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232.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14 妖孽玉娆

114 妖孽玉娆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妈妈请回吧,我们家小姐会招待好世子的。”蝶衣的笑容不变,好似没有听到屋子里的动静一般。

    老鸨不由得咽了咽口水,这玉娆姑娘还真是的,就连她身边伺候的丫鬟都比别人来的冷静。老鸨也不敢多待,横竖那两个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就算真磕着伤着了也怪不到她的头上来。

    老鸨匆匆的走了,蝶衣一脸浅笑的望着小扇子道:“不如去隔壁的屋子喝口茶?”

    小扇子吓地一颤,连连摆手道:“我不渴,我不渴,我在这里等我们家爷就成了。”小扇子一想起上次那杯茶的滋味,顿时脸色发青。

    蝶衣看他这副样子不由得撇了撇嘴,自己进到隔壁屋子。侧耳听了听主屋里的动静,嘟囔的说道:“这一次也不知道会不会毁了屋子?”

    主屋里头的装饰没有一处不精美的,那架势到不像是什么花魁的屋子,反而像是什么大家闺秀的绣房。上官绝不是第一次进到这地方,可是每进一次他都要忍不住感叹一次,这样奇特的审美观当真是个奇葩啊。

    突然感觉到迎面一阵凌厉的风势,上官绝忙迅速的侧过头去,只听的“嘭”的一声,那只景泰蓝的花瓶撞上了身后的墙壁,顿时摔地粉碎。

    紧接着一个红色的身影从内室飞出,上官绝心道不好,疯子又发飙了。却也不敢怠慢,忙稳住心神,双腿微沉,气沉丹田,挡下了那夹杂着深厚内力的一掌。

    两个身影的周围爆/发出一股强劲的气道,那些个精美的摆饰纷纷落地,原本还精巧的屋子一瞬间就沦为了渣渣。

    上官绝虽然早有准备,却也被这一招给激荡的胸口生疼,连连后退了两步,才稳住了身形,这疯子的功力又精进了,真是太可怕了,这世上恐怕再没有人能敌地过了吧。

    红衣人一击之后便收了招,大冬天的日子里,她的身上只穿了一件红色的薄纱,白希如玉般的肌肤若隐若现透着一股子魅惑,来人有一双极为震撼人心的双眸,顾盼之间就能让人骨头发酥,她的如墨般的长发只用一根白玉簪子挽着,两颊落下两缕,随性而又慵懒。如果说用一个词来形容她,那便是妖孽,集天下所有灵气为一身的妖孽,只一个眼神就能勾地人神魂颠倒的妖孽。

    不知情的人被她的容貌所吸引,知情的人被她的性子所惊吓。

    上官绝才堪堪喘匀了气,那个身影便又迅速的朝他蹿过来,根本就避无可避,上官绝双目一闭干脆装死,接着人便被一阵香气萦绕。整张脸被埋入一片特殊的柔软之中,上官绝的脸都黑了,手指凝气毫不犹豫的往她的死穴点了过去。

    “小师弟,你真是越来越不可爱了。”略带沙哑的调侃声从红唇中倾泻而出,这声音不同与一般女子的清脆婉转,却带着一股子魅惑人心的痒感。

    一个闪身避过了上官绝的攻击,上官绝这才不至于窒息而死,脸色铁青的瞄了那一眼的高耸,若是自己真被那东西闷死了,那当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这个与众不同的人便是名动上京的第一名/妓玉娆。玉娆的身姿跟她的名字一般,妖娆多姿,她的身材比一般的女子修长,红色的薄纱衣披在身上,露出性感的锁骨,那肌肤白玉一般,散发着莹润的光泽,然这并不是她最为吸引人的地方,她最为让人移不开目光的是她的气质,那种浑然天成的妖气,就像是一朵罂粟,明知有毒却又趋之若鹜。

    上官绝见她姿态撩人的侧躺在美人榻上,一地的凌乱丝毫不影响她的美。那波光潋滟的眸子含情脉脉的望着他,上官绝打从心底的升起一股子毛毛的感觉。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让他上官绝承受不住的人,那么眼前这个当属第一位,他想应该不止是他,整个师门都很头疼这么个人物吧,偏她又是他们这一辈当中最大的,实在是太气人了。

    “行了,你能不能别摆出这个样子,我会吃不下饭的。”上官绝恶声恶气的说道。

    玉娆的脸色丝毫不见怒意,红唇微弯,一窜勾人心魂的笑声便流泻而出:“我说世子爷,你这是害羞了?啧啧啧,这上京的人若是知道风流成性的秦王世子还是个处,也不知道会不会吓死一大帮的人。”

    玉娆的语气充满着无限的嘲讽,上官绝脸色微红,反嘲道:“若是上京的人知道名动上京的第一名/妓是个男人,这吓死的人恐怕会更多吧。”

    上官绝的目光在玉娆的胸前一扫,满脸不耐的说道:“还是个喜欢装女人的男人。”

    玉娆,不,应该说是慕容玉桡哈哈一笑,随手一扯,胸前的高耸瞬间变地扁平,上官绝的目光转到那两团东西上,顿时满头黑线。

    “小师弟,你今天可是让我好等啊,明明说好上午来的,我连中饭都没有吃就一直在等你,你到现在才来,你怎么对得起人家。”无限哀怨的白了一眼上官绝。

    若是青鸾在这里就会明白上官绝那一声恶寒的“人家”是跟谁学的了,当然上官绝也只学到了玉桡的二分之一的精髓,那种喷口气都能让人腿脚发软的魅力可不是每一个人都学得来的。

    “小扇子进来。”慕容玉桡稍稍一扬声。

    原本在院子里吹冷风的小扇子整个人不由得一颤,如果可以他死都不想进到这紫竹院,人人都说秦王世子是恶魔是霸王,可是在他看来爷的那位师兄才是全世界最最恐怖的人。

    想是这么想,小扇子却不敢有任何耽搁,连忙跑了进去,无视那一地的狼藉,反正这两位主见面都要来这么一回。

    “玉主子。”小扇子用对比上官绝还要恭敬千倍的态度同慕容玉桡行礼。

    慕容玉桡伸手在小扇子的下巴上一勾,那白玉般的手指漂亮的不像话,小扇子心头微微一颤,脸却止不住的红了,明明知道跟前这个是男人,可是一旦他刻意的放个眼神都能让自己脸红心跳好一阵。13acv。

    小扇子在心头狠狠的鄙夷了自己一番,谄媚的问道:“玉主子,有什么吩咐?”

    “你家主子今个儿去哪了?怎么这么迟才来我这。”慕容玉桡微微一笑,即便不是刻意的,那种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风情也难以抵挡。

    上官绝闻言,警告的瞪了小扇子一眼。

    小扇子脸上闪过一丝犹豫,心头衡量了一下说与不说的得失,最后再捕捉到慕容玉桡越发柔和的笑容时,立时一顿,得罪了自家爷顶多就忍受几天的黑脸,得罪玉主子那可是生不如死的。

    小扇子这样一想顿时有了选择,丝毫不敢隐瞒的将今个儿发生的一切连一丝丝的细节都不放过的全部告诉了慕容玉桡。

    请吧招好鬟。慕容玉桡满意的拍了拍小扇子的肩膀道:“真是个乖孩子,来,玉主子赏你一颗糖吃。”说着指尖微动,小扇子顿觉一股香甜在嘴里弥漫开来,那股子味道是慕容玉桡特制的神仙丸,很庸俗的名字,却当真是神药,强身健体,提升功力,一颗难求。

    小扇子喜滋滋的朝着慕容玉桡拱了拱手道:“多谢玉主子赏赐。”

    上官绝气不过,小扇子那个没骨气的,一看到师兄就一脸奴颜媚骨的样,师兄只要动动手指,他就毫不犹豫的将他这个主子给卖了。

    慕容玉桡满脸笑容的额走到上官绝的跟前,回过头去问小扇子:“这么说来,你家主子是看上人家小姑娘了?”

    小扇子不敢看上官绝的脸,只对着慕容玉桡点头道:“按着奴才的分析应该是,您是不知道主子连撒娇卖萌这么无耻的招数都用上了,就只为了能得亲近卫姑娘的机会。”

    上官绝依恋袖袍就要将那个无耻卖主的奴才给甩飞出去,谁知道却被慕容玉桡反手一甩,两股劲道在空中交汇,产生强大的气流。

    小扇子一见这样子,便知道自家主子恼羞成怒了,脚底一抹油赶紧溜了出去,临走还不忘谢过慕容玉饶相救之恩。

    上官绝的武功虽然很高,但是对上这个疯子还是不够看的,见他护着小扇子便也不再出手,只冷冷的哼了一声,表示自己的不满。

    慕容玉桡丝毫不以为意,一步一步的走到上官绝跟前,“原来小师弟是红鸾星动了,真想看看那姑娘是长什么样子,刚才小扇子说什么来着,那小姑娘姓卫,是威远侯府的姑娘,改日里该去拜访拜访。”

    上官绝闻言面色一沉,像慕容玉桡这样的性子可没几个人能受得了,偏这个人武功高地bt,这样的人出现在青鸾面前非吓坏了她不可。

    “你不许去找她。”上官绝的声音带着浓浓的警告。

    慕容玉桡呵呵一笑,身子像是没有骨头似的倚在上官绝的身上,手指调戏般的在上官绝的胸口画着圈圈,“哟,我们小师弟这是动了真心了,哎,这样也好,要不然我还真会以为你某方面有问题呢?”

    慕容玉桡的目光已有所指的在上官绝的下头转了一圈,上官绝反复的告诫自己要平静不许动怒,跟这种疯子置气是不值得的,人人都以为他来鸿雁楼是享受,只有他自己知道只要来一回鸿雁楼,他必定气地三天吃不下饭。

    “行了,你这一次把我叫过来究竟有什么事?我很忙的,没空陪你在这里磨叽。”上官绝一把推开慕容玉桡,他们师门也有不少的弟子,大家都害怕这个性格古怪的大师兄,他也不爱搭理别人,却最最喜欢逗弄他。

    慕容玉桡一手捧着心道:“我可真伤心啊,师门来我最喜欢的就是小师弟你了,可是你却这样的讨厌我。”说着微微的垂下了头,肩膀一抖一抖的,那样子像是伤心到了极点。

    上官绝上过几回当之后也学聪明了,这丫就是个戏子,骗死人不偿命,他才不会再相信他呢。

    上官绝索性也不着急了,一撩袍子坐在了美人榻上,等着慕容玉桡想开口的时候再开口。

    没有人捧场,玉桡也不尴尬,重新笑嘻嘻的在上官绝身边坐下,一手揽住他的肩膀道:“有人最近重金悬赏战神的头颅,听说杀手门已经派人去了西北,你看着办吧。”

    上官绝的身子不由得一僵,气恼的神情顿时变成了面无表情:“他那么本事,这杀手门的人又能耐他何?”对于那个祖父,上官绝的情绪一直是复杂的。

    可以说打从懂事起,他见到他的次数绝对不会超过三次,每一次他都是为了秦家军赶回来,甚至连同他吃顿饭的时间都没有,他手握重兵,历经三任皇帝,可是他的血亲却不得不留在京里当这个人质,只为了消除上头那位的疑虑。

    从小到大他遇到过的危险无数,如果不是六岁那年机缘巧合之下拜入天机子门下,恐怕他早就连骨头渣渣都不剩了。

    他是大夏朝的战神,是大夏百姓心目中的救赎,可他绝对不是称职的长辈。

    慕容玉桡这一刻却没有开口说话,小师弟的心结他自然是知道的,不过有些事必须要靠他自己想通,有些心结也必须靠自己来解开。

    大约过了一刻钟,上官绝才低低的叫了一声:“大师兄”

    这小子平日里恨他的很,只有有所求的时候,才会用这样小狗般可怜的语气叫他。慕容玉桡哀叹了一声,拍了拍上官绝的肩膀说道:“行了,过几天鸿雁楼的玉娆姑娘要回西北寻亲。”

    上官绝的眼睛一亮,他知道大师兄这是答应他去西北看顾的请求了,以大师兄的功力,就算杀手门倾巢而出也动不了那老头子半根头发,上官绝那颗摇摆不定的心算是重重的落回了地。

    “不过临走,我还是要去拜访一下卫姑娘。”

    慕容玉桡的下一句话顿时又将上官绝才积攒起的好感挥霍掉了。

    上官绝咬牙切齿的看着慕容玉桡,嘴里毫不客气的说道:“不许去找她,要不然你以后都别想我对你有好脸色看。”

    ps:本文作者最喜欢的一个角色出场,会塑造这么一个角色的原因,是因为无良小鱼太喜欢柿子了,便将自己代入了这个角色,好方便调戏柿子。不过此人物出场的次数不会很多。

    ps:本文是宅斗文,江湖神马的都是浮云啊浮云。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