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234.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14 又遇渣男

114 又遇渣男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卫欣儿和卫青鸾二人在温泉山庄住下后,日子过地平静而又充实,上午二人用完早膳后,便在卫欣儿的屋子里跟着两个姑姑学上一个半时辰的规矩,之后青鸾便将所有的时间留给卫欣儿,毕竟跟这宫里的姑姑学规矩,卫欣儿才是最主要的那个。

    之后青鸾的时间便完全空了下来,午后,她会带上夏至和白昼在温泉山庄附近转上一圈,因为不在京里头,那些个繁琐的规矩礼仪也不用遵循,青鸾觉得这样的日子当真是跟神仙一样快活。

    而五天的时间里,青鸾也在温泉池子里成功的学会了泅水。

    这一日下午,外头刚刚下过一场雪,青鸾带着夏至和白昼一起出了庄子。

    这一带因为地下有热泉,所以这一带的土地基本上都被上京的贵族买了下来,远远的才有一座别致的别院,因为附近的这一片土地都是属于威远侯府的,青鸾就算出去也不会遇到什么人,因而主仆几个也格外享受这难得的自由。

    脚上穿着厚厚的牛皮靴子,踩在那厚厚的积雪上面嗍嗍做响。

    青鸾一时兴气,弯腰握了一团雪往夏至的身上扔去,夏至没有防备,被雪给糊了一脸。见青鸾笑地一脸得意,也不甘示弱的跟青鸾对战了起来,主仆二人不敢挑战白昼,实在是她的武力值太强大了,十个她们都会瞬间就被白昼给灭成渣渣的。

    白昼的神情平静,安静的站在一边,她的任务是保护青鸾的安全,这种程度的打雪仗在她眼里就跟挠痒痒似的,压根就不够看。

    青鸾和夏至玩了一刻钟就玩累了,两个人的手指都冻地通红,头发上身上都有不少的残雪。

    两个人相视一看不由得都笑出了声,这样的轻松是在上京都不曾有的,也许是因为上辈子的遭遇,青鸾在京里头的时候心里头总是不由自主的绷着一根弦,时时的防备着这个防备着那个,从未曾像现在这个样子大声的笑,恣意的玩闹。

    突然间,白昼的目光攸的一冷,随即足下一点,飞身往一旁的小路飞了过去,须臾,她又重新回到了青鸾的这一边,手上却是拎着一个人。

    青鸾定睛一看,火热的血瞬间变的冰冷至极,竟然是林子轩,他在这里干什么?

    白昼毫不客气的将林子轩往地上一扔,身上的剑出鞘架在他的脖子上,冷冷的问道:“鬼鬼祟祟的,有什么意图?”

    林子轩的身上穿着一件宝蓝色的长袍,外头罩着一件哆罗呢的青色披风,此时脸色微微有泻白,还未从白昼突然出现的惊魂之中回过神来。

    白昼见他不回答,手上微微一动,那细白的脖子瞬间就出现了一道细细长长的口子,鲜血从里头流了出来。

    林子轩被脖子里的刺痛刺的回过了神来,见到白昼一脸杀气的样子,顿时害怕了起来,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没什么恶意的,我……我只是正好经过而已。”

    自上一次见到林子轩魔怔吐血后,青鸾一直在给自己做心理建设,这样一个渣男,这辈子她再不会栽在他的手里,只要心中无惧,那些个心魔便都退了,因而青鸾这一次见到林子轩,已然冷静了下来。13acv。

    经过,这方圆几里也就只有他们家的温泉庄子,再过去是虽然有一座装修精致的别庄,可是离这里也还有一段的距离,林子轩这经过的话是哄三岁孝子吗?

    夏至总觉得这个年轻人很眼熟,猛然间想起上一次在珠宝铺子,就是这个人拿出了清心丸。

    夏至扯了扯青鸾的衣裳,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了林子轩的来历,其实再没有人比青鸾更熟悉林子轩的了,这个男人阴狠,虚伪,汲汲营营,做所有的事都是有目的,所以她绝对不会相信他是刚好经过。

    林子轩最擅长的便是察言观色,见到夏至的目光似乎将他认了出来,便微微仰起头叫了一声:“卫姑娘。”

    青鸾挑了挑眉头,这林子轩果然是有目的,只是这一次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青鸾敛了脸上的冷意,反问道:“你认识我?”

    白昼看出青鸾有话要问,便稍稍松了松手。

    林子轩顿时觉得那冷冷的剑意消失了些,心头松了一口气,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上一次在珠宝铺子里见过卫青鸾后,这个身影就时常出现在他的脑海里。欣和泉庄这。

    他一直都关注着威远侯府的情况,那个时候关于卫青鸢的那些传闻沸沸扬扬的,他的心里曾经一度窃喜,如果如果卫青鸾的名声就这样臭了,那些个勋贵世家没人肯娶她,那么等到他高中的时候是不是就有机会。

    林子轩甚至不知道自己是着了什么魔,这个时候,他应该为马上就要到来的春闱闭门苦读,可是他的心里念里都是青鸾的身影,甚至四处打听,如果不是北城门闹的那一出,他或许不知道青鸾的去处。

    可是一旦知道了,他便再管不住自己的脚,一个人了跑来了这个温泉庄子。

    他在这庄子的附近徘徊,又不敢走地太近,直到听到青鸾和夏至的嬉闹声,才慢慢的靠近,哪里知道才靠近,就被白昼逮了个正着。

    “卫姑娘,上一次在珠宝铺子里,在下曾经同姑娘有过一面之缘。”林子轩的脸上带着吟吟的笑容,他的皮囊不错,要不然上一世也不会被圣上钦点为探花郎。

    林子轩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孺慕之情,他觉得这些养在深闺里的大家闺秀见识最为浅薄,平日里也就看看那些才子佳人的戏曲话本,自然对那种少年才子也满怀期盼,自己若是主动的追求,也难保这威远侯府的嫡出大小姐会倾慕于他。

    青鸾的眼里闪过一丝讽刺,这林子轩还真当自己是香饽饽啊。

    “白昼,放开他。”青鸾开口道。

    白昼闻言收回了架在林子轩脖子上的剑,林子轩不由得心中一喜,站起身来,理了理身上的衣裳,随即彬彬有礼的朝着青鸾行了一礼。

    青鸾差点被他这个样子恶心的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这林子轩如今还只是一个小小的秀才,功利心就如此之强,甚至将她当成傻子一般戏耍,这自己找上门来的,她若是不让他吃点苦头回去,也太对不起自己了。

    “所以呢,有过一面之缘又怎么样?”青鸾面色平静的反问道。

    林子轩白净的脸色微微红了脸,羞涩的说道:“卫姑娘,在下上一次见过卫姑娘后便丢了一样东西,在下是来找回那样东西的。”

    “公子,你是谁我都不知道,你丢了东西又为何要问我来要。”青鸾垂下眼睑,掩去眼中的冷意。

    她的身上穿着一件大红色的披风,那垂下头的样子,极为美好,林子轩的心不由的跳了跳,绽放出一抹自认为最为好看的笑容,朗声自我介绍道:“在下姓林,名子轩,是余杭人,此次进京便是为了参加来年的春闱。”

    青鸾心中暗暗的摇了摇头,这一届参加春闱的书生素质可真低,才出了一个李宵,现在又来一个林子轩,为什么那些眼睛长在头顶上,总之自我感觉特别良好的秀才那么多。

    夏至有些愣愣的看着林子轩,心里暗想这人该不会读书读傻了吧,他这个样子跑来这里,特地巧遇她们家小姐,为了什么,他将她们家小姐当成了什么?

    如果说一开始夏至因为林子轩曾经主动拿出清心丸来有过好感,那么这一刻那些好感瞬间烟消云散,剩下的只是那些浓浓的厌恶。

    “林公子是丢了什么东西?”青鸾有问。

    林子轩脸色一正,深情款款的说道:“在下丢了一颗心,自从那日珠宝铺子一别之后,在下的一颗心便全部都落在了卫姑娘的身上,还请卫姑娘把我的心还给我。”

    夏至瞪大了眼睛,他这是在唱戏吗?

    就连白昼向来木然的脸都不由得抽了抽,看样子她得把这事报告给庄主听,这卫姑娘的身边竟然出现了一个孟浪书生。

    青鸾亦承受不住林子轩如此深情做作的表白,压下那些想吐的感觉,对着白昼吩咐道:“你去挖开这位林公子的胸膛看一看,他的心是不是在原位,若是他的心还在原位的话,那么他刚才说的话就都是欺骗,完全是为了骗心。”

    这下轮到林子轩傻眼了,以往在姑娘堆里无往不利的招数竟然在这一次踢到了铁板,是他长地不够好看吗?还是他的话不够诚恳?

    白昼听了青鸾的话,当真提着剑上前了,这种恶心的人死一个少一个。白昼的起手很快,唰唰两剑,林子轩身上的那件衣衫就掉在里地上。

    青鸾冷着眼瞧着林子轩吓傻的样子,心里头觉得万分的好笑。

    白昼手下动作不断,林子轩压根连躲的余地都没有,不一会身上只剩下下面光溜溜的裤子了。

    大冬日的光着身子,还有一把闪着寒光的剑指着自己的心脏部位,林子轩不敢置信的瞪着眼睛,这才注意到青鸾眼里闪过的那一丝冷意。

    ps:被恶心到了吗,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想的出来那么恶俗的表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