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265.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33 你是断袖吗

133 你是断袖吗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青鸾沉默了一会,消化完上官绝的那邪,才抬起头看向一脸愤恨的上官绝,小小声嘀咕了一声:“你确定你们没有断袖之癖?”

    她的声音犹如蚊呐,原本以为上官绝应该听不到,却是低估了学武之人的耳力。上官绝一听这话瞬间炸毛了,就算全世界的女人都死光了,他也不会看上慕容玉桡那个bt好吗?

    青鸾被上官绝的瞪视吓地后退了一步,下一秒,腰上一紧,直直的撞进了上官绝的怀里。

    “你想不想试试我是不是断袖?”上官绝的脸猛地凑近青鸾的,两张脸几乎是贴在了一块,青鸾的心不由的跳漏了半拍,不由得咽了咽口水,用力的推搡了一把。

    “上官绝,你要干什么?”质问的话仔细听上上去有那么几分虚张声势的慌张。

    “你认为我有断袖之癖?”上官绝眯着眼睛反问道,那唇几乎是擦这青鸾的脸颊而过。

    青鸾的脸一下子红了,在同上官绝相处的时候,她一直是占上峰的那个,可是这一刻的上官绝让她觉得很是邪气,自己似乎有些怕他。

    “我说错话了,你先放开我。”青鸾微微挣扎了一下,那腰间的大手却是更加的紧了。

    青鸾一直觉得上官绝就是个痞子,也从未见识过他的强硬,没想到他强硬起来竟如此的有魄力。

    空气中飘荡着一股子焦灼还有那么一丝丝的暧/昧。

    正相持着,远远的听见一声低喝声“那边的是谁?”却是巡夜的婆子发现了他们这一边。

    草丛里的小扇子不由得闭了闭眼,心里暗暗念叨着,爷啊爷,让你平日里不相信佛祖,不相信老天,看看这关键时刻老天都要拆你的台了。

    青鸾这下子急了,几乎是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推搡。上官绝而听着那脚步声越来越近,心里低骂了一句,快速的在青鸾耳边说道:“我先走了。”说着动作迅速的闪身进了一边的草丛了,失去了踪迹。

    另外一边,小扇子拍了拍夏至道:“夏至姐姐,你可以去找卫姑娘了,可别说漏了嘴啊。”

    那便两个巡夜的婆子已经走近了,看到青鸾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道上,不由得惊讶的问道:“姑娘,这么晚了,您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啊?”

    青鸾的一颗心“嘭嘭嘭”的乱跳,心虚的瞥了一眼上官绝躲进去的地方,为何她有一种正和上官绝偷/情的荒谬感觉,甩了甩头,丢到那莫名的心虚感,青鸾咳嗽了一声,正色的说道:“我来转一转,虽然大家今日都累了,但是院子里的安全还是要注意的。”

    “姑娘,您放心,老奴们平日里虽然懒散,却也是晓得轻重的,越是忙碌的时候越容易让人钻了空子,老奴们会注意的。”提着灯笼的婆子讨好的说道。13acv。

    青鸾点了点头道:“那就好,那就好。”

    就在这个时候夏至却朝着她们跑过来,一面说道:“姑娘,奴婢去看了,刚才那个黑影只是一只不知道从哪里跑进来的野猫,没什么要紧的。”

    青鸾到也接的快:“既是野猫就不用管了,那点银子给两位妈妈,她们守夜也辛苦了。”

    夏至闻言赶紧从荷包里掏出一小块的碎银子给两个巡夜的婆子,那两个婆子忙笑着谢赏,登时也将之前的疑惑给丢到一边去了。

    “你们两个继续吧,我和夏至先回去了。”青鸾道。

    婆子连声道慢走,还分出了一盏灯笼给青鸾主仆二人。

    等到青鸾主仆二人走远了,那两个婆子便也离开了。

    上官绝这才从树后闪身出来,远远的望着青鸾离开的方向。小扇子调侃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爷,早就没影了,你可没长千里眼啊。”

    鸾默上绝低。上官绝一转身扇柄子又敲上了小扇子的脑袋,“胆越来越肥了,是不是就打量着爷好性,哪天爷要是不耐烦你了,就把你送给慕容玉桡那bt。”

    小扇子的一张脸登时就垮了下来,故作可怜的说道:“爷,不要啊,小扇子虽然没有什么用,但是至少懂您的心不是吗?要不然换成别人可没那个默契配合您。”

    刚才要不是他拦下夏至,您哪会有那机会跟卫姑娘亲近,又是揉,又是抱的,卫姑娘也不过才赏了您一把掌,您可是赚到了。这话小扇子在心里头狠狠的吐槽了一遍,乌溜溜的大眼睛却是讨好的望着上官绝。

    上官绝瞥了他一眼道:“行了,看在你还算机灵的份上。”

    主仆二人这才晃悠悠的回到客院,好好休息一晚,明早还有好戏看。

    天蒙蒙亮的时候,卫澈便醒了过来,平日里一到这个点他便要起身练剑了。

    怀里的软香温玉让他有那么一瞬间的茫然,随即反应过来自己在昨日成了亲,垂下头去,看到的是一张安静的睡颜,白希的脸庞就这么安静的贴在他的胸膛,纤密的长睫安静的垂着,柳芊芊的唇型很漂亮,是那种微微上翘的菱形,红润而又饱满。

    卫澈的心念一动,低头含住了那吸引人的红唇,原本只是想着轻啄,可是一触到那饱满却克制不住的不断深入。

    柳芊芊就是被这种窒息的感觉给热醒的,睁开眼睛便是那张呈放大的脸,尚未适应新婚的人差点尖叫出声,好在下一秒的理智让她想起眼前这个男人已经是她的新婚丈夫了。

    “澈……唔……”一大早的热情让柳芊芊有行受不住。就在她以为自己要晕厥的时候,卫澈突然离开了,脸埋在她的颈窝处喘着气平复着身体的骚/动。

    感觉到那抵在小腹处的硬/挺,柳芊芊的脸更加红了,挣扎着要从床上起来,却被卫澈抱的紧紧的。

    “别动,就这样让我抱一会。”卫澈的声音满是饱含欲/望的暗哑。

    柳芊芊不敢再动,过了好一会,卫澈的气息才慢慢的平稳了下来,撑着从床上起来后,对着柳芊芊笑道:“现在还早呢,你再睡一会,我出去院子练半个时辰的剑再回来。”

    说着便快速的披了衣衫,以前每日里雷打不动的练剑是为了功夫的精进,现在到有了另外一个作用那就是发泄多余的精力。

    半个时辰后,卫澈汗哒哒的从外头进来的时候,柳芊芊早已经起来了,大红色富贵花开图案的宽袖短襦,下面是浅色的绣着石榴花的长裙。看到他进来,便先拿了热帕子给他拭汗。

    自从西北军营回来后,卫澈便习惯自己打理自己的生活,以前那些贴身伺候的丫鬟都被他放了出去,就连冬雪也只是替他掌管内院而已。

    可是当含着笑的小妻子迎上来的那一刻,卫澈却是一点点拒绝的心思都没有,心头漾起幸福的感觉,伸手握住柳芊芊的手道:“怎么都不多睡会,昨天那么辛苦。”

    柳芊芊脸色微红,仿佛才一夜,眉宇之间突然多出来一股成熟的韵味,只那眼神里依旧是满满的羞涩。

    “别这样,还有其他人在呢。”

    几个陪嫁丫头赶紧都转过了头去假装忙其他的。

    卫澈的性子本就严谨,刚刚也不过是一时的情不自禁,柳芊芊的警告让他的面上也有些讪讪的,摸了摸鼻子道:“我先去净房洗漱,等一下咱们再一同去荣寿堂。”

    柳芊芊点了点头,看着卫澈转进了净房,春芽笑嘻嘻的上前道:“夫人,那些个见面礼都已经准备好了,您看还要不要改动?”

    柳芊芊扫了一眼春芽收拾好的东西,给老太太的是一双鞋子和一个抹额,这些都是她出嫁前亲手做的,给青鸾和卫欣儿的是一个做工精致的荷包,里头装的是一模一样的金镶玉的葫芦。还有给卫家二房,三房以及卫姑姑家几个小辈的礼,只是不知道人会不会来齐,毕竟昨个儿二房的卫和卫青鸢就没有来参加婚礼,而卫姑姑家的陈碧玉听说是病地挺严重的,想必卫姑姑一家心里头也很烦闷吧。

    “这些就可以了,先备着吧,咱们把礼数做全了别人挑不出什么来那就可以了。”卫家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青鸾曾经写信告诉过她,而她也明白卫澈对卫家二房的想法,大面子上不错就行了,这样的一家人自己也不用去亲近。

    主仆几个正说着话,卫澈却是已经从净房出来了。

    新婚第一日,卫澈的身上亦是一件枣红色的长袍,腰间的那条墨色的腰带是柳芊芊的手工,看了一下,柳芊芊又挑了一个绿色的荷包给卫澈挂上。

    脱去羽林卫那一身闪着寒光的铠甲后,卫澈的这一身打扮让他整个人都和煦了起来。夫妻二人相视一笑,便相携着出了德馨院的门。

    荣寿堂,老太太一早便起来了,今日是新妇认亲的日子,她这里当然要先准备起来。

    不一会,青鸾、卫欣儿、卫家三房以及卫姑姑一家都陆陆续续的赶了过来,而卫家二房只来了卫青雁一人。

    ps:先放一更,明天上午还有一更。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