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262.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31 洞房花烛夜

131 洞房花烛夜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你先放我下来。”柳芊芊微微挣扎着从卫澈的怀里出来。

    卫澈将她放到床沿上,很顺手的将那一丝落下了头发拨到柳芊芊的耳后,耳垂上的耳环已经取了下来,白玉一般,透着淡淡的粉色,那纷嫩的颜色因为他的动作而在逐渐的加深。

    卫澈的心口一阵阵的荡漾,突然觉得口干舌燥的,大概是是酒喝多了的缘故吧?

    “澈哥哥你的头发都是湿的呢。”柳芊芊顺手拿过搁在床头的软帕,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卫澈坐下。

    卫澈这也是从军营里带回来的习惯,那满是黄沙的地方,连洗个澡都是奢侈,谁还有那功夫去管头发干不干的,有水冲了凉都是直接甩着膀子湿漉漉的自然风干的。

    柳芊芊的动作很轻柔,将那孝分成一缕缕的绞干,卫澈虽然背对着她,却可以闻到属于她的馨香。再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一把抓住柳芊芊的手便将那小小的身子揽进了怀里。

    “芊芊”卫澈的声音带着一丝丝的暗哑,沉沉的撞进柳芊芊的心里。

    大红色的喜被,却红不过柳芊芊娇羞的脸,卫澈轻柔的将她放在床上,目光温和的盯着她:“芊芊,谢谢你。”这一声谢在卫澈的心中藏了很久,当初自己定下去西北军营的时候曾经也想过要放弃她,因为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要用多久的时间才能闯出一番名堂来,柳芊芊是个好姑娘他不愿意耽误她,然那邪好几次都已经到了喉头却又都咽了回去,只因为那心里头还有不舍。

    天知道他问出你能不能等我这个问题时心里是多么的紧张,可是那个曾经会在他面前哭鼻子的小姑娘却是笑着应承:“澈哥哥,你放心去好了,不管多久,我都会等着你的,还有我会替你照看着鸾儿的,所以你放心吧。”

    这一声谢谢埋藏在他的心头很久,她为他受了多少的非议,她为他承受了多少的责难,这些他都懂。卫澈眸子晶亮,宛若那天边最璀璨的星子,柳芊芊的心头微颤,眼眶微湿。

    这几年有多少人在背后叫她老姑娘,又有多少人笑话她会是白等一场。可是他们都不明白嫁给他是她多年的愿望,如今这个愿望终于成了,她感谢上苍。

    儿臂粗大的大红喜烛微微跳动着,那昏黄的火光,将柳芊芊眼角的泪光照地闪闪发亮。卫澈心头一热,俯下头去,炙热的唇微微贴着她的眼角,滚烫而又柔软。

    柳芊芊下意识的抓进了他的衣衫,喃喃的叫了一声“澈哥哥”。

    这一声软软的呼唤像是点燃卫澈心中那团火的导火索,他的动作猛然间变地热烈了起来,唇一点点的划过她的额头,鼻尖,最后停留在那唇间辗转。

    “芊芊”他的低喃像是一种蛊惑,柳芊芊只觉得心头一片的火热,她尝到了他嘴里的酒味,脑袋一阵阵的晕眩,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醉了,身体提不起一丝的力气,里头却像是一团火在燃烧。

    不知道何时,两人的衣衫已经尽褪,雪白的肌肤和那麦色的肌肤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

    柳芊芊的双手不自觉的紧紧的揉住了他的背,细嫩的掌心感受到他背部交错的痕迹,心头猛是一颤,眼泪却是止不住的落了下来,嘴里不住的问着:“疼吗?疼吗?”他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受了那么多的苦,那些粗糙的旧伤痕都是他曾经的努力,虽然过去了,可是她的心还是止不住的疼。

    卫澈一下子慌了神,不住的擦拭着她的眼泪,却因为指腹的茧子擦着她的肌肤越发的红了,卫澈索性底下头去,一点点的允去那不断滚落的泪珠,嘴里不停的安抚道:“都过去了,不疼了,真的一点都不疼,你别哭了,你一哭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柳芊芊此时已然忘记了害羞,双手紧紧地抱住卫澈,像是要给他温暖。可惜她不懂这个时候的男人是最经不起撩拨的,特别是她胸前的柔软低着他的胸口时,卫澈的眼神蓦的加深。

    原本撑着自己身体的手慢慢的滑落,那玲珑而有致的身段让他血液止不住的下涌。

    此时的柳芊芊终于察觉到了那只不规矩的手,以及卫澈眼中流转的欲/望,一张脸顿时涨地通红,感受到那只大手渐渐的往下,她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

    卫澈觉察到了她的紧张,俯在她耳边低喃道:“别怕啊。”

    那诱人的耳垂好像就在唇边,卫澈张开嘴含住了,那温热的感觉传来,柳芊芊不由自主的打了个颤,嘴里发出了一声哭泣般的嘤咛,卫澈的动作微微一顿,却没有给她喘息的机会。

    柳芊芊双颊酡红,眼里像是蒙上了一层浓浓的雾气,迷离的没有任何焦距,身体越来越热,仿佛要在他的身下化为一滩水,直到那身下撕裂般的疼痛传来,她才发现他已经进入了她。

    卫澈的身子僵住了,天知道这个时候停下来花了多大的意志,可是他看到柳芊芊蹙着眉头,贝齿紧紧的咬着下唇,知道她正极力忍着疼痛,所以他不得不停下来等待她的适应。

    柳芊芊微微张了张嘴,喘着气缓解着身子的不适,抬眼却是看到卫澈极力忍耐的神情,那汗水在他的额头一点点的聚集,最后汇成珠子落在了她的身上。

    柳芊芊微微张了张嘴,道:“澈哥哥,我可以了。”

    卫澈又问了一声:“真的?”

    柳芊芊却是主动抱住了卫澈,这若是再忍下去恐怕就不是男人了,身子微微一沉,进入那个紧致温暖的地方,毕竟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卫澈铁一般的意志溃败的一塌糊涂,最后却是失控了一般。

    柳芊芊的身子微微颤抖着,承受着卫澈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势,最初的那股子不适过去后,柳芊芊只觉得自己像是一叶在大海上飘荡的扁舟,浮浮沉沉的,脑袋再不能思考,只能随着卫澈的节奏不断的沉沦。

    最后卫澈深深的一撞,随即动作迅速的翻了个身,将早已经不知道今夕是何年的柳芊芊搂进了怀。

    虽然新郎官离席了,可是外头的酒宴还在继续。

    卫延嗣几个做长辈的因为要敬酒,脚步都有些蹒跚了。那边陈昌珉刚应付完一个来敬酒的同僚,见林子轩蒙着头喝酒不由得拍了一下他的背道:“少喝点。”

    林子轩的双目微微有朽红,虽然今天在偏厅被秦王世子羞辱的事没有其他的人知道,可是这对于他来说依旧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以致于他现在看到上官绝那张脸便心生惧意,偏他还真当自己是卫家人一般,满场的找人喝酒。

    陈昌珉拉了拉林子轩道:“起来,跟我一起去同魏王世子和秦王世子敬酒。”

    陈昌珉是全心全意为林子轩着想,可惜他不知道今日林子轩被上官绝狠狠的落了一番脸面,此时他最不想面对的就是秦王世子和魏王世子。林子轩站了起来,脚下却是一个踉跄,要不是陈昌珉的扶住了他,怕是他会摔倒在地上。

    “老师,我想我大概是有些醉了,这个样子实在是不宜去见两位世子。”林子轩用力的甩了甩头,神色却还有几分茫然。

    陈昌珉见状不由得摇了摇头,暗道了一声可惜,到底也没有勉强林子轩,而是让人将他扶下去歇息去了。

    另外一边魏王世子在卫澈离席后又坐了一会便离开了,一些宾客也陆陆续续的走了,喝倒的客人安排在了早已经准备好的客院。到是上官绝始终舍不得离开,今天在威远侯府待了一整天,可是他却只跟青鸾才说上一句话,这让他的心里有些不舒服,正想着要不要假装醉酒去找她,迎面却走来一个丫鬟。

    “世子殿下,我们姑娘很感谢您今天帮蓄爷挡酒,这是她亲手熬的醒酒汤,您喝了之后便让小厮送你去客院休息吧。”那丫鬟手上端着一碗醒酒汤。

    先我扎从作。上官绝一听是卫青鸾嘱咐的,眼睛蓦的一亮,一把接过那醒酒汤问道:“真是你们家姑娘吩咐的?”

    那丫鬟点了点头,上官绝正要喝却猛然间想起平日青鸾让人传话都是让夏至的,这个丫鬟他可没有见过,原本兴奋的心兜头被浇了一桶冷水,上官绝睨了那丫鬟一眼,将那醒酒汤挪近闻了闻,果然是有猫腻。

    虽然那醒酒汤里面的味道被极力的掩饰住了,不过上官绝还是闻出了里头那一股熟悉的味道,是一种青楼常用的春药。上官绝的心头不由得冷笑,虽然不知道这下药之人是谁,可是那人未免也太过小瞧他了,这种春药别说是一碗了,就算十碗也奈何不了他。

    一口气喝完了那碗加了料的汤,才将空碗还给那丫鬟:“替我多谢你们家姑娘,就说这份情我记下了。”也会还她一份大礼的。

    上官绝的桃花眼微微眯着,那丫鬟不由得红了脸,拿了空碗赶紧退了下去。

    上官绝一副不胜酒力的样子,不一会又有一个面生的小厮靠了过来,扶住他道:“世子殿下,小人送你去休息吧。”

    “嗯,嗯,好。”上官绝含含糊糊的应了两声。

    那小厮扶着上官绝去的地方并非是威远侯府事先为酒醉的客人准备的厢房,而是去了另外一处。

    “世子殿下,到了,您先休息,小人退下去了。”那小厮将上官绝扶进一个房间便退了下去。

    等到那小厮退下去之后,上官绝猛然间睁开了眼睛,那眼里哪有一丝模糊的样子。

    “爷,奴才来了,你还好吧?”窗户的一边传来小扇子的声音。

    上官绝打开了窗户,却见到小扇子一脸讨好的看着他,一张娃娃脸满是恶作剧作祟的笑容。

    上官绝一见他这表情,便知道他要使坏,那着扇子重重的敲了一记小扇子的脑袋问道:“你这臭小子,又是想到了什么捉弄人的点子。”

    小扇子摸了摸脑袋,冲着上官绝嘿嘿一笑,身子一闪,却是露出后面的一个人来,只是那人垂着头全身无力的样子显然是没有意识的。

    上官绝一看小扇子将喝醉了的林子轩带了过来,登时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你这小子,真不愧是爷肚子里的虫子啊,爷想什么你都能猜到。”

    小扇子一脸的得意,“那是,不是奴才吹,奴才只要看您的眉毛动一下,便能知道您下一步想做什么?”

    上官绝闻言挑了挑眉头问道:“那现在爷下一步想做什么啊?”

    “当然是整人。”

    “那还不把人给弄进来。”

    上官绝向旁边让了一让,小扇子右手一用力,便将那林子轩给提了进来,又将那醉死的人抗到了床上,“爷,您说给您下药的蠢货是谁啊?”依着小扇子看,那人绝对是蠢到家了,他爷是什么人,他爷从十二岁进出,到现在还保持着童男之身的秦王世子,这青楼但凡拿地出来的春药他都尝过,只需要闻上一闻就能叫出名字,那身体早已经对春药免疫了。13acv。

    “不管是谁总归是践人一个,践人与渣男正好配成一对,爷再加点东西给他们助兴。”上官绝突然从随身携带的荷包里掏出一小块指甲大小的香料,放进屋子里燃着的那个香炉,随即袖袍一挥,将那盏照明之灯给挥灭了。

    主仆二人这才一起跃出了窗口。空气里隐隐约约还能听到他们的对话。

    “爷,您怎么随身带这东西啊?”

    “谁说这是爷的东西,这是慕容玉桡那bt硬塞给我的。”

    只听得一声倒抽凉气的声音:“大爷的东西啊,奴才在心里为那林公子默哀一盏茶的时间,可是……爷,大爷给你这东西有何用?”

    “……”当然是为了扑倒青鸾小妹纸,上官绝脑海中顿时浮现出慕容玉桡那张无比猥/琐的人,用力的甩了甩头,甩掉脑海里不纯洁的画面。

    ps:虽然不到五千字,不过胜在内容精彩啊,希望不要被拖进汹屋,也不要被屏蔽,看到妹纸们出来厚道一下啊,花花,红包神马的砸我啊o(n_n)o哈!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