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241.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18 苦逼的苦肉计

118 苦逼的苦肉计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这里,这里是地窖的入口,说不定里头藏了人。”上头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

    青鸾的心中“咯噔”了一下,还是被找到了吗?

    不知道是不是被那男人给吓到了,一直很安静的李铁柱的小儿子突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李铁柱等人不由得脸色一白,狠狠的瞪向自己的媳妇。

    他媳妇也是慌了神,连忙一手捂住了孝子的嘴巴,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上头的人早已经捕捉到了那一丝动静。

    “里头有声音,人肯定在里面。”陌生的声音带着一股显而易见的兴奋。

    青鸾咬了咬唇,垂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握着匕首,那把匕首是白昼给她防身的,那上头金属的刻纹珞的手都痛了。

    沉重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是石板被人挪开的声音。黑暗之中亮起了一丝光亮,从上头跳下来一个人来,李铁柱没等那人站稳,就一柴刀砍了上去。

    黑衣人抬起手中的剑挡住了李铁柱的攻势,却不防身后李大牛整个人贴上那人背,铁臂紧紧的将人圈住,嘴里吼道:“爹,快砍,快砍。”

    黑衣人不防后面的人力气如此之大,双手圈住他的上半身就好像是铁箍子箍住了。

    李大牛的双目圆瞪,一张憨厚的脸涨地通红,几乎是使出了吃奶的劲,李铁柱连忙拎起柴刀就往黑衣人身上砍去,一声惨叫,这样一个杀手竟然也在他们父子俩通力合作下对付了。

    地窖里弥漫着一股子浓浓的血腥味,加上那阴冷潮湿的味道,一阵阵的令人胸口发闷。

    青鸾却知道这个杀手不过是他们的试探,之后会有更多的人下来,那些有了防备的杀手又怎么会是李大牛和李铁柱父子俩能对付的呢。

    “我们走。”青鸾对着其他的几个人说道。

    她会选择这个地窖作为藏身之地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地方隐蔽,更重要的是,这个地窖有两个入口,就算是被发现了一个也不至于被人瓮中捉鳖。

    又听到那上头有人说道:“这下面还有侍卫,大家小心着点。”

    青鸾连忙站起身来,也许是蹲地时间久了,她的腿一阵阵的刺痛,不过此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几个人能走的自己走,不能走的互相搀扶着,迅速的往另外一个入口而去。

    “儿子,你先走,爹在这里殿后。”李铁柱对着自己的儿子说道。

    李大牛哪里肯,赤红着一双大眼瞪这李铁柱。

    “快走啊,要不然你娘和你弟弟怎么办?”李铁柱狠狠的一眼扫过去,只希望儿子这个时候别犯浑,老天保佑,能为他们老李家留下一条根就好了。

    李大牛啃哧了一声,这才拿着那把柴刀跟了上去。

    李铁柱稍稍放了心,放下柴刀,将早已经准备好的火把给点燃了。

    上面的人也就耽搁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接二连三的有那些不耐烦的人下来了,李铁柱嘿嘿一笑,火光中那笑容却带着一股子凄厉的味道。

    拎起边上的罐子就往那些人身上泼过去,黑衣人在入庄子的时候便尝过一会滚油炸人肉的滋味,李铁柱这一泼,虽然想要避开,可是这入口的地方本来就窄小,就算他们想要躲闪都无法躲闪。不过那泼过来的东西倒不像他们预料的是烫的,一个黑衣人沾了沾放在鼻子处闻了闻顿时脸色大变,快退出去,是桐油。

    李铁柱抡起点燃火把就往那些黑衣人身上丢去,顿时火光四起,惨叫声伴随着呼天喊地的声音。

    即便是青鸾已经除从另外一个出口上去了,可是那样的凄厉的声音依旧让她的心头一抖。

    李铁柱的媳妇更是止不住的打摆子,一把拉左面跟上来的李大牛颤声道:“大牛,你爹,你爹他?”

    李大牛红着走。”

    青鸾也不再说话,整个温泉山庄已经被毁地差不多了,青鸾不确定其他的几个地方是不是也被找到了,隔壁的那个房间几乎是挤满了黑衣人。

    青鸾对着众人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李大牛接过已经被自家娘捂地厥过去的小弟,朝着窗口的地方而去。

    青鸾点了点头,这个李大牛看上去虽憨,可是却胆大心细,那窗子后面是一条小道,平日里荒芜偏僻也没有多少人会过去。

    上了地面,那些个喊杀声似乎更加的清晰了,大家吓地脸色惨白,有的更是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李大牛看着尚算镇定的青鸾,心中暗暗的佩服,如果不是想要活着这一个信念支持着他,怕是他也要吓地牙关打颤了,可是这个连鸡鸭都没有杀过的小姑娘却可以这样直面生死,这一番气度便是他们所不能及的。

    若是青鸾知道李大牛的心中所想,定会无奈的苦笑,天知道她的心里头有多慌,心里头更甚至将傅红叶骂了个臭头,这个男人在关键的时刻给她撂挑子。

    几个人沿着小路而行,拐了一个弯,却被迎面的场景给吓住了。

    青鸾的心里止不住的苦笑,看样子是自己平日里没有求神拜佛,所以关键时刻连佛祖都放弃她。

    那对面离他们几米远的地,是一小队正在找人的黑衣人,而他们就这么直愣愣的撞到了人家的枪口上。黑衣人看到他们也怔了怔,随即哈哈大笑道:“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黑衣人呼啦啦的上来围城了一个圈,将青鸾等人围在了正中央,手上的火把将青鸾他们脸上的苍白映地红通通的。

    那为首的黑衣人冷声道:“你们若是想活命也不是没有机会,乖乖的说出卫家的两位姑娘藏在哪里,或许小爷我心情好会放你们一条生路。”

    青鸾的身上穿着一件灰色的衣衫,此时从威远侯府跟着来到一个婆子将她拦在怀里,看上去就像是这庄子里的普通的下人。青鸾听到黑衣人的话心中唯一的安慰就是欣儿姐姐还没有被人找到,幸好她没有跟着她这个倒霉蛋。

    黑衣人见这几个人都没有说话,眼里闪过一丝狰狞,既然都不开口,那也没有关系,横竖他们总是能找到人的,反正上头下了命令,今个儿这庄子里一个活口都不留。

    “给我杀,一个都不放过。”黑衣人一声令下。

    青鸾此时的心头却是前所未有的清明,到了这一步,往事一幕幕的浮现在了脑海里,她希望哥哥不要因为她的死而郁郁不振,希望他能早日找到那个暗中窥视威远侯府的敌人为爹娘报仇,如果还有来世她希望还能成为他的妹妹。

    耳边的一声惨叫响起,却是站在最边上的李铁柱媳妇被一个黑衣人残忍的割破了喉咙,青鸾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些黑衣人也太残忍了,就算是要杀人,为何要选择这样一种残忍的方式。

    李铁柱媳妇瞪大了眼睛,因为被割段了气管,费力的吸进一口气,却是无法吸入肺腑,鲜血不断的从那里流淌出来。刺红了李大牛的眼睛。

    他提起砍刀,嘶吼了一声伴着无限的激愤朝着那个动手的黑衣人冲了过去,青鸾想要制止的声音卡在了喉咙,她不知道此时这个被父母称作为是二愣子的傻小子是怎么样的一种心情,看着被李大牛放在地上的李孝,青鸾的心中止不住的难过,这一家四口原本应该在这庄子里幸福的生活,可是……

    李大牛虽然力气大,可是他那种毫无章法的乱砍在黑衣人眼中就是一种笑话,那人嗤笑了一声,抬腿便是一脚,正中李大牛的胸口。那含着内力的一脚,直将他的肋骨踢断了好几根。李大牛倒在了地上,喷出了一口血。

    “不自量力。”那黑衣人冷冷的哼了一声,正要上前一剑解决到李大牛,却突然感觉到喉咙一凉。

    下意识的伸手去摸,摸到了一手的血,而那伤口上卡着的竟然是一片叶子,黑衣人像是不敢置信,身子却是软了下去,那种无法喘息的感觉让他心中不由得胆寒,这是报应吗?

    其他的杀手见状纷纷的抽出了兵器,飞叶伤人这是何等的功力,他们不断的望着着四周,却始终判断不出那高手藏在什么地方,这让他们心里头的恐惧一点点的放大。

    “谁,是谁?”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可是话音刚落,那人便倒在了地上,这一次他们连那高手是用的何种暗器都没有看清楚。

    黑暗中,远远的飘来一阵笑声,如幽魅一般,让人分辨不出男女,可是这样的声音在这样的夜里却显得格外的人,就连青鸾也止不住的打了个寒颤,虽然她肯定来人肯定是友非敌,可是这样的出场方式也太吓人了点吧。13acv。

    当然这个时候的青鸾还不知道来的人是一个性子古怪,又武功极高的bt,bt的思考方式是不能用他们这校人的思考方式去推测的。

    黑衣人一个个心头发毛,好似自己是被狮子盯上的小白兔,此时能够活着是因为那狮子还没有玩够他们。

    顷刻间身边又有一个同伴倒下了,死地悄无声息,这种不知道下一个会不会轮到自己的恐惧深深的折磨着黑衣人的心,即便他们是杀过无数人的杀手,可是在面对死亡的恐惧时,他们并不比其他人勇敢多少。

    笑声渐近,青鸾只觉得眼前一花,便有一个红色的身影落在了自己的跟前,衣领一紧,下一秒自己便被一团香气给围住了,听得头顶嘻嘻的笑声:“你就是威远侯府的卫姑娘吧?”

    青鸾不知道她是怎么认出自己的,只觉得她胸前的柔软几乎压地她喘不过气来,脑海里只闪过一丝念头,这个神出鬼没的高手竟然是个女人,而且是比白昼都要厉害很多的女人。

    上官绝施展轻功赶过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一幕,顿时觉得气血上涌,怒吼道:“慕容玉桡,你放开她。”

    玉桡丝毫不以为意,稍稍松了松力,青鸾这才得以从她的那一团柔软中解放出来,抬头一看,不由得又怔住了,这人的长相实在是太美了,呃,不对,美这个词并不精确,应该说是妖,那种勾人心魂的魅力可不是被人称作为妖精吗?

    玉桡猛地凑近青鸾,道:“是不是觉得我长地很好看,到姐姐的怀里来吧。”

    青鸾猛地回过神来,一时间不由得红了脸,又听见她后面的一句话,顿时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才好。

    上官绝已经赶了过来,一把扯过青鸾,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她一番,见她身上不像有伤的样子,顿时舒了一口气,睨了一眼慕容玉桡道:“这人这里有问题,你别理他。”

    青鸾被这一连串的变故给击地昏了头,这个神秘的高手竟然是上官绝请来的,可是上官绝又怎么会赶过来,他是怎么知道温泉庄子有危险的事,还有他为什么要来救她。

    黑衣人杀手看到来人才两个,便也顾不得害怕,抡起剑就攻了上去。

    慕容玉桡嗤笑了一声,这些人当真是不够给他塞牙缝的,目光一转看到自己那傻愣愣的小师弟,顿时有了主意,大手一挥,将那大部分的黑衣人都拦在了自己的攻势下,眼见着自家小师弟要动手,便密语穿音道:“别忘了你是纨绔啊,不会武功的,可别漏了馅。”

    上官绝闻言手上的劲道一收,以无比狼狈的姿势在地上打了个滚,这才躲过了一个黑衣人的攻势,咬牙切齿的骂道:“你是故意的,这些人对你来说还不是弹指之间就能解决的事。”

    里地定藏等。“小师弟啊,小师弟,你实在是太不识好人心了,大师哥这是给你施行苦肉计的机会啊,难道你不想让卫姑娘感谢你的救命之恩,难道你不想住在这里,然后让卫姑娘贴身照顾你。”慕容玉桡的话传到上官绝的耳朵里。

    上官绝一张脸由青转红,不得不说大师哥的话让他有些心动,卫青鸾厌恶他,他是知道的,不过想想自己在上京的名头,好人家的姑娘谁不厌恶啊,这也怪不得她,偏他现在又不能对她说实话,若是这样能让她对自己改观那也未尝不可啊。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慕容玉桡手一动,自己底下便脉了一个黑衣人提着剑直直的往青鸾冲了过去。

    那黑衣人更觉莫名其妙,自己好好的怎么出了那怪人的包围圈了,还直直的冲向那小姑娘,连自己的脚步都控制不住。

    夏至吓地尖叫了一声,正要往青鸾跟前扑过去,却有一个身影比她更加的快,却是原本还在地上的上官绝一个飞身挡在了青鸾的跟前。那一剑砍在后背上,顿时飞溅起一道血注。

    慕容玉桡见目的已经达成,手下便不再放水,连连几个杀招把那些人都解决了。

    青鸾自然不会去想为什么这个高手手下还能放出人来,还伤了上官绝,她此时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上官绝的身上,心头全所未有的震惊,这个人跟她才见过几次面,更甚至自己在他面前从来没有什么好脸色,可是他却扑在她跟前为她挡刀。

    上官绝看青鸾一张小脸惨白,甚至比他这个受伤的还要白,心里头暗暗骂了一声馊主意,可别吓到了她才好,身子一动,却是扯动了后背的伤口,忍不住的呼痛出声。

    上官绝的呼痛声将青鸾的神志拉了回来,赶紧上前扶住他道:“你怎么样了?”

    这是上官绝第一次如此靠近青鸾,虽然她的身上穿着一件灰色的粗布衣衫,可是却难掩她的清丽,上官绝只觉得一阵淡淡的馨香萦绕在四周,让他血脉涌动,背后的伤口出血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了。

    慕容玉桡看着自己小师弟丢脸的表现,顿觉无奈的抚了抚额,这处男就是处男啊,不过是一个还未长成的小丫头的靠近,就激动成这个样子,实在是太丢人了,枉他在上竟有风流成性的名头,那些人是瞎了眼吧,这都让他骗过了。

    “我……”上官绝正想开口安慰青鸾,却猛然间感到颈见一麻,陷入黑暗之前脑海中只有一个意识,只有他这个蠢货才会真的相信慕容玉桡的话。

    青鸾见上官绝晕了过去,顿时慌了神,她的小身板又怎么撑得住上官绝的身子,摇摇欲坠的就要倒地了,却见到慕容玉桡伸手一捞,上官绝就到了她的怀里。

    “绝,你怎么样了?你怎么可以这么不顾及自己的性命啊,你就算不为自己想想也该为奴家想想啊,你,你竟然为别的姑娘挡刀,你这是往我的心头捅刀子啊。”慕容玉桡哭地伤心,一瞬间从武林高手转换成了怨妇,看地其他人都瞪大了眼睛。

    青鸾亦是满头黑线,为何她总觉得眼前这个妖里妖气的姑娘如此的怪异。

    就在这个时候白昼满身血污的飞奔过来,看到青鸾完好无损的样子顿时松了一口气。

    青鸾一见到她,连忙问道:“姐姐怎么样?”

    “姑娘放心,欣儿姑娘很好,现在庄子里的局势已经空置了,是距温泉庄子五里外的那个庄子派了人过来的,领头是这位秦王世子以及另外一位公子。”白昼警惕的看了一眼慕容玉桡,心里却暗暗奇怪为何庄主没有赶过来。

    青鸾的心头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满地的尸体,止不住的心头发寒,深吸了一口气才道:“那你赶快找人来,将他们都安置了,清点一下伤亡的人数,受伤的先用庄子里的药,不拒什么,只要能保住性命,另外赶紧派人进城去请大夫。”

    白昼连忙应了,青鸾走到慕容玉桡跟前道:“这位姑娘,世子的伤势很重,先将他安置了吧。”你这样的摇法,怕是上官绝身上的伤会更重了,后面一句话,青鸾没有说出口。

    因为慕容玉桡看她的目光就好像是在看一个情敌似的,那样子唯恐青鸾上前碰上官绝。

    青鸾实在是无法理解这个行为怪异的女子,不过上官绝毕竟救了她一命,她实在是不忍心看着上官绝被慕容玉桡折腾的没了命。

    “你带路吧,你该知道绝的身份,他是我的,你可不许觊觎他。”慕容玉桡警告的瞥了青鸾一眼,将上官绝打横抱起。

    若是上官绝知道慕容玉桡不但破坏他的清白,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用伤男人自尊的抱法一定不会同意他这个损方法的,可是终究是他太低估了慕容玉桡的恶趣味,当真是后悔莫及啊。

    青鸾没有说什么话,而是将慕容玉桡引到了自己的院子,温泉庄子里很多地方都被破坏了,卫欣儿那个主院更是连住都没法住了,唯有她这个小院子看上去还比较完整。

    等到所有人都安顿下来后,青鸾才知道白昼口里的另外一个年轻人是魏王世子,魏王世子正好也在自家的庄子里待客,而上官绝就是他请的客人,青鸾的温泉庄子起火的时候惊动了魏王世子,而上官绝知道青鸾和卫欣儿住在温泉庄子里,便逼着魏王世子将自己是侍卫队借给他,魏王世子也拿这个小霸王没办法,又担心他一个人过来出了事没法跟秦亲王交代,这便跟着上官绝一起赶了过来。

    那边魏王世子还在剿灭那些黑衣人杀手,谁知道一个漏眼,上官绝便不见了人影,最后却又弄了伤回来。魏王世子素来冷凝的脸也不由的变了色,若不是看在大家同姓上官的份上,他还当真不想理会上官绝这个大麻烦。

    “世子爷,秦王世子的伤并不碍及性命,不过这个时候却不宜移动,最好是在这里休养。”魏王世子侍卫队里会刀伤的人已经给上官绝做了简单的处理,那脸上的汗水却像是从水里起来的,那个玉娆姑娘太恐怖了,还非得逼着他说谎话骗魏王世子,他心里头虚啊。

    青鸾闻言忙道:“便让秦王世子安心在此休养吧。”

    魏王世子冷冷的看了一眼青鸾,点了点头,留下那个会刀伤的侍卫以及一小部分人马帮忙收拾,青鸾再三的谢过了,魏王世子只道:“若是要谢就谢上官绝吧。”说完这话便骑着马离开了温泉庄子。

    ps:苦肉计啊,有木有?今天的了,明天三万字更新啊,大家多多捧场。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