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261.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30 成亲大喜(5000+)

130 成亲大喜(5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新娘子来了,新娘子来了……”

    随着一阵惊天动地的鞭炮声,威远侯府正门大开,柳芊芊坐在花轿里,察觉到花轿停了下来,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那握着平安果的手心汗湿,整个人都绷地紧紧的。

    “新郎官踢轿门。”官媒刻意拉长的声音。

    卫澈的脸部线条绷地紧紧的,生平第一次如此的紧张,即便身边有那么多人提醒自己,可是依旧唯恐做错了什么委屈了那个自己盼了多年的人。

    上官绝见卫澈这个样子忍不住在心头狂笑,那个严肃认真又年少有为的卫蓄爷也有这么一天。心头虽是这么想到,上官绝脸上那绝对是不敢露出丝毫的端倪,只轻声的安抚道:“淡定点,千军万马都见过了,难不成还会怕这小小的仪式。”

    卫澈不由得白了上官绝一眼,说的到是轻松,等你自己成亲的时候看看会不会紧张。卫澈现在想地轻松,真等上官绝成亲的那一日,当真是恨不得立时揍他一顿,谁叫他骗走了自己的宝贝妹妹,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在官媒的提示下,卫澈上前,轻轻的踢了踢轿门,开了门,里头的人一身火红的嫁衣,即便那盖头遮住了容颜,却掩不去那婀娜的身段。卫澈的面皮微微有孝烫。脑海里浮现出的是那个总是在他身后叫他澈哥哥的小女孩,那个信誓旦旦说要嫁给他却还不知道嫁人真正含义的小女孩,还有那个河边目送他去西北军营却没有流泪的姑娘。

    卫澈那颗焦躁的心突然平静了下来,沉声道:“我们到了。”

    他的声音微微有些暗哑,柳芊芊只觉得心头一颤,一只大手覆上了她的手背,他的掌心很温暖,覆着一层薄薄的茧子,微痒。

    感觉出柳芊芊的紧张,卫澈的手稍稍用了力,在她的耳边道了一声:“别怕,有我。”随即扶着她下了花轿。

    新娘子下娇,官媒赶紧递上红色的绸布,让新郎和新娘各牵一头,跨过火盆,越过马鞍。

    柳芊芊的头上戴着盖头,只能透过下面看到前方的一双大脚,虽然身边有全福夫人和官媒扶着,可是每每到了那些台阶处,那双大脚总会停下来,对她说一声“小心”。

    柳芊芊的心头熨帖,她终于嫁给她的澈哥哥了,她还记得自己五岁的时候跟着母亲第一次到威远侯府做客,那是她第一次见到澈哥哥,母亲告诉她,这就是她以后的相公了,那个时候她还不明白相公是什么意思,只知道这个好看的哥哥以后是属于她的,就像是得到了一件心爱的玩具,她几乎是一步不离的跟在卫澈的身边。

    柳芊芊还记得自家哥哥总是嫌她年纪小不爱带着她玩,可是澈哥哥却从来没有嫌弃过她,她走累了,他会背她,她摔疼了,他会为她擦眼泪,年少时的青梅竹马不知道何时升华成了眷恋爱意。

    直到看到少年抱着年幼的妹妹跪在父母的灵前,那一刻她才发现自己的心在痛,为那个肩膀依旧瘦弱背脊却挺着直直的少年。

    他说,为了威远侯府为了妹妹他必须去西北,他说他会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个男人,他说如果可以他希望她能等他。

    她怎么会不愿意呢,他是她从小到的梦啊!

    一幕幕的回忆鲜明的在自己的脑海中划过,柳芊芊突然觉得自己不再紧张了,眼前的人是她的澈哥哥啊,她有什么好紧张的呢。

    突然身边传来一阵阵热烈的欢呼声和掌声,却是已经到了威远侯府的正堂。

    主位上老太太一身枣红色福字纹的对襟夹袄,脸上却是带着慈祥的笑,另外一半却是从乡下赶过来已经七十多岁的卫家老族长,两位老人充当的是高堂。

    青鸾望着那一双璧人,心里头止不住的高兴,哥哥终于成亲了,爹、娘,你们在天上看都了吗?请你们以后一定要保佑哥哥幸福啊。青鸾的眼眶微微有些红了,大喜的日子不好掉眼泪,青鸾微微的侧过了头,拿出帕子拭了拭眼角。

    却听到旁边一个声音说道:“以后你又多一个人疼你了。”

    青鸾抬头,却是上官绝那张带着笑的脸,那一句话成功的冲淡了她心中的伤感,那张俊美无铸的脸又挤出了一个怪异的表情。青鸾不由得满头黑线,他这是在做什么,做鬼脸逗她开心吗?那么好吧,他成功了,只是他这个样子实在是有够二的。

    两个人几乎同一时间感受到一道怨恨的目光从他们身上掠过,上官绝猛地一回头,却正好看到慌慌张张收回目光的林子轩,怨恨?这样就怨恨了?这林子轩实在是太经不起磋磨了。

    青鸾也不再理会上官绝,更不会管林子轩怎么样,今天这样大喜的日子实在是不适宜提那么一个渣男。

    “礼成,送入洞房。”

    正厅里的那对夫妻已经完成了拜天地的仪式,被人簇拥着送入了洞房。

    青鸾转过身去对夏至吩咐道:“让厨房准备些易克化的食物,等一下房里的那些礼仪完了之后就给芊芊姐,不,是大嫂才对,送过去。”

    夏至笑嘻嘻的说道:“奴婢知道了,奴婢这就让人去给夫人准备食物,还有她的那些陪嫁丫鬟嬷嬷,都忙了一整天也该饿了。”

    青鸾连连点头道:“还是你想的周到,总之不管怎么样,咱们一定要让大嫂感觉到这个家的温暖。”

    青鸾又吩咐了一声,这才随着大部队去到卫澈的新房。

    整个德馨院都是一片红色的海洋,大红色的灯笼,大红色的幔帘,看上去喜气洋洋的。

    青鸾进去的时候,里头正在进行掀盖头仪式,大红色的喜烛映衬下,卫澈不算白希的脸庞红通通的,不知道是不是紧张的缘故,第一下掀的时候竟然没有掀起来,惹来周围一阵善意的哄笑。

    “新郎官这是欢喜的手软了呢。”不知道谁起哄了一声,喜房内又是一片大笑。

    卫澈面色微微有孝烫,心里头却是十分的欣喜,柳芊芊的那张脸他早已经万分的熟悉了,可是这一刻心里头还是不自觉的涌现出一股期盼来。13acv。

    终于那遮住容颜的红色盖头被掀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双含羞带娇的眸子,卫澈只觉得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心头滑过,一颗心又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人都说姑娘家出嫁的那一天是最美丽的,这话一点都不假,青鸾看着看呆了那的哥哥,不由得捂着嘴偷笑。哥哥今天的傻事可犯了不少,等到以后自己到是可以拿这些事情来取笑。

    “哈哈,新娘子太漂亮了,这新郎官都看呆了,来来来,喝了这杯酒,幸福美满一辈子。”官媒见卫澈似乎忘记了下一步的仪式,忙笑嘻嘻的开口提醒道。

    卫澈这才乍然间回过神来,这一下却是脸耳根子都红了,柳芊芊微微的垂下了头去,白玉一般的手指却是紧紧的揪着衣摆。这一刻曾经在梦中出现过很多次,可是却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般的心跳如擂鼓。

    仪式一项接着一项的完成了,最后新郎被上官绝等人拥着去前院喝酒了,屋子里便只剩下了一屋子的亲戚长辈。

    还不到认亲的时刻,一屋子的人也不过嬉笑了两句就被卫欣儿请出去吃席了,原本热闹非凡的喜房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大嫂,辛苦了,春芽,还不快替你家主子取下那凤冠,怪重的。”柳芊芊身边的几个陪嫁丫鬟,青鸾本就熟识,便也不跟她们客气的吩咐了起来。

    春芽笑嘻嘻的上前道:“奴婢就说夫人是个有福气的,人家新嫁娘还得挖空了心思想着讨好小姑子,咱们家的姑娘倒是先心疼起了嫂子来。”

    柳芊芊被那一个二个的称呼给羞红了脸,不过好在这屋子里头也没有别人,心情自然而然的放松了下来。

    取下那沉重的凤冠,动了动僵硬的脖子,伸手拉过青鸾的手道:“鸾儿,你辛苦了。”卫澈没有了母亲,这内院里头自然必须由这青鸾这个未出嫁的姑娘打理,这样一场盛大的婚礼要做到不出错,那也要花上十二万分的精力。

    正说着话,却是夏至领着几个小丫鬟拎着食盒走了进来。

    春芽赶紧带着几个陪嫁丫鬟上前接了手,又塞了一个荷包到夏至的手里道:“夏至妹妹可别嫌少啊,横竖咱们以后也是一家人。”

    这个春芽是柳芊芊身边的第一等得用之人,也是个会说话的,话里话外便将她们这些外来的融合到了威远侯府,这让青鸾的心中很是受用。

    柳芊芊的心里头也很是为青鸾的贴心而心暖,青鸾陪着她用了一性食后,便告辞去了,毕竟那外头还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她。

    “鸾儿,你也别忘记了吃东西。”柳芊芊将青鸾送至房门口,犹豫了一下又脸红红的嘱咐了一句道,“也别让你哥哥多喝,这酒毕竟是伤身的东西。”

    青鸾促狭的冲她笑了笑,随即脚步不停的离开了。

    外头宴会上,酒肉正酣,羽林卫那帮同僚一个个的拉着卫澈死灌,青鸾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了,照这样的灌酒程度,怕是再好的酒量到最后都只有喝趴下的份。

    “你去传话给上官绝,让他看顾着点哥哥,别让他喝醉了。”青鸾小声的吩咐了夏至一声。

    娘来天地官。夏至忙不迭的应了,青鸾见她小跑步的到了上官绝身边,在他耳边说了一句,那上官绝立时笑弯了一双桃花眼,冲着她这个方向眨了眨眼睛,随即跟在了卫澈身边保驾护航。

    上官绝是个混不吝的,被逼急了什么话都说的出来,一时之间那些企图灌酒的人一个个的铩羽而归,青鸾着才微微的放了心,至少这上官绝还是有点用处的。

    另外一边,卫青玉将白棉拉到一边,将手中的那包粉末交给了白棉,她考虑了一整天还是觉得拿上官绝下手,当然着并非是因为她觉得上官绝比上官昊好,相反其实她内心深处更属意的还是上官昊。

    只是一想到上官昊平日里的本事和警惕,这样一个人要算计并不容易,若是她这一次失手,恐怕以后再没有进到威远侯府的可能,她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着更加稳妥的上官绝。

    “记住,要等到酒宴快结束,秦王世子快要喝醉的时候再动手,到时再让你家表哥将秦王世子扶到我们说好的那间客房里。”卫青玉小声的叮嘱道。

    白棉原是威远侯府的家生子她一家子虽然是属于卫家的二房的奴才,可是她表哥一家子却是留在了威远侯府里伺候,而这一次婚礼她表哥便被安排在客房,专门伺候那些喝醉了的客人。

    白棉应了一声,这样孤注一掷的行为让她又是害怕又是兴奋,但是她也深刻的明白一点,只有她家姑娘好了,她才会好。

    喝了一转,上官绝替着卫澈挡了不少的酒,看到还有人上来敬酒,不由得眉头一竖喝道:“你小子最好悠着点,别忘了你也还没有成亲,小心到你成亲的时候,小爷整地你不能洞房。”

    那人一听立时苦了脸,端起手中的酒碗一饮而尽,忙道:“您别,您别啊,我自己喝还不成吗?”

    上官绝这才露出了个得意的笑容,拍了拍卫澈的肩膀道:“阿澈,今个儿我可是豁出去了,你可得记着这份情啊。”

    卫澈也知道今儿若是没有上官绝挡酒,自己绝对能喝趴下,便也不含糊的冲他一抱拳道:“这份情记下了。”

    上官绝嘿嘿一笑道:“行了,你快去洞房吧,这里有我替你招呼呢。”

    德馨院里,柳芊芊送走了青鸾后,便又坐下就着那些小菜用了一碗粥。

    等到春芽几个吃完收拾了,便道:“我想洗个澡,你去净房看看有没有热水。”

    春芽应了一声出去,却见到一个穿着浅绿色子的丫鬟指挥着一干婆子将那一桶桶的热水抬往净房。春芽是个有眼力的,一看便知这丫鬟是这院子里主事的,连忙上去道:“这位姐姐不知道如何称呼啊?”

    冬沿过身来却是看到一个眼生的丫鬟冲着她笑,一想便知这便是夫人带过来的陪嫁丫鬟。

    本来按着一等丫鬟的等级她该在屋子里伺候,不过想着夫人嫁过来的第一天,用生不如用熟的,便没有进新房凑这个热闹,而是在院子里安排着其他的事宜。

    “我是冬雪,热水已经准备了,若是夫人想要洗漱尽管去净房就成。”

    春芽笑吟吟的上前道:“原来你就是冬雪姐姐啊,今日里辛苦了。”春芽的笑容很纯真,很容易让人心生亲切感。

    冬雪道:“不辛苦,这是我们做丫鬟的本分,爷娶亲那是天大的喜事。”

    两个人聊了一会,春芽才转进房间里伺候柳芊芊洗漱了。外头院子隐隐的传来欢声笑语,而德馨院里却是格外的安静。洗去一脸的浓妆,也洗去了一身的疲惫,

    夜色越来越沉了,柳芊芊披散着的头发也已经绞干了,身上穿着一件家常的粉红色的小袄子,歇歇的靠在大床上打着瞌睡,经过了这一整天的仪式,她也委实累惨了。

    卫澈进屋子的时候,里头静悄悄的,看了一眼博古架上的沙漏,时候已经不早,芊芊怕是撑不住的睡了吧?卫澈一想到房间里的人,面色便不自觉的柔和了下来。

    想着自己一身的酒气和寒气,犹豫了片刻便先往净房去了。里头早已经备下了干净的衣衫和热水,卫澈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裳,才缓步走进内室。

    才进到里面便看到了一副有趣的画面,只见柳芊芊靠坐在拔步床边靠着,大抵是累了,小脑袋不住的一点一点的,一个不注意脑袋一歪便撞上一边的床柱子,这一下应该撞地不轻,卫澈的心不由得一紧正要上去看看她的情况,却见她稍稍侧了个身又睡了过去,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睁一下。

    柳家的家风甚严,柳家的姑娘那在外头便是规矩和端庄的代名词,可是在他的心目中她永远都是那个跟在她身后嚷着要让他上树给她讨鸟窝的小姑娘,她独有的娇憨和娇俏是属于他一个人的。

    卫澈一想到这,心里头便是满满的一片,小心的靠近她,想将她移到床上去让她睡的舒服些,谁知道才抱住她,那怀中的人便睁开了双眼。

    柳芊芊大抵是没有睡醒,一时有些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却以为自己是在梦中,那一声“澈哥哥”很自然的脱口而出。卫澈的唇边浮现了淡淡的笑意,低下头去在她的耳边低喃了一声“娘子”。

    柳芊芊的脸一下子涨地通红,那微微呼出的热气拂过耳畔,让她的心跳止不住的加速了起来。

    ps:虽然断在这里很不厚道,但是今天会万更,所以一定会让大家吃到肉的,但是乃们难道就没有点表示吗?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