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214.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02 冲突连连(精彩必看)

102 冲突连连(精彩必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底下是厚厚的冰层,卫欣儿坐地久了,一阵阵的寒气直往心头冒。寒冷伴随着心中的恐惧让她的上下牙关都打着颤,她一直在告诉自己不能崩溃,不要害怕,只要等到青鸾来了就行了。

    过了好一会,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一阵脚步声,卫欣儿的脸上一喜,随即在听到纷乱的脚步声的时候,一张脸变地刷白。那么多的脚步声,绝对不是三两个人,也就是说来人根本就不是卫青鸾。

    看了一眼直直躺在地上的李宵,卫欣儿不禁闭了闭眼,耳边传来一声惊叫声。紧接着便是一个黄色的身影飞扑过来,哭道:“哥哥,哥哥你怎么了?”

    卫欣儿睁眼看着李沁哭着跪倒在李宵的跟前,想要伸手,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李沁是真的害怕了,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陪着姑姑过来看到竟是倒在血泊里的哥哥,姑姑不是说只要毁了卫欣儿的清白就成了吗?可是哥哥为什么会变成个样子,生死未知,她要回家要如何交代啊。

    李氏扶着丫鬟的手,身子不由自主的晃了晃,这样的情形完全超出了她的预计,想到自己娘家对李宵的宠爱,李氏浑身打了个颤,随即目光一凛,狠狠的看向卫欣儿,咬牙切齿的说道:“是你,一定是你杀了宵哥儿,你这个女人年纪轻轻,这心思也太过歹毒了些,宵哥到底哪里招你惹你了,你要下这样重的手,杀人偿命,我要你为宵哥儿偿命。”

    卫欣儿咬着牙一言不发的瞪着李氏,这个局是她布下的,就算她辩驳,李氏也会将黑的说成白的,还不如什么都不说,等青鸾过来,这事情既然不能悄悄的解决了,那索性就闹大了去。

    李氏见卫欣儿一言不发,心里也越发的狠了,对着跟着自己的两个婆子说道:“你们把这女人压到柴房关起来,幸好这还没有进祠堂正式行礼,若是大哥大嫂认下这么个心狠手辣的杀人犯,怕是再难瞑目了。”

    两个婆子都是膀圆臂粗的,目光阴毒的上前拧住卫欣儿的胳膊。

    那力道几乎是要将卫欣儿的胳膊给扯下来似的,卫欣儿死死的咬着下唇,泌出的血珠子染红了嘴唇,却始终没有哼一声。

    李沁见状像是疯了一般扑到卫欣儿的跟前,抬手就给了卫欣儿一个耳光,怒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不是喜欢我哥哥吗?为何要谋他的性命。”

    卫欣儿的眼睛蓦的瞪大了,冷冷的目光如箭一般射向李沁,这李家人还真是无耻到了极点,到了这个地步还不忘往她身上泼脏水。

    李沁被卫欣儿的一瞪,给吓了一跳,随即恶胆突生,伸出留着长长指甲的手就要往卫欣儿的脸上招呼。

    青鸾赶过来的时候就是看到了这么惊险的一幕,急急的喊了一声白昼,只见一阵风从自己身边刮过,白昼及时的将那只包藏祸心的手给拦了下来,顺带着给了那两个婆子一下,那两个婆子呼痛了一声,原本紧紧扭着卫欣儿的手不由自主的放开了。

    白昼瞅了卫欣儿一眼,微微皱了皱眉头,这两个婆子究竟是使了多大的力道,竟然将卫欣儿的手给弄地脱臼了。白昼手上动作飞快,脱去卫欣儿的胳膊一用力,就将那胳膊复位了。

    青鸾的脸色不由得一沉,大手一挥,狠狠的说道:“白昼,卸了那两个婆子的胳膊。”实在是太过分了,卫欣儿这好歹也是刚刚认下的,算是威远侯府名义上的小姐了,可着两个婆子竟然暗地敢下狠手。13acv。

    白昼刚刚将卫欣儿的另外一只胳膊给复了位,卫欣儿原本就惨白的脸更是一点血色都无,额头冒出了思思的冷汗,刚才并非她不想躲开李沁的手,而是那两个架着她的婆子下了狠手,把她的胳膊都扯脱臼了。

    下厚坐久行。白昼听到青鸾的命令,神色不变的出手,只听得两声杀猪般的惨叫声,那两个婆子的手便以极不自然的样子垂了下来。

    李氏吓了一大跳,虽然上次就看到过卫青鸾身边的这个女侍卫,却终究没有看到过她出手,这一出手直接把她给吓住了。

    白昼扶着卫欣儿到了青鸾的跟前,青鸾看到卫欣儿脸上的红印,加上刚才李沁那恶毒的心思,顿时冰冷的目光射向了李沁,冷声道:“李姑娘,这做客人的打起了主人,这是什么道理,还是这是你们李家的道理?”

    青鸾的声音犹如那冰玉破裂,带着丝丝的寒气,李沁的心不由得一紧,随即眼光余光瞄到李宵,觉得自己是有理的一方,扬声说道:“青鸾妹妹难道没有看到我哥哥的情形吗?说到底这卫欣儿也不过是你们卫家的一个族人,你难不成还要护着这么一个杀人犯,我哥哥可是有功名在身的,就算是威远侯府也不能轻轻松松的将这事给压下去,青鸾妹妹,我既然叫你一声妹妹,自然是要顾及卫李两家的交情的,只要你不再站在卫欣儿那一边,这事自然同威远侯府搭不上边。”

    李氏听到李沁的话不由得露出一丝赞同的目光,没想到她这个侄女也有急智,一番话说的有理有据。

    青鸾冷笑了一声道:“李姑娘这是在威胁我吗?我这人最讨厌别人威胁了,卫家和李家有什么情分?这交情断不断的我还真心不在意,李姑娘如果硬气的话现在就可以走。”

    李沁没想到她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卫青鸾竟然还不服软,搬出去,哪有那么容易。

    李氏亦气地脸色发白,卫青鸾话里话外都看不起李家,自家的娘家被这么个小丫头看不起,这让她的心里如何能咽下这口气。

    “青鸾,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李家和卫家可是姻亲。”李氏忍不住开口斥道。

    青鸾的神色越发的冷凝了,淡漠的说道:“二婶婶这话说错了,确切来说李家的姻亲是卫家二房,而非威远侯府,威远侯府早已经是我哥哥当家,将来的姻亲也是柳家,跟李家有什么关系。”

    青鸾的心中是怒到了极致,来的路上小青都跟她说了事情的经过,跟卫欣儿一样,青鸾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李氏,她实在是想不到一个人的心思竟然可以恶毒至斯,欣儿姐姐压根就跟她没有半分厉害关系,可是她为了反对老太太的决定,为了表示自己的存在感,竟然可以让李宵混进内院,想要趁着这样的日子毁了欣儿姐姐的亲白。

    她这岂止是想要毁了欣儿姐姐,她的行为简直是把威远侯府推上了死路,那欣儿姐姐是要进宫的人,若是真让李氏得逞了计谋,上头会将一切都怪罪到威远侯府的头上,或许皇上并非非欣儿姐姐不可,可是在皇上派人传了话之后还出现这种事情,会让皇上以为威远侯府是在挑衅皇家的权威。

    她千方百计谋划威远侯府的前程,差点就败坏在了李氏的手段上,这让她又是惊又是怒,对李氏的话也不再客气,大房和二房早已经分家了,这个世上断没有侄子养叔叔的道理,等到今天过后,她一定要将二房一家赶出去,就算传出去她的名声坏了也再所不惜。

    李氏听到青鸾的话更是气地胸口生疼,拿手指着青鸾,怒道:“你这丫头,这就是你对长辈的态度,今天我就替大哥大嫂教训你这个不懂礼数的丫头。”

    李氏气冲冲的冲到青鸾的跟前,却被白昼挡住了,想到这个煞神的各种手段,李氏瞬间就怂了,她怕自己动了卫青鸾一根手指头,下一秒自己就会被白昼拍飞出去,那样可真是里子面子都要丢光了。

    李氏见自己动不了武力,忙退后了一步,干嚎了一声哭道:“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这些年来,我掌管着威远侯府的内院,一针一线都亲自过问,心疼你没有爹娘,更是在生活起居上对你极为尽心,就连自己的女儿都要退到一边,可是我这么辛苦是得到了什么,卫青鸾你翅膀硬了,是不是连亲戚都可以不认了。”

    “娘,您别哭了,青鸾妹妹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娘,难道你忘了当初你生病的时候,是谁在你床边不眠不休的照顾,最后你是好了,我娘却是熬病了,你这样做还有没有良心啊?”说话的是刚刚赶来的卫青玉,她的身后跟着的那一票姑娘便是芦花亭的那些贵女们,卫青玉本是想让众人看卫欣儿的丑,却没想到这里竟然发展成了这个样子,看到卫青鸾横眉冷对李氏,卫青玉心头暗惊,虽说打从今年中秋开始,卫青鸾便对她们几个不亲厚,可是该有的礼数还有的,从未像今天这样一副豁出去的架势。

    卫青玉在心惊的同时急中生智陪着李氏的话,横竖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那就索性坐实了卫青鸾不敬长辈的罪名,今天有那么多的人做见证,她就不相信卫青鸾还逆转。

    ps:如果你讨厌二房的话请留言,如果你想二房去死的话请留言,下油锅拔舌头,十八层地狱等着她们。你们肿么还不留言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