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205.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097 颠倒黑白

097 颠倒黑白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青鸾得到消息的时候,正歪在榻上看书,“这么说来二叔是把二婶打地没法出来见人了?”

    “可不是吗?如果不是大姑娘和三姑娘得到消息赶了过去,怕是真要出人命了。姑娘,你说二老爷怎么会那么生气啊,说到底魏嬷嬷也不过是一个奴才。”夏至拨了拨熏笼里的炭,一脸好奇的问道。

    青鸾弯了弯嘴角道:“不是说二叔先是去看了魏嬷嬷吗?那陪着他一起去的是谁啊?”

    “荷姨娘!姑娘是说二老爷会生这么一场大气,是因为荷姨娘的缘故。”夏至抬头看向青鸾,像是不敢置信的说道,“奴婢听那些丫鬟们说,荷院里住着的那位荷姨娘最是温柔不过了,就算二夫人常常找些有的没的,她也总是笑脸相迎,更甚至还常常劝说二老爷让他不能冷落了正妻。”

    青鸾冷笑道:“劝说,她的劝说有用的话,二叔何至于连一步都不肯跨进正院。夏至,你要明白一件事,看着温柔可人的不一定就是白莲花,也有可能是毒莲花。”

    “夏青鸾,你给我滚出来。”青鸾的话音刚落,就听到卫青鸢嘴里叫嚣着像是一阵风似的卷了进来。

    夏至连忙起身去拦:“三姑娘,你这是做什么?”

    卫青鸢却是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将夏至拨开,快步走到青鸾跟前。

    上好的酸枝木打造成的美人榻,上面铺了厚厚的雪白的狐狸而卫青鸾只穿了一件白色为底的碎花夹衣,神态闲适恣意,一头乌黑的青丝铺在那白色的软枕上,黑白相衬,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

    卫青鸢的瞳孔缩了一缩,她竟不知卫青鸾这个小践人竟会如此的美,明明只是一个身量未足的小姑娘,却散发着一股子慵懒之美,果然是狐媚子,卫青鸢狠狠的在心里骂了一声。

    青鸾缓缓的坐起身来,像是没有将卫青鸢的怒容看在眼里,笑盈盈的问道:“三妹妹这是怎么了?这么冷的天还想着来看我当真是姐妹情深啊,夏至,还不让人上茶。”

    鸾到歪榻气。青鸾这个样子深深的刺激到了卫青鸢,想到躺在床上被父亲打地连眼睛都睁不开了的母亲,破口大骂道:“卫青鸾,你少假惺惺的样子了,我还不知道你吗?总是装出一副乖巧大度的样子,其实骨子里是焉坏的,你说你为什么要害母亲,母亲是你的二婶,是你的长辈,你怎么可以算计她。”

    青鸾蹙了蹙眉头道:“三妹妹说这话我就不太明白了,什么叫我算计二婶婶啊。”

    卫青鸢双目圆瞪:“都是你,如果不是你非要打魏嬷嬷板子,父亲又怎么会怪罪母亲,就是你,想看着父亲和母亲不和睦,你的心思怎么会那么坏。”

    青鸾脸色微沉,道:“三妹妹慎言,什么叫做我想看着二叔和二婶不和睦,魏嬷嬷是犯了错,我才会打她板子的,威远侯府的家规就是如此,想不遵循家规,可以选择搬出去。”

    卫青鸢被青鸾说的一噎,其实她也知道自己来找卫青鸾未必能讨到什么好,可是她就是看不过她每每一副威远侯府嫡长女的姿态,好似她们都是地上低下的烂泥。

    夏至刚刚端了茶水过来,虽然心中不喜卫青鸢,可她毕竟是自家姑娘名义上的堂妹,怠慢不得。

    “三姑娘,有什么话慢慢说,先坐下喝口茶吧。”

    卫青鸢只觉得心头止不住的怒,卫青鸾就算了,连她的丫头都特别的讨厌,卫青鸢抬手端起那盏茶就往夏至的身上丢过去,说又说不过卫青鸾,拿她的丫头出气总可以吧。

    夏至本就一直注意着卫青鸢的神情,见她目露凶光,便心知不好,转眼间那滚烫的茶水就往她身上泼过来,连忙往边上一闪,却也没能全部躲过,有一小部分茶水泼到了右手臂上,顿时一阵阵火辣辣的感觉。

    卫青鸾没想到卫青鸢的胆子那么大,竟敢在她屋子里动手,那茶水都还冒着热气,她就下这个狠手,还真是心思歹毒。

    “三妹妹好大的威风啊,不知道我的丫头哪里得罪了你。”青鸾腾的站了起来,冷冷的看向卫青鸢。

    那晦暗幽深的眸子闪动着冰冷的光芒,卫青鸢被她的气势给吓地倒退了一步,犹自嘴硬的说道:“不过就是一个奴才教训了就教训了。”

    青鸾怒极反笑,又是上前一步,几乎是凑到了卫青鸢的跟前,低声的嘲笑道:“奴才,那你又算什么,吃着我威远侯府的,住着我威远侯府的,还一天到晚觉得委屈,我真是想不明白你究竟有什么好委屈的,若是以前你能穿这绫罗绸缎,你能使唤那么多的丫鬟?还是你以为自己也姓卫,就合该享受这样的锦衣玉食。呵,我告诉你,不管你怎么作,怎么闹,身份都是摆在那里的,我是威远侯府的嫡出小姐,而你只是卫家二房的姑娘,这身份就是云和泥的差距,由不得你不认。”

    青鸾知道卫青鸢处处都要同她相比,时时想要找她麻烦,不过是因为骨子里的自卑作祟,偏要装出一副张牙舞爪的样子,以前她可以将她当成个笑话,可她千不该万不该就是动她的人。

    哪里痛就要往哪里踩,既然她最在意身份,青鸾不介意在她痛的地方狠狠的踩上一脚。

    卫青鸢倒抽了一口气,一张脸瞬间就涨地通红,脑袋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伸手就往卫青鸾的脸上甩去,不过她的手还没有到达青鸾的脸上,就停住了,接着手腕的骨头几乎要裂开了似的,卫青鸢痛的尖叫了起来。

    青鸾丝毫都不同情她,看着她的脸色由红变白,冷汗不断的冒出来,才吩咐道:“白昼,放开她。”

    白昼应了一声“是”,这才松了手。

    卫青鸢受不了的“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青鸾却是懒得理会她,反而走到夏至的跟前问道:“屋子里应该还有烫伤的药膏,快去擦上。”

    夏至点了点头道:“姑娘,奴婢没事,您别这样。”

    夏至的心中满是感动,她知道姑娘这是在为她出头,可是姑娘这样对待卫青鸢,她还真担心会有不利姑娘的话传出去。13acv。

    “别傻了,那水才开的。”青鸾一把提起夏至的右手,只见她的手背上红了一片,还有几颗水泡冒了出来,顿时眼里闪过浓重的戾气,她还真是待卫青鸢太客气了,才会让她如此的放肆。

    就在这个时候,门帘被人掀了开来,卷进了一股子的寒风,却是卫澈来了。

    卫青鸢哭地委屈伤心,卫澈便问道:“三妹妹这是怎么了?”

    “大哥哥,呜……”卫青鸢捂着自己的手腕,对于这个大堂兄,她的心里是敬畏的,而更多的是对卫青鸾的嫉妒,嫉妒她有一个这么优秀的哥哥,若是能让卫澈为她出头,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卫青鸢心里的算盘拨地噼啪响,虽然卫澈是卫青鸾的亲哥哥,可是真是因为他和卫青鸾是亲的,他反而不好偏帮卫青鸾,卫青鸾不是处处得意自己有一个好哥哥吗,若是卫澈为了她卫青鸢而斥责卫青鸾,看她还有什么好得意的。

    “二姐姐她纵容她的侍卫欺负我,我的手都快要断了。”卫青鸢哭地越发的伤心了,蹲在地上,好像她伤的不是胳膊而是腿。

    夏至见状正要开口解释却被青鸾给制止住了,卫青鸢还真是傻的,以她对自家哥哥的了解,别说是她折了卫青鸢的胳膊,就算是她杀了卫青鸢,哥哥也会帮她埋尸的。

    卫澈扶起卫青鸢,好声好气的问道:“我看看是哪里伤了?”

    卫青鸢见他这个样子好以为自己的计策奏效了,连忙将自己的手凑到了卫澈的跟前,手腕白白净净的,连一丝红痕都没有,就连卫青鸢自己都傻眼了,刚才明明那么痛,自己的皮肤又那么的娇嫩,怎么会不起青印子?

    青鸾瞧了一眼卫青鸢的手腕,不由得瞄了一眼站地笔直的白昼,这白昼还真是个妙人,别看她一天冷冰冰的,却极为聪明,该狠的时候绝不手软,该留一手的时候也不会手虚。

    她相信刚才卫青鸢的痛苦不是作假,那手腕定是痛到了极致,至于为什么连块红印都没有那肯定是白昼留了一手。

    卫澈一本正经的问道:“不知道鸾儿是怎么样纵容侍卫的,二妹妹不如细细说来,我好为你做主。”对于自家妹子,卫澈还是很清楚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今天的这一切定是卫青鸢自找的。

    卫青鸢后知后觉的察觉到了卫澈的语气的不对劲,举了举手,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卫青鸾冷声说道:“三妹妹既然说不出来,那我就替三妹妹说吧,也不知道三妹妹从哪里听来的误会我挑拨二叔和二婶,跑来我的屋子质问,我不过就是辩驳了一句,她就拿那滚烫的茶泼我,要不是夏至忠心为我挡了一下,指不定我这张脸就毁了。”

    卫青鸢瞪大了眼睛望着青鸾,满脸的不敢置信,这也太是非颠倒了吧?

    ps:妹控的哥哥出场,蝶儿快出来流口水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