的脸面,这大房的人不给面子就算了,偏夫人这个当家的也丝毫不为她考虑,甚至还挖了坑让她跳下去,这算怎么回事啊。

    卫延怀道:“嬷嬷快别这么说了,我是吃你的奶长大的,这点子情分自然是跟别人不相同的。”

    魏嬷嬷一脸感激的说道:“爷能记挂着老奴,也是老奴的祖上积德,不过老奴希望爷还是将保全这小子调到马厩管马吧。”

    保全一听魏嬷嬷这话,脸都绿了,娘莫不是昌涂了,这爷身边跟随的小厮不好反倒是要让他去那臭烘烘的马厩,这是什么道理。

    夏青荷不着痕迹的挑了挑眉头,这魏嬷嬷到比她的儿子有心计多了,这一招以退为进怕是要阴李氏了。

    卫延怀道:“嬷嬷这是说的什么话,但凡有我一日在,你们老魏家要比其他的奴才过地体面。”

    “爷的好意老奴也明白,可是老奴得罪了夫人,再不敢在夫人面前露脸了。”魏嬷嬷垂下眼帘,遮盖住眼睛里的恨意。

    果然听到卫延怀问道:“嬷嬷这话是什么意思?”

    魏嬷嬷惨笑道:“大抵是之前老奴替爷瞒下荷姨娘的事,夫人知道了恼了老奴,所以才会眼睁睁的看着老奴挨板子连句求情的话都不说吧。”

    夏青荷就坐在他的身边,卫延怀一听魏嬷嬷这样说就气不打一处来,他怎么说也是一家之主,难不成宠爱个女人也不成,这李氏还当真是妒妇,魏嬷嬷只不过是照料过荷姨娘几次就被她记恨了,是不会哪日他若是不在了,也要开始算计他的女人了。13acv。

    “奴才知道这一次是错了,丢了爷的脸,奴才几乎是没脸见爷了,夫人好几次让人在奴才跟前透露爷不喜卫欣儿,想给她几分颜色看看,奴才一心想着爷,想让爷开心,这才出了这样的昏招,让二姑娘给抓住了把柄。”魏嬷嬷又是愧又是羞的说道。

    她是看着卫延怀长大的,对于他的心思可以说是了解的一清二楚。

    卫延怀就是个典型的欺软怕硬的,别看他是卫澈的二叔,可是他的内心深处对于这个侄子是存在恐惧的,特别是在侄子看上去前途无量的时候,他更加不敢在这个时候得罪卫澈。而卫澈就是卫青鸾最大的靠山,卫延怀嘴里说的好听,可是让他为了一个奴才去得罪大房,等到他之后想清楚了,他们老魏家也不用在这府里头生存了。

    可是李氏却是不同的,李氏是他的妻子,夫为妻纲,在卫延怀的眼中李氏就是他的所有物,他想要打就打,骂就骂,完全不用顾忌其他的。所以魏嬷嬷毫不犹豫的把这份仇恨值转到了李氏的身上。

    卫延怀一听魏嬷嬷这话脸色不由得一沉,本来她就觉得魏嬷嬷会做出这种蠢事也不该同情,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背后竟然还有李氏的手段,李氏竟然想借着卫青鸾的手除去魏嬷嬷,除去他的左臂右膀。卫延怀觉得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衅,压抑下心中的怒气反问道:“你说的可是事实?”

    魏嬷嬷痛哭流涕的说道:“老奴哪里敢欺瞒爷,爷若是不信可以去审问那几个丫鬟,想必她们一定会说实话的。”

    魏嬷嬷的话音刚落,卫延怀就像是一阵风似的卷了出去。

    夏青荷微微翘了翘嘴唇,轻挪步子移到魏嬷嬷跟前,掏出一盒子掐丝珐琅的盒子道:“嬷嬷,这是上好的伤药,嬷嬷用了,这伤也能好的快一点。”

    夏青荷的示好让魏嬷嬷的神色一怔,再看她笑盈盈的样子,心里头顿时也明白了过来,如今她算是个李氏结下仇了,若是还想在内宅里头生存下去,她就必须另外找一个靠山,而荷姨娘这个深得卫延怀宠爱的便是最好的人选。

    魏嬷嬷微颤颤的伸手接过荷姨娘手中的盒子,神色恭敬的说道:“姨娘的好意,老奴就心领了,等到老奴养好了伤,姨娘若是有什么差遣,老奴一家定当赴汤蹈火。”

    夏青荷眉眼弯弯,露出满意的笑容。

    卫延怀从魏嬷嬷处出来后,便直奔二房的主院。

    守在院子门口的丫鬟一见到他,神色便很慌张,刚要开口,却被卫延怀的一个瞪视给止住了。

    “你若发出一点声音,小心爷拔了你的舌头。”卫延怀压低着声音警告着。

    丫鬟吓的哆嗦,却不敢再开口示警,只喏喏的垂下头去。

    卫延怀一路畅通无阻的到了正房,穿过正厅到了偏房门口。却听到李氏的声音从里头传了出来。

    “今日到底是出了一口气了,将近二十年的时间,那老货就仗着老爷吃过她几口奶,张狂的跟个什么似的,也不想想这内院里是谁做的主,我若是想要动手收拾她,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李氏得意洋洋的说道。

    魏紫有些担心的说道:“可是若是老爷知道了……”

    “怕什么,这动手的是卫青鸾那丫头,他若是有本事就去找那丫头讨公道去,我看他也就只会是窝里横的,在卫澈跟前就跟个什么似的,就他这样子的还想着威远侯府的爵位,呵,也是我倒霉嫁了个这么没本事的,只会打妻子的软/蛋,在外头就怂了。”李氏这是心里憋着一口气呢,之前被卫延怀打了一巴掌,之后他更是没在她跟前出现过,天天都去荷院那狐媚子那里,气地她心肝都疼了,这抱怨的话自然也就不客气了。

    李氏还要再说些什么,却听到“嘭”的一声巨响,卫延怀一脚踢翻了那架八幅屏风,脸色前所未有的铁青。

    李氏唬地身子一抖,就从床上掉了下来,她没想到自己不过是找心腹丫鬟吐吐苦水,却被卫延怀给听了去,一回想自己刚才说的话,脸色蓦的变地惨白。

    魏紫更是整个人都抖了起来,她到底是招谁惹谁了,会摊上这么个主子,今日过后,她怕是连命都要没了。

    李氏见卫延怀一声不吭,就好像是酝酿着一场风暴,心里头越发慌地厉害,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走到卫延怀跟前解释道:“老爷,您听我说……啊”

    进子的唧他。这才刚开了口,迎面便是一脚饱含了雷霆之怒的窝心脚,李氏惨叫了一声,就被掀翻到了地上。

    “呵呵,我还真没想到,原来你这么不满爷啊,你倒霉,要不然爷送你回李家,好让你再找个好的,免得跟了爷这个怂的,让你受委屈。”卫延怀怒到了极点,对于一个好面子的男人来说,被自己的妻子看不起,这无疑是一件伤自尊的事情。

    李氏顿觉心口难忍,可是看到卫延怀第一次气地身子都在发颤,便慌地不得了,刚一张口,却是呕出了一口血来。

    魏紫顿时吓地魂都没了,今天莫不是要弄出人命了。

    卫延怀见李氏吐了血,却依旧感觉不满足,上前拎住李氏的衣领,“啪啪”的又是两巴掌,“你不是说爷只会打老婆吗?那今天若是不打你,岂不是让你白冤了去。”

    李氏被卫延怀打地头昏眼花,饶是有那千般万般的话要解释也开不了口。

    魏紫咬了咬牙,上前抱住了卫延怀踹李氏的腿求道:“老爷,老爷,请你看在少爷和姑娘们的份上饶过夫人这一回吧,再打下去要出人命了。”

    卫延怀见李氏的整张脸都肿地跟个猪头似的,“哼哧哼哧”的喘着出气,他的心里很是愤怒,却也知道总不能真将李氏给打死了,转身看到魏紫的样子,又是一脚将魏紫给踢了出去,他没法打死李氏,可是打死个丫鬟也是不妨事的。

    魏紫给踢地三尺远,紧接着眼白一翻,便昏死了过去,她也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有醒过来的机会,只希望下辈子自己投胎别再做奴婢了。

    ps:若是想看第三更,猛烈的推荐吧,今天推荐票票若是涨到1000张,我会加更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