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247.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21 过年

121 过年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另外一边,小扇子一得到消息便急急的跑回院子:“爷,那老太婆派人来了,现在正和卫姑娘对峙着呢。”

    上官绝闻言脸上登时就沉了下来,过了一会才说道:“小扇子,你将这里的痕迹都收拾一下,我们这就去阿洛那边,那老太婆是故意的,她就见不得我身边出现什么助力。”

    这急惶惶的往只住了两个姑娘家的别庄里来找人,这按的什么心一看便知,不就是担心他同威远侯府交好,之后获得了威远侯府的助力吗?还带了两个“丫鬟”,还当真是不遗余力的破坏他的名声啊。

    小扇子也知道事情紧急不敢再耽搁,只看了一眼上官绝问道:“爷,您行不行啊?”昨日为了取信周大夫同卫姑娘,那伤口崩裂可是货真价实的,怕是从这里急急的赶回魏王世子的庄园,这伤口可不是又要恶化了。

    “行了,要你多嘴,做好你自己的事。”上官绝的情绪微微有些暴躁,能不暴躁吗?自己好不容易跟青鸾的关系有所缓和,老太婆这一来,可不又都毁了吗?

    “小扇子,你可记着来的是哪两个?”上官绝一面用白布狠狠的缠紧伤口,一面恶狠狠的问道。

    “爷,您放心,我都记下了。”小扇子知道今天这事,他们家爷肯定会找机会报复的,所以早早的便将那“仇人”的名字给记住了。

    “好,很好。”上官绝的这三个字就像是齿缝了蹦出来似的。

    那边小扇子也收拾的差不多了,上官绝才又对他吩咐道:“你想办法给卫姑娘通个信,爷就先走了。”

    圆脸嬷嬷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青鸾道:“姑娘也就别瞒着了,我们肖老侧妃已经得到了消息,这不也是担心世子爷在这里住的不习惯,我们世子的性格也古怪,喜欢身边的人都是赏心悦目的,就怕姑娘不知道这个,派过去伺候的人不合心意。”

    青鸾算是听明白了,这什么秦亲王府的老侧妃根本就看不得上官绝好,这也对,像他们府里头血缘相亲的二叔都觊觎着威远侯府的位子呢,秦亲王府那一窝子的人,嫡系就只剩下了上官绝一个人,那什么老侧妃的有自己的儿子,自己的孙子,她能见得上官绝好吗?

    所以她这是担心上官绝交好了威远侯府在府外头积攒了自己的人脉,所以不遗余力的来搞破坏了。

    想清楚了这一点,青鸾的心也放了下来,所说这两位嬷嬷一口咬定上官绝在别庄里头,不过这消息第一个要掩地死死的便是那什么老侧妃,毕竟若是这消息真传了出去,指不定就要促成一桩她不愿意看到婚事,

    夏至神色气愤的瞪着秦亲王府来的人,这几人也太过分了,就算秦亲王是大夏朝唯一的亲王那又怎么样,她们不过是秦亲王府的奴才,这都跑到她们卫家来撒野了。

    “原来这就是所谓秦亲王府的规矩,你们这是欺我们威远侯府没人吗?”夏至忍不住的开口道。

    那容长脸的嬷嬷笑道:“姑娘这话可就说的不对了,我们从进到这里就一直规规矩矩的,奴才有奴才的规矩,这姑娘也该有姑娘的规矩,卫姑娘生为候府的小姐,应该最明白这个道理不是吗?这私藏外男可不是什么好规矩啊!”13acv。

    青鸾一听这话,登时怒了,厉声喝道:“掌嘴,瞧瞧这满嘴喷粪的奴才说的什么话,这难道也是肖老侧妃教你的。”

    那容长脸的嬷嬷一听到青鸾要打她,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不过这个时候她后退也没有用,“啪”的一声,牙槽里的一颗牙齿跟着脱落了。

    那圆脸嬷嬷立时沉下了一张脸道:“卫姑娘这是不给我们秦亲王府面子了,我们本来好心好意的还想给姑娘瞒着,到是姑娘你却不领这份情,到时若有什么不好的话传到外头,坏了姑娘的姻缘,可别后悔。”

    青鸾冷笑道:“所以你们这是在威胁我吗?”

    外边息急痕。这一次不用青鸾吩咐,白昼的又一巴掌甩了上去,两个人一左一右刚刚好对称了。

    这两位婆子到也没有想到青鸾的脾气会如此之大,普通人听到她们这邪肯定是慌了的,她倒好还硬气的让人掌嘴,貌似这一回她们是踢到了铁板,那些威胁的话这里说说也就罢,真要传出去,第一个不放过她们的恐怕就是肖老侧妃。

    两位嬷嬷有些下不来台,只好跟后头的红衣丫鬟使了个眼色,那丫鬟也是机灵的忙堆了笑上前道:“卫姑娘,您先别急着生气,是两位嬷嬷不会说话,奴婢在这里先替两位嬷嬷道歉了。”

    青鸾的脸色稍霁,虽然不待见这一行人,也不能真将人打死在了这里。

    那红衣丫鬟见青鸾的怒气稍退,又道:“两位嬷嬷也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咱们老侧妃吩咐我们来这里找人,咱们也是听命行事的,卫姑娘您大人有大量,就别为难我们几个。”

    俏儿看着这妖妖娆娆,一副青楼打扮样子的丫鬟,心里很是不爽,恶声恶气的说道:“大人有大量,如果我们往你们肖老侧妃院子里找咱们家到夜香的华老头,你们愿不愿意。”

    青鸾听到俏儿这促狭的话,差点笑了出来,那什么老侧妃肯定就是秦亲王的侧室,秦亲王远在西北军营,往老侧妃院子里找那华老头岂不是怀疑老侧妃同到夜香的老头有染,这俏儿的一张嘴果然是犀利啊。

    俏儿这话一出,两位嬷嬷并两位丫鬟的脸都涨地通红,一时间气氛凝滞了起来。

    到了后头那四人也不开口说话,就这么跟青鸾干熬着,反正她们是铁了心要见到上官绝的面才会回去的。

    青鸾直接留下夏至招待,自己回到了里屋,反正这几个不过是秦亲王府的奴才,自己客气以待,她们还真把自己当成一回事了。

    “姑娘,秦王世子已经离开了,他给你留了一封信。”过了一会,俏儿从外头奔了进来,手里捏着一封信。

    青鸾听了不由得一惊,心里头最先想到的上官绝身上的伤,毕竟昨天才刚刚离开,他这样离开若是导致了伤口恶化就糟糕了:“他人呢?”

    “已经走了,往魏王世子的别庄去了,姑娘,您放心,艾奇队长悄悄的从后门送了他们出去,还给他们安排了马车,照这个速度恐怕已经到魏王世子的别庄了。”俏儿道。

    青鸾心头一紧,一直以为上官绝是一个游戏人间的浪子,可是他的很多行为又让她觉得自己应该用另外一种眼光去看她,他会这么着急的连伤都不顾的离开,想必也是听到了什么消息,担心自己的存在会连累她吧。

    打开上官绝留下的信,不过是寥寥数语,对于她的悉心照顾表示了感谢,末了我自己留下的麻烦道歉。

    青鸾的心不由得一软,秦王世子那么响亮的名头,可是他恐怕也过地不容易吧,未出生,父亲就战死沙场,接着母亲在生下他后也跟着去了,唯一的祖父长年累与的都在西北,不管他是不是被府里头的那些小鬼教导成这个样子的,他的生活想必没有外头所看到的那么光鲜亮丽吧。

    “姑娘,外头的那几个人现在怎么办?真留着她们喝茶,奴婢都心疼了那上好的茶叶。”俏儿是真心讨厌那几个秦亲王府来的盛气凌人的下人。

    青鸾见她这个样子不由的笑道:“行了,她们既然那么想在这里作威作福,咱们就给她们一次机会。”

    说着青鸾又转到了前头,扫了一眼秦亲王府来的四人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为何非得认定秦王世子在这别庄里,但是这庄子里住的是我和姐姐,我们卫家虽然比不上秦亲王府显贵,但也没有道理让人白白打脸,我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可以在这庄子里找,若是找到了秦王世子,我给你们陪不是,若是找不到,我希望肖老侧妃给我卫家一个交代。”

    马嬷嬷和许嬷嬷互相对视了一眼,虽然担心青鸾下了什么套子,但是她们是知道上官绝受伤的,一个受了伤的人能躲到哪里去,两个人正想应下来,却听到外头王大明的媳妇进来禀报,说是那秦亲王府的马夫要见两位嬷嬷。

    马嬷嬷看了一眼许嬷嬷,自己先走了出去,等到再次进来的时候,脸色已经没了先头的趾高气扬。

    “卫姑娘,是奴才们搞错了,咱们世子一直都在魏王世子的别庄里头,这两家庄子靠地近,许是走错了。”那马嬷嬷舔着脸说道。

    青鸾冷笑道:“这都会弄错,我还真怀疑秦亲王府办事的能力。”

    青鸾的心中着实讨厌这四人,毫不客气的一顿奚落,直将那四人说的再撑不住,跪下磕头道歉这才放过了他们。

    等到他们一行离开之后,夏至才道:“姑娘,您说那秦亲王府是什么意思?”

    青鸾软软的靠在美人榻上,心中难免记挂着上官绝身上的伤,听到夏至的问话冷笑道:“横竖就是那个什么侧妃的见不得上官绝的好呗。”

    夏至点了点头道:“哪家的长辈会安排那样的丫鬟在自家孙子身边伺候的,那可不是要让人舒坦,而是想着勾坏了爷。”

    青鸾摆了摆手道:“算了,那是人家府里头的事,我们也莫要管那些闲事。”

    “姑娘,您这话说的,怕是世子听了都要心寒了,虽然奴婢一开始也挺不喜欢秦王世子的,可是就冲着他在北城门出手相助,奴婢的心中就对他大大的改观了,之后又是他说动了魏王世子带着侍卫队赶过来,要不然那一日,咱们几个都会没命,更何况他还为姑娘您挡刀,单单这一份心意,您若还是将他当成陌生人,就连奴婢也要为世子叫屈了。”

    要说心中没有触动那是不可能的,见夏至对上官绝那么维护,青鸾不由得打趣道:“你莫不是收了他什么好处,这才一个劲的为他说话。”

    夏至没好气的瞪了青鸾一眼道:“奴婢这是被世子给打动了。”

    上官绝离开的第三日,卫澈又亲自过来别庄这一边,接卫欣儿和青鸾二人回府,已经是腊月十五了,再过十来天便要过年了,威远侯府虽然有老太太做阵,但她一个人也有些忙不过来了,青鸾早点回去也正好可以替老太太分担分担。

    这一次回城的途中到没有遇到什么麻烦,马车一路顺畅的驶进了威远侯府,青鸾和卫欣儿下了车后便直接前往老太太的荣寿堂。

    祖孙三二十几天没有见面,这一见面便有说不完的话,老太太直接将二人拉到了罗汉床上,细细的问了她们温泉庄子发生的事,在听到青鸾她们说了那夜的事情后,老太太连连的念了两声佛。

    青鸾知道老太太虽不声不响,可也一直注意着上京各大世家的情况,便问道:“祖母,依你看,这事是哪一家动的手?”

    老太太微微垂下了眸子,拨了拨手中的佛珠,好半晌才道:“原本之前我也猜不到,不过前段时间上劲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镇国公夏家分家了。”

    青鸾微微有些惊讶:“分家了?”夏家的情况他也有所耳闻,夏家的当家当今的太傅夏文彬,深受皇上的器重,夏家大房二房这些年也一直都住在一起,这突然分家,青鸾猛然间想起那宫里头夏家还有一个淑妃娘娘,是夏家二房的嫡女,这么说来这件事很有可能就是夏家二房干的,然后这不算聪明的行为最终惹恼了镇国公夏文彬,所以最后以分家收场。

    老太太点了点头道:“我见过那个夏二夫人,是个心思大的,怕是她也不想就这么被夏家大房压着一辈子,加上她自认为自己的女儿是后宫的娘娘,即便是他们脱离了大房,也不见得会过地比大房差。”

    卫欣儿闻言道:“那二夫人的见识也是有限的,难不成她不知道自家女儿在后宫的荣宠是沾了大房的光吗?虽说皇上不会管夏家分不分家的事,可是皇上对镇国公的信任是有目共睹的,这当中虽然有很大一部分是元后的原因,可是镇国公当年可是连中三元的大才子啊,天下文人的典范,这样一个人才,身上怎么会没有皇上看重的才华呢。”

    老太太听了止不住的点头,一把拉过欣儿的手道:“你能将这些都看地如此透彻,祖母心里的担忧也能放下了。恐怕你这次进宫,那个淑妃也定会为难你,不过你也不用怕,如今怕是皇上心里头也恼恨夏家二房不懂感恩,所以这淑妃若是安安分分的还好,若她有什么出格的行动,墙倒众人推,这第一个倒的就是她。”

    卫欣儿笑着说道:“祖母,您是知道我的,我进宫也不别的,只求平平安安就成了。”进宫并非她所愿,威远侯府也不需要依靠她在宫里的地位提高自己在上京的权势,所以她只盼着自己能够平安。

    “这就够了,权势地位没有几个人能够看破的,可是权势地位又哪里比地上平安周全呢。”老太太一直是一个豁达的人,所以对于卫欣儿这么没有“出息”的想法也很是赞同。

    “好了,我们不提那些糟心事,鸾儿,你哥哥的亲事已经定下来了。”老太太高高兴兴的说道,这段日子威远侯府发生了那么多的事,实在是很需要一件喜事来冲上一冲。

    青鸾一听这话,立时就来劲了,“真的嘛,那就太好了,祖母,您见过芊芊姐没有,她是一个很好的人,人有温柔,跟哥哥又是打小认识的,用那戏文上的话来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的。”

    一旁的连嬷嬷笑着凑趣道:“可不是吗,之前老太太见过那柳家姑娘一面,回来就把人给夸大天上去了。”

    “祖母,哥哥的亲事定在什么时候啊?”卫欣儿笑嘻嘻的问道,她到是希望那日子能够早一点,至少在她进宫之前能看到卫澈成亲那就最好不过了。

    “选了吉日,定在二月十五,你三月份进宫,我想你一定也想看着嫂子进门对吧。”说起这事,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都活络了起来。

    特别是青鸾心中格外的兴奋,老太太见她兴致高昂便将她留在身边一道协助她办卫澈的婚事以及过年的事宜,而卫欣儿则依旧留在紫藤苑学习那些必要的东西。

    到了年三十那一日,青鸾早早的就起来了,同卫欣儿一道去了老太太的荣寿堂请安,坐了一会,卫家三房卫延嗣便带着颜氏同一双儿女过来了,今天是年三十,照例卫家三房应该坐在一起吃年夜饭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