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268.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34 破罐子破摔

134 破罐子破摔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大家按着长幼坐下后,不一会便听到外头丫鬟的声音:“侯爷,夫人来了。”

    青鸾的目光不由得朝着门口望去,须臾,一对璧人便从外头缓步入内。青鸾从哥哥的眉眼之间看到了浓浓的幸福,心里头只觉得万分的安慰。

    老太太脸上含着笑,做长辈的最想看到的便子孙成家立业,她虽然不是卫澈的亲祖母,可是这几个月的相处,她也早已经将卫家兄妹二人当成了自己的孙子孙女,看着那个素来严肃的孙子满眼都是笑意,老太太便放下了心来。

    连嬷嬷笑吟吟的将软垫放在老太太的跟前,卫澈和柳芊芊一道上前跪下奉茶。

    老太太的眼眶都红了,原本以为自己是孤独终老的命,没想到还能有喝上孙子孙媳妇茶的一天。

    “祖母,请喝茶。”卫澈恭恭敬敬的递上了茶,这份尊敬是打从心底的。

    老太太连连的点头说了好几个“好”,喝了一口茶后,递上了一个厚厚的红包道:“成家了,你们爹娘一定也很想看到这一幕,等一下记得去祠堂给他们磕头。”

    卫澈点了点头,那边柳芊芊也递上了茶,温温柔柔的道了一声:“祖母,喝茶。”身后的春芽笑着端上了早就准备好的鞋子和抹额,连嬷嬷接过夸了一句:“夫人的针线活真好。”

    老太太又是一连声的赞好,小夫妻之间的浓情蜜意有眼睛的人都看地见,就盼着他们一辈子能够和和美美的。

    这一次除了敬茶红包外,还有一对雕工极为精细的龙凤玉佩。

    “这是我当初嫁进来的时候你们祖父给我的,说是卫家的传家玉佩,他的那一块也一直在我这里保管着的,原本是要给你们爹娘的,后来我扶灵下乡一直都没有找到机会,如今你们才是这威远侯府的主人,这一对玉佩也应该交给你们了。”

    照着这话说这对玉佩便是威远侯府的身份象征,如此贵重的东西让柳芊芊的心里产生了一丝犹豫,不由得将目光看向了卫澈,却见卫澈面色严肃的接了过来,交给了身后的冬雪,才道:“孙儿一定不会让祖父丢脸的。”

    老太太欣慰的点了点头,随即又拿出一个盒子交给柳芊芊道:“新媳妇进门,祖母也没有什么好给的,这些首饰是我年轻的时候戴的,现在便当成见面礼送给你了,你可别嫌弃了。”

    柳芊芊笑地甜美,谢过了老太太后,老太太便忙不迭的叫丫鬟给扶起来。

    青鸾看地出来老太太很喜欢柳芊芊,心里头也很为她高兴。边上卫青雁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嫉妒的神色,目光灼灼的盯着春芽手上的那个盒子,恨不得立刻打开来一探究竟。

    老太太嫁进来的时候秦家到没有准备太多的嫁妆,不过卫老侯爷觉得她一个小姑娘嫁给他这个老头子做填房委屈了,之后便送了她不少好东西,所以卫青雁知道老太太的库房里应该有不少值钱的东西,只是这老太婆看他们二房的人不顺眼,她也只有眼热的份。

    给老太太敬完茶后,卫澈便领着柳芊芊一一给卫延嗣,颜氏,以及陈昌珉卫爱莲行了礼。之后便是小辈之间的见礼,卫澈是这一辈当中年纪最大的,柳芊芊都要给几个小的送上一份见面礼。

    一屋子正温情的时候,卫延怀才兴冲冲的冲进来。

    青鸾不由得一怔,只见卫延怀笑嘻嘻的上前拍了拍卫澈的肩膀说道:“成亲了,这是二叔给地见面礼,你也知道二叔现在差事丢了,家里就连饭都要吃不起了,好不容易从你二婶婶的遗物里翻出这么一支朱钗来,看着还算不错,便给侄媳妇当见面礼吧。”

    卫澈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卫延怀这话实在是有够讨嫌的,李氏的遗物,他这不是来认亲的而是来膈应人的吧。

    卫延怀见卫澈迟迟没有接过,不由得笑道:“怎么了,你不会是嫌弃这朱钗太寒酸了吧?”

    老太太闻言河道:“你这是要做什么?”

    卫延怀满身的酒气,身上还是昨天那件衣裳,不知道在哪里过了一夜,身上的衣裳更是皱地不成样子了,青鸾见他这样颇有几分破罐子破摔的作态,好似真想跟威远侯府的最后一丝牵绊都掐断似的。家着一便心。

    卫延怀听到老太太的话后,也不再纠缠卫澈,步履蹒跚的冲到老太太的跟前,连嬷嬷大惊,连忙一个箭步冲到老太太跟前。而另一边的卫延嗣一把揪住了卫延怀的衣领子。

    “二哥,你这是要做什么?”为延嗣沉声问道,手上却丝毫都不放松。他一个武人的力气,只需要一只手,卫延怀便动弹不了了。

    卫延怀扭动了一下,怒骂道:“老三你个滚犊子放开老子,你真当这女人是你娘了,也不看看她做了什么,挑拨我们几个姓卫的关系,弄得卫澈看到我就跟看到个仇人似的,也不看看谁才是跟他真正有血缘关系的。”13acv。

    卫延怀今个儿算是完全豁出去了,昨天的那些事当真是打击到了他,让他觉得自己就算再低声下气的依靠着威远侯府也不会有什么出头之日,到不如趁着最后大闹一场,也好给老太婆和卫澈那小子添添堵。更何况他从进门的时候便没有看到傲卫青玉,想必她已经成功了,只要攀上了秦王世子,他还要威远侯府做什么。

    卫澈听到卫延怀的话,脸上的线条绷地紧紧的,二叔到现在还没有觉得自己错,听听他说的那邪,当真是令人心寒,连他心底的最后一丝眷恋都折腾没了。

    卫延怀虽动不了,嘴巴还在干嚎着:“大哥,大哥,你看到了没有,你的好儿子这是要逼死你亲弟弟啊,联合外人要让我们二房断子绝孙啊。”

    卫延嗣听不过去了,一手用力的捏住卫延怀的手腕,那如铁钳一般的大手一收拢,卫延怀便痛地整个身子软了下来,连那干嚎的劲都没有了。

    卫青雁见状一咬牙蹿了上去,攀住卫延嗣的手臂哭道:“三叔,三叔,你这么是要干什么啊,爹爹怎么说也是你的哥哥啊。”

    屋子这个哭那个嚎叫的乱成了一团,生生的将卫澈和柳芊芊的认亲仪式给搅和了。

    青鸾心里更是恨地不得了,她不是神仙,自然也预料不到卫延怀竟然会霍出脸面去大闹一场,这显然是不再要那最后一点点的情分了,不对啊,难不成卫青玉的爬床行为,卫延怀也是知道的,想着反正已经攀上了高枝便也不再害怕同威远侯府真闹僵。

    想通了个中关节后,青鸾对卫家二房整一个都鄙视到了极点,这一家子还当真是从头烂到了尾。

    卫澈忍不住的吼了一声:“住嘴,都给我闭嘴。”

    荣寿堂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只见卫澈冷着一张脸,目光沉沉的看着卫延怀。

    卫延怀的目光不由得一缩,想到上一次在书房被卫澈一剑削掉了头上顶冠,不由得有些腿软,他是不是闹的太过了啊?心里头一阵阵的心虚,卫延怀却下意识的挺了挺背脊道:“你盯着我干什么?你不会是想弑叔吧,这么多人在这呢,你若是动我一根汗毛,那是要被人戳断脊梁骨的。”

    卫澈的目光越发的冷了,垂在身侧的拳头紧紧的捏成了拳头,骨节因为用力太过而发出“啵啵”的暴/烈之声,青鸾的心中不由得着急,担心哥哥真按捺不住揍了卫延怀,那当真是拿瓷器去碰他个瓦砾,一点都不划算。

    老太太道了一声:“澈儿,冷静点,已经让人去请了族长了,这样的人还是让卫家族长来处置吧。”

    卫延怀一听不由得嚎道:“你自己生不成儿子,还死命的打压原配的子嗣,你这种人才应该要让族长好好看看呢。”

    就在这个时候听到一声苍老的声音,以及拐杖敲击地板的声音:“让我看什么?”

    却是丫鬟扶着卫家老族长走了进来,卫家老族长年岁辈分都比老威远侯府还要高,满是皱褶的脸微沉,浑浊的目光此时如刀一般的凌厉,直直的刺向卫延怀道:“看你这个好叔叔是如何毁了侄儿的认亲仪式,看这个好叔叔是怎么样在侄儿新婚头一天撒泼装疯?还是你要让我评断你不敬嫡母,欺压子侄,抛弃发妻,寡恩薄幸?”

    卫家老族长的话当真是像刀子一般的锋利,之前的事族里之所以不出面,那是因为卫澈说是家事,二房虽然不悌,那也是血亲,不到迫不得已也不想让二房无路可走。

    可是这卫延怀倒好,享着侄子的宽厚,却依旧不知道悔改,如今还辱骂嫡母,捣乱侄子的认亲仪式,这样的不剃不孝之辈,卫家是再难容得下了。

    青鸾的目光蓦的一亮,由着老族长出面,卫家大房从此和二房断了亲,以后卫延怀一家跟他们家再没有任何关系了。

    “老爷,老爷,出大事了。”门口又是一阵的喧闹声,却是来自卫青玉的贴身丫鬟白棉的。

    ps:今日的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