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263.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32 夜夜夜(6000+)

132 夜夜夜(6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夜渐渐的深了,威远侯府的热闹也渐渐的趋于平静了,那些来喝喜酒的客人回去的回去,回不去的也都安置在了客房。

    卫青玉趁着夜色悄悄的避过威远侯府的下人闪身进了一个房价。

    屋子里没有点灯,里头萦绕着一股子浓郁的香气,卫青玉吸了两口,便觉得脑袋有辛沉的,不过心里头却像是养着一只野兽横冲直撞的。

    卫青玉摸着黑到了床边,伸手一摸却是摸到了一句男性的躯体,她的一颗心不由得狂跳了起来,深深的吸了两口气,低声的唤了两声“世子”。床上的人并没有任何反应,卫青玉还道是喝多了,一咬牙摸索着将床上之人的衣服给脱了下来。

    林子轩睡地迷迷糊糊之际,只觉得自己仿佛置身在火海一般,那种烧灼感仿佛有身体里头一直蔓延到外部,突然有一直冰冰凉的小手抚了上来,抚过他火烫的肌肤,带来丝丝清凉的感觉。

    林子轩猛地睁开了眼睛,黑暗之中他看不到什么,可是他却可以感觉有一个女人就在他的身边,身体叫嚣着要发泄,他已经没办法思考了,伸手一扯便将那床边犹豫的卫青玉给扯尚了床。

    “啊”卫青玉短促的惊呼了一声,身上的衣服却在转瞬间便成了破布,药物让林子轩的力量大增,同时也让他的五感封闭了起来,他听不见卫青玉的叫声,他的脑海里已经只剩下了一个念头,那就是发泄,任何事任何东西都不能阻止他想要发泄的冲动。

    他的手用力的在卫青玉的胸前揉捏着,那些个吻亦是毫无章法,粗鲁而又用力,卫青玉只觉得他的每一下揉捏都几乎要将她的肉给捏碎了一般,疼,真的很疼。

    她从来都不知道这个疑以让人疯狂成这个样子,直到自己的双腿被人分开,那几乎是要将身体都撕开的疼痛,卫青玉瞪大了眼睛,脖子像是被谁掐住了,发不出任何声音,酡红的脸一瞬间褪去了血色。

    林子轩却没有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几乎是进入的那一刻便大力的冲撞了起来,毫不怜惜的粗鲁动作彻底的伤了初经人事的卫青玉,她觉得自己快要死了,下/身那一片湿濡应该都是血吧,那种钉子钉进肉里面又反反复复捣弄的疼痛让她以为自己会死在这里。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子浓浓的血腥味以及另外一种香气。卫青玉像是一具没有感觉的尸体一般,痛地连眼泪都留不出来了,不过才过了一盏茶不到的时间,她那没有焦距的瞳孔渐渐的迷离了起来。

    身体的疼痛渐渐的散了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从心头泛起的酥麻,那些个粗鲁难受的动作也渐渐的察觉出了趣味,卫青玉的脸又浮上了红晕,双手不由自主的抱住了在她身上驰骋的男人,一声声的呻/吟从口中溢出。

    卫青玉已经完全沉沦在了情/欲的滋味里,嘴里无意识的喊着:“用力,再用力点。”

    林子轩像是受到了她鼓舞,动作也越发的剧烈了起来。

    忙了一整天,青鸾整个人像是要散架了一般,回到缀锦阁才有可空端起茶盏喝一口茶,就在这个时候夏至急匆匆的跑了进来道:“姑娘,不好了。”

    青鸾的眉心不由得一跳,脸色一沉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您不是让人看着大姑娘吗?大姑娘并没有回家里去,喜儿发现大姑娘摸黑进到北苑的一个房间后就没有再出来。”夏至亦是一脸的阴沉,这卫青玉实在是太不让人省心了,姑娘都忙了一天了,还要顾着她这个大活人,现在又不知道要闹出些什么。

    青鸾只觉得脑仁一阵阵的疼,北苑又是北苑,上一次卫青玉就是在北苑设计了魏王世子,这一次她又选择了同一个地方,不对,魏王世子早已经离开了威远侯府,那她这一次又是对谁出手。

    “夏至,你跟着我走一趟。”青鸾腾的站了起来,将这一次来参加婚礼的宾客罗列了一遍,发现只有秦王世子上官绝是卫青玉盯上的最有可能的人选,更何况今儿上官绝为了替哥哥挡酒喝了不少,难保不是醉了让卫青玉捡了漏子。

    一想到卫青玉和上官绝在北苑干那种事,青鸾的心里就跟吞了一只苍蝇一般的恶心,但是事已至此,她一定要将此事掐断在了这里,面对明早又有什么人跑去捉歼弄地人尽皆知,逼着上官绝不得不将卫青玉收了。

    夏至连忙应了,拿了一盏琉璃等照明,这才和青鸾一起出了缀锦阁,一路上夏至都不敢说话,她感受地出来姑娘这一次的怒气不同寻常,心里头又将卫青玉个骂了一遍。

    主仆二人的速度很快,北苑是威远侯府一处空置的院落,今天几乎所有的丫鬟下人都忙了一天,到了这个点都已经去睡了,北苑这边更是静悄悄的没有一丝的光亮。

    青鸾屏息听了一会,发现似乎东面那边有声音传出来,便跟夏至使了个眼色两人往那边走了过去。

    越是靠近,里头的声音就越发的明显了。

    男人粗噶的喘气声,女人兴奋的吟/哦声。青鸾自然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卫青玉得逞了,卫青玉竟然得逞了,她的心里突然升起了一股怒气,这种怒气一点都不亚于前世在书房发现林子轩和白双双偷情时的怒气,青鸾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头脑一热就要往里头冲进去。

    就在这个时候,她的右手被人攥住了,身子一紧便贴上一堵胸膛。

    青鸾大惊之下,一只手却是闷住了她正要呼叫的嘴,耳畔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别进去。”

    上官绝?青鸾猛地回头对上的可不就是那双熟悉的桃花眼吗?他在这里,那里头的人是谁?青鸾的心中闪过一丝疑惑,那股子莫名的怒气却也淡了不少。

    青鸾朝着上官绝眨了眨眼睛,示意他放开她的嘴。上官绝这才松了他的手。

    “你没事?”青鸾压低了嗓音问道。

    上官绝的凤眸闪过一丝光亮,随即问道:“所以你以为里面的人是我,要赶着进去救我?”上官绝的心里微微荡漾了一下,原来青鸾也是在乎他的嘛?他得意洋洋的想着。

    夜色沉沉的没有一丝光亮,青鸾却能捕捉到他那双熠熠发亮的眸子正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心跳微微有些乱,青鸾想要后退一步,同上官绝拉开些距离,却发现他的另一只手正紧紧的拦着她的腰,而她整个人几乎是被压入了他的胸膛。两个人靠地那么的近,近的几乎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屋子里发出的那些声音让这夜色更添了一丝的暧/昧,青鸾的脸色蓦的一红,随即用力的推拒了上官绝一把,警告地说道:“你放开我,上官绝你干什么?”

    上官绝心里头可惜,到也不敢不听青鸾的,睨了一眼那房门道:“你确定要在这里问话?”

    屋子里猛然间传出卫青玉突然拉高的声音:“再用力点,啊”

    青鸾的脸一下子涨地通红,只得小声地说道:“先离开这里。”

    上官绝闻言闷声的笑了,一只手很顺便的就握住了青鸾的,青鸾微微挣扎了一下,他却握地更加紧了。

    “没有照明,你确定不会摔跤?”上官绝问道。

    青鸾这才发现原本提着灯为她照明的夏至却不见了踪影,“夏至去哪里了?”

    “她被小扇子拉走了,免得那丫头大惊小怪的发出声音惊动了其他的人。”上官绝嘿嘿一笑,却像是熟门熟路的拉着青鸾出了北苑,这一处是当真没有一丝光亮,青鸾的心也被扯地紧紧的,有上官绝这样为她带路让她的心里安定了不少。

    两人出了北苑,整个威远侯府陷入了深夜的静谧当中。

    上官绝牵着青鸾的手,感受着她掌心的柔嫩,突然觉得这一刻真是太美好了,好在他恶趣味发作等在那边看狗男女的结果,要不然怎么有这么一个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呢。

    上官绝正暗自心喜的时候,青鸾却又开始用力挣脱了:“行了,这里有了照明的灯笼,我看地到了。”

    上官绝见她神色似恼,便也不敢再放肆了,只得讪讪的缩回了手。

    “现在可以告诉我里面的另一个人是谁了吧?”青鸾止住了脚步,微微侧过头去。

    照明灯笼的微光投射在上官绝的脸上,那一片光影随着灯笼的椅微微晃动着,青鸾看不明他眼里的情绪。渐深闹趋绕。

    “里头的人是林子轩。”上官绝认认真真的盯着青鸾,却看到青鸾在听到林子轩三个字的时候,瞳孔猛的一缩,一张脸瞬间沉了下来。上官绝的心头一紧,同时涌上心头的还有一丝丝的酸意,他可以感觉的出来青鸾对那虚伪的家伙有着不一样的感觉,这份认知让上官绝的脸也不由得沉了下来。

    “你是不是想要进去阻止?”上官绝的问话颇有几分酸溜溜的味道。

    青鸾的心思却还没有从里头的那个人是林子轩这一信息上转回来,只问道:“那是你安排的?”

    上官绝沉浸在一个人的酸意当中,听到青鸾这样问,心里头升出一股子恼怒,没好气的回答道:“是了,是了,就是我安排的,你该不会很生气吧?只是你这一份生气是因为你自家还因为你那个陈家表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林子轩现在可是陈家的女婿啊……”

    “你住嘴!”青鸾低喝了一声,喝住了上官绝的喋喋不休,也不知道他哪只眼睛看出自己看上林子轩那个渣渣了。

    上官绝被青鸾这样一喝,一时竟也不再说话,只一双凤眸不敢置信的盯着青鸾,眸子里头隐隐浮现了一丝委屈之意。

    青鸾顿觉无语之极,这上官绝好歹也是世子之尊,竟然用那种小狗般求怜惜的目光望着她,偏她还真是心软了。

    “林子轩是个渣渣,我没那么肤浅的被他的外貌所惑。”青鸾鬼使神差的解释了一句。

    上官绝的眼睛瞬间亮了,“真的吗?”

    青鸾懒地再理会这个莫名其妙的人,心里却是暗暗的盘算,如今那里头的人是林子轩和卫青玉,正好这两个人凑成了一堆,若是陈家姑父和姑姑能借着这件事看清林子轩,顺便解除了婚约那就最好不过了。

    上官绝见青鸾陷入了沉思,便也不打扰,只含着笑盯着她,脑海里却是记得刚才青鸾说林子轩是个渣渣的话,心里头不断的冒出喜悦的泡泡,连带着那笑容也越发的灿烂了。

    青鸾心中却将明早发生的一切预演了一遍,虽说大哥大嫂新婚的第二天就出现那种事难免不爽,可是若能打击到林子轩并将二房从此堵在威远侯府的门外这也算是一桩合适的买卖,只不过这件事一定要控制好,就算闹起来也只能让有限的几个人知道绝对不能再闹到外头去了。好在卫青玉选的这个地方离客院有一定的距离,只要她事先安排好倒不至于露了馅。

    青鸾正思量着,那道挥之不去的目光却是打扰到了她,抬头一看,正好对上上官绝那双含着笑的凤眸,他的眼睛本就漂亮至极,此时带着笑的样子竟然比那最为纯粹的琉璃还要亮眼,青鸾有那么一瞬间的晃神,随即反应过来后恼羞成怒的瞪了上官绝一眼道:“你盯着我看做什么?”

    上官绝的脸皮厚,青鸾的这一怒视丝毫戳不穿他。反倒是很顺口的就说出了一句话:“就是觉得你好看才看的啊。”

    青鸾的脸色一红,脑海中却是浮现了那张妖妖娆娆的脸,她这清汤挂面的样子能有慕容玉桡好看,这样一想,心头更是恼怒,只觉得上官绝将她当成了他平日里遇上的那些莺莺燕燕,想要调戏就调戏。

    “啪”的一声,青鸾抬手就给了上官绝一巴掌。

    上官绝一时愣住了,以他的敏捷要避过这一巴掌自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青鸾抬手的那一刻眼里闪过的一丝难堪让他止住了自己下意识闪躲的动作。

    巴掌的力道并不大,上官绝却觉得如坠冰窖,他说错什么了,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一转眼就翻脸了,难不成这就是大师哥说的女人心海底针(大师兄虽然不在,却依旧能让我们的世子吃瘪)。

    “上官绝,你将我当成什么了?”青鸾怒,不是早就知道上官绝是一个花心的纨绔吗?可是为什么自己的心里还是止不住的愤怒呢,随即冷笑着说道,“我自问自己可比不上你那位玉桡姑娘,还有你那红袖楼里面的一大帮的莺莺燕燕。”

    青鸾说完这句话,转身便要离开。

    一直躲在草丛里偷看的小扇子不由得为自家主子的迟钝扶额,按着他的想法,这个时候爷就该上前抱住卫姑娘的大腿,死皮赖脸的求她原谅才是啊,不是有一句老话说的好吗,烈女怕郎缠,只要爷发挥他那粘人的功力,卫姑娘怕是躲都躲不开。

    因为怕被上官绝发现,所以小扇子选的这个地方有点远了,根本就听不到两人说什么,只看到前一会还好好的两个人下一秒便动起了手来。夏至心里头着急,正要起身去找她家姑娘,却又被小扇子一把按住了。

    “夏至姐姐,您别着急,再等等,再等等啊。”小扇子顶着一张童叟无欺的脸,也不知道是不是太过着急了,这一手却正好按在了一处柔软。

    夏至呆住了,看了一眼那搁在自己胸前的爪子,心里头正思量着要不要也甩这小子一巴掌,那只毛爪子却已经缩了回去。小扇子的一张脸皮通红,嘴里连连道歉道:“对不起啊,对不起啊,我不是有意的。”

    夏至深吸了两口气,不断的对自己说道,对方只是一个十岁出头的孝子,不要介意,不用介意。小扇子的这张娃娃脸又成功的让他免受了一巴掌。

    那一边,上官绝却是已经拉住了青鸾,慌慌张张的解释道;“不是的,不是的,我没有那个意思,红袖楼的那些人比不上你,啊,不,红袖楼的那些人只是摆饰,真的。”

    从来都没有哄女人经验的上官绝一时发现原来有些解释当真是比学习一套武功心法还来的难啊,天知道他有多冤枉啊,那些红袖楼的人他甚至连张什么样子都忘记了,以前用来糊弄别人的花瓶却被自己重视的人所误会,偏他一急,这思维就乱了,思维一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上官绝话虽说的不清不楚的,一只手却是紧紧的拉住了青鸾的手。

    青鸾挣扎了一下,上官绝却是握地更加的紧了,青鸾瞪了他一眼,却没有再挣扎了,上官绝的话虽然不清不楚的,但是她还是捕捉到了重点,他说那些人只是摆饰。

    上官绝看到青鸾安静了下来,心里悄悄的松了一口气。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语言,方才缓缓的说道:“青鸾,你信不信我?”

    这是上官绝第一次叫她名字,青鸾的心头微微一颤,抬起头来却是对上了那张无比认真的脸,原本吐槽的话又重新咽了回去。

    “那些人我一个都没有碰过。”上官绝又重复了一遍,“外头的那些传言未必是真的,就好像前段时间白家放出消息来说你是什么天煞孤星,那邪我是一个字都不信的。”

    青鸾心头似有一丝光亮划过,他为何会知道那些不利于自己的流言是白家放出来的,“白家的事是你干的?”

    青鸾这话问地很是小心翼翼,心头的那份认知像是被颠覆了一般,若是上官绝真能在一夕之间毁了白家,甚至掌握到那样的机密,那么他又怎么会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

    上官绝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这么一瞬不瞬的盯着青鸾。13acv。

    “还有那位对你情深意重的玉桡姑娘呢?等一下,玉桡,玉桡,她不会是鸿雁楼的那位花魁吧?”青鸾为自己心中突然生出的这个荒谬的想法给惊住了,她可没有忘记慕容玉桡那出神入化的功夫,一个青楼名/妓有这样厉害的功夫,那不是要逆天了。

    上官绝脸色黑沉,自己这一巴掌有一大半的功劳都是摆那个bt所赐,“你别给他骗了,其实他不是女人。”(终于解释到重点了,亲妈都急死了)

    不是女人,怎么会呢?青鸾瞪大了眼睛,那样一张美地令人屏息的脸竟然是男人,实在是太暴殄天物了,不对,应该说是这样一张脸长在男人身上,要让女人怎么活啊?

    青鸾的神情一阵青一阵白的,最后又僵住了,小声的说道:“可是那天,那天他有胸的啊。”青鸾想起自己初初被慕容玉桡揉进怀里,差点被他那胸前的高耸给弄窒息了,男人可长不出那胸部来。

    “那是假的,是他的恶趣味,总之你要记住,慕容玉桡就是个**t,以后你要离他远一点。”上官绝一想到慕容玉桡恶劣的性子,就恨不得一把捏死他。

    假的,恶趣味?这冲击着实不小啊,青鸾一时间实在是反应不过来,想起那一次见到慕容玉桡,虽然被那惊人的容貌给吓住了,可是貌似内心深处还有那么一丝丝的违和感,难不成就是因为慕容玉桡其实是男扮女装?

    这人的性子也太怪异了吧,高深莫测的身手,无与伦比的的绝色容貌,还有那喜欢男扮女装的恶趣味,这组合实在是让青鸾觉得是继自己重生之后的第二大让她惊地说不出话的事,相较之下,上官绝伪装成上京第一纨绔的冲击力小了很多。

    ps:上官绝:明明慕容玉桡都不在,你都让他出来抢戏,我才是男主,我才是男主……

    pps:世子卖萌完毕,这么长的对手戏,对于不擅长写男女感情戏的小鱼来说真是一大挑战啊,后天小鱼开始上班,因为刚刚进医院对于业务不熟悉,这两天努力存稿子以防止上班初时不适应,每日只能保证6000更新,希望大家见谅。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