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219.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05 自相残杀

105 自相残杀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卫延怀的话一出,整个汀兰堂静地落针可闻,李氏直愣愣的看着他跪倒在老太太面前的背影,不断的反问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一定是她听错了,卫延怀怎么能够休了她,他怎么开地了这个口。

    卫青玉也愣住了,原本热腾腾的心像是被兜头浇了一盆冰水,从头冷到尾,爹怎么可以休了母亲,若是母亲被休了,她从嫡女一下子沦为被休之女的女儿,以后还要怎么出去见人,她已经快要及笄了,以后还有什么人家会娶她。

    青鸾的神情未变,只冷冷的盯着卫延怀的后背,他的背脊挺的直直的,双肩却在微微的抖动,好似一幅万分悲痛的样子,可是心头究竟是怎么想的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

    老太太盯着卫延怀看了一会,好半晌才沉声问道:“你当真要休妻?”

    卫延怀沉痛的点了点头,回过头去瞅了一眼还在发愣的李氏,语气坚定的说道:“这等毒妇只会祸害内宅,儿子实在是要不起,不过念在她为儿子生儿育女的份上,她的嫁妆还是返回去吧。”

    大夏朝被休之女一般都是在夫家犯了大错的,一旦休书出了,原本属于女子的嫁妆也是可以扣下的,当然若是和离的女子是可以光明正大的抬走自己的嫁妆。

    李氏的神情很是木然,抬走嫁妆,她哪里还有什么嫁妆,当初搬出威远侯府的那段日子里,她的嫁妆早已经全部贴补家用了,卫延怀竟然还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来。

    原来最痛的不是死,而是被自己的依仗所抛弃,李氏的双目失了神采,她这一辈子算计这个,算计那个,可是到头来究竟得到了什么。

    卫青玉扑到卫延怀的跟前,哭道:“爹,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还请您看在我们几个的份上饶过娘吧。”

    此时卫青鸢也反应了过来,在卫延怀的另外一边嘤嘤哭泣,她没有卫青玉想的那么多,只是不想失去疼爱她的李氏而已。

    卫延怀被两个女儿哭地红了眼眶,一手揉过一个,哭道:“玉儿,鸢儿,不是爹不给你娘机会,可是你们瞧瞧她做下了什么,不敬婆婆,算计欣儿,威远侯府的内院竟然放进去外男,当初澈儿将威远侯府交到她的手上是因为他对二婶婶信任,可是她硬生生的将这份信任给消耗干净了,我怎么对得起澈儿,我怎么对得起死去的大哥大嫂。”

    卫延怀的一番作态,若是不清楚他的人见了定会为他感动的,青鸾的眼里闪动着冷光,这卫延怀也真是够狠心的,当初李氏算计着威远侯府的家业,他会不清楚,他又是哪里来的钱在外头囤养外室的,还养出了一双龙凤胎。

    可惜卫延怀忘了一件事,他将所有的一切都推到李氏的身上,更甚至在关键的时刻要将她遗弃,那也要看李氏愿不愿意,这兔子急了还要咬人,更何况李氏这个毒妇,被逼急了指不定会跟他同归于尽呢。

    “玉儿,鸢儿你们不要难过了,就算没有你们母亲,你们两个也是卫家的嫡女,任谁都不会动摇你们的地位的。”卫延怀哭着劝慰道,他这话也可以说是说给李氏听的,意思就算是李氏走了,他也会善待她留下的儿女的。

    不过卫延怀显然不知道李氏根本就不会相信他的话,被休之女的子女能有什么出息,更何况若是卫延怀再娶一个继室能够善待他们。

    此时李氏已经停止了哭泣,这人若是木到了极致,那是哭不出眼泪来的。

    她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到卫延怀的跟前,她的神情很是平静,可是这种平静却让卫延怀的心里有一种发毛的感觉。以他对李氏的了解,这回子不应该又哭又闹吗,怎么会如此的平静。

    李氏此时已经全然忘记李宵,忘记了李家,她的眼里只有卫延怀一个人,她冷静的问道:“你当真是要休掉我?”

    卫延怀心里头蹿起了一股子的冷意,可是这个时候却容不得他反口,他推开了卫青玉和卫青鸢姐妹两个,也从地上站了起来,他不习惯仰着头仰望李氏。

    “你我二十几年的夫妻走到这一步,我也是不想的,可是你的心思太过不纯了,这累累的罪状,我若是不做出决定,以后我卫延怀又如何在卫家族人面前立足。”卫延怀的戏做地十足,一副不得不为的两难样子。

    可是他越是这样做,李氏的心里就越是恨,二人本就离地极近,李氏突然一跃而起,整个人像是一条八爪鱼一般的挂在卫延怀的身上,就着他的右耳狠狠的咬了下去。

    李氏的动作又快又狠,卫延怀压根就闪避不过,耳侧就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他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的耳朵撕扯下来的声音,卫延怀惨叫了一声,伸手去扯李氏。可是李氏像是下定了决心般死死的咬住了,鲜血不断的从卫延怀身上滴落下来。

    老太太连忙道:“快,快分开他们两个。”

    几个身强力壮的婆子上前来扯李氏,可是李氏的嘴不放,她们一扯动李氏,卫延怀就痛的跟杀猪般的惨叫。13acv。

    “你这个蠢妇,毒妇,还不快松嘴。”卫延怀痛地不停的冒冷汗,此时早已经忘记要装情深的模样了,各色辱骂纷纷出口。

    可是李氏像是没有听到一般,不管卫延怀的拳头怎么落到她的身上,她都死咬着他的耳朵。

    青鸾朝着刚完成任务进来的白昼使了个眼色,白昼连忙上前,在李氏的腰间一指,李氏顿时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从卫延怀的身上摊了下来。延的兰静住。

    李氏的这一下完全是下了狠心,只见她满嘴都是血,落在地上也不知疼一般,目光阴毒的盯着卫延怀,随即从嘴里吐出来半只耳朵。

    卫延怀惊叫了一声,伸手摸了摸耳朵,却是摸到了满手的血,他的耳朵,他的耳朵竟然被李氏给咬了下来,卫延怀最先想到的是缺了半只耳朵的他要怎么出去见人,随即想到缺了半只耳朵就算是残疾了,朝廷规定身有残疾者不得入朝为官,他的仕途,他的未来全部都完了。全部拜这毒妇所赐。

    卫延怀双速的上前就往李氏的小腹踹了一脚,那一脚带着他全部的悲愤,李氏整个人都被踢飞了出去,可是她像是不知道疼一般,盯着卫延怀疯狂的大笑。

    “哈哈哈,卫延怀,你以为我会放过你,既然你要送我入地狱,我就是拖也拖着你一起,你一辈子都摆脱不了我,你一辈子都摆脱不了我。”李氏的脸上出现了癫狂之色,那凄厉的笑声听地人一阵阵的发毛。

    老太太的心猛地一紧,她活了大半辈子也没有见过这样一对夫妻,大难临头,却是自相残杀。

    伴随着李氏的笑声,从她的身下渐渐的蔓延出一股子的血水来。

    青鸾的瞳孔猛的一缩,这一副场景几千次几百次的出现在她的梦里。

    族长老太太最先发现了李氏的不对劲,惊呼了一声道:“不好了,她怀孕了。”

    众人顺着她的目光望去,李氏的身子底下早已经汪成了一片血海。大家想到卫延怀刚才毫不留情的那一脚,心头冒出一股子寒气的,那孩子怕是还没有成行就被他的亲身父亲给踹掉了。

    “快,先将人扶下去,赶紧的先去请大夫。”老太太到底不忍心,连声吩咐道。

    很快就上来几个中年仆妇将满身是血的李氏给抬了下去,卫延怀只是神色冰冷的捂着自己的耳朵,那眼里的神色似乎是要将李氏给千刀万剐。

    屋子里的人都被卫延怀的凉薄给吓到了,若是刚才还有人相信卫延怀的无可奈何,此时更多的是对他的恶心。一个可以在妻子怀孕之时说出休妻的话,更甚至一脚踹掉自己的孩子的人又何来良心一说。

    隔壁屋子里,卫澈的手指几乎刺进掌心,今天那屋子里发生的一切将威远侯府最为丑陋的一面都暴/露了出来,而且是在当今圣上的面前,卫澈只觉得心头升起一股浓浓的讽刺,那个曾经抱他在膝头的二叔,那个曾经为他做玩具的二叔,究竟是什么另一个人面目全非。

    汪公公真是悔地肠子都青了,早知道是这个样子,他死都不会怂恿皇上来威远侯府,再看卫澈的样子,汪公公更是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不知道卫蓄爷会不会将这过错怪罪到他的头上。

    上官睿放下手中的茶盏,站了起来对着卫澈说了四个字:“不破不立。”

    卫澈的身子猛地一震,随即像是醒悟了过来似的朝着皇上行了一礼,道:“多谢皇上教导。”

    上官睿见他很快就领悟了过来,满意的点了点头,慢腾腾的步出了偏厅,他的神态很平静,好似刚才发生的一切当真只是一场戏,汪公公和卫澈见状连忙跟了上去,不知道那一屋子的女眷看到皇上会不会吓地失了魂。

    ps:这一章有点血/腥啊,不知道你们受不受得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