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243.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19 偷鸡不成蚀把米

119 偷鸡不成蚀把米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这一夜注定是不平静的,即便大家之前做足了准备,可是在如此敌众我寡的情况下,温泉庄子依旧伤亡惨重。李铁柱夫妻俩双双身亡,李大牛被黑衣人一脚踢断了三根肋骨,深受重伤,另外有一处躲藏的地方被人发现了,那八个人都被黑衣杀手残忍的杀害了。

    威远侯府留下的七个侍卫四死三伤,除了队长艾奇,其他的两个人能不能活过来也是个问题。就连白昼身上也有不小的伤。青鸾身边基本上再无可用的人手,因而也只能仰仗魏王世子留下的那些人。

    卫欣儿和两位宫里来的姑姑到是无恙,三人帮着安抚那些遭了难的庄子里的人,等到过了一个时辰,大致情况安排好后,青鸾才有空去看上官绝。

    上官绝是住在青鸾原本住的那个院子的东厢房。

    慕容玉桡见青鸾只匆匆将他们安置在这里,人便离开忙其他的去了,不由得为自家小师弟委屈,手指一点,原本没有意识的上官绝悠悠的转醒了,睁开眼睛看到是慕容玉桡那张妖里妖气的脸,顿时冷哼了一声,怒道:“你竟然暗算我。”

    慕容玉桡伸出食指在上官绝面前晃了晃,道:“小师弟,你又错怪大师兄一番好意了,大师兄不过是帮你一把,你若自己装晕,就凭你那烂演技指不定就穿帮了,我看那位卫姑娘是个聪慧的,到时候你可别人情没卖成反而遭了怨啊。”

    上官绝的神情一滞,心里头也隐隐的浮现了一抹担心,虽然同青鸾相处的次数不多,不过上官绝可以感觉的出来她是个性子倔强的姑娘,眼里是非黑白分明,若是让她知道自己骗她的话,还真有可能偷鸡不成蚀把米。

    “不过小师弟啊,不是大师兄说你,你好歹也算见惯了美人的,先不说我这个艳冠群芳的第一名/妓,就是你那红袖楼装的那也个个都是美人啊,你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一个……呃,身上没几两肉的小丫头。”

    慕容玉桡不说还好,一说上官绝便想起他将青鸾抱在怀里吃豆腐的那一幕,顿时面色一黑,他都连小手都没摸到,却被这个无良师兄给先抱了,真是气死他了。

    如果上官绝知道慕容玉桡在他昏过去后又摆了他一道,估计连吐血的心都有了。

    论功夫,他还差上慕容玉桡一截,论口舌,平日里的毒舌在面对慕容玉桡的时候也总是毫无用武之地,他只能日日夜夜在菩萨面前祈祷,希望什么时候来个神仙将这个妖孽收了,免得他在佘毒他这个可怜人。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

    慕容玉桡猛地靠近上官绝,一手握住他的脉门,上官绝的脸色顿时变地惨白无比,慕容玉桡在他耳边说道:“瞧你面色红润的样子也不像是重伤之人,大师兄再帮你一把。”

    上官绝虽然知道慕容玉桡不会真的伤害他,不过还是被那一阵从脉门流窜进来的阴寒之气给震的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心中更是暗暗心惊,似乎这个大师兄的功力更上一层楼了,呜……老天还真是不长眼,放了这么一只妖孽来为祸人间。

    慕容玉桡放下上官绝的手转手去开门,上官绝不知道的是他的大师兄在转身的那一刻,脸上的表情瞬间便转换成了伤心欲绝,打开了门,一句话都没有说,饱含着无比幽怨的目光瞪了一眼青鸾,便“噔噔噔”的跑开了。

    青鸾被那一眼看地汗毛直竖,这位姑娘看上去像是上官绝的红颜知己,而她显然为上官绝为她挡刀的事情而迁怒了她,这本来也不算什么,如果这个姑娘爱慕上官绝的话,心中嫉妒也是必然的,可是为何她的心中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呢。

    飞叶便能杀人,这样的人同上官绝一起,青鸾脑海中顿时闪过一个问题,这被压的人是哪一个啊?

    夏至见她家小姐突然发起了呆来,不由得扯了扯她的衣衫。

    青鸾赶紧甩去脑海中不厚道的想法,端着刚熬好的药走了进去。

    上官绝的一张脸经过慕容玉桡的寒气输入后,果然惨白如纸,红润的唇色一片青淡,只一双眸子亮晶晶的望着青鸾。青鸾的心里头浮现了一抹愧疚。

    想着自己以前对上官绝的种种,顿时绝得他这人虽然平日里混账了一点,但对他们卫家却是真的很好,上一次北城门为他们解围,这一次又让魏王世子出动侍卫队救援,更甚至不顾自己的安危为她挡刀,青鸾觉得自己真不该用世俗的眼光去评定他,这个世上多的是男子三妻四妾犹自不满足,而这个男人就算有很多的女人,可是他的花心人尽皆知,就连那些跟着他的女人都知道,既然知道还想要跟着他,那就是女人自己的问题了,而不是他的问题。

    一注即大断。青鸾如此一想,那股子的厌恶之情也淡了许多。

    上官绝见青鸾一直踌躇着,脸上的神情莫测,就是迟迟的不靠近,心头一急,挣扎着要起身,却一不小心扯动了背上的伤口,痛地“哎呦”了一声。

    青鸾猛然间回过神来,急急的走了过来问道:“你的伤口要好好养着,现在还不能动。”

    上官绝不由得露出了一抹傻笑,傻愣愣的应了一声:“哦!”

    青鸾见他这副呆样,她记得他应该没有伤到脑子才对啊,怎么原本那么个机灵的人一下子就变地傻了。

    “上官绝,今天真是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恐怕我们这一庄子的人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还有谢谢你不顾一切的为我挡刀,我真的打从心底的感激你。”青鸾神色认真的说道,她素来是个恩怨分明的人,上官绝这样大的恩情怕是还都还不清了。

    上官绝被人这么一本正经的当面谢恩还是第一回,而且这个谢他的人还是卫青鸾,这让他有一瞬间的茫然,甚至不知道该摆出一副什么样的态度。

    好在青鸾也没有多说什么,换了一副语气道:“这药凉了就失了药性,你先喝了吧。”

    上官绝听话的挣扎着想要起来,脸色却因为他的动作更加的白了几分。

    青鸾见状忙按住他,道:“你先别动,要不然我让那位姑娘进来喂你吃药。”青鸾是想着万一那位慕容姑娘跟上官绝是那种关系,自己若是插手照顾他,难免会引来那位姑娘的情绪,若是因为自己而惹得他们两个闹矛盾,那可不就是报恩了。

    上官绝闻言不由得傻眼,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她亲手喂他吃药的吗。

    就在这个时候,慕容玉桡又是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二话不说便接过青鸾手中的那碗药,冲着她说道:“这里有我就行了,我家绝不习惯我之外的人照顾。”那一脸的敌意似乎醋意还没有消。

    上官绝直接被慕容玉桡的话给弄懵了,什么叫做我家绝,这死bt究竟在背后做了多少毁坏他名声的事情。

    “你个死……”bt,后边的话卡在喉咙戛然而止,却是慕容玉桡的手指一弹点住了他的哑穴和身体的穴道,让他既无法说话也无法动弹,如果说健康的上官绝能在慕容玉桡手下过上二十招的话,那么此时身受重伤的他根本连反抗他的余地都没有。眼睁睁的看着青鸾冲他点了点头,说了句好好休养的话,便和丫鬟一道离开了。

    上官绝憋地额头直冒汗,一双好看的眸子像是冰冷的刀子直直的往慕容玉桡身上招呼,心里头更是直接将慕容家的祖宗十八代都招呼了一遍。

    慕容玉桡笑嘻嘻的吹了吹那补血的药,无比温柔的冲着上官绝一笑道:“绝,来喝药了。”

    上官绝一阵恶寒,感觉自己就是慕容玉桡手中的一团面团,由着他搓圆弄扁的,好在好在这个怪物明天就要赶往西北了,真希望他一辈子都在西北不要回来。

    将就着过了一晚上,次日天还没有亮,卫澈便带着一大堆威远侯府的人赶来了。

    如果不是报信的人说青鸾和卫欣儿都没有大碍,恐怕他连请假都顾不得便要直接赶过来了。看着温泉庄子那遍地的狼藉,那些个黑衣杀手的尸体早已经被魏王世子的队伍给集中起来了,总共是两百零八人,一开始这些人还是顽强抵抗的,后来发现就算拼尽全力也无法对付魏王世子的侍卫队,剩下的一些人便咬破了藏在齿间的毒药身亡了。

    卫澈顾不得先查探那些黑衣人的情况,直直的赶往了青鸾和卫欣儿暂歇的院落。

    前半夜的惊魂,后半夜的清理安置都让青鸾精疲力竭,卫澈到的时候,青鸾还在房间里睡觉。

    夏至一看到卫澈的身影,顿时觉得有了主心骨,准备进去叫醒青鸾,却被卫澈制止了。

    “让她先好好睡会,你跟我说说昨晚的情况。”

    夏至也不敢隐瞒,将昨日发生的点点滴滴都了出来,饶是已经知道结果了,卫澈依旧是听的满头大汗,他没法想象如果不是妹妹警醒,提前发现了那些乞丐的不对劲从而提前做了应对的措施,直拖延到魏王世子的队伍赶来,那么恐怕整个庄子都要不存在了。

    这一刻卫澈无比的庆幸自家妹妹的聪慧冷静,能在那么恶劣的环境下想到各种自救的方式,他的妹妹真心不简单。

    “你是说秦王世子为了救鸾儿为她挡了一剑?”卫澈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

    夏至点了点头道:“魏王世子会带人赶过来营救也是秦王世子的功劳。”

    卫澈的心纠结了起来,作为一个万事妹妹第一的哥哥来说,所有一切觊觎妹妹的生物都要被远远的隔离开来,可是这个死皮赖脸的世子一下子成了妹妹的救命恩人,这一下事情有点棘手了。

    “那世子如今人在哪里?”卫澈又问。

    青鸾朝着东厢房指了指道:“在东厢房休养呢。”

    卫澈闻言一张俊脸又沉了下来,同住一个院子,这也靠地太近了吧。

    夏至赶紧解释道:“其他的几个主人院都毁地差不多了,就姑娘这个院子靠在边上还没来得及过来,所以……”那上官绝再怎么说也是秦王世子,总不能将他赶去下人住的地方吧,更何况他现在身上还有伤。

    卫澈神色依旧沉沉,快步往东厢房而去。

    慕容玉桡早已经在凌晨时分便启程赶往西北了,上官绝顿时觉得压在头顶上的那片乌云都散了,这一觉也睡地格外的香甜。直到感觉到一道无比复杂的视线盯着自己,上官绝才猛然间惊醒了过来。

    此时太阳已经跃上了地平线,淡淡的阳光透过窗子洒了进来,上官绝逆着光无法看清楚卫澈的脸色,却是认出了卫澈的身影。

    上官绝露出了一个招牌式的笑容,叫了一声:“阿澈,你什么时候来的?”

    他的身上还绑着厚厚的绷带,就连屋子里都散发着一股子淡淡的药味,卫澈心里头的怒气顿时散了许多,朝着床上的人作了一揖道:“这一次真的多谢了。”

    上官绝顿时觉得自己赚到了,摸了摸鼻子,一副正义凛然的道:“这不算什么,你我本是朋友,再说了你之前不是在酒楼也救我过我一命吗,所以不必摆在心上。”

    二人正说着话,却听到窗户处青鸾轻轻柔柔的声音:“哥哥,是你来了吗?”

    青鸾并没有进来,不过她的声音柔软而又好听伴随着那轻柔的阳光好似那傲霜的寒梅,上官绝的一颗心跳漏了半拍,心中暗暗想着什么时候她也能用这样柔软的声音对他说话就好了。

    卫澈一听到青鸾的声音,便直接走了出去。

    青鸾的身上穿着一件松绿色的小袄,俏生生的站在窗子底下,经过了那样惊心动魄的一夜,此时再见到自己心中最重要的人,青鸾顿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卫澈皱着眉头解下自己身上的披风披在青鸾的身上,软声责怪道:“怎么出来都不多穿件衣服。”

    “我这不是听见哥哥的声音着急嘛。”青鸾软软的撒着娇。

    卫澈叹了一口气,语带心疼的问道:“阿鸾,是哥哥不好了,你吓坏了吧?”

    青鸾笑着摇了摇头道:“哥哥,我做的好吧?”昨夜的情形如今想想还是会心颤,可是她一点都不想哥哥为此自责,更何况那种情况恐怕谁都预料不到。

    两百多个杀手,这样的大手笔,只为了对付她们两个无关重要的小丫头,这到底是出自谁的手呢?

    屋子里头上官绝听着兄妹俩的脉脉温情,心里头又是庆幸又是嫉妒的,庆幸的是还好这卫澈是卫青鸾的亲哥哥,若是情敌他还当真一丝胜算都无,嫉妒的是那臭丫头每每对他都是没有好脸色的,自己要靠着这样的苦肉计才能搏得佳人感激的笑容,想想也是心酸啊。

    上官绝兀自感慨着,那边卫澈和卫青鸾已经进到了屋子里,卫欣儿听到卫澈的声音便也走了出来。

    “这里也没法待了,你们俩等一下收拾收拾就跟我回京吧。”

    青鸾道:“那秦王世子怎么办?昨天大夫说他的伤口若是移动很有可能会裂开,哥哥,他是因为我才受的伤,我不能撇下他不管的。”

    卫澈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内心深处却有两个声音在拉扯,向来严肃冷凝的脸出现了纠结的表情,好半晌才道:“不是说他身边有一个武功高强的姑娘吗?有她照顾就成了。”

    “侯爷,那位姑娘天还没亮就离开了,说是要有好一段时间不回京。”夏至在一旁说道。

    事实上昨个儿慕容玉桡要离开的时候还特地跑来警告了青鸾一番,大抵的意思是,上官绝是为她受伤的,所以照顾上官绝是她的本分,不过上官绝喜欢的是她慕容玉桡,所以她不许趁着她离开的这段时间趁虚而入。

    青鸾听地满头黑线,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那红色的身影早已经消失了。

    卫澈心里头又是一阵挣扎,总觉得留妹妹在这里照顾上官绝无疑是送羊入虎口,只得黑着一张脸吩咐,让赶紧将昨晚破坏掉的主院给收拾出来,至少不能让上官绝跟妹妹同住一个院子。

    对于这个青鸾到也没什么可说的,自己一个姑娘家跟上官绝同住一个院子也确实不像话。

    卫澈到来后,魏王世子的人便立时就撤了,卫澈带来的人也接手了他们的工作,又命手下带着重礼去别庄谢过并表示改日自己再亲自登门道谢。

    这边青鸾同卫澈一起去看望了受伤的人。

    李铁柱夫妇双双遇难,青鸾的心里头万分的难怪,这两个人当时就跟在她的身边,李铁柱更是为了让他们逃亡生生的烧死在了地窖里,而李铁柱的媳妇也是青鸾亲眼看着咽气的。

    院子里王大明的媳妇正在为李大牛熬药,见到卫澈和青鸾进来,连忙擦着手站了起来。

    “侯爷,姑娘,你们怎么来了?”

    卫澈看了一眼院子的情况,因为别庄的面积大,平日里也鲜少有人会来,因而五户人家基本上都有一个独立的院子住,曾经四人住的小院子里只剩下了两人,李孝眨巴着眼睛,一脸怯怯的望着卫澈和青鸾。

    王大明媳妇见状连忙将李孝扯了过来,道:“孝,这是侯爷和姑娘,快跪下来行礼。”

    李孝的年岁还不太明白死亡的意义,只知道平日里会把他举地高高的哥哥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隔壁的王大婶抱着他直说他是可怜的孩子,可是他哪里可怜了?刚才还有漂亮的姐姐过来,还给他香甜的糕点吃。

    青鸾看着李孝懵懂的模样,心里头一阵阵的难过。

    卫澈对着王大明的媳妇道:“以后多多看顾着他。”

    王大明媳妇连声应是。

    卫澈跟青鸾这才进了屋子。

    屋子里的光线并不是很亮堂,李大牛躺在木板床上,双眼直愣愣的盯着屋顶,一夜之间,他的父母都没有了,他眼睁睁的看着那贼人割破了母亲的喉咙,母亲那样痛苦的死去,他却无能为力,这种无能为力也让这个傻愣愣的年轻人陷入无限的自责当中。

    青鸾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安慰这个傻大个。

    却听到卫澈说道:“李大牛,我很谢谢你。”13acv。

    卫澈的声音让李大牛有了反应,微微的转过了头来,却是看到卫澈跟青鸾,想要从床上起来,奈何身上的伤势实在是太重了。卫澈一把按住他说:“你别动,好好养伤,你爹和你娘的身后事,我会替你办地妥妥当当的,你弟弟我也会照人看顾的,你只需要安心养伤就成了。”

    李大牛的心里一阵感动,他们一家子不过是卫家的奴才,奴才为主子死是天经地义的事,可是今个儿两位天人一般的主子却亲自来到这院子里探望他,这让他的心里暖暖的。

    这个傻大个自醒过来后一直都没有任何反应,此时却是突然哭了起来。

    发泄一般的嚎啕大哭将外头的王大明媳妇都给惊地跑了进来,她就担心大牛这个直脾气万一惹恼了侯爷和姑娘吃亏的还是他自己。

    王大明媳妇想要上前去劝,却被青鸾一个眼神制止了,悲伤郁结在心头反而容易积成病,还不如让他如此发泄一顿。

    李孝听到哥哥的哭声,也跑了进来,他的手里还握着刚才青鸾给他的糖。

    “哥哥,哥哥,你是不是又痛了,你别哭,孝给你吃糖。”李孝将手中的糖往李大牛的嘴里塞。

    青鸾见到这一幕,却莫名的红了眼眶。

    过了好一会,李大牛才渐渐的止住了哭声,许是将心中的悲愤都哭了出来,他的神志也有些清明了,看向卫澈道:“侯爷,奴才可不可以跟着艾队长,跟他学习本事。”

    自从艾奇他们留在别庄之后,每每练功的时候,李大牛就会跑去看,他有一把子的力气,可是就算他用尽力气也都打不倒那些侍卫们,那个时候他就特别希望能够跟艾队长他们学本事。发生了昨夜的事后,更加坚定了他心中的信念,若是他有那样的本事,或许就不用眼睁睁的看着母亲惨死而没有一丝的办法。

    卫澈认认真真的看了他半晌,最后点头道:“好,等你伤好了之后便来上京吧,我会吩咐艾奇好好教导你的。”

    李大牛心里一喜,连连的谢过了卫澈。

    从李大牛的屋子里出来后,青鸾的神色便有些怏怏的,卫澈也明白她,他的妹妹虽然在关键时候能够杀伐决断,可是骨子里她依旧是一个心软的小姑娘,对于李家发生的悲剧她不可谓不自责。

    “鸾儿,当时的情况你不可能护住所有的人。”卫澈安慰着说道,“那样的情况,你能做到那种程度,最大限度的保护了庄子里的人,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青鸾微微垂下了头道:“哥哥你说的我都明白,可是我亲眼看着李大婶一点点的咽气,我怕是一辈子都没法忘记那副场景。”

    卫澈听到这话,心里头一痛,一手握住青鸾的手道:“鸾儿,不要多想了。”卫澈并非一个多话的人,就连安慰人的话翻来覆去的也只有这么一句。

    青鸾撇开心头沉沉的感觉问道:“哥哥,那些黑衣杀手一点线索都没有吗?”

    “所有人都死光,而且他们身上一点印记都没有很难查出他们的来历,但是放眼整个大夏,能出动这么大手笔的也就只有那么几家,原本我怀疑是蒋家所为,不过前几日蒋傲杰亲自来府里为那日在北城门的刻意为难而道歉。”卫澈跟青鸾一面行着,一面说出了他心中的所想,“蒋傲杰是个骄傲的人,我看地出来,那一日他来并非是心甘情愿的,我想定是他家里人知道了北城门的事所以逼着他来道歉。”

    青鸾觑了一眼卫澈道:“哥哥的意思是,蒋家现在并没有想跟卫家为难的意思。”

    “不,确切的说在明面上并不想为难,欣儿妹妹进宫是皇上的意思,他们这个时候若是跟卫家为难,反而让皇后在宫里难做人。”卫澈道,“昨日那些杀手若是得逞了,恐怕这蒋家定是被怀疑的第一人,毕竟那蒋傲杰在前几日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发过难不是吧,蒋家能有今天的地位,也并非一般人,所以他们不至于出这样的昏招将自己置于风口浪尖上。”

    “那哥哥觉得会是谁?”青鸾问道。

    “横竖还是跟那些宫里的脱不了干系。”卫澈笃定的说道。

    青鸾心中也是猜到了几分,牵扯到宫里的事,那便不好说什么,加上现在所有杀手都死了,他们手头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证据去指证别人,可以说这个亏他们威远侯府吃定了,不过对方也没有讨到什么好处,那两百多个杀手几乎是倾尽了一个世家一半的力量,如今全军覆没,恐怕那人心里头也在滴血吧。

    “不过这件事是不是蒋家做的都不要紧,咱们放出点风声就行了,只要皇上心里头有数就成了。”卫澈虽然不屑于那些阴谋,可是眼看着自家妹妹遭遇这样的危险还不反击,那就太憋屈了。

    青鸾同卫澈也不愧是兄妹,两个都想到一个点上去了,他们也知道这样无凭无据也不能将那幕后之人绳之于法,但这不妨碍他们将后宫那一池水绞地更混,蒋家位居那个位子,怕是有不少人想将污水往他们头上泼吧,就是不知道那蒋后在皇上的心目中是不是有足够的信任呢。

    二人定下计后,卫澈又在别庄留了一整天,将那些青鸾不好出面打理的事情都打理了,最后看着青鸾和卫欣儿搬到修整好的主院后,这才将所有的人马都留下了,自己独自一人回了上京。

    上京,镇国公夏家。

    大夏朝的镇国公夏文彬,不仅位列一等公,更是大夏朝的太傅,同靠着战功起家的公侯世家不同,夏家从一开始便是走的文路,大夏建朝之初,夏家的先祖便是上官家身边的军师,之后大夏朝建立以后,夏家按着功劳被封为一等镇国公。

    只不过百年传承下来,夏家渐渐的也出现了衰败之势,直到如今的镇国公夏文彬才领着夏家的后辈止住了这颓势。

    不过夏家最最出名的并非这位连中三元,之后更是身居太傅高位的夏文彬,夏家最出名的人是辅佐上官睿登上皇位的夏芍,然那样一个神奇的女子却始终抵不过红颜薄命。

    此时素来都以儒雅煮成的夏文彬正铁青着一张脸瞪着底下的一对夫妻,这对父妻便是他的同胞弟弟夏文韬和弟媳严氏。

    “你们两个竟然做出这等事情来,你们……”夏文彬是气狠了,身子不断的发着颤,他真想敲开自家弟弟那木鱼脑袋瞧一瞧,那里头装了什么东西,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受一个妇人的蛊惑。

    夏家隐藏的一大半的势力被毁于一旦,夏文彬这个夏家当家人简直都要无颜去见夏家的列祖列宗了。

    “哥,我们这不是担心棠儿吗?那女的若是进了宫,哪里还有棠儿的地位啊。我这还不是为我们夏家考虑。”夏文韬一脸的委屈,两百多个杀手都没有杀掉那个女人,这运气也太好了点吧。

    夏文彬被他气的说不出话来,一屁股重重的坐回了椅子上,一张老脸浮现了一丝青灰之色:“你们担心什么?只要皇上在位一天,夏家就不会走下坡路。”

    这一份尊荣是他的女儿用命换来的啊,夏文彬的心头一阵阵的痛,想起女儿的那张脸,是他这个做爹的对不起她,那个时候为了挽资上的心,更甚至还送了夏棠进去,明着为了照顾病重的夏芍,可是夏文彬心里头明白女儿那样骄傲的人定是会因为夏家这样的行为而寒了心,所以她临死都不肯见他这个父亲,只让她母亲带了一句让他泣血的话父亲,我为夏家耗尽最后一滴心血,您可还满意。

    夏家能有今日的风光可以说是有一半都是夏芍的功劳,而她死后,皇上更是将夏家当成岳家,就连蒋家都要排在后头,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皇上惦念着夏芍,所以恩泽她的家人。

    若是夏家就这么一直安安分分的,做忠君之事,只要上官睿在位一天,夏家就不会倒,偏这两夫妻不知道听了谁的唆摆,竟然派人去对付卫欣儿,还将夏家隐藏的一办势力都折了进去,还一副我没有做错的样子。

    夏文韬见自家大哥气地不轻,心里头也有信了,又道:“大哥,棠儿都说了那卫欣儿几乎跟芍儿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这若是进了宫还不马上就夺走了皇上的心,咱们棠儿本来就靠借着芍而的光才得了一个淑妃,若是那卫欣儿进了宫,棠儿哪里还有位子啊。”

    夏文彬气地抬手就将手边的茶盏砸向了夏文韬,夏文韬连忙一逼,砸是没被砸到,却被泼了一身的茶,茶叶末子挂在他的脸上,一滴滴的往下落。

    严氏的眼里闪过一丝厉色,却是满脸委屈的掏出帕子为夏文韬擦拭,嘴里却道:“大哥,您就算生气也不能这样对老爷啊,老爷好歹也是淑妃娘娘的亲爹,您给他几分脸面成不成?”

    严氏这话明显带着埋怨,那如今在宫里的是她的女儿,就算当初是靠着夏芍进的宫那又怎么样,她一个死人,皇上能记她三年、五年,难不成还会记她十年、二十年?什么男人的深情那完全是靠不住的,相信皇上会只爱一个女人那就跟相信母猪会上树一样可笑。她家棠儿本来就是靠着复制夏芍上位的,如今出现了一个比她更像的人,不立即除掉了,难道还等着她进宫抢了棠儿的恩宠吗?

    夏文彬看着严氏的样子,不由得怒道:“你无知妇人给我闭嘴。”

    严氏不由得吓了一大跳,惊吓过后,一张脸涨地通红道:“大哥您是大夏朝的太傅,是天下文人的典范,这辱骂弟媳传出去也不怕别人笑话。”

    夏文韬赶紧扯了扯自家媳妇,示意她别在说了。严氏狠狠的瞪了一眼夏文韬,就是这个男人不争气,这才让夏文彬这个大哥压在头上过了大半辈子,如今他们的女儿才是宫里头的娘娘,凭什么还要让夏文彬压着。

    夏文彬自己一生兢兢业业的为夏家服务,最后甚至好牺牲了自己最疼爱的女儿,可惜他的牺牲一点都没有得到该有的敬重,到头来落了一身的埋怨。

    夏文彬的心头生出了一股子前所未有的灰败感,看着严氏一脸振振有词的样子,再看自家亲弟弟虽然好似敬着他这个大哥,可是眉眼间亦是深深的不赞同,顿觉之前说追求的一切都是一场虚幻,摆了摆手道:“你们既然已经不服我了,再住在一起也没意思,在过年前将这个家分了吧。”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