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215.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03 对峙之势

103 对峙之势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跟随卫青玉而来的几个贵女不想会见到这样一个场面,面上都露出了尴尬的神情,却也有几个八卦的,拿着眼角余光偷偷打量,心里头却不断的为倒在地上还在流血的李宵悲哀,他的头上还在流血呢,难不成都当他是死人了。

    柳芊芊心中有些愧疚,早知道这里是这么一个场景,刚才就算是跟卫青玉闹绷,也吧能让她把人都带过来,现在这个样子就算是想瞒也瞒不住了。

    青鸾冷笑看着惺惺作态的母女二人,只等她们把想说的都说完了,方才凉凉的说道:“二婶婶,若是再不早人医治他,可当真就该给你侄子收尸了。”

    她这话说的客气却也是大大的实话,从李氏到达这儿,先是想方设法的要将罪名推到卫欣儿的身上,然后看着两个婆子用手段折磨卫欣儿,这罪名都还没有定下来呢,就开始用私刑了,随后因为她的干预又斥责她没有良心,忘恩负义等,李沁更可笑,口口声声说卫欣儿将她哥哥打死了,可人这回子都还没有死透呢,连蹲下身子查看一下都没有,当真是兄妹情深啊!

    柳芊芊见状也仗义的开口道:“二夫人,鸾儿这话说的没错,还是快请大夫吧,要不然这么冷的天再躺下去原本没事的人也该有事了。”

    李氏等人的面皮不由得青红交加,是她们太过着急了,连去查探一下李宵的情况都不曾,在别人眼中难免显得自私凉薄。

    果然好几个贵女像是赞同柳芊芊的话,纷纷点头,只是她们都不是柳芊芊,有些提醒的话也不好说。

    卫青玉面色一沉,却是对跟着李氏而来的人说道:“你们一群废物,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抬了软撵来,若是宵少爷有个三长两短,仔细揭了你们的”

    李氏也对丫鬟木槿吩咐道:“快让总管去请太医,我的宵哥儿啊,你可真可怜,哪个黑心肝烂肠子的人把你打成这个样子。”末了还不忘干嚎一声。

    木槿一愣,这太医是说请就请的吗?没有侯爷的帖子,怕是总管连太医院都进不去。

    李氏见丫鬟没有反应,不由得吼了一声:“还不快去。”

    随青贵不宵。木槿一个激灵,横竖这个难题交给总管,她只管传话就是了,于是一溜烟的跑了。

    几个婆子很快也抬着软撵过来了,气若游丝的李宵终于被人抬了下去。

    李氏扶着卫青玉的手哭地伤心,李沁白着一张脸,紧紧咬着下唇,眼泪却是不断的掉落下来,这样无声的哭泣可比李氏的嚎叫声有效多了,渐渐的大家的目光也都转为了同情。

    卫欣儿握着青鸾的手下意识的一紧,却听到又是一波的脚步声,来的却是老太太秦氏,她的身边除了连嬷嬷之外还有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青鸾不认识这位老人,卫欣儿却是认识的,此人便是卫家老族长的夫人,在卫氏族人当中辈分很高。

    欣儿这种情况并非在流落在外的儿女重新归族,所以卫家的老族长并没有来,不过老太太为了表示对卫欣儿的重视,还是特地将老太给请了过来。

    只是老太太也低估了李氏丑陋的心态,会在今天这样的日子闹出这等事来。

    李氏一见到老太太的身影,便哭着上前道:“老太太,您可要为我做主啊,我可怜宵哥儿有没有命都还不知道呢,这叫我怎么去见我娘家的人啊。”李氏这一次到是没有攀扯卫欣儿,横竖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呢,她就不信老太太还能包庇了卫欣儿。

    老太太的脸色微沉,看李氏犹如唱大戏的样子,脸上甚至都还有被卫延怀暴/打过的青痕,着实是让别人看一场笑话。

    “你闭嘴。”老太太低喝了一声,随即看也不看李氏一眼,而是走到一干贵女跟前,愧疚的道了歉:“本是想请各位姑娘过府聚一聚,却不想让诸位受了惊吓,实在是太抱歉了,诸位的长辈都在荣寿堂的花厅里,连嬷嬷,你替我领着诸位姑娘过去,芊芊,还请你替我们解释几句,改日定当登门道歉。”

    老太太心里窝着一团火,面上却不露分毫,得体的将被卫青玉请来看戏的人给送走了。

    等到那一群人走光了,老太太才转过身来,目光沉沉的扫了一圈在场的人,冷声说道:“你们都跟我去汀兰堂。”离这最近的一处屋子便是汀兰堂,自己的荣寿堂还有那帮夫人在,也不好处理家事。老太太便挪了地。

    说完这些,老太太才上前扶住那白发老太的手,面色愧疚的说道:“三叔婆,让您看笑话了。”

    老太太秦氏曾在乡下住过十五年,对于这位说一不二夫人长辈也很是尊敬。

    白发老太拍了拍手,表示明白,秦氏的为人她是清楚的,这么大一家子难免有魑魅魍魉作祟,只是老人家心里也很恼火,这样赤果果的将家丑掀开给别人看,这样的人实在是没有一丝家族观念。

    一行人跟着老太太离开了,那道上顿时只剩下那一滩殷红而又刺目的血迹。

    好一会,才从一块巨石后面走出来三个人。

    第一个便是那心血来潮来威远侯府缅怀故人的上官睿,汪公公一脸尴尬的看着神色不明的圣上,原本是想要讨好圣上的,却不想才进二门处,就见识了这么一趁戏。

    几乎从卫欣儿和发狂的李宵对峙的时候,他们就在了,卫澈本来想要上去的,却被圣上拦下了,这一下连汪公公都猜不透圣上的心思的,难不成这是圣上在考验卫欣儿?

    可是刚才好几次那么危险,卫欣儿更甚至差点被人划画了脸,就连汪公公的一颗心都提了上来,可是皇上依旧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汪公公都要怀疑皇上是不是真心看上了卫欣儿。

    卫澈的脸色铁青,垂在身侧的拳头攥的紧紧的。

    今天发生的一切让他有一种深深的屈辱感,还有鸾儿那愤怒的目光,他都不知道他的好二婶竟然能将青鸾逼地豁出去了一切,卫澈的心里一阵阵的疼,作为卫家的当家人,他的内心深处还是很有家族观念的。

    除了妹妹,二叔一家的血缘关系是同他们最为亲近的,而他也从未在二叔二婶面前摆过威远侯的谱,可是显然这个二婶根本就没有当他们是亲人,要不然一个李宵何至于在今天的日子闯进了内院。

    而今天偏偏还是圣上亲临的日子,他的好二婶当真是送了他一份好礼。

    上官睿的面容沉静,好半晌才缓缓的开口道:“这场戏可真是精彩啊!”

    这话透着一股子浓浓的讽刺和警告,卫澈的心头一凛,连忙跪下去请罪:“请皇上恕罪。”卫澈一句话都没有辩驳,说到底,皇上早已经将卫欣儿视作是自己的人了,二婶婶的算计无疑是将威远侯府置于了险路,可是事以至此,再辩驳也没有用,还不如老实的将罪认下,或许皇上看他还算诚恳的份上,饶过他这一回。

    上官睿垂头觑了一眼跪在底下的少年,道:“何罪之有?”

    “臣没有打理好内宅,污了皇上的眼,还请皇上恕罪。”卫澈神色越发的恭敬,若是皇上当真怪罪就下罪到他的身上好了,作为威远侯府的当家人是他眼盲,才会将内宅交给李氏打理。13acv。

    上官睿沉吟了半晌才又道:“起来吧,男主内,女主外,这也怪不得你,只是刚才那唱大戏的女子可是你二婶婶?”

    “是!”

    “老威远侯英明了一辈子,怎么给挑了这么一个儿媳。”上官睿讽刺的说道。

    若说不生气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毕竟他已经让汪公公知会过了老太太,卫欣儿却还受到这样的待遇,这让他心里头不得不怀疑威远侯府其实心里压根就没他这个圣上。

    直到那面色冷凝的少女出现,他才算是看明白了,这就是威远侯府内宅里头的一场内斗。

    上官睿虽然不清楚内宅的情况,可是他的后宫里多的是女人,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斗争,想必这内宅也是一样的,不是东风压倒西风,便是西风压倒东风,只是那女人只不过是卫家二房的,据他所知,这卫家几房早已经分家,这女人管家压根就是名不正言不顺的,更何况还是个心思重的,竟然敢算计他的女人,看着那副嘴脸就让人恶心。

    “这戏都看了上半场了,怎么也得看完下半场,卫大人带路吧。”上官睿的语气不咸不淡的,让人听不出喜怒。

    卫澈也没法子,皇帝都发话了,也只能带着他往汀兰堂去。

    汀兰堂的正厅里头,老太太秦氏坐在上位,而她的旁边便是那位德高望重的卫家老太,正好请了她做见证人,也好让卫家的族人明白这卫家二房是怎么样的一房人。

    青鸾扶着卫欣儿坐到了右边,而李氏并卫青玉几个坐到了左边,这样一来便成了对峙之势。

    ps:二更完毕,今天的更新完了,明天2万字更新啊,亲们还犹豫什么,动动手指收了我吧。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