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227.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10 可以更加无耻(5000+)

110 可以更加无耻(5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兵马司的那对侍卫差不多有十二人,守城的那几个侍卫武力值直接就是个渣,要不然也不会沦落到来守城门。威远侯府算上卫澈一共是八个人,顷刻间,双方的人马就斗在了一起。

    只听得一阵阵刀剑互击的声音,原本围在城门口的百姓四处逃散了开来,若是看个戏还挂彩那就不划算了。

    蒋傲杰的目光从马车上掠过,他是为了羞辱卫欣儿,当真也不可能真跟卫澈拼个你死我活的,眼珠子一转,一剑劈向威远侯府的那个侍卫,蒋傲杰虽然性子不怎么好,却也是蒋家费尽心思培养的人才,这武力值也是不弱的,那侍卫见状也没直接跟他硬拼,而是往边上一避。蒋傲杰心中大喜,他的目标本就不是这个侍卫。

    从那侍卫避开的空挡里一蹿,人就到了马车边上,只要他一声伸手就能将那马车车窗的帘子给扯下来,他得意万分,口无遮拦的说道:“我倒是要看看这还未入宫就名声传遍上京的女人长什么样?”说着那空出的一只手就往马车伸去。

    青鸾的脸色顿时浮现了恼意,这蒋家的人未免也太过狂妄了,朝着白昼使了个眼色准备让她出手,却听到“叮”的一声,却是卫澈一剑拦下了蒋傲杰,如果不是他及时的缩回手,怕是那只左手今日要留在这里了。

    蒋傲杰顿时大怒,觉得自己的面子被卫澈扫了,立时怒瞪着卫澈骂道:“卫澈,你还真下死手啊。”

    卫澈眼神冰冷,就冲他几次三番的挑衅,这一次更是想让妹妹出大丑的态势,自己就算是伤了他也没有什么好后悔的。

    蒋傲杰心性本就高傲,以前就算是朋友之间切磋,那些个武艺比他高强的人看在蒋家的后台也都让着他,二十几年的自我膨胀让他以为自己当真是无敌呢,因而就算知道卫澈是从西北军营出来的,他也从未将他放在心上,总觉得卫澈不如自己,所以被卫澈一招给逼地退了好几步,让蒋傲杰觉得面上无光。

    蒋傲杰双目一沉,气息一顿,摆开了架势,这怎么样都要把这口气给挣回来的。

    此时的他早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初衷不过是想让卫家丢人,一上手便直直指向卫澈的要害之处。卫澈目光清明,沉着应战。

    一时间只听得“叮叮当当”武器碰撞的声音。

    蒋傲杰的底子虽然打的不错,可是那些招式往往是华而不实的,不像是卫澈在战场上淬炼出的,每一招每一式不求好看,只求在最短的时间内致对方于死地。

    二十几招过后,卫澈一剑划开了蒋傲杰的左手臂上的衣衫,并成功的让他挂了彩。

    这一剑卫澈是留了手的,只是想让蒋傲杰吃吃苦头,让他明白卫家也不是好惹的。

    然蒋傲杰这种人嚣张而又自负,他把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卫澈一伤了他便已经退开了,如果他识趣的话就也该退了,毕竟两家在上京生活了那么多年,抬头不见低头见,又不是那种杀父杀母的天大的仇恨。可是蒋傲杰却是没有看出来卫澈的留守,一咬牙,凌厉的剑势便往卫澈的心脏而去,眼里闪过狠毒的光芒,似是要当场就取了卫澈的性命一般。

    正在这个时候,却听到一阵“”的马蹄声,像是没有看到他们这一伙人正在打架,不要命的往人群中冲了过来,好几个兵马司的侍卫不差,被马蹄子给伤了。

    蒋傲杰不得不收回了攻势,冲着那匹飞驰而来的马匹喝道:“在上京纵马伤人,你是不要命了了吗?”因为刚刚在卫澈那折了面子,他的口气很冲,却不想那马上的人一点都不怕他,反而直直的往他这个方向冲过来。马的多十得。

    蒋傲杰的面色大变,那马来的太快了,他又没有预料到他的动作,一时之间竟然僵在了那里。眼看着就要撞上他了,凭那马的冲击力,若是人被撞上,不死也要去了半条命。蒋傲杰忍不住惊叫出声。

    卫澈早已经看清那马上的人,连忙道:“世子,且慢。”

    上官绝目光猛地一凛,双手用力的一拉缰绳,那马儿吃痛不过,直直的站了起来,两个前蹄子在空中有力的挥舞,而那蒋傲杰就站在那马蹄子的下面。

    蒋傲杰脸色一白,顿时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自己要命丧在这里了,脑中纵使有那闪避的办法,此时也只双股站站,忘记了反应。就在这个紧要关头,蒋傲杰只觉得后颈一紧,然后整个人就被扯的往后退了几尺。

    却是卫澈在最后关头拉了他一把,卫澈心里也是恼怒他先头的行为,把他扯离了马蹄下最危险的地方后便蓦然放了手。蒋傲杰失了身后的支撑,一屁股重重的坐倒在了地上,配合那一脸惨白的样子,姿态说不出的狼狈。

    上官绝扯住缰绳,稳住了马匹后,从马上跳了下来。

    卫澈不由得将目光投到了他的身上,刚才从他骑着马冲进人群,倒他拉着蒋傲杰退后,所有的一切都是在极短的时间里发生的,或许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蒋傲杰会不会受伤一事上,可是他却注意到了上官绝高超的控马能力。那样绝佳的反应能力当真是让人无法跟上京第一纨绔联系起来。

    上官绝脸上带着欠扁的笑容,一步步的走到蒋傲杰的跟前,居高临下的望着头,那神情比蒋傲杰还要倨傲千百倍,说出来的话更是差点气地蒋傲杰吐血了。

    “你不会是吓尿了吧?”

    青鸾在马车里听到这糙话,不由得噗嗤笑了出来,车窗的帘子拉开了一条细细的缝,青鸾将上官绝的横行霸道都看在了眼里,猛然间觉得这混账也有些好处,至少用来对付蒋傲杰这种鼻孔都朝天开的人是最为合适不过的。

    蒋傲杰的一张脸涨地通红,上京里的上官绝他又怎么会不认识,只是平日里他很少跟那些身份比他还要尊贵的人交往,自然对这个名动上京的纨绔不熟悉。

    这也是他第一次对上上官绝。

    蒋傲杰此时已经恢复了过来,那心中的气恼简直不能用言语来形容,自己最后竟然是被卫澈所救,而且是用那样无比狼狈的姿势,这让他的自尊心重重的受挫了。

    “秦王世子这是何意?”蒋傲杰僵着一张脸,语气不善的问道。

    上官绝嘿嘿一笑,骚包的“唰”的一声打开了折扇,神态从容的说道:“当然是听说北城门有架打,本世子这是来凑热闹的。”

    青鸾眼底浮现一抹淡淡的笑意,这话说的还真是气死人不偿命。

    果然蒋傲杰才退下去的红晕又浮了上来,语气不稳的怒道:“你知不知道刚才差点要了我的命。”

    上官绝痞子似的掏了掏耳朵,那浑不在意的样子却是更加的气人。

    “上官绝,你这是什么意思?”蒋傲杰怒吼道。

    上官绝嘴角浮现一抹冷笑道:“什么意思?不过就是学着蒋公子的样,仗势欺人罢了。”

    这一下就连原本一脸紧张的夏至都笑了开来,哪有人这么不要脸的直接将“仗势欺人”这四个字挂在嘴边的。

    上官绝微微的侧过头来,意味深长的朝着马车瞥了一眼,虽是一眼,青鸾的心头浮上了一丝不自然的感觉,手微微一动,那条缝隙却被遮挡住了。

    上官绝虽然没有看到青鸾的人,但是却可以肯定刚才她一定注意到他了,顿时更加来劲了,火上浇油道:“蒋公子,如果不服气的话,可以去金銮殿上告我一状,或者说让皇后娘娘给你做主啊。”

    蒋傲杰脸色铁青,这上官绝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他还真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上京第一纨绔的名头可不是白来的,上官绝十五岁的时候就曾经将兵部侍郎儿子的腿给打断了,那时也不过是为了争一个梨园的花旦。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小子倒霉,请来的大夫技术不过关,接好的腿最后竟然缩短了几分,从此走路一瘸一拐的留下了残疾。兵部侍郎在先帝的书房外跪了一天一夜,只求先帝为他儿子做主。可是最后呢,上官绝也不过是罚跪太庙,不痛不痒。

    蒋傲杰气地浑身发颤,却不敢真对上官绝动手,只有秦亲王一日还掌管着西北军,上官绝就可以在上京横着走,今天别说吓到了他了,就算是当真伤了他或是怎么了他,这蒋家也只能自认倒霉。要知道现在的皇上对上官绝的纵容更甚于先帝,也不知道这是不是皇上的捧杀行为。蒋傲杰恨恨的想着。

    上官绝直接绕过已经说不出话来的蒋傲杰,走到卫澈的跟前,笑嘻嘻的同他打招呼:“阿澈,你这是要去哪啊?”说着眼珠子滴溜溜的在卫家的车队上转了一转,最后又精确无误的停留在青鸾所在的那辆马车上。

    卫澈对于上官绝气得蒋傲杰说不出话的表现很是满意,可是这一刻的样子又让他的心里陡然生出一股子的警惕来,这上官绝不会是看上了鸾儿吧?

    卫澈面色一整,身子一侧挡住了上官绝的目光(妹控的哥哥真心伤不起啊,有木有?)

    上官绝连忙讨好的嘻嘻一笑道:“这队伍都老长了,怎么还没有出城,该不会是有人刻意为难你吧?”上官绝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在蒋傲杰身上瞟了瞟。

    “阿澈,你告诉我,哪个混蛋敢为难你,我立时就打地他连爹娘都不认识。”上官绝一副我是霸王我怕谁的样子,狂妄无比的说道。

    上官绝是那种连皇子都敢揍的人,这天下还真没有什么是他不敢的。

    蒋傲杰到底不是傻子,他也看出来上官绝这是特地来给卫家撑场子来的。

    卫家他是不怕的,横竖他们家还有皇后妹妹撑在那里,只要不是太出格的事皇上也会睁一眼闭一眼,可是上官绝不同,这样无法无天的主,那是连他也要退避三分的。

    蒋傲杰如此一想,便也不再纠结,用眼神扫了一圈被上官绝踢翻在地的人,冷声喝道:“回去。”

    蒋傲杰这一次不但没有讨到好,反而是大大的丢了一场脸,灰溜溜的带着那一小队的人走了。

    百姓们见到这场斗殴就这么结束了也都纷纷的围了上来。13acv。

    卫澈朝着上官绝拱了拱手道:“多谢秦王世子相助。”他不是不识好歹的人,蒋傲杰会这么轻易的收兵完全是因为上官绝,光是这一点他就该谢谢上官绝。

    上官绝眉头一皱,一张笑脸也垮了下来,“阿澈,你当真不把人家当朋友,我不是说了你以后称呼我为墨阳就成了。”

    马车里,青鸾被上官绝的一口“人家”给抖落了一层鸡皮疙瘩,这秦王世子莫不是在对哥哥撒娇?青鸾满头黑线,才升起的那一丝丝改观瞬间就退上,这上官绝就是个奇葩。

    卫澈也被上官绝的这副样子弄头疼了,他面对过各式各样的人,有正直的,有迂腐的,有善良的,也有那傻头傻脑的,可他当真是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去对上这么一个会撒娇,会傲娇的秦王世子。

    上官绝见卫澈默不作声,不由得又是拉长了语调喊了一声:“阿澈”

    卫澈不由得浑身一个激灵,连声说道:“多谢墨阳相助。”

    上官绝顿时露出了一个笑容,笑嘻嘻的说道:“这才对嘛!”

    随后敢过来的小扇子看到自家主子这副样子,顿时羞愧的低下了头,主子爷啊主子爷,您这是丢脸丢到北城门来了。

    卫澈转身走到那个守城领队跟前问道:“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吗?”

    守城领队一惊,又见到那个气走蒋大人的秦王世子淡淡的飘过来一个眼神,连声说道:“卫侯爷慢走。”

    卫澈到是理解他的无奈,让车队重新整治一下,准备出城。

    上官绝一个劲地上前问道:“阿澈,你这是要往哪里去?”

    卫澈拗不过他,只得如实已告,上官绝的目光一亮,厚着脸皮说道:“这时候还早,我正不知道去哪里消磨时光呢,阿澈不如我也一道去,等一下再同你一起回京就成了。”

    上官绝一面说着一面自顾自的翻身上了马,又得意洋洋的说道:“若是再遇上那不长眼的野狗出来挡道,咱们就一起灭狗。”

    卫澈说了几遍推辞的话,上官绝却像是听不懂一般,最后卫澈也拿他没有办法,只能任由他跟着。

    没有了蒋傲杰的为难,卫家的车队很快便出了北城门。

    马车里头,卫欣儿跟卫青鸾才是彻底的放松了下来。卫欣儿瞅了一眼青鸾说道:“阿鸾,刚才那一个就是你跟哥哥在酒楼救下的秦王世子?”

    青鸾点了点头,眸光闪过几丝复杂的神色。

    卫欣儿笑嘻嘻的说道:“他到是一个有趣的人。”

    可不是有趣,能这么光明正大,理直气壮耍无赖的人当真是太有趣了,卫欣儿可是记得上一次秦王世子拜访老太太的时候,正值外头传青鸾病地很重的时候,那个时候秦王世子就搬来了一大堆的珍贵药材,这一次又挺身而出的赶走了蒋家的人,他是真的想要报答救命之恩还是……

    青鸾被卫欣儿那意味深长的目光看地浑身不舒服,嗔道:“姐姐怎么一直盯着我瞧啊?”

    卫欣儿立时收敛了笑容,目带戏谑的说道:“没有没有,我就是瞧着我们阿鸾越长越好看了,将来也不知道哪一个有福气的能够娶了去。”

    饶是青鸾脸皮厚,被卫欣儿这么一调侃也不由得红了脸,只得岔开话题,对着夏至吩咐道:“夏至,快倒茶,姐姐也该渴了。”

    夏至忙应了,分别往两个茶盅里倒了茶,一杯递给了卫欣儿,一杯递给了青鸾。

    卫欣儿啜了一口,身体软软的靠在了富贵花开的大枕上,微微叹了一口道:“鸾儿,刚才那位蒋大人跟蒋皇后是什么关系啊?”

    卫欣儿也不是傻子,宫里各色嫔妃的基本资料老太太早已经给她准备好了,只是她没有想到,自己这还没有进宫呢,蒋皇后就如此忌惮她,恐怕将来在宫中的那条路也不容易啊。

    卫欣儿一提到蒋皇后,马车里的气氛就一瞬间沉重了起来,青鸾心知有些事瞒着未必是好的,便直言道:“姐姐,刚才那个蒋傲杰是蒋皇后一母同胞的哥哥,他这么有恃无恐的找我们麻烦,恐怕更多的是那位蒋皇后的意思,姐姐,那个传闻给姐姐带来了不少的敌人。”

    夏后是上官睿一生最敬重的女人,那后宫之中谁不嫉妒,可是夏后已死,就算她们心里嫉妒那也只能将这份情绪埋在心底。然突然出献了一个跟夏后长相相似的女人,且上官睿只看了一眼便要接他进宫,这样的荣宠无疑是给姐姐带来了不少的麻烦,姐姐这都还没有进宫呢,就成了别人的靶子,那以后可要怎么办啊?

    ps:世子出场了,哇咔咔。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