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221.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06 无耻的男人(为星子加的)

106 无耻的男人(为星子加的)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上官睿走进汀兰堂的时候,里头还很是混乱,水磨地板上有好几滩的血迹,卫延怀捧着伤了的耳朵哼哼唧唧的还在骂李氏。卫青玉和卫青鸢二人傻愣愣的坐在地上,今天发生的一切完全超出了她们的承受能力,就好像一夕之间她们平静的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让她们还有一种置身梦里的感觉。

    而李沁一手紧紧的揪着自己的衣服,神色恐惧的望着卫欣儿和卫青鸾,她不知道自己的肚兜是不是真被白昼送给了二傻子,心里止不住的慌张,那边哥哥生死未卜,姑姑又遭休弃,那她呢,她该怎么办?

    老太太秦氏看着这一堂的混乱,脸色铁青。

    “三叔婆,儿孙不孝,真是让你看笑话了。”老太太对着族长老太太表示了歉意,却止不住的打从心底厌烦卫延庆,不管李氏做了多少恶事,那都是他的结发妻子,可以如此对待自己的枕边人,这样的人还真是猪狗不如。

    卫欣儿是最先注意到上官睿的,当初大相寺也不过是匆匆一面,她或许记不得他的相貌,可是却永远都不会忘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帝皇霸气。

    青鸾看到卫欣儿整个人僵住了,连忙小声的问道:“怎么了?”

    卫欣儿脸色微白,呐呐的说道:“皇上来了。”

    “啊?”青鸾惊了一大跳,顺着卫欣儿的目光望去,却看到汀兰堂的门口立着一位中年男子,他的身上穿着一件墨色的锦缎长袍,眉宇之间是掩饰不住的贵气和霸气,而他的身侧则是上次在大相寺有过一面之缘的汪公公。

    高高在上的人物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跟前让青鸾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真感,随即却是心头一紧,这汀兰堂平日里是没人,可是皇上便出现在了这里,这只能说明卫家刚刚发生的那场闹剧毫无遮掩的全部呈现在了皇上的面前。

    青鸾止不住的去看卫澈,她担心皇上会将这所有的一切都怪罪到卫澈的头上,毕竟皇上也没空理会这算计卫欣儿的是卫家大房还是卫家二房,横竖都是姓卫的。

    还有今天的这场闹剧也有可能成为皇上对卫澈能力考量的一个标准,也不知道这皇上是如何想的。青鸾的心中微微有兄惧,如果早知道皇上在的话,她一定会死死的按下这场丑闻的。

    卫欣儿发现青鸾的紧张,也瞬间想明白了各中关节,她虽然在上京待的时间不多,可是也听说过有官员因为家宅不稳而丢过官职的,而今日卫家二房闹出来的这一切可不仅仅是家宅不稳,甚至很有肯能已经触及了皇上的逆鳞,卫欣儿一想到这原本紧张的心情更是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她打定主意,若是皇上真怪罪老太太和卫大哥,她一定要站出来为他们说话,皇上只见了她一面就要让她进宫,应该对她也是有几分喜欢的吧?卫欣儿不确定的想着。

    那边老太太最先注意的是汪公公,毕竟上一次在大相寺的时候,汪公公特地找过她,老太太毕竟是有见识的人,也只一眼就猜出了上官睿的身份,心惊之余,也顾不得其他,直接跟族长老太太一起迎了上去,卫欣儿和卫青鸾则紧跟其后。卫家二房的人却是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卫延怀不过是六品的小官,平日里根本就没有机会接触到皇上。13acv。

    直到老太太等人跪倒在地恭迎圣上的时候,卫延怀才突然瞪大了眼睛,皇上,皇上怎么会突然来到威远侯府,难道是因为卫欣儿?卫延怀的一张脸变地惨白,这下连耳朵也不痛了,膝盖一软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卫青玉和卫青鸢仿佛刚从梦中惊醒一般,傻傻的看着李氏等人高呼万岁,才后知后觉的跪了下去。

    李沁的俯地的身子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皇上是为卫欣儿来的吧,那她不会真的没有命吧?

    “平身吧!”上官睿淡淡的说道。

    老太太等人谢过后,皆是神色未定。这皇上的来意不知,每一个人的心都是提起来的。

    老太太将皇上引到主位,几个人躬身立在一旁,卫延怀的耳朵甚至还在滴着血,可是他却连动都不敢动。

    “行了,今日朕不过是想到卫老侯爷,所以才会突然来到威远侯府的,你们大可以不必拘谨,老夫人,这位老人家可是卫家的长辈?”族长老太太的年纪摆在那里,上官睿素来标榜尊敬老人,自是要提上一句。

    老太太见上官睿神色安宁,一颗心稍稍定了定,“启禀皇上,这位是我卫家老族长夫人,今年已经六十五岁。”

    族长老太太欠了欠身道:“草民见过皇上。”

    上官睿对着族长老太太到是很客气:“老人家不用拘礼,请坐吧,老夫人也坐。”

    老太太估摸着皇上的态度,脸上也少了几分忐忑。

    上官睿很是和气的问了卫家族里的情况,又将目光投到了卫欣儿和卫青鸾的身上,“你们两个也坐吧。”

    “最近可还好。”皇上看向卫欣儿问道。

    卫欣儿虽心里难免慌张,可回答他的话倒算是流利:“回皇上,威远侯府的老太太将小女当成亲孙女一般,卫蓄爷和青鸾妹妹也都处处关心,小女很好。”

    皇上轻轻的“嗯”了一声,别人也无法窥测他的喜怒。

    卫延怀的一颗心都要跳出胸膛了,皇上给老太太,族长老太太,卫青鸾和卫欣儿都看了坐,只剩下他们二房的人被干晾在一边,那种刀架在脖子上的滋味可真是不好受啊。

    皇上不咸不淡的聊了半刻钟,可是对卫延怀等人来说,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就跟架在火上烤似的,额头不断的冒出冷汗,身子瑟瑟的发着抖。

    直听得“咚”的一声,却是卫青鸢受不住心理压力,晕了过去。

    卫青玉的惊呼声都已经到喉咙可是瞥见了皇上平静的神色时又重新咽了回去。

    官走候头切。卫延怀咽了一口唾沫,上前一步,跪倒在地请罪:“皇上,臣有罪。”卫延怀打算将所有的一切都推到李氏的身上,皇上就算要怪罪也只会怪罪李家,而他顶多就个治家不严之罪。

    上官睿这才施舍了卫延怀一个眼光,眉头上挑,不疾不徐的说道:“说说看。”

    卫延怀摸不准皇上的态度,却是将头一磕到底,“臣之妻李氏,自私凉薄,贪婪成性,冒犯了欣儿姑娘,还请皇上治罪。”

    上官睿原本平静的脸霎时沉了下来,看地卫延怀的心头一跳。

    却听到上官睿用一种无比讽刺的语气说道:“所以这一切都是李氏的错?呵,朕算是开眼了,活到这个岁数还当真没有看过你这样无耻的男人,休弃怀孕的妻子,甚至殴打怀孕的妻子,你这种人竟然还是大夏朝的官员,简直就是朝廷的耻辱。”

    这话不可谓不重,卫延怀整个人都俯倒在了地上,冷汗一滴滴的落在地上,身子抖成了一团。

    上官睿扔下这句话后缓了缓脸色,看向老太太道:“老夫人,这始终是你卫家的家事,朕也不好插手,你继续,也不用顾忌朕。”

    老太太也不知道上官睿究竟是个什么心态,可是他都放出这话来了,自己也只能继续处理这桩事。

    “大夫可曾来了?”

    “正在替二夫人诊治,二夫人腹中的胎儿没有保住。”底下的人怀着一颗无比敬畏的心回答。

    那话音才落,便听到门外一阵喧哗,却是李氏无比凄厉的喊叫声:“卫延怀,你这个畜生,你连自己的骨肉都可以下得了手,我要跟你拼了。”

    老太太脸上闪过一丝犹豫,虽说皇上说不用顾忌他,可是这种情况哪里真当他不存在。

    上官睿也看出了老太太脸上的为难,便点头道:“让她进来吧,毕竟她可是这件事的关键人物。”

    门外的人一听这话也不再拦着李氏,李氏像一个疯子似的披头散发的冲进了内堂。她身上的衣服也没有换下来,满身都是血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了太大的刺激,脸上的神情微微有些癫狂。

    卫澈见状下意识的侧身一步,以保护的姿态站在里上官睿的身边。

    李氏却是认准了卫延怀,冲上去对他又是抓又是咬的,卫延怀刚刚才受了皇上的训斥,哪里还敢再对李氏动手,只一个劲的闪躲,不一会身上比那李氏还要狼狈。

    青鸾看着一阵快慰,虽然李氏也不是什么好人,可是被自己的丈夫一脚踹掉肚子里的孩子,这样的苦她也曾经受过,那种痛当真是刻骨铭心,李氏虽然自私自利,但是对于卫延怀却是真心的,她的所作所为也是为了卫家二房,可是到头却是这样的结果,青鸾虽讨厌李氏却也不由得为她悲哀。

    过了好一会,才听到老太太说道:“将他们扯开。”

    皇上对卫延怀的不满老太太也看在眼里,所以她没有一开始就让人扯开李氏,而是任由她打了半刻钟,直到卫延怀惨兮兮的再不能看,李氏气喘吁吁的几乎用尽了力气才吩咐婆子扯开李氏。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