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212.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01 毒计(为琉璃的红包)

101 毒计(为琉璃的红包)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皇城内院,上官睿一身明黄色的龙袍,天子威仪尽显。

    汪公公端了一盏糖蒸酥酪,小心翼翼的躬身入内,“皇上,还请保重龙体。”

    上官睿这才从那堆折子里抬起头来,揉了揉眉心,接过汪公公手上的那盏参茶,抿了一口,那熟悉的香甜味道瞬间最嘴间弥漫了开来。上官睿的眉眼之中染上了一抹怀念。

    汪公公却是一声不吭的在一旁伺候着。

    好半晌上官睿才睁开眼睛,语气颇为柔和的说道:“这是阿芍的手艺。”

    汪公公连忙应道:“奴婢曾经在元后娘娘身边伺候的时候,曾经得了娘娘的亲自教导,知皇上爱这一口,便斗胆献了上来,请皇上恕奴婢擅自做主之罪。”

    上官睿摆了摆手,道:“你起来吧,朕心里头也万分挂念这味道啊。”

    汪公公心头微喜,面上却不露分毫。

    作为上官睿的近身内侍,他很清楚自己爬到这个位子上是占了元后的光。

    如今坤宁宫住的那位主并不是上官睿的正妻,上官睿还是皇子的时候,那时候的皇子妃并非是蒋家女,而是如今的太傅夏文彬的女儿夏芍。

    上官睿同夏芍少年夫妻,感情自是深厚不过,且这位曾经的皇子妃可以说上京女子的典范,贤惠端庄,智谋百出,在上官睿还是皇子时期给了他不少的帮助,可以说上官睿今天能登上这个位子,夏芍占了一半的功劳。然而这位奇女子却无福成为天下女子之尊,在上官睿登基前的一个月因为耗尽心血而亡。

    上官睿万分的悲痛,三天三夜粒米未尽,直到他的岳丈大人夏文彬来劝,他才收起了最后的悲伤,以雷霆手段对付了其他的竞争对手,最后坐上了那个位子。

    上官睿登基的第二天便册封夏芍为孝贤庄慧元后,三个月后才在太后的要求下晋封蒋媛为皇后。但是不管后宫的那些女人如何,都始终无法动摇孝贤庄慧元后在上官睿心目中的地位。

    而这道糖蒸酥酪是元后常做的一道甜点,上官睿像是陷入了回忆一般,神色微微有些怔忪,直到那搪瓷的调羹磕到碗沿,发出清脆的响声才乍然间回神,随即将那碗冷掉的糖蒸酥酪都吃完了。

    汪公公递上帕子并清水,漱了口。上官睿将那些折子挪到一边,看了看外头的天色,道:“准备常服,朕要出去转转。”

    汪公公忙应了一声,又听得上官睿吩咐道:“这一次便让羽林卫卫澈随侍护驾。”

    汪公公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不知怎么的突然想到了那日在大相寺相遇的那位卫姑娘,原本模糊的心一下子敞亮了起来,他就说嘛,皇上怎么会突然对一个初遇的小姑娘念念不忘,如今一想那小姑娘的眉眼可不是同元后娘娘有五分的相似,也难怪他初见的时候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那边卫澈得了圣上的召见,得知皇上又要微服出宫,便也下去换下了身上的羽林卫的衣服。

    上官睿是个待不住的帝皇,三天两头都要出宫巡视一番,底下的人也都早就习惯了,很快,卫澈便带了一支十五人的侍卫队护在了马车的周围。

    这是卫澈第一次负责皇上的安全,心里头难免有几分的紧张,一张俊颜绷地紧紧的,警惕的注意着四周围的情形。

    好在上官睿也并没有要求去很远的地方,而是去了他皇子时的旧府。

    卫澈虽然知道上官睿有一个元后,可他并不如汪公公那么清楚,见皇上似在缅怀以前的日子也不多话,只亦步亦趋的跟在后头尽心尽责的扮演好他侍卫的职责。

    直到汪公公小步的向他跑来:“卫大人,皇上让你近前说话。”

    卫澈敛了敛心神,走到皇上跟前,先是行了一礼。

    上官睿点了点头道:“起来吧。”

    上官睿的年纪同卫延庆相近,以前也曾见识过卫家侯爷的风采,如今看来这卫澈也颇有乃父之风。

    “这刚当了差可还习惯?”上官睿神色平静的问道。

    卫澈虽惊讶于上官睿的问话,面上却依旧恭敬,拱了拱手回道:“回皇上,臣觉得一切都很好。”

    上官睿瞅了他一眼,方才缓缓的说道:“以前卫老侯爷还在的时候,也曾指点过朕的拳脚功夫,那个时候也是在你们威远侯府,老侯爷的刚正不阿可是让朕印象深刻啊。”

    卫澈到是真没想到皇上还曾经去过威远侯府,但是他知道祖父在世的时候,颇得先帝的信任,君臣二人常常秉烛夜谈,先帝颇为欣赏祖父的为人,常常夸奖老侯爷为人正派。大抵是这个样子,先帝也放心祖父教导几位皇子,只是这教学的地点竟然是威远侯府,这让卫澈的心里还是有些讶异,没想到祖父曾经如此的受推崇。

    “今日朕想起几位故人,心里头也很是感触。”上官睿的神思微微有些飘远了。

    汪公公见状,心里头却揣度着圣心,一碗糖蒸酥酪激起了皇上心中对夏后的思念,随即便来了这旧邸,看皇上的样子定是万分的想念夏后,偏威远侯府还住着一个容貌相似的人,不管皇上抱着什么样的心思,汪公公都觉得皇上今日会让才进羽林卫的卫澈随侍护驾应该是有什么深意的。

    略一沉吟,汪公公便上前一步道:“皇上既然想着威远侯府不如就移驾去威远侯府吧,奴婢知道威远侯府离这里并不远,只隔了一条街。”

    城院黄的茶。上官睿神色不明的盯着汪公公,汪公公脸上却带着恭敬的笑,像他们这种在宫里头内侍最要紧的便是细心,从那些最为细小的细节上揣测主子的心思,主子不能说的话,他们代他说,主子不能做的事他们替他做,他虽没什么本事,可也相信这世上再没有一个人比他更能揣摩圣心的。

    果然上官睿盯着汪公公看了一会,才转过头去看向卫澈问道:“卫大人可欢迎。”

    卫澈神色平静的说道:“皇上能来,臣觉得万分的荣幸。”

    “好,移驾威远侯府。”

    卫青玉和卫青鸢到了芦花亭后,青鸾到也没有给她们难堪,只是浅浅的一笑道:“大姐姐和三妹妹来的可真早啊。”

    卫青玉笑道:“我和三妹是伺候了母亲用过药才来的,有怠慢的地方还请各位小姐见谅。”

    卫欣儿本事今日的主角,落落大方的说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两位妹妹请坐。”

    卫青鸢见她这个样子不由得撇了撇嘴,嘟囔道:“还真当自己是主人了。”她虽然放轻了声音,可是周围的一些人还是听清了,纷纷垂下了头,卫家内部的事她们也不好参与。

    卫欣儿也不同卫青鸢计较,到了今日,她的身份已然确定了下来,就连青鸾这个正儿八经的嫡出小姐也会惹卫青鸢的嘲讽,更何况是她,青鸾说了跟她那种人计较那就是降低自己的格调。

    卫青玉瞪了口无遮拦的卫青鸢一眼,有那么多的外人在也不知道装一下,当真是没有长脑子。卫青玉接过一盅酒,直接走到卫欣儿跟前道:“欣儿姐姐,当初你跟着老太太一起来卫家的时候我是万万没有想到你会有这样的机缘,我和鸢儿虽说是老太太的孙女,可也没有你受宠,有的时候,看到老太太将你疼进心坎里头的样子,我还真是嫉妒啊。”

    卫青玉的脸上挂着笑,好像在说什么玩笑话,可是那话中隐隐还是透出了一股子嘲讽的味道。卫欣儿就跟个飞上枝头的麻雀似的,一朝从乡下丫头成为了威远侯府的小姐,这样的机缘可不是每个人都有的。

    在看她身上穿的,头上戴的,全部都是老太太为她准备的,件件都是精品,就连她的梳妆盒子里也未必有这样的好东西,卫青玉恨恨的想着,脸上的笑容却是越发的甜美了。

    “今天是你的好日子,既然老太太认下你了,以后我也要喊你一声姐姐,这情分也是难得的,欣儿姐姐,我敬你。”卫青玉一面说着一面举起了酒杯。

    卫欣儿拿过一盅酒,跟她碰了碰,浅笑着说了一声:“谢谢。”

    大抵是几杯热酒下了肚,卫欣儿的脸颊泛红,更是显得容颜艳若桃李,即便是接二连三的受到卫青鸢和卫青玉的挑衅,她都维持着浅笑,显然是一个极为大度的人,这样的卫欣儿反而引得了其他姑娘的好感。

    几个人纷纷的上来敬酒,这些人可不像是卫青玉,大家脸上的神情都很诚恳,卫欣儿也不好推拒,一一的受了,那酒的浓度也不是很高,不过喝急了也容易上头。青鸾见她面若桃花,眼里蒙上了一层层的迷离,心知她定是有些醉了,青鸾上前为她解围道:“几位姐姐若是喜欢姐姐,以后大可以再喝过,今日可不能将姐姐给灌醉了,等一下还要进祠堂行礼呢。”

    几个姑娘闻言便笑道:“姐姐喝不了,妹妹也行,难得今日有这好酒好肉的,也没有人拘着我们,我们可是要喝个痛快。”13acv。

    青鸾笑嘻嘻的说道:“我当然不是心疼那些酒肉,我是心疼姐姐们,若是喝醉了回去,少不得要得一顿骂,我若是随了你们,几位夫人可就要怪罪我了。”

    几个人倒也不是胡闹的,笑闹了几句也就揭了过去。

    青鸾扶着卫欣儿到边上坐下,又让小青绞了冷帕子来,“姐姐,擦把脸吧。”

    卫欣儿只觉得脸颊滚烫,神志虽是清醒的,手脚却不甚灵活,心知自己这是醉了,接过帕子敷了敷脸,冰冰凉的触感让她十分的受用。

    “鸾儿,谢谢你,再喝下去可不是要闹出笑话了。”卫欣儿将帕子交还给小青,又道,“现在有些上头,倒是还没到醉的程度,妹妹先照应着,我出去走一圈醒醒酒,马上就回来。”

    青鸾见她这个样子便也没再说什么,只嘱了小青好好照顾。

    等到主仆二人离开了芦花亭,柳芊芊才上前问道:“她没事吧?都是你安排的太好了,让那一般人都喝地没了形。”

    青鸾笑嘻嘻的一把挽住柳芊芊,走到了一旁说悄悄话去了。她没注意到,卫青玉注视着卫欣儿远去的背影,嘴角露出了一丝算计的冷笑。

    外头的温度比芦花亭里低上很多,卫欣儿深深的吸了几口气,顿时觉得头脑清醒了很多。

    小青走在卫欣儿的身边,眼睛在卫欣儿身上溜了一圈,发现她的袖口处不知道什么时候沾了一块污迹,因为是粉蓝色的衣衫,那一块污迹看上去格外的碍眼。

    “姑娘,这东西是什么时候沾上的?”

    卫欣儿顺着她的话一看,愣道:“我也不知道。”

    “姑娘,趁这会子出来了,我们会紫藤苑换一身衣裳吧。”小青建议道。

    卫欣儿点了点头,穿着污衫待客也不是道理。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往紫藤苑的方向而去,突然从夹道的一边冲出一个人来,小青见他竟是直愣愣的往卫欣儿的方向而去,大惊之下一个箭步窜上去挡在了卫欣儿的跟前。

    被这么一吓,卫欣儿的酒顿时都醒了,定睛一看来人却是本该在外院的李宵。

    卫欣儿同李宵并不熟悉,也就当初在卫澈的接风洗尘宴当中见过一回,印象之中是一个极为傲气的少男,说话做事带着一股子莫名的张狂,甚至连卫澈这个威远侯府的主人他都有写不起,更何况她这个旁支的卫家人。

    可是此时的李宵脸色通红,双眼更是冲血一般的赤红,状似癫狂的紧紧抱住了小青。

    小青不过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冷不丁的被一个大男人抱住,顿时吓的惊叫了起来。用力的挣扎了起来,可是李宵的力气大的惊人,一抱住小青,便开始用力的撕扯她的衣服,一张嘴就往她的脸上凑去。

    小青吓地哭了起来,卫欣儿一股激灵,连忙上前去扯李宵的手,她不知道李宵是受了什么刺激,更不知道他是如何躲过守门的婆子进到内院的,可是她不能任由这么一个人渣毁了小青。

    李宵就跟疯了似的,卫欣儿一上前,他又突然间转过了身来,伸手就要抱住卫欣儿,好在卫欣儿早就有了防备,一个闪身,让李宵扑了个空。

    此时小青已经吓地整个人都懵掉了,李宵却像是认准了卫欣儿似的,一步步的朝她逼过去。

    卫欣儿脸色微白,若是今个儿的事被别人撞个正着,她别说是进宫了,怕是以后做人也难,到底是谁,谁在设计她。卫欣儿的脑海里第一个浮现的便是李氏的身影。

    可是这李宵好歹是她的亲外甥,见他一副理智全无的样子,显然是被人下了药,李氏她这是疯了吗,为了毁掉她,竟然连自己的亲外甥也可以利用,她又没有碍着她,为何她要使这样的毒计。

    卫欣儿极力命自己冷静下来,她不能如了李氏的意,

    李宵的双眼几乎要滴出血来,吭哧吭哧的呼着粗气,那样子好似恨不得将卫欣儿给啃了一般。李宵一个闪身扑向卫欣儿,卫欣儿几乎是在他动作的那一刻,往右边一闪,虽然避开了他这一扑,却不防落地的地上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卫欣儿一个不查,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那李宵却像是不知疼一般,立时从地上起来,见到卫欣儿倒地的样子,像是也知道她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卫欣儿拼命的咬唇,这一跤摔地极重,身子一阵阵的发麻,眼看着李宵近前,卫欣儿一手拔下头上的发簪,打算只要他靠近就算同归于尽也不让他占去了便宜。

    李宵的头发散乱,清秀的脸庞挂着狰狞的笑容,正要上前,却突然觉得头上一阵剧痛,睁大着双眼倒在地上。小青双手捧着一块石头,眼睛瞪地大大的,她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拿起石头砸了李宵。

    地下一片蜿蜒的血迹,小青的手一松,石块便掉在地上,看了一眼卫欣儿,眼泪再也止不住的流了出来:“姑娘,现在怎么办,我杀了人了,我杀了人了……”

    不过是一瞬间的勇气,等到李宵倒地的那一刻,小青是真的害怕了,这李宵怎么说也是二房的客人,她一个丫鬟竟然将人给砸死了,那是死一百次都不够的罪责。

    卫欣儿也没见过这样的情景,心里怕的很,可她毕竟是小青的主子,更何况这丫头是为了她才拿石块砸人的,她无论如何都要保下她。

    卫欣儿咬了咬牙,稳定了情绪,伸手在李宵的鼻子底下探了探,感觉到微弱的气息,心里头亦松了一口气,若是李宵今儿当真是没命了,别说是小青保不了命了,就连威远侯府都会惹下不小的麻烦。

    卫欣儿吸了一口气对这小青低喝了一声:“先别哭了,他还没有死。”

    小青一听到这话,双眼瞪地大大的,随即喃喃的自语道:“他没死,他没死,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杀人。”

    卫欣儿见她神思不属的样子,心里明白她一定是吓坏了,可是现在这个是并不是发愣庆幸的时候,这李宵还在地上躺着呢,指不定再耽搁下去就一命呜呼了。

    卫欣儿思索了一下便对小青喝道:“你先冷静一下,再耽搁下去,他指不定就死了。”

    小青猛地一惊,抬头望向卫欣儿,却见她目光沉郁,脸上是前所未有的镇定,大抵是卫欣儿的情绪感染了她,小青只觉得那颗慌乱的心渐渐的安稳了下来。

    “姑娘,那要怎么办?”

    “你先去芦花亭,悄悄的将二姑娘叫出来,记住不要惊动了其他的人。”卫欣儿沉声吩咐道,如今老太太陪着几位夫人呢,肯定是不好出来的,这件事她一个人是处理不了的,还得需要鸾儿帮忙,她记得她的身边有一个功夫极高的侍卫,有了人手就好办多了。

    小青看了一眼躺在地上李宵,神情犹豫,留姑娘一个人在这里不好吧。

    卫欣儿低喝了一声:“快去,这里耽搁不了多久的。”她担心李宵因为拖延就医而丧了性命,更担心李氏还有什么后招等着对付她。

    小青见卫欣儿神色严肃,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一溜烟的就赶往了芦花亭。

    等到小青走远了,卫欣儿憋着的一口气才松了出去,她的身子疼的厉害,此时更是连起都起不来,不远处的李宵更是几乎让人感觉不到生气,后脑勺的那个口子汩汩的冒着血,那血顺着融进了雪里,红与白,看着触目惊心,

    卫欣儿的一张小脸惨白,身子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刚才的镇定完全是装出来的,其实她内心的恐惧并不比小青少,差点被毁了清白,还有那么多的血,这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超出了她的承受能力。

    小青几乎是用最快的速度跑向芦花亭的,再离芦花亭还有距离的时候,却突然停了下来,姑娘说不能惊动其他人,她这个样子一定会吓坏其他人的。

    小青连忙立住了脚步,快速的理了理身上的衣衫,又赶紧理了理头上发髻,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努力的让自己看上去正常一点。深呼吸,稳了稳心神,才提步走向芦花亭。

    青鸾大老远的就看到了小青,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这丫头不陪在姐姐的身边,怎么突然一个人回来了。

    小青走到青鸾的身边,在她的耳边说道:“二姑娘,我们家姑娘醉的有点厉害,您去看看她吧。”说着借着身子的阻挡轻轻的扯了扯青鸾的衣裳。

    青鸾心思清明,很快就察觉出了小青极力掩饰的慌张,心中不由得一紧,莫不是姐姐出了什么事?这个念头才闪过,便听到柳芊芊说道:“鸾儿,你去吧,这里有我给你照料着呢。”

    在场的几个也都知道柳家和卫家的关系,听到这话便露出了善意的笑意。

    青鸾朝着亭子里的诸位淡淡的一笑,玩笑般的说道:“莫不是姐姐怕喝酒所以怯场了,我这就去看看,若是她没醉,少不得将她回来再罚上三杯。”

    青鸾留下这句话,便步履优雅的离开了芦花亭。

    ps:今天的更新有点完了,大家见谅了,明天是6000字更新,后天2万字,精彩不断,不容错过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