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226.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09 城门口的挑衅(4000+)

109 城门口的挑衅(4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卫澈的神色不由得一整,这个声音他是认得的,蒋家三子蒋傲杰,此人是在兵马司当着差,大夏朝的羽林卫负责的是皇宫的安全,而兵马司则是负责上京的安全,城门的排查工作也属于兵马司的管辖范围。

    卫澈脸上不好看的原因是因为这个蒋傲杰,为人就跟他的名字一样,十分的傲慢。蒋家是皇后的娘家,势力不容小觑。蒋家跟卫家都是世袭罔替的世家。

    而蒋家自从蒋媛进宫做了皇后后,这皇后娘家的名头一挂上,这蒋家自然是更加的了不得。同卫家的子嗣凋零相反,蒋家的这一辈可以说是枝繁叶茂,蒋夫人是个有本事的,一口气生下了三个嫡子并一个嫡女,其中最为尊贵的当属才名和美名远播的蒋媛。

    所以这蒋媛才会被太后看中,最后成了上官睿的皇后。

    卫澈曾经跟蒋傲杰见过几次面,可是那些见面的过程都不怎么愉快,蒋傲杰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从第一次见面就对他怀有敌意,虽说不至于当场打架,可是言语当中的不愉快却是有的。

    那守城领队一看到蒋傲杰,立时一顿,跑了上去,腆着一张脸笑道:“蒋大人,您怎么来了。”

    蒋家能出一个美女皇后,这容貌上的遗传自然是优秀的,蒋傲杰的肤色白希,一双狭长的双眸斜飞入鬓,五官略显阴柔,只那眉宇间带着淡淡的桀骜之气。

    蒋傲杰看了一眼卫澈,从马上一跃而下,那守城的领队欲上来牵马绳,他的脸上猛然间一沉,抬手就给了他一个耳光:“你是这辈子没见过银子吗?连那十两银子都要贪。”

    卫澈的脸色一凛,看样子这蒋傲杰是特地赶上来寻麻烦的。

    马车里头青鸾和卫欣儿对视了一眼,眼里都闪过一抹担忧,只是这城门口人来人往,她们也不能出面。

    青鸾虽默不作声,脑子却是在思考着来人的意图,那人一上来就给了守城领队一巴掌,原因就是因为他受了哥哥的赏银,这怎么看都是没事找事干,想要给哥哥一个下马威。

    蒋大人,城门排查是属于兵马司的职责反问,这个蒋大人应该就是鲁国公蒋家的人吧?

    上一世青鸾基本上没有关注过几大世家错综复杂的关系,自然也不会留意哪家的子侄位居要职,然打从重生起她就将几大世家的关系都画了关系图,连各家重要的人物位居什么要职都记得一清二楚。

    蒋家在兵马司的蒋家的第三子,当今皇后的双胞胎哥哥蒋傲杰。

    一想到那蒋后,青鸾的神色微微一动,抬眼看了一眼卫欣儿,卫家和蒋家素来都井水不犯河水的,这蒋傲杰自然不会无缘无故的上来找卫家的麻烦,难道是因为后宫里的那些事?

    青鸾的猜测一点都没有错,对于宫里头的蒋媛来说,成为天下女子之尊,给蒋家带来了权贵,她的这一生可以说是非常的圆满了。唯一的不完美,便是她的上头压着一个元后,即便那个人从未在坤宁宫住过一天,可是那人却堂而皇之的住在上官睿的心里。

    活人是永远争不过死人的,如过夏芍还活着的话,蒋媛到是有信心跟她争上一争,搏上一搏。然那位元后根本就不给她一丝机会,带着她所有的美好同智慧在上官睿的心中深深的烙下一个芋便溘然长逝了。

    澈神这声辖。上官睿曾经说过夏芍是他见过的最美好的女子。

    这句话让蒋媛整整失眠了一个月,然她没有一丝办法,虽然她是皇后,可是说到底也只是个继后,夏芍这个元后将会在她的头上压一辈子,生的时候是,死了更是。因为蒋媛知道,夏芍死后,上官睿便将她的棺椁葬到了皇陵,而在她的身边留下另外一樽棺椁,是给自己百年之后准备的,死后同穴,他们倒是夫妻情深,却将她撇到了另外一边。

    蒋媛没法子怨恨上官睿,却将这一切都怪到了夏芍的头上。

    这段时间关于卫欣儿的传闻如此的热烈,连后宫里也有所耳闻,这卫欣儿长地像元后,对于蒋媛来说那就是一根刺。

    卫家认了一个跟元后相似的女子为义女,过后还要将她送进宫,这样的行为对于蒋皇后,对于蒋家来说无疑就是一种挑衅的行为。

    这也是卫澈几次见到蒋傲杰都会跟他发生不愉快的最终原因,只是卫澈是个男的,不了解女人的心思,当然也不会想到后宫的那一层去。

    青鸾的心思转动间,却听到那个挨了蒋傲杰巴掌的守城领队连连的道歉声,更甚至将那块卫澈赏下的银子还了回去。这样的行为对位卫澈来说无疑是打脸的,不过他也知道守城的领队只是看蒋傲杰的脸色,自己若是也发火,这领队怕是更加难做了。13acv。

    卫澈不欲同守城门的领队为难,接回了那块银子,得到了守城领队一个感激的眼神。

    蒋傲杰看到这一幕不由得闪过一丝得意,这卫澈虽然已经承袭了威远侯的爵位,可是那又有什么用呢,威远侯府连个可以支撑的人都没有,这卫家迟早是要败的。

    蒋傲杰不由得将目光落在中间那辆看上去低调却十分舒适的马车,这么一个长长的车队应该是送府里头的女眷,如今威远侯府可没有多少主子,不知道那个让妹妹心生忌惮的女人在不在里头。

    守城领队苦着一张脸重新回到了蒋傲杰的跟前,他这是遭了什么无妄之灾啊,他们这些个守城门的收点小赏钱那是惯例,往常也没见人管过,今个儿偏却挨了一巴掌,这蒋大人看上去文文弱弱的,可是这手劲很明显就是一个习武之人,这脸到现在还发着麻呢。

    蒋傲杰神色一沉,喝道:“你就是这样排查城门的吗?这年关将至,上京的的安危是最为重要的,你这混账却是马马虎虎,是不是不想干了?”

    守城领队这下是连哭的心思都没有了,这些个在上京稍有脸面的人出城,他们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才会上去盘查呢,该不是蒋大人不知道卫蓄爷的身份吧?

    守城领队试探着上前说道:“那是威远侯府的马车,卫蓄爷说马车里面是卫家的两位小姐,出城去别庄小住并非什么坏人。”

    果然是那人,蒋傲杰一下子来了精神,鄙夷的瞅了一眼卫澈,这卫家也沦落到送女人进宫来稳固自己权势的地步了,可是他们什么女人不好送,偏偏送一个跟元后长相相似的女子,这不是白白的打他们蒋家的脸吗。

    蒋傲杰同蒋媛是一母同胞的龙凤胎,两人的感情比其他的兄弟姐妹更加的亲厚,蒋媛的心结他也是知道的,因而当听到卫欣儿的传闻的时候,他也表现的特别气愤,几次跟卫澈见面也没有什么好脸色。今天他定要戏一戏那马车里的人,也算是为自家妹妹出一口气。

    蒋傲杰如此一想,反手又是一个巴掌,那守城的领队被打的一个踉跄,当真是不明白自己的哪句话说错了。

    蒋傲杰觑了一眼卫澈,冷笑道:“大名鼎鼎的卫大人我怎么会不知道,卫大人家里最近可热闹了,这是处理完家事要去外头避风头了吗?其实大可以不必,没人会说卫大人什么话的,咱们大家谁都羡慕卫大人,这能够得皇上亲自代替处理家事,这种福气可不是什么人都有的。”

    蒋傲杰的话里话外都是浓浓的讽刺,守城的领队总算是听出来了,敢情这两位是有私怨的,他这纯粹是被殃及的池鱼,守城的领队一反应过来便下退到一边去,这两位一个是皇后娘娘的哥哥,一个是威远侯府的侯爷,两个他都惹不起,只能避到一边去。

    马车里青鸾的脸色冷了下来,卫家出了那么多的事,哥哥在外头遭人嘲笑那是她早就想到的,可是每一次她问哥哥的时候,哥哥总是笑着说没事,这是她第一次明白哥哥在外头的处境,心里头不由得万分恼火。

    卫澈冷冷的看着蒋傲杰,神色平静的反问道:“那蒋大人是有何指教?”

    几次的交锋,卫澈也清楚蒋傲杰的性子,他这种人你越是理会他,他反而越是得瑟,这城门口人来人往的,他到是不惧蒋傲杰,可这守城的毕竟是兵马司的人,自己若是为了争一口气,跟他起了冲突,惊着了妹妹反倒是不美了。

    蒋傲杰这一拳犹如打在棉花,卫澈不气不怒的样子,反而让自己落了下乘。心里头气恼,对着那守城的领队吼道:“你站在一边干什么,这公粮是白吃的吗,没看到威远侯府这么长的队伍啊,给小爷我好好的排查,仔仔细细的,免得落下了什么或是多出了什么惊吓到了卫家的两位姑娘,蓄爷可是会要你的命。”

    卫澈脸上戾气顿现,原本以为退一步海阔天空,没想到这蒋傲杰是个得寸进尺的主。

    就算因为上京的安全要仔细排查进出城的人,这也是针对的普通的百姓,一般像他们这样的人家,马车里坐着的又是女眷,断没有抛头露面的道理,蒋傲杰这是存心找事了。

    卫青鸾目光一顿,心中明白这蒋傲杰今天就是冲着欣儿姐姐来的,这今天欣儿姐姐若是出了马车,那蒋家羞辱的目的就达成了,这蒋皇后当真是好大的胸襟,这姐姐还没有进宫呢,就让蒋家的人耍威风来了。

    那守城的领队手足无措的看着蒋傲杰,排查卫家的马车,这车里面坐着的还是卫家的女眷,这又是个什么道理。

    城门口因为这一耽搁,排队的人也越来越多了,进不了城也出不了城,百姓们虽然着急却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密切的关注着城门口的对峙,平日里极难见到这样的贵人,这一次却能看到两拨人打架,这未免也太精彩了吧。

    蒋傲杰冷声喝道:“你还楞着干什么,还不干活,卫大人可是最明道理的,这排查是公务,卫大人绝对不会妨碍公务的。”

    卫澈的双唇抿的紧紧的,手却是已经按上了剑鞘,这蒋傲杰一再的没事找事,他也不是软柿子,随随便便就能让他拿捏的。

    那守城的领队没有办法,硬着头皮对手下吩咐道:“检查!”

    那些个小角色一个个都青白着一张脸,这算什么啊,阎王打架,小鬼遭殃吗?几个人心里头都把蒋傲杰骂了千百遍,毕竟那卫蓄爷从一开始就客客气气的,甚至还给银子给他们打酒喝,是蒋傲杰一直不断的耍威风,这才形成了这么个形式。

    守城的几个小心翼翼的靠上马车,威远侯府的侍卫当然也不是吃素的,会任由他们这么侮辱,纷纷拔出了腰上的刀,杀气腾腾的对上了。几个守城的不敢再动,就怕一不小心就撞上刀眼子上,这还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连守个城门都会出现这种事。蒋傲杰也并非一个人过来的,他的身后还跟着一小队兵马司的侍卫,此时也纷纷亮出了武器。

    蒋傲杰怒道:“卫大人这是什么意思,妨碍公务吗?”

    卫澈不再相让,冷着脸道:“是我妨碍公务,还是你没事找事,大家心知肚明,总之今天你的人敢碰下一车轱辘,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

    城门口的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卫欣儿看了一眼青鸾,青鸾却是拍了拍她的手安抚。一旁的白昼问道:“要属下出去帮忙吗?”

    青鸾摇了摇头,这事得让哥哥解决,蒋傲杰摆明了是来找麻烦的,若是他们威远侯府今个儿在这里退了,改明就真该让别人看不起了,这该硬气的时候就该硬气,他们威远侯府又不是硬气不了。

    “你好好护着马车就行。”青鸾对白昼吩咐了一声,白昼的手已经扣上了腰间藏着的暗器,打算真有那不长眼的敢上来,就让他尝尝她白昼的独门暗器。

    蒋傲杰见卫澈丝毫不肯退,冷冷的一笑,挥了挥手道:“给我上,不要客气。”

    ps:昨天那么多人留言,小鱼太感动了,呜呜,抱住群么么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