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259.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29 践踏(5000+为星子)

129 践踏(5000+为星子)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内院里头,青鸾和卫欣儿亦是忙地脚不沾地的,特别是青鸾,作为威远侯府的半个主人,她要维护世家之间那种盘根错节的关系。

    而另一头,老太太则是坐镇荣寿堂,颜氏和卫爱莲二人忙着招待赶来吃喜酒的各家夫人。

    卫青玉捏了捏手心里的东西,今天这是她最后一搏了,所以她一定要成功。

    “姑娘,前头来了很多人。”白棉气喘吁吁的跑到卫青玉身边。

    卫青玉赶紧将她拉到一边,道:“你这死丫头,小声点。”

    白棉这才住了声,压低了嗓音道:“姑娘,奴婢打听到了秦王世子和魏王世子都来,您看您是选择谁出手。”

    “魏王世子都来了。”卫青玉一把抓住白棉的手,用力的程度直让白棉一阵阵的抽气,可见她心里的激动程度。

    “是,是,姑娘您先放开奴婢,好疼啊。”白棉望了一眼面上浮现疯狂之色的卫青玉,心里头骇然,总觉得自己跟着她如此孤注一掷会没有什么好结果。

    卫青玉见到白棉痛苦的神色稍稍回了神,晶亮的眸子闪动着最后的执着,她没有想到卫澈竟然有这么个能耐,就连魏王世子都来参加他的婚礼,相比秦王世子,魏王世子那是有真正实权的,跟了那样的人才会有真正的光明。

    “姑娘,可是魏王世子一看就不是好糊弄的人啊。”白棉想起刚才的那一瞥,魏王世子冷峻的面容让她印象深刻,同样也让她心里生出一股子的胆寒,说实话,设计这样的人,她没有那个胆子。

    卫青玉一听白棉这话,陷入了一种莫名的焦躁啊,是啊,魏王世子那样一个睿智的人,可不是秦王世子,对上他,她一点把握都没有。可是想想魏王世子的身份,更甚至将来有可能成为太子,这样一个尊贵的人物,让她放弃,她又心有不甘。

    院头亦忙颜。卫青玉捏了捏手心里的药,喃喃自语道:“让我想想,让我再想想。”

    青鸾刚刚将一位小姐安置好,转过身来便是看到卫青玉这副深思不属的模样,猛然间想起上一世,卫青玉在被人退亲后,竟然下手给魏王世子下药,最后爬上了魏王世子的床。这样一个为了富贵荣华什么都可以出卖的人,她一定得留意着点。青鸾沉吟了片刻便招来了夏至,让她找个人注意着点卫青玉,卫家二房现在这样一个情况,难保卫青玉不会选择在今天的日子里狗急跳墙。

    离迎亲还有一个时辰,卫澈引着上官绝同上官昊一起在偏厅喝茶。

    上官绝到是个善解人意的,直接摆了摆手道:“阿澈,你去忙吧,我和昊早这里坐一会便成。”

    卫澈闻言便施了一礼,道:“两位稍坐,我去去就来。”虽然有卫延嗣代为照顾男客,但是他毕竟不是威远侯府正儿八经的主子,有一些事也不能专断独行,因而卫澈这个新郎也必须忙着招待一些贵客。

    上官昊等到卫澈离开后才问道:“你似乎突然对威远侯府来了兴趣。”上一次也是,用十万两银子说动他出动侍卫队,这对于一毛不拔的上官绝来说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

    上官绝瞥了一眼上官昊,端起茶好整以暇的喝了一口,道:“这你不用管,你只要记住威远侯府现在是小爷我罩着的就行了,让你的人眼睛放亮的,别踩了地雷,到时候可不要怪我不客气。”

    上官昊哧了一声,没在说什么。

    偏厅里一时陷入了沉默。

    门口突然传来小扇子的声音:“你是谁啊?卫蓄爷说了,这里不许人打扰。”

    “在下林子轩,想要拜访两位世子,还麻烦小哥通传一声。”温文尔雅的男声。

    上官绝原本淡然的神情蓦的一冷,随即扬声道:“让他进来。”

    小扇子应了一声“是”,觑了一眼努力想要表现镇定眉眼之间却掩饰不住高兴的林子轩,心里暗暗嗤笑了一声,这人还真是天堂有路不走,偏要往地狱里头撞去,真是蠢毙了。13acv。

    林子轩的一颗心“嘭嘭”的跳着,他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没想到那两位世子真的要见他,当然他主要还是冲着魏王世子去的,只有魏王世子这样前途无量的人才值得他跟随。

    林子轩稳了稳心神,理了理衣冠,端起一副恭敬而又谦虚的表情跨了进去。

    屋子里上官绝和上官昊并排坐着,光从外表上看,一个俊雅,一个冷凝,带着上官家特有的高人一等的高贵。上官昊微垂着头,手里端着茶盏,注意力好似都放在那盏茶上面了,而上官绝眉头微挑着看这林子轩,那神情用慕容玉桡的话来说就是十天拉不出屎憋了一肚子的气想要找人发泄的神情,而很不幸的林子轩就是那个被找上的人。

    “见过魏王世子,秦王世子。”林子轩不了解上官绝,当然也不知道他所想,按着他自己的想法,只要自己有机会见到魏王世子,他定会让魏王世子见识到自己的才华,但凡惜才的都不会舍下他这个人才。

    上官昊素来都是不多话的,这人是上官绝让他进来的,自然跟他无关。到是上官绝面带笑容的说道:“起来说话吧。”

    林子轩直起了身子,面不斜视的对上了上官绝。

    上官绝盯着他看了好一会,才道:“你要见我们有何事?”

    “在下仰慕两位世子的风采,今儿又幸见到两位世子,心下激动,故而冒昧前来。”林子轩的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嘴里虽然说着仰慕之词,神情却是不卑不亢的。

    上官昊依旧没有抬头,他虽然不知道上官绝跟这年轻人有什么过节,但是这么个谄媚的小人让上官绝收拾收拾,或许能够愉悦他的心情。

    上官绝听到林子轩的话,猛地直起了身子,脸上挂了戏谑的笑容,“你说仰慕我的风采,那你说说我有什么风采让你仰慕的?”上架谁不知道他上官绝是纨绔世子,这么不要脸的话还真好意思说。

    林子轩面上的神情微滞,这仰慕风采的话自然是客套话,就算仰慕那也是仰慕魏王世子,有谁会仰慕一个花名在外的纨绔,只是看他和魏王世子在一块,身份又是自己得罪不起的,这才会把他一道说了进去,可是这样的客套话,又有哪个人会回一句你仰慕我什么。

    上官绝面上带着笑,眼里却是闪着冷光,这丫不要脸的竟然还敢对青鸾说什么心落在她那里,让她把心还给他这类让人呕吐的话,这么一个虚伪功利的人,自己早就想收拾了,只是一直都腾不出手了,他到是好,自己上来找虐,他不虐一虐他又如何对得起自己这个小霸王的名头。

    “秦亲王一身战功标榜,保家卫国,是我大夏百姓人人敬仰的大英雄。”林子轩到也有几分急智,想着那秦亲王总是上官绝的祖父,夸他总是没错的,当然最重要的是他想了个遍都没有发现上官绝有做过一件值得称颂的事情。

    上官绝闻言冷笑道:“那是上官淼的功绩,跟我上官绝没有半文钱的关系。”

    林子轩不由得傻了,猛地一抬头正好对上了上官绝那双漂亮的凤眸,那眸子了隐着幽幽的冷光,像是淬了毒的匕首直刺他的心脏,让他的身子不由得一颤。

    “还是你仰慕的其实是我纵横上京青楼,玩遍上京名/妓的风采。”上官绝的眸光波光潋滟,嘴角噙着淡淡的笑,说出来的话却是无比的讽刺,“你真当爷是傻瓜,被你随便花言巧语就乐地找不着北了,你主要是来见上官昊的,不过就是想要让他看看你的才华,当然最好是能够心折你的才华,然后把你收于麾下,而你也等一步登天。”

    林子轩不由得脸色一白,可以说上官绝将他的心思暴露的一清二楚,即便是他想要开口辩驳都无从辩驳起,更何况上官绝压根就不给他任何插嘴的机会。

    “看似谦虚淡定,实则功利性极强,自以为才华横溢爱才之人都该欣赏你,啧啧这自负自傲的性子可真是太令人讨厌了,爷真太想将你的自尊狠狠的踩在脚下蹂/躏一番,不过想来你的脸皮也是厚实至极,今天就算爷说你猪狗不如,改日里再给你些好处,恐怕你也会乐的摇尾乞怜,乐滋滋的舔爷的鞋底子吧。”

    只要不是对上慕容玉桡,上官绝的毒舌功力简直可以说的人立时想要上吊自杀。林子轩根本就没有想到上官绝会突然发难,说出来的话一句比一句难听。这些日子里他跟着陈昌珉拜访这个拜访那个,听到都是夸赞的话,如此羞辱人的话可以说什么生平第一次听到,一时只觉得气血翻腾,恨不得晕死了过去。

    上官昊睨了一眼上官绝,又看了一眼面色发白的林子轩,也不知道这人哪里惹到上官绝,竟被说成是猪狗不如,这才几日不见啊,上官绝的毒舌功力又见长了。

    “啧啧,才华你能有什么才华,我看这一张皮相到是不错,可以去相公馆里挂牌,那保证成为上京第一名相公,昊,你怎么看?”上官绝见上官昊一脸看戏的样子,坏心的问道。

    这林子轩是为了上官昊而来的,上官绝就是清楚这一点,才要逼着上官昊也去踩上两脚,毕竟被自己一心想要攀附的人践踏才更加的过瘾不是吗?

    上官昊见上官绝目露威胁,想着自己的十万两银子才收到五万两,更何况他很清楚这上京谁都可以得罪,唯独不能得罪的便是上官绝,要不然他的手段绝对是让你哭都哭不出来。

    上官昊面色一整,睨了一眼林子轩,点头道:“皮相是不错。”

    林子轩只觉得耳边“轰”的一声,好似什么东西坍塌了一般。上官绝无缘无故的羞辱他也就算了,为何连魏王世子也这样。胸口一阵阵的发闷,这样的屈辱他何曾受过,他所有的骄傲和自负都被人踩在了脚底下,狠狠的蹂/躏了一番。嘴里弥漫起一股子血腥的味道,林子轩又狠狠的咽了回去。

    上官绝冷眼瞧着那五颜六色的脸色,暗道这么点羞辱就受不了,真是太没趣了,他都觉得自己还没有发挥实力啊。

    “蓄爷,您来了。”外头传来小扇子的声音。

    上官绝又重新恢复了闲散的表情,上官昊端着茶水神色淡然,林子轩却似整个人失了力气一般的瘫在了地上,卫澈进门的时候不由的多看了他一眼。

    上官绝摸出怀中的西洋表看了一眼时间,立时换上一张兴致勃勃的表情道:“这时间差不多了,该去接新娘子了,来来来,昊,我们走吧。”

    上官绝说着上前一把揽住了卫澈,卫澈又看了一眼林子轩,想着他这个样子定是哪里惹了两位世子,不过既然有魏王世子在应该不是胡闹吧?卫澈这样想着,人却已经跟着上官绝和上官昊出了门。

    一时偏厅里只剩下神思不属的林子轩了,那水磨的地砖冒出一股股的寒气来,林子轩只觉的整个人都僵住了,他觉得万分的委屈,就算两位世子不待见他,那不见他就算了,偏还将他叫到了跟前,只为了狠狠的羞辱他一顿,这算什么?他到底是哪里做错了,秦王世子那一边就算了,就连魏王世子都跟着一起羞辱他,林子轩只觉得原本光明的前途一片黑暗。

    迎亲队伍早已经准备好了,当头的一匹白色的,百里挑一的骏马,之后将近二十匹黑色的骏马齐刷刷的排在后头。再后头便是鼓乐队和华丽的迎亲轿子。

    卫澈一个翻身,身手利落的上了马,而后便是上官绝同上官昊,再后头便是卫澈在羽林卫的同僚,但凡进地了羽林卫的,这身手上都是不凡的,那一个个上马的动作像是在表演杂技一般,引来一阵阵的叫好声。

    “出发!”卫澈一声令下,锣鼓鞭炮齐响,这么一支招人眼球的队伍便往柳家而去。

    路上好多围观的百姓,那当首的三人也委实太过出色了,引来一阵阵的尖叫声。上官绝脸上挂着笑容,那一双桃花凤眸微微弯着,还骚/包的朝着路上围观的百姓招手,直接电晕了不少看热闹的少妇和大婶。

    上官昊瞥了一眼上官绝,实在是不明白他这样欢乐的原因,又不是他自己成亲,高兴成这个样子。

    上官绝觑了一眼不以为然的上官昊,那眼里的意思好似在说你怎么会明白我的欢乐。

    卫澈成亲了,以后他就有自己的妻子了,自然要将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到自家妻子上,这也就是说他再没有那么多的精力成日受在青鸾的身边,而他自然就有了接近青鸾的机会。

    当然另外一方面哥哥都成亲了,妹妹的亲事还会远吗?上官绝只觉得自己的前途一片光明,美人就在不远处,单看自己怎么行动了。

    迎亲队伍绕这上京的主要街道走了一圈,最后停在了柳家的门口。

    柳家的鞭炮声想起,在看到卫澈身后的上官绝和上官昊,那些原本留在门口打算为难新郎的柳家子侄忙不迭的进去请柳家的当家人。再怎么说他们也不敢把皇家人拦在外头啊,这也太坑爹了吧,威远侯府这个耍诈有什么区别,竟然请动了魏王世子和亲王世子,他们怎么玩地过人家。

    柳家的当家人柳御史亲自迎了出来,卫澈连忙从马上跳了下来,其他人见状亦都纷纷下了马。

    柳御史上前欲行礼,上官绝连忙说道:“柳大人,今ri你是长辈,快别多礼,我和昊只是陪着威远侯迎亲的,没有那么多的礼数。”

    “话虽如此,两位世子大驾光临,还请进去喝一杯茶。”柳御史面上带着红光,女儿能嫁给威远侯本就是天大喜事,如今又有秦王世子和魏王世子锦上添花,这一抽礼当真是面子里子都足了。

    柳家原本打算为难新郎的子侄们无比郁闷的看着柳御史将迎亲队伍迎了进去,那些个为难新郎的点子都想了整整一个月,哪想到到头来一个都没有用上,连个开门红包都没有骗到,真是太没劲了。

    上官绝到是个乖觉的,从怀中摸出一沓红包了,扬了扬道:“这是威远侯准备的红包,大家拿着喝茶吧。”

    这一行为立马就引来了一大片的叫好声,总不至于让他们什么都得不到。

    上官绝等人也只喝了一口茶,吉时便到了,穿着大红衣裳,盖着盖头的新娘子被全福夫人扶着拜别父母。接着就被自家哥哥背着上了花轿。

    喜乐鞭炮齐鸣,迎亲队伍光荣的完成了使命,往威远侯府而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