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209.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099 白家的凋零(为星子的大红包)

099 白家的凋零(为星子的大红包)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卫青玉和卫青鸢二人见到李氏,皆都闭上了嘴。

    李氏虽自私凉薄,可是对几个子女向来都是疼入心坎的,见到她们不念姐妹亲情大打出手的样子,心都揪紧了,眼泪哗啦啦的留了下来:“你们这是要我的命啊!”

    卫青玉到底比卫青鸢理智些,上前扶住李氏道:“娘,你身子不好,怎么不在屋子里休息。”

    李氏拍了一把卫青玉的背,哭道:“你们这个样子,我没被你们气死就算是好的了,玉儿,你是姐姐,就算鸢儿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你仔细教就成了,怎么会动起手来?”

    卫青玉委屈的说道:“娘,你自己看看,她现在是能耐了,都快把我的房子给拆了,那么长的指甲直往我脸上来,这是恨不得要毁了我的容貌呐,我没有这样的妹妹。”

    卫青鸢一听到卫青玉这样说便恨恨的回嘴道:“我也没有你这样的姐姐。”

    李氏见二人当着她的面还说这样赌气的话,顿时觉得心窝都疼了,连连跺脚道:“我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生了你们这两个冤家。”说着便嘤嘤的哭了起来。

    李氏的日子的身子本就不舒坦,如此一伤心,竟又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忙拿了帕子堵着嘴,那几乎要将肺都咳出来的架势竟染红了那素白的帕子。

    卫青玉心惊,她没有想到李氏的伤竟严重成这个样子,此时也顾不得跟卫青鸢闹矛盾了,搀着李氏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急声问道:“娘,娘,你这是怎么了?我这就让人去请大夫。”

    李氏缓过劲来,一把拉住卫青玉和卫青鸢的手,将二人的手交叠在一起。

    二人忍着将手抽回来的冲动,经过了今日,她们姐妹二人就算是和好也会隔着一层膜,二人再回不到以前那种亲密无间的感觉了。卫青玉和卫青鸢二人都明白这个道理,也只有李氏还一心盼着能说和了二人。

    青和氏都你。“你们两个都是从我肚子里爬出来的,娘一心希望你们两个都能好,如今你们父亲一心只有荷院的那个小妖精,你们别忘了,那小妖精可是还有一双儿女的,所以咱们几个一定要团结,千万不能因为一点小事而起争执,这是最要不得的,你们若是疼惜娘的身体,就答应娘,今天过后,这些不愉快都忘了,过后还是亲密的姐妹。”李氏苦口婆心的劝着两个女儿。

    卫青玉和卫青鸢对视了一眼,双方的眼里都写着暂时妥协,卫青玉一面给李氏揉着胸口,一面应道:“娘,玉儿知道错了,以后再不会了。”

    李氏点了点头,又将目光转到了卫青鸢的身上,卫青鸢不耐的撇了撇嘴,嚷道:“行了,你别看我了,我答应还不成吗。”

    李氏这才满意的笑了,过了好一会,才松开二人的手问道:“好了,现在你们将今天这场矛盾的前因后果都说给我听听,你们姐妹二人向来和睦,莫不是有什么人在背后挑唆。”

    卫青玉这才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告诉李氏,并且强调她并不是故意不帮卫青鸢的,而是当时那种情况她只能选择大事化小,偏卫青鸢这个犟头还不领情,这才闹出了这一场。

    李氏闻言果然沉下了脸,她心里明白卫青玉的做法才是对的,也就只有卫青鸢这个傻的才会认为卫澈会为她做主,怕是在卫澈的心目中她们二房这些人都加起来还没有卫青鸾一个小指头重要。

    “鸢儿,娘知道你是心疼娘了,可是今天这事娘还是要说你,是你太冲动了。”李氏捧着卫青鸢的脸,心疼的拿着冰块给她敷脸,心里暗暗怪卫青玉下手也太重了,这卫青鸢的脸若是毁了这辈子还不完蛋了。

    “娘……”卫青鸢撒娇的喊了一声。

    卫青玉垂下头去,不屑的撇了撇嘴。

    李氏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这傻子,卫青鸾这贱丫头心眼太多了,就你一个人压根不会是她的对手,这下子吃亏了吧。你以为卫澈会公正,这样的想法更天真,那小子心里头明白的很,卫青鸾才是他最亲的人,他怎么会为了你为难卫青鸾。”

    卫青鸢心里头那叫一个委屈,也更加的讨厌卫青鸾了,只得急道:“娘,你一定要想法子为鸢儿讨回公道。”

    李氏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安抚道:“你莫急,如今卫澈那小子气势正盛的时候呢,有些事该慢慢的谋划才行,你放心,娘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说到后头颇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卫青玉的眸光微微闪动,也就只有卫青鸢那笨蛋才会明刀明枪的跟卫青鸾对着干。

    另一头,青鸾的院子里。

    卫澈等到卫青玉和卫青鸢姐妹俩都走了,才缓下了脸色。

    青鸾打发了夏至下去处理手上的烫伤,换了俏儿进来伺候。

    青鸾上前挽住卫澈的手,一同坐到那暖烘烘的美人榻上:“哥哥,在羽林卫可还习惯,有没有人欺负你啊?”卫澈十日的休息时间已经结束了,正式去了羽林卫报道,青鸾的心中正念叨着呢。

    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到卫澈的回答,青鸾好奇的望向他,却见皱着眉头,神情有些严肃。

    青鸾伸手在卫澈的眼前晃了晃,好奇的问道:“哥哥,在想什么呢?”

    卫澈转过头来对着青鸾,眼里似有什么闪过:“鸾儿,这几年你一定过地很辛苦吧?”卫青鸢对鸾儿是什么态度,他都看在眼里,那眼里的狠毒哪里是对自家姐姐的,完全就像是在看仇人。

    他可以想象自己不在府里头的时候他的鸾儿受到的是什么样的欺压,也许是他错了,他以为鸾儿还小,所以才会请了二婶过来照料,却忘记考虑了人的私心。

    青鸾见他一脸愧疚的样子,连忙漾出一个笑脸,一把挽住卫澈的手,像小时候一样,将脸贴着他的胳膊,娇俏的说道:“哥哥,鸾儿明白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鸾儿好,你能平安回来,鸾儿心里头就很高兴了,如今是雨过天晴了,好去想以前干什么。”

    卫澈点了点头道:“我会禀明祖母,让她加快去柳家联姻的速度,我记得你同芊芊相处的很好,等她嫁进来后,掌了这内院,你也就不用再受那些委屈了。”

    青鸾咯的笑道:“哥哥,你想早日同芊芊姐共结连理,可别拿我说话。”

    卫澈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妹妹,耳根子却是止不住的发烧,他同柳芊芊也算是亲梅竹马,这亲事也是打小就定下的,对于这个未婚妻他的心里也是喜欢的,更何况当初他要去西北军营,柳家深明大义的支持,柳芊芊更是为他蹉跎了那么些年的光阴,得了不少外界的嘲笑,对于这个未婚妻他早已经将她当成了亲人。

    青鸾虽然调笑卫澈,可也怕他面上挂不住,笑着说道:“芊芊姐一定会是一个好大嫂的。”

    上一世柳纤纤待她这个小姑子不薄,在她出嫁的时候还给她准备了厚厚的一份嫁妆,那份嫁妆几乎是搬空了一半的威远侯府,若是换成了其他的女人,哪会舍得。

    然她却因为二婶婶的挑唆,跟柳芊芊这个大嫂并不亲厚,更甚至常常因为一些小事跟柳芊芊对着干,现在想起来心里头也很是后悔。这一世她一定会将这个大嫂当成亲姐姐似的,弥补上一世的过错和遗憾。

    “哥哥,等一下我给芊芊姐写封信吧,至少也让她明白我们家里头情况,免地她嫁进来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青鸾说道。

    卫澈敛了敛神情,像是不想再让青鸾看笑话似的,一本正经的应了一声:“你看着办吧。”

    青鸾见他这个样子,忍不住在心头偷笑,这一世她只希望哥哥的人生能够幸福安康。

    “鸾儿,白家出事了。”卫澈话锋一转,神情又认真了起来。

    青鸾面上一怔,这段日子她一直都是在府里头,自然也收不到外头的消息。

    “白大人被扯进了十年前通州一带河堤贪污一案。”

    青鸾问道:“是哥哥弄的吗?”

    卫澈摇了摇头,他虽然恨极了白双双破坏鸾儿的名声,可还不至于心狠到这个程度。

    大夏朝有一条横贯九个州县的河叫做黄河,每一年到了夏天的时候都会发生洪涝灾害,十二年前,户部拨下两千万两的银子修建堤坝,原本以为至少会减少了那自然灾害,可是谁想到那可才筑了两年都不到的堤坝决堤了。

    因为没有提前做好防涝的准备,那一次的灾难前所未有的严重,超过六个州县变成一片汪洋大海,良田被吞,百姓死伤无数。这抽涝灾害足足持续了一个多月,洪水退后,因为天气炎热又并发了瘟疫,当时那一片几乎是十室九空,这是大夏朝建朝以来最为沉重的一次灾害。

    如今却是突然查出那么沉重的灾难完全是认为造成的,两千万两的巨款这正用于河堤建造的却是很少,偷工减料做出来的工程也难怪会在短时间内毁于一旦。白大人在十年前可还不是上京的京兆伊,这河堤建造的事情正是由他负责的。

    青鸾完全可以想象皇上的震怒,即便十年之前先在皇上还没有上位,也一定不会减少他严惩的心,那样巨大的贪污案,也是大夏朝历史上最为严重的一次。

    上一世白家倒台也是因为这个事情,之后白家的成年男子全部判斩立决,未成年的孩子流放三千里,三代以内都不许回上京更不许参加科举,而所有的女人都入了奴藉,成为可以贱买贱卖的奴才。

    然这件事比上一世足足提前了五年,青鸾微微垂下眼眸,好半晌才沉声问道:“那哥哥可知道这件是是谁捅出来的吗?”

    “是一个通州的学子,再过几个月就是春闱了,如今上京多的是那些从四面八方赶考的学子,那一日刚好圣上性子好,想要瞧一瞧如今学子的风范,这不才去了状元楼,也不知道怎么的便提到了十年前的那一场大灾难,那个通州的学子当场就做了一首诗讽刺,这才引起了圣上的注意,接二连三的扯出那一窜事情。那学子竟还真有证据,他的老父是十年前负责记录的录入员,事发的那一年便被杀灭口了,可是留下了一份账本,这位学子进京就是想着能将那一份至关重要的证据交出来,为自己的老父报仇。”卫澈语气平缓的说道。

    十年前他虽还小,可却从那学子悲呛的表情中了解到当时灾情有多严重。白家得此结果当真是一点都不怨。

    “那哥哥可是知道白双双的下落?”青鸾也不知道自己问这话是不是真关心白双双的去处,犹记得上一世自己念着同白双双的情分,不顾哥哥的反对,执意买下了她,即便她身上背着奴藉,可是她从未将她当成丫鬟,两人几乎是同吃同睡,她有的绝对不会少了她一份,这样的真心对待却是换来反咬一口,也让她明白人性本善这个词是错误的。

    “她被鸿雁楼的人买了去。”卫澈面无表情的说道,都不用他动手,白双双就得到了深刻的教训,鸿雁楼可是上京最大的青楼,对于这种落了罪的官家女子也是最为喜欢的,毕竟这些女子琴棋书画都有涉猎,又没有青楼女子的轻浮,这样的人若是好好调教一番,定会成为鸿雁楼的招牌的。

    青鸾默然,青楼,想必白双双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深陷于那样的地方吧,她的这一辈子算是毁地彻底了,这一世再没有一个叫卫青鸾的傻蛋救她出火坑了。

    上京的大道上,一脸装饰华贵的马车嚣张的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奔驰。

    马车里更是装饰的极为舒适,上官绝一身宝蓝色的锦缎夹袍,神情惬意的歪靠在青色的大迎枕上,而另外一边小扇子则跪坐在小方桌前沏茶。

    若是青鸾在这里定会感叹原来这无赖身边的油嘴滑舌的小厮也有几分用处,竟然沏得一手好茶。

    马车里萦绕着一股子淡淡的茶香。

    “爷,喝茶吧。”小扇子完成后,将茶盏递给上官绝。

    上官绝这才睁开了那双桃花眼,眸色微沉,接过小扇子手中的茶,轻轻的啜了一口。

    “想说什么就说吧。”见小扇子一副挠心挠肺,不吐不快的样子,上官绝格外开恩的说道。

    小扇子到也不客气,一脸正色的说道:“爷,您不是说现在并不是捅出那件事情的最佳时机吗?可是您为何还会把圣上微服状元楼的消息透露给了那个学子,白家如今一倒台,也不知道圣上会安排什么样的人。”

    上官绝并没有回答小扇子的话。

    小扇子狐疑的盯着上官绝好一会,才猜测的说道:“爷,您不会是为了那卫家的姑娘吧?”13acv。

    上官绝挑了挑眉头反问道:“你们家爷是那么公私不分的人吗?”

    小扇子撇了撇嘴,心里却是暗暗腹诽道,您不是公私不分,您根本就是长偏了一颗心。那卫蓄爷也没怎么把他当回事,您还赶着上去,一点都没有平日里的矜贵。若平日里按着您的骄傲,早就用武力解决了,哪会向现在这样又是人参又是何首乌的。

    马车一路驶进了秦亲王府的大院。

    上官绝身为秦王世子住的是秦亲王府的主院端正堂,位于秦亲王府的正中央。

    当然最让上京百姓津津乐道的并非这端正堂的气派,而是位于端正堂后面的红袖楼,占地面积颇广红袖楼是专门装美人的地方,听说那里头的美人可丝毫不逊色圣上的后宫佳丽。

    上官绝才步进屋子,便有一个穿着绿衣的年轻女子迎上来,上官绝微微挑了挑眉,随即笑问道:“我这端正堂什么时候又来了这么一个美女姐姐。”

    绿衣女子脸色微红,福了福身道:“世子爷,奴婢绿乔,是慧侧妃派来打点世子的生活起居的。”虽说秦亲王世子的私生活荒诞了点,可他的身份毕竟摆在那里,加上容貌又是少有的俊俏,来端正堂伺候的丫鬟也是前仆后继的。

    上官绝一把握住绿乔的手,神色轻浮的说道:“这么一个美人,本世子又怎么舍得让你干那些粗活。”

    绿乔的心微微一漾,虽说她的身份只是一个小小的丫鬟,可是在这秦亲王府被上官绝收用的丫鬟也不少,若是她也能成为上官绝的女人,便是一步登天了。

    “来来来,不如让本世子为美人弹一曲,若是美人能配合着跳舞那是最好不过了。”上官绝拉着绿乔转到了后室。

    偌大的房间全部是用打磨的非常光滑的竹子铺成的,如今的天气,上头铺了厚厚的羊绒毯子,赤足踩上去就好像是踩在一朵朵的白云之上,让人如临仙境,正中央,有一座雕刻精美的美人雕像,美人手持一朵荷花,荷花的花蕊当中飘出阵阵的香气,却是燃了香,深吸一口气更是让人产生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做工精细的软榻,各色玩乐的乐器,博古架上各种各样精巧新奇的小物件,以及隐隐传来的潺潺流水声。

    绿乔终于见识到了传闻中上官绝花了千金置下的瑶池仙境,专门供他同美人玩乐。这地方果然是不俗,自己才进入,就有一种如幻如雾的感觉,再看上官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脱下了身上的外衣,只着了一件轻薄的白色中衣,衣领微微敞开着,露出了结实的胸膛,绿乔晕乎乎的盯着上官绝,只觉得这个世上再没有比他还好看的男子了。

    上官绝走至一架古琴处,跪坐下,修长的手指微动,一连串流畅的乐器倾泻而出,也不知道上官绝弹的是什么乐曲,绿乔听了只觉得双颊滚烫,一颗心越跳越快,身体里的血液似在沸腾。

    她不由得慢慢的朝着上官绝靠近,杏眸闪过一丝痴迷。

    “世子爷”绿乔软软的叫了一声。

    上官绝微微抬眸,冲着她微微一笑,绿乔顿时有一种晕眩的幸福感,晕陶陶的倒在了羊绒毯上。那飘渺的仙乐戛然而止,上官绝瞥了一眼躺在地上泛着红晕的绿乔,眼里不由得闪过一丝厌恶,又来一个蠢货。

    上官绝沉声喊了一声,却有一个穿着灰色衣衫的中年女子走了进来,上官绝指了指地上的绿乔道:“交给你了。”

    来人应了一声是,却是轻轻松松的将绿乔抱了起来,去了另外一间屋子,屋子里一张大床,女子将绿乔放置在床上,并且拖光了她的衣衫,绿乔的肌骨很是匀称,双腿纤细修长,这一身皮肉还真是不错,难怪有胆子来勾/引世子爷。

    女子的嘴角浮现一抹冷笑,手指却是按上了绿乔的小腹,昏迷中的绿乔嘤咛了一声,下/体却是流出点点血红来,在那白色的床单上开出了一朵花。

    女子手上的动作不停,几处按压,绿乔晶莹的肌肤便出现了红色的点点,好似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欢/爱。

    “又是一个自找死路的人。”女子微微摇了摇头,伸手将床上的薄毯子盖到了绿乔的身上,一个闪身却是不见了踪影。

    等到绿乔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的事了,她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一场梦,梦里的世子极尽温柔,猛然间察觉到自己的身上什么都没有穿,绿乔吓的腾的坐了起来,下/体隐隐的做痛,低头却是看见了满身的印记以及床榻上的落红,绿乔的脸色一红,原来那不是梦,她跟世子爷真的成就好事。

    一个小丫鬟捧着一套干净的衣衫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一看到绿乔的样子便笑呵呵的恭喜道:“绿乔姑娘,我叫小葵,是陈姑姑派来伺候您的丫鬟。”

    从一个丫鬟一跃成为姑娘,这让绿乔的心有一瞬间的迷茫。

    小丫鬟却是笑吟吟的说道:“姑娘不如洗个澡换一身衣裳吧,今个儿还要搬去红袖楼呢,晚了可来不及了。”

    “红袖楼?”绿乔喃喃的问道。

    “是啊,姑娘难道不知道吗,但凡世子的女人都是住在红袖楼的。”小丫鬟脸上挂着笑,笑意却未达眼底,这绿乔姑娘在那红袖楼中也只能算是一朵普通的野花。

    ps:乃们不要以为白双双这就完了,她只是暂时消失一段时间,后面她还会出现的,她是打不死的小强啊。今天九千字了,亲们一起出来撒花吧,另外明天的更新放到白天,今天累了,要早点睡觉。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