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206.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098 姐妹反目

098 姐妹反目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卫澈一听青鸾的话,一把揪过她,仔仔细细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眼睛看了一圈还兀自不放心,连声问道:“怎么样?没受伤吧?”

    卫青鸢直接连眼泪都缩了回去,卫青鸾压根连个指甲片都没伤好不好。

    青鸾心中暗暗好笑,脸上却依旧绷着表情,伸手拉过夏至,指了指夏至手背上的烫伤道:“哥哥,我没事,全靠夏至挡下了。”

    卫澈一看夏至那手背上的烫伤,顿时心中一紧,这茶水若是真泼带鸾儿的脸上,那还了得,这卫青鸢竟然如此跋扈,自家妹妹好好的在自家的院子里也要受欺负,这算什么情况。

    “好丫头,你这样很好,等伤好了后就去账房领十两银子,赏你忠心为主。”卫澈夸奖道,随即面色一沉看向卫青鸢,冷声问道:“三妹妹能不能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情况?”

    卫澈的气势那是从战场历练出来的,即便不是高声的质问,可那凌厉的目光却是看地卫青鸢浑身一颤,她猛然间发觉自己太过自以为是了,以为卫澈会帮理不帮亲,可是这个世上哪有不偏心的人。

    再看卫青鸾站在卫澈的身后,眼底闪过淡淡的笑,那神情无不彰显着得意,卫青鸢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指着卫青鸾吼道:“她说谎,我根本就没想过用茶水泼她,反倒是她奚落嘲笑我的身份,大哥哥你可是威远侯府的蓄爷,为人要公正,你怎么可以因为她是你的亲妹妹就偏帮她,更何况我也是你的妹妹。”

    卫青鸾不由得扯了扯嘴角,这卫青鸢还真是只长个不长脑的。

    “三妹妹的意思是我诬陷你,我为何要这么做呢,夏至手上的伤难道不是你弄的,难道刚才不是你在这屋子里撒泼发混?白昼、夏至你们说说看,我可有诬陷三妹妹。”青鸾神色从容的问道。

    卫青鸢尖叫了一声道:“她们都是你的人,她们的话哪里可信了。”

    青鸾冷声道:“那么三妹妹说我是在说谎,又有什么证据呢?”

    澈听过仔暗。卫青鸢呆住了,她能有什么证据,这屋子里拢共就她们四个人,她急急的赶过来甚至连丫鬟都没有带。

    “三妹妹这个样子就是没有证据了,好歹我还是有人证的,这孰是孰非一眼便知,夏至的伤可是摆在这里的。”青鸾冷声说道。

    卫青鸢招架不住青鸾的言语攻势,再看卫澈目光沉沉似乎当真相信卫青鸾的话的样子,顿时觉得万分的委屈,哭着指着二人说道:“你们两个合起伙来欺负我。”

    青鸾一头黑线,这卫青鸢敢情以为自己还小呢,气势汹汹的来找她麻烦,打不过就想找卫澈做主,卫澈不站在她那边,她就哭闹。青鸾突然间觉得有笑味了,对付这样的人实在是侮/辱自己的智商啊。

    卫澈完全无动于衷,侧脸绷地紧紧的,神情肃杀:“三妹妹这个样子是不满意了,去,将二婶婶请过来,让她过来教导三妹妹。”

    卫澈说的是教导而非评理,显然已经将卫青鸢认定是错的一方了。

    青鸾想到李氏肿成猪头的样子,想必就算命人去请,她也会称病推了的。

    “慢着,哥哥,二婶婶这回子正病着呢,不如去请了大姐姐吧,她是三妹妹的亲姐姐,教导妹妹也是应该的。”青鸾很体贴的说道。

    卫澈一想也是,便命了丫鬟去请卫青玉。13acv。

    卫青玉真没想到卫青鸢会蠢到这个地步,当她急匆匆的赶到青鸾的院子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哭成一团的卫青鸢,顿时脸大都绿了。自家妹子只比卫青鸾小一个月,可是思想却是如此的不成熟,直接赶着上去当炮灰,这让卫青玉很是无力。

    再想到将母亲打地下不了床的父亲,以及肿地跟个猪头似的母亲,卫青玉很是为自己的出生委屈,为什么像她这么一个优秀的人会摊上这么一大家子的蠢货呢。

    想是这样想,可是有些烂摊子还是必须她收拾。

    卫青玉直接走到卫澈跟前,朝他行了一礼道:“大哥哥,三妹妹年纪还小,若是有什么做错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啊。”

    青鸾挑了挑眉头,这卫青玉的道行到底比卫青鸢深,这一上来就主动示弱道歉,便是有什么火也不好朝着她发啊。

    果然卫澈的脸色稍霁,直接说道:“大妹妹,请把三妹妹领回去吧,姑娘家家的最重要的是品性,一言不合就动手动脚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青玉微微的松了口气,上前就要去扯卫青鸢,却见到卫青鸢一把挥开她的手,怒道:“你算是什么姐姐,不分青红皂白就说是我的错,我哪里错了,明明就是卫青鸾诬陷我的。”

    卫青玉的一张脸黑了下来,心中隐隐的升起了一股怒气,这青鸢也太不晓事了,今个儿这样的情况,她说什么话都没有用,如果不是她愚蠢的一个人跑来找卫青鸾的麻烦,何至于连个帮她的人都没有,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卫青玉深吸了一口气,挤出一个笑容来,抽出自己的帕子递给卫青鸢道:“好了,鸢儿你也不小了,不可以再任性,擦擦眼泪,大哥哥和二妹妹都不会怪你的,一家子兄弟姐妹磕磕碰碰也是有的,但是过后依旧是好姐妹。”

    卫青鸢压根就不明白卫青玉大事化小的心态,她只觉得自己今日受了天大的委屈,卫澈不帮她也算了,连她自己的亲姐姐也以为她无理取闹,这让她万分的愤怒。

    将那帕子摔回到卫青玉的脸上,啐了一口骂道:“你这算什么姐姐,妹妹受了委屈还让她忍气吞声。”

    卫青玉好不容易压下去的心火又因为卫青鸢的这一句话给升腾了起来,脑门一阵阵的抽,再看卫青鸢一脸倔强,将她当仇人的态势,一抽手便给了她一个巴掌。

    卫青玉只是被卫青鸢的不识抬举而气恼,并没有用太大的力道,可是这一巴掌却将卫青鸢给打的愣住了,眼泪瞬间盈满了眼眶,指着卫青玉连连说了三声的好,紧接着便同来时一样,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

    卫青玉气地脸都绿了,拢在袖子里的手掐进了掌心里,唯有靠着痛觉,她才能让自己不至于爆/发,缓缓的走到卫澈和青鸾跟前欠了欠身,略带委屈的说道:“大哥哥,三妹妹不懂事,还请你不要怪她,以后我会约束她的。”

    卫澈点了点头道:“大妹妹还是快去看看她吧。”

    卫青玉这才出了院子,心里恨恨的直滴血。

    卫青玉和卫青鸢本就住同一个院子,才进到院子,就看到一大堆的丫鬟围在自己的屋子跟前,里头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以及白棉的劝解声:“三姑娘,您别这样,这些东西都是入了帐的,不能随便乱丢的。”

    卫青鸢被卫青玉的一巴掌打地理智全无,一回到院子便钻进了卫青玉的屋子开始乱丢东西,自然是为自己出气。

    卫青玉被卫青鸢混不吝的样子给气到了,这里也不是卫青鸾的地方,自是不用装出一副大体的样子,几步冲进去,一把拉住卫青鸢怒骂道:“你究竟是发什么疯?”

    卫青鸢看到卫青玉生气的样子,顿时觉得心头痛快无比,手里捧着一个汝窑的美人斛,冲着卫青玉甜甜的一笑,然后双手一放松,“砰”的一声,美人斛顿时摔地粉碎。

    卫青玉气地差点呕出一口老血来,原本精巧的闺房早已经是一片狼藉了,抬手又给了卫青鸢一巴掌,这一巴掌可以说是用了十足的力道,卫青鸢白希的脸上顿时印上了一个手印。

    卫青鸢干嚎了一声,翻身就扑到卫青玉的身上,双手朝着她的脸上挠去,卫青玉堪堪躲了过去,却被卫青鸢扯出了头发,头上的头饰散落在地上,头皮都几乎要被卫青鸢给撕裂了。

    卫青玉看到卫青鸢手上的一把青丝,当真是气的眼都红了,双手压住卫青鸢的手,反身骑到了她的身上。卫青鸢的手脚不能动弹,急中生智,一个仰头,脑袋重重的撞到了卫青玉的鼻子上。

    那脆弱的鼻子碰到坚硬的脑门顿时飙了血,卫青玉抬手又给了卫青鸢两巴掌。

    一屋子的丫鬟纷纷呆住了,两个千金大小姐竟然在自己的闺房上演了全武行,这两人甚至还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妹,这若是传了出去,这姐妹俩都不用做人了。

    白棉最先反应过来,上前一把抱住卫青玉,而卫青鸢的贴身丫鬟紫韵也是有样学样的上前抱住了卫青鸢。

    “姑娘,姑娘,别这样。”几个丫鬟一面劝着,一面却是将人拉开了,止血的止血,拿冰敷脸的敷脸,又是一阵混乱。

    “你们这是要气死了我才甘心吗?”李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地的狼藉,卫青玉和卫青鸢姐妹俩像是斗鸡似的互相瞪着对方,双方身上都挂了彩,那样子实在是太过狼狈了。

    其实李氏身上也好不了多少,双颊依旧是肿胀的,身子骨到处都痛,可是这两个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只要她不死她都得来。

    ps:为毛想起母女仨的样子就好想笑呐。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