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211.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00 认亲宴

100 认亲宴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卫欣儿正式成为卫家义女的那一天,老太太为她举办了一场宴会。

    李氏以身体不适为由消极的抵抗的,老太太听了也丝毫不生气,反而仗着自己强硬的手段,将那场宴会给办了起来。同李氏不同,老太太是曾经在上京的贵妇圈当中活动过的,人脉资源比李氏广多了。她亲自写的帖子,那些个夫人也都会赏这个脸。

    到了正日,老太太和青鸾一起在招待客人。

    丫鬟来报说是李夫人到了二门处,青鸾惊喜的站了起来道:“祖母,我去迎一迎干娘。”

    老太太心知李靖将军的夫人是青鸾的干娘,这感情自然比其他人来的亲厚,便点头道:“你去吧。”

    青鸾带了夏至一道往二门处而去,蓝嫣儿却已经下了马车。

    青鸾赶紧上去扶住蓝嫣儿,笑嘻嘻的喊了一声:“干娘!”

    蓝嫣儿笑呵呵的拍了拍她的手,随即面色一整,正色的说道:“这你丫头,真真是要愁死我了,前段时间闹出那么大的事情也不给我来信,你还有没有将我当成是你干娘啊。”

    蓝嫣儿口中说的便是之前上京流传的关于青鸾的谣言,因为蓝嫣儿那个时候回了娘家,并没有在京里头,得到消息的时候自然也已经晚了,饶是如此,她还是气地不得了,那些个放出去留言的人也太过歹毒了,这是完全要毁了鸾儿啊。

    青鸾连忙露出了一个讨好的笑容道:“干娘,您别生气,只要不是真的,那些谣言自然就不攻自破了,更何况您好不容易回一趟江南,我可不想让您坏了心情。”

    蓝嫣儿的娘家是南边,嫁给李靖这么些年也没有回过娘家,青鸾也不会因为这些小事情打扰她的。

    蓝嫣儿作势打了一下她,佯怒的说道:“这说的是什么混话,哪有娘的会嫌弃自己女儿麻烦的。”

    青鸾心中感动,扶着蓝嫣儿的手往荣寿堂去。

    却听到蓝嫣儿又叹了一口气道:“哎,鸾儿,干娘到是有一个主意,你听听看,若是不愿意也就算了。”13acv。

    青鸾抬眸,心里头猜不透干娘打地是什么主意。

    “你如今也已经十二了,过了年就十三了,姑娘家到了这个年纪可是要寻人家,前段时间我听到那些个传言,心里头着急就跟你干爹抱怨了几句,你那干爹这辈子也没说过一句好话,那天说的话到真正是合我的心意,他说那些个传言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实在不行就让你嫁进蓝家来。”蓝嫣儿的眼睛亮晶晶的,她的膝下只有三个儿子,长子已经成亲了,小儿子年纪跟青鸾差不多不怎么合适,可是还有个二儿子正是适婚年龄,十七岁,比上青鸾大上五岁,这可不是良配吗?

    青鸾一愣,她还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蓝嫣儿瞧她的样子,还以为是害羞了,便笑呵呵的说道:“瞧我也是糊涂了,这个事情也该问你的长辈才是。”

    青鸾的神色怔怔的,蓝家三兄弟,她自是见过的,以前母亲还在世的时候,干娘就时常带着他们仨过府,蓝家大哥和二哥更是哥哥的好友。蓝嫣儿口中的老二名叫蓝东齐,虽然已经有好些年不见了,可是青鸾的脑海中依瞎能拼凑出少年的脸。

    如果说这一世她非得嫁人的话,蓝家当真是一个好去处,毕竟干娘若是作为婆婆定会将她疼入心坎的。

    青鸾微微垂下了头,蓝嫣儿到也没再说什么,反正若是能让青鸾成为自己的儿媳,她是打一百个愿意。

    “这件事先放一放,干娘还有另外一件时要问你。”蓝嫣儿话锋一转,却是压低了嗓音,只在青鸾的耳畔说话。

    “你们家老太太要替你娘收义女的事情,你跟你哥哥可是同意?”蓝嫣儿的神色微微有些严肃,并非她用恶意去揣测别人,一来替已故的人做主,这样的事情未免也太过出格了,二来嘛那老太太毕竟不是亲的,蓝嫣儿也担心是老太太用长辈的身份逼着二人。

    青鸾瞧她眼里的担忧,心里头也明白蓝嫣儿所想,收卫欣儿为义女的事情是宫里头的意思,可是外人并不清楚,在其他人看来,这件事是老太太敲定的,威远侯府无缘无故的多了一位大姑娘,损害的也是他们兄妹俩的利益,因而外头也有不少的人非议老太太。

    到是老太太心里头看地明白,嘴巴是长在别人的脸上,他们也不可能去堵了别人的嘴,所以由着他们去说,真相总会有大白的一天的。

    青鸾是打从心里的敬重老太太,更不愿意干娘误会她,便附在蓝嫣儿的耳旁小声的道出了前因后果。

    蓝嫣儿听了面露惊奇,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常,拍拍青鸾的手说道:“既是这样,我就放心了,你们府里头有个为你们着想的长辈在,我也放心些。”

    说话间,荣寿堂已经就在跟前了,花厅里已经来了好几位同卫家交好的人家,青鸾将蓝嫣儿引了进去,又是一番寒暄。

    卫欣儿一身崭新的粉蓝色兔毛滚边的立领对襟袄子,外头罩着一件折花缠枝的子,神色恬淡的坐在老太太的身边。她在乡下的时候跟在秦氏身边好几年了,耳濡目染,不管是仪态还是微笑都很得体。

    几个夫人眼里不约而同的都闪过一抹惊异,原本听说这卫欣儿不过是一个乡下来的农村小姑娘,大家的心里或多或少都抱了几分轻视的心态,可如今看到本人,印象比先头好了几分。

    “咦,怎么都没有看到二夫人啊?”说话的是钱氏,身为老太太的娘家,这帖子自然也是要递的。不过钱氏心里头依旧记恨着上一次被老太太拒绝的仇,这话怎么听着都有几分拆台的味道。

    卫家开宴,这内院的当家人李氏不在,怎么看里头都透着几分蹊跷。

    老太太淡淡的瞥了一眼钱氏,说道:“她这两天身体有些不舒坦,我便让她在屋子里休息了,不过就是让欣儿见见诸位,她在不在又有什么关系。”

    钱氏见她脸上丝毫都没有尴尬之色,暗暗的骂了一声厚脸便将话题揭了过去。

    欣正的一曾。青鸾瞧着钱氏的样子,真心不明白她的心态,她这是想看祖母生气还是想看祖母下不来台的样子?偏祖母一副问心无愧的样子反倒是让别人看到了她的无事生非。

    “鸾儿,欣儿,你们带着各家的姑娘去芦花亭吧,那里已经摆下了酒宴,你们不用跟着我一处,免得拘谨了。”老太太发了话。

    青鸾和卫欣儿站了起来,领着五、六个姑娘一道往芦花亭去了。

    另一面,二房的正院里,李氏称病不出,卫青玉和卫青鸢姐妹二人打着侍疾的明头也不肯给卫欣儿捧这个场。

    “娘,那边还挺热闹的。”卫青鸢有修忿不平的说道。

    李氏心头也有些后悔,她自己脸上的伤还没有褪出去也是丢人,可是玉儿和鸢儿两也少了在众人面前露脸的机会。不过一想到等一下自己的安排,李氏的心里头又是一阵快慰。

    秦氏以为她想要抬举谁就抬举谁?也不看看这威远侯府是谁当的家,若是卫欣儿在今天这么个日子发生那种事情,这可是丢人都要丢到姥姥家了,她就是要一巴掌狠狠的回敬给秦氏,看她还敢不敢摆婆婆的谱。

    “玉儿,鸢儿,你们不用留在这里了,也去芦花亭吧,娘也没什么事,这样的大日子,咱们二房也不能不给老太太一点面子是不是。”李氏笑嘻嘻的说道。

    卫青玉和卫青鸢本就是爱凑热闹的,一听李氏这么说也不再说什么,二人换了一身衣裳便往芦花亭去了。

    芦花亭是威远侯府后花园一处赏景的地儿,亭子的几个角落都燃着炭盆,即便是在冬日里,那里头也是暖洋洋的。

    几个年轻的姑娘随意的散坐着,亭子的一角,架着一个铁架子,有一个善于烹调的仆妇立在那里,烤些新鲜的鹿肉、牛肉等。中间的炉子煨着暖暖的酒,酒香,肉香弥漫着,这种围炉而食的气氛自然极为融洽。

    柳芊芊笑嘻嘻的拥着青鸾夸道:“这种方式倒也新奇,你从哪里学来的啊?”

    青鸾笑着应道:“之前在一本话本小说里看到的,觉得很有意思便想试一试,果然有几分趣味。”

    柳芊芊点了点青鸾的头说道:“就你这丫头鬼点子最多了。”

    青鸾笑着一把挽住她的胳膊,调侃道:“之前哥哥还跟我说要早日将嫂子娶进门,也不知道柳伯父柳伯母舍不舍得。”

    柳芊芊顿时红了脸,轻轻的拧了一下青鸾的脸,笑骂道:“你可别说我了,我可是知道今日里有几户人家可是冲着你来的,也不知道将来是哪个小子倒霉,将你这个磨人精给娶回家。”

    几杯酒下肚之后,亭子里的姑娘们也都放开心情,直接将那铺着软毯的地板当成了榻榻米,或坐或躺也没个正行。

    卫青玉远远的看来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都还是上京的贵女呢,也太不讲究形象了。

    ps:今天是七夕啊,没有情人陪伴的小鱼很悲催,单身的请出来冒个泡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