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229.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11 折辱

111 折辱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相较于青鸾的心事重重,卫欣儿的脸色反而是很平静,最坏的情况她都已经做好了预料,再多一项也已经是无所谓了。

    “鸾儿,好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咱们在这里忧心忡忡的,该有的麻烦还是不会少,那些个看你不顺眼的人依旧是会有的,还不如放平了心,做足了准备,到时候那后宫里头就算尽是魑魅魍魉,也是不惧的。”卫欣儿淡笑着将一块糕点送进了青鸾的嘴里,堵住了她还欲说话的嘴。

    青鸾见她长睫微扇,默默的咽下了口中的糕点,想通了今个儿事情的始末,欣儿姐姐又怎么可能会不害怕呢,只是她为了让他们几个放心,一直都强装着镇静微笑,这样的她很是令人心疼。可是青鸾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车厢里一下子静默了下来,出了城门后,外头也少了那些人声鼎沸的热闹。只听得“”的马蹄声以及车轱辘转动的声音。

    白昼安静的坐在靠车门的地方,闭目养神,只听得一阵马蹄声,外头竟传来上官绝的声音。

    “卫姑娘,刚才那野狗没有吓到你吧?”上官绝的声音带着一丝明显的得瑟和讨好。

    青鸾见他将蒋傲杰比作是野狗,这话恐怕也就只有他这个胡作非为惯了的人才会随口而出,也不知道蒋后若知道上官绝将她的双胞胎哥哥比作是野狗是什么样的感想。

    青鸾这样一想,心情便也轻松了很多,虽说这上官绝痞子的样子真心令人讨厌,可是青鸾却不得不承认他的嚣张张狂是对付蒋家的最好的武器。

    这上官绝毕竟也是皇家的人,出入宫里比他们方便的多,以后姐姐若是进宫能得他看护一二,或许也能避开些危险。

    “多谢世子的关心,今日也是多得了世子,我们才能顺利的出城,青鸾在这里谢过了。”青鸾转念间便收起了对上官绝的厌恶,语气和善的表示感谢。

    上官绝不由得摸了摸头,嘿嘿的傻笑,这还是卫青鸾第一次对他如此的和颜悦色,只是不知道她笑的样子会不会比生气的样子更好看。

    若是小扇子此时知道他家爷心中所想,定会万分惊奇的感叹,原来他家爷竟然还是一受虐体质,喜欢卫姑娘冷脸相对。

    卫澈一个不注意,再看上官绝的时候,却看到那小子竟然蹿到了马车边上,还一脸的骚/包样,卫澈心头一凛,正要上前将上官绝拉过来,却看到小扇子的马儿上前挡住了他。

    小扇子笑嘻嘻的对着卫澈说道:“蓄爷,你之前在西北军营的时候认不认识一个叫做严大牛的人啊?”

    小扇子问的是西北军营的事,卫澈反而不好将他丢下,更何况小扇子问的这个人卫澈是知道的,甚至于曾经还在军营里帮助过他。

    小扇子见他面露疑惑的样子说道:“我本家姓严,严大牛是我叔叔的名字的,以前他是跟着已故世子的随扈,后来世子过世之后,王爷便做主放了他的奴藉,只是他在军营待过了便也不想回来。”

    卫澈听他居然是严大牛的侄子,态度便也和善许多,更甚至愉快的跟小扇子聊起了严大牛在军营的情况。13acv。

    较青欣脸麻。小扇子一面笑嘻嘻的应了,一面却用余光瞟了瞟自家爷的身影,暗暗在心里道,爷啊爷,你可看见小扇子为了你连卫蓄爷都拦下了,回头您可一定得加我月例银子啊。

    上官绝虽然名声不怎么样,可是他打小就是在外头的混的,那种没话找话题的能力也是一流的,从北城门到温泉庄子那一个时辰的路程上,他都死赖在马车边上不肯走。

    青鸾因为有求于他,也不好再像以前那样恶言相向。

    直到那温泉庄子的大门在不远处了,上官绝才拍着胸脯保证道:“卫姑娘,尽管放心,这卫大姑娘在宫里肯定是妥妥当当的,改明儿,我再让人送一份宫里的资料来,卫大姑娘熟读了,该避忌的避忌着些,就算不是圣宠无限,也能平平安安的生存下去。”

    青鸾明白上官绝口里的那份资料定是比老太太弄到那些更加有用的,因而也不避忌,微微掀开车帘子冲着上官绝笑了笑道:“那就谢过世子了。”

    上官绝已经有一个月不曾见到过青鸾了,只觉得她似乎又长开了些,那微微的一笑,竟是充满了无限的风情。上官绝微微有孝愣,他见过的美女不计其数,就他红袖楼当中的女子,单一个拎出来都比青鸾好看,可是却没有一个人的笑容令他产生晕陶陶的感觉。

    青鸾只匆匆露了一个笑,便放下了车帘子,转过头去却是看到卫欣儿打趣的笑,脸上顿时一阵尴尬,不自然的摸了摸鼻子。

    卫欣儿倒也没有多说什么,马车不一会就停了下来。

    温泉庄子里的人早已经全部站在外头了,卫澈翻身下马,庄头王大明便同他的媳妇一道迎了上来,他们这些乡下守庄子的人,一年当中也难见到主子,没想到这一次一口气竟然迎了三位主子,这让王大明有一种被天下掉下来的馅饼砸到的感觉,这若是伺候的好了,就是大造化啊。”

    “奴才给侯爷请安。”王大明带着庄子上的十来个人一道跪下行大礼。

    卫澈点了点头,示意大家起来,那边马车里青鸾跟卫欣儿也都下了马车,因为在自家庄子门口,二人也没有遮挡,只各自披了一件野鸭子毛做的披风,那披风在阳光下灿若红霞,远远望去,竟像是一对仙人下凡。

    王大明家媳妇揉了揉眼睛,领着几个庄子里的年轻媳妇上前道:“两位姑娘可真漂亮,真真就跟那话里下来的一样。”

    这话虽带着讨好的意味,可也十分有趣,夏至和小青二婢站在两人的身后捂住嘴笑。

    卫欣儿和青鸾二人眼里也带着淡淡的笑意,终于出京了,这里的空气闻起来都格外的轻松自由。

    上官绝从马上一跃而下,卫澈本欲上前打发了他,却听到青鸾说道:“哥哥,咱们进去吧,这都快正午了,你也别急着赶回去,用了膳再走吧,世子如果不介意庄子简陋也请一道入内吧。”

    上官绝一听这话顿时眉开眼笑的说道:“不介意,自然是不介意的。”

    卫澈向来一本正经的神情微微有些龟裂,心头莫名的涌上一股宝贝被抢走的涩然感,也不知道这小子一路上给妹妹灌了什么汤,原本鸾儿不是挺讨厌他的吗,怎么这会还主动邀请他吃饭。

    卫澈虽然心中不平,不过这话妹妹已经说出口了,他也不会开口拂了妹妹的面子,上前一步挡在上官绝和青鸾的跟前,直接对着上官绝说道:“世子请吧!”

    上官绝心情正好,也不介意看到卫澈的不愉快,笑嘻嘻的提步入了内,卫澈跟在他后头,青鸾和卫欣儿则慢了他们三步。剩下的侍卫和庄子里的人则忙着将马车上的东西都搬了进去。

    温泉庄子的占地也不算小,青鸾便将那最大的院落给了卫欣儿住,连带着两个宫里的头姑姑也住在那里,在宫里头起居饮食,一走一顿都是规矩,她们三个住在一起也有利于两个姑姑从细节上提点卫欣儿。

    青鸾自己则挑了东面一个小巧的院落,每一个主子的院子里都有一处温泉的泉眼,青鸾爱极了这样的设计,进到院子里,便什么都不管,先舒舒服服的泡了一个澡。

    随即换了一身轻便的衣衫邀着卫欣儿一道去了前头。

    前头大厅里,卫澈跟上官绝一道坐着喝茶,卫澈的脸色铁青,看上官绝的眉眼之间带着浓浓的警惕,真恨不得立刻就将这嬉皮笑脸的小子丢出门去。

    上官绝却像是丝毫都没有看到卫澈难看的脸色,笑嘻嘻的跟着他东拉西扯个没完。

    小扇子站在上官绝的身后,都不忍看这一副场景,也不知道卫蓄爷会什么时候再忍受不住,对着他家爷发飙。

    青鸾和卫欣儿进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如此别扭的两个人。

    卫澈站起来道:“你们安顿好了吗?”

    青鸾点了点头。

    卫澈瞥了一眼眉眼弯弯的上官绝,总觉得这小子在鸾儿和欣儿进门之后那笑容就更加的灿烂了,看在他的眼里就跟那给鸡拜年的黄鼠狼似的不安好心。

    “既然你们两个已经安顿好了,那我们就走了,那几个侍卫就让他们留在庄子里,你们俩若是有什么事尽可以差遣他们,我半个月后再来接你们。”卫澈急急的说道。

    青鸾怎么舍得让自家哥哥饿肚子,连忙说道:“哥哥,你忙什么,吃了饭再走也不迟啊。”

    上官绝涎着一张脸摸着肚子说道:“对啊,对啊,怎么能饿着肚子赶路呢!”

    明明是无比猥/琐的的表情,偏他长相清俊,这样的动作做出来竟然有几分说不出的“可爱”,青鸾为钻进自己脑海里的这个形容词恶寒,连连摇了摇头,别过脸去,问王大明:“可是准备好了午膳?”

    王大明忙笑应道:“早就准备好了,不过乡下的菜粗野,也不知道主子们用不用地习惯?”

    青鸾摇了摇头说道:“无妨,吃多了那些精致的,正好可以换换口味。”

    说话间,王大明的媳妇领着几个收拾干净的年轻媳妇,将那些准备好的菜都端了上来。

    有山上猎的野鸭子菌汤,自家河塘里养的鱼,还有一些夏天晒成的野菜干,基本上都是土生土长的野味,虽不及府里头的厨子做出来的精细,却是平日里不常吃的,几个人都是胃口大开。

    原本有上官绝这个外男在,几个人应该是分桌而食的,不过青鸾想着反正也不在府里头,没有那么多的规矩,便让同桌而食。

    半个时辰的用餐时间,几个人都是有教养的,讲究食不言寝不语。

    用完膳,卫澈便急急的要走了,这一次青鸾也没有再留他,上官绝虽然有几分意犹未尽,可是人家哥哥都走了,他也不好再留,只得怏怏的牵着马跟在卫澈的身后。

    来时是一个大车队,回时便只剩下了三匹马,回城的速度便快了很多,等进了城,卫澈便朝着上官绝拱了拱手道:“我要回府里,就此别过吧。”

    上官绝点点头,卫澈一拉马缰迅速的擦着上官绝而过。上官绝只听到一声淡淡的警告声:“少打我妹妹的主意。”

    话音落,马儿也跑的没影了。

    上官绝看着卫澈远去的身影,微微的眯了眯眼睛,随即侧过脸看小扇子,无比委屈的问道:“你家爷看上去有那么糟糕吗?”

    小扇子暗暗的翻了翻白眼,卫蓄爷对卫姑娘那简直就是当成眼珠子护着呢,别说如今您现在在京里头的名声,就算您智慧出众,才华横溢,只要想打卫姑娘的主意,那卫蓄爷就得跟您拼命。

    上官绝没有忧郁多久,今日也浪费了很多的时间了,得办正事了。

    “行了,去鸿雁楼吧。”上官绝掉转马头,一甩鞭子便往上京最为销/魂的鸿雁楼而去。

    鸿雁楼位于上京的西市,那一条街聚集了京里的所有青楼小馆,可是说是男人心仪的销/魂之地。

    因为才是下午,西市还没有到最热闹的时候,不过即便如此,那来来往往的人也已经不少了。

    上官绝的身影一出现在鸿雁楼的门口,那里头的小厮便熟门熟路的上来牵马,这秦王世子可是鸿雁楼的常客,且出手大方,也是这鸿雁楼当中最受欢迎的客人。

    “世子爷,有好些天都不曾看到你了,玉娆姑娘可是想到心肝都疼了。”那小厮讨好的上前说道。

    上官绝随手甩给他一锭银子,道:“本世子也想她的很。”

    那小厮掂了掂手中的银子,顿时笑地见眉不见眼的。连忙将上官绝和小扇子骑地两匹马牵下去安顿了。

    上官绝进到鸿雁楼,此刻里头的客人也不是特别多,穿着是身花红柳绿的老鸨甩着一条帕子,语气夸张的说道:“诶呦喂,我的世子爷,您可终于出现了,再不出现咱们玉娆姑娘可都要得相思病了。”

    上官绝听了这话满脸的得色,给小扇子使了个眼色,小扇子掏出一张银票塞给老鸨。

    看到那五百两的面值,老鸨脸上的笑容几乎都要抖落了那层厚厚的香粉,扬声道:“双双,还不过来将世子爷引去玉娆姑娘的院子。”

    不一会便见一个穿着素色衣衫的姑娘走了过来。

    原本满面笑容的老鸨顿时一怒道:“你这个小践人,是不是还嫌打地不够啊,不要以为你还是那高高在上的官家千金,如今你不过是一个只值五两银子的贱奴而已,老年不是跟你说了不准再瓷这个样子了,看着晦气。”

    上官绝目光一顿望了过去,那来的人可不就是白双双吗。那白家是他一手送下地狱去的,那白勇贪下如此多的拨款,害了那么多的性命,还让他苟活了好几年也算是他赚到了。

    白双双白着一张脸,原本的鹅蛋脸几乎瘦成了锥子,一夜之间,她从官家千金沦落到青楼妓/女这样的落差,当真不是谁都受的了的。

    父兄斩首示众,家里的人卖的卖,流放的流放,白家几乎是彻底的落败了。

    想到自己曾经因为嫉妒卫青鸾而向外放出那些不利于她的流言,如今的她根本是连嫉妒她的资格都没有了。

    进到这鸿雁楼,那老鸨为了折损她的傲气,将她贬为丫鬟,稍有不如意不是打便是骂,有的时候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何还要这样的活着。

    老鸨那粗鄙的骂声让白双双瞬间红了眼眶,她连为自己父兄守孝的资格都没有,如今不过穿一件素色的衣衫都要遭次凌辱。白双双几乎是流着泪的求老鸨道:“妈妈,我父兄去世还不足半个月,我不能为他们守孝已经是大为不孝了,若是再穿红戴绿恐是要遭天打雷劈的,妈妈,您就体谅一下吧。”

    白双双软软的求着情,因为这段时间的折磨让她的身子越发的瘦弱了,看上去好似风一吹就倒的样子。

    原本大厅里寻欢作乐的恩客们见状纷纷露出了同情的神情。

    老鸨见状不由得啐了她一口,骂道:“你父兄,身上背了多少条人命,那是千刀万剐都不为过的,老娘我虽然赚的是皮肉生意,可是也比你那父亲好,你父亲可是踩着无数白骨敛银子啊,你居然还好意思提你父兄。”

    白双双闻言脸色更加的难看了,那微颤颤的身子几乎像是要晕倒的样子。

    老鸨冷笑道:“收起你这副样子,做丫鬟就得有做丫鬟的样子,别装地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勾/引男人,哎,老娘看你天生就是干这一行的料,这勾/引别人神情不用教都会。”

    老鸨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心思多的姑娘,轻轻浮浮的,官家千金要有官家千金的清高才有卖点,而不是像她这样不顾廉耻的随便勾/引恩客。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