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269.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35 一片混乱(6000+)

135 一片混乱(6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青鸾的眸光不由得一亮,终于来了,不知道卫延怀知道卫青玉爬床的对象后会不会后悔现在的冲动。目光缓缓的掠过毫不知情的陈昌珉夫妇,心里头暗暗的道了一声抱歉,与其将来后悔,不如早点认清林子轩是个人渣。

    卫延怀一把甩开卫延嗣的钳制,急道:“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白棉跑进屋子,目光胆怯的扫了一圈屋子里的一众人,咽了咽口水才道:“老爷,我们家姑娘不见了。”

    卫延怀大惊,一把抓住白棉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不见了,你不是一直贴身伺候的吗?你们家姑娘怎么会不见的?”

    “老爷,奴婢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昨个儿姑娘都已经歇下了,奴婢便也去睡了,早上醒过来才发现屋子里没有人,去二门处问了也没见到姑娘出去啊。”白棉一面哭着一面说道。

    白延怀一听这话,背脊立时挺的直直的,转过头去冷冷的看向老太太道:“老族长说您是嫡母,我姑且敬你一声,叫你一声母亲,母亲您掌管着这威远侯府的内院,能不能告诉我我的女儿被你弄到哪里去了?”

    卫青鸾上前说道:“二叔这话问的奇怪,昨个儿大姐姐和四妹妹是一道安排在她们以前住的院子的,大姐姐一个大活人,有手有脚有思想,想做什么别人也逼不了她,我倒是还想问问这回子哥哥和新嫂子的认亲仪式都开始了,怎么都不见大姐姐的人影,二叔倒是可以说喝醉了,难不成大姐姐她也喝醉了,可别是喝醉了摸错了地最后却是要怪到别人的头上来。”

    青鸾的一双眸子慢慢的都是嘲讽,那直白的目光直看地卫延怀胸口一滞,心里头甚至怀疑卫青鸾这小妮子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

    卫延怀梗着脖子说道:“反正我不管,你们必须要替我找到女儿。”

    老太太摆了摆手道:“连嬷嬷,你安排人手,四处找找看,既然没有出二门那便还是在里头,虽然我不知道他们的心思,但是我问心无愧。”

    连嬷嬷立时应了一声,正要下去安排人手。这一下卫延怀急了,让下人去找,就算找到了,到时秦王世子也有可能不认账,最好是所有人一起去抓个正着,这样一来秦王世子就算想要抵赖都抵赖不成。

    “不行,谁知道那些下人会不会敷衍了事,我要自己去找,你们也必须去,今天若是没有找到我们家青玉,这认亲仪式就甭想进行下去。”卫延怀瞪着眼吼道,完全一副流氓样。

    “老二,你别太过分了。”卫延嗣忍不住的喝了一声,这一次却是连那声二哥都省去了。

    青鸾又一次被二房的无耻给震到了,这卫延怀果然不是一般人,为了让二房攀上高枝,竟然要带着这么一大帮人去抓/歼,卫青玉但凡有那么一点羞耻之心,被那么多人撞破丑事,都该羞地连活下去的脸面都没有,奈何这父女俩都是不要脸面的人,青鸾到是不介意成全他们一次。

    “哥哥,祖母,既然二叔这么紧张大姐姐,咱们帮他寻上一寻又有何妨?”青鸾眨着眼睛说道。

    卫澈不由得一愣,卫延怀的这个要求委实过分了点,可是难得的是青鸾竟然答应了,按着那丫头的性子也当真是太奇怪了。卫澈犹豫了一下便点头应了。

    老太太睨了一眼卫延怀,才走到柳芊芊的面前说道:“没想到你进门的第一天就遇到这样的事,说起来我这个老太婆也确实是惭愧了,不过要知道每个家族难免都会有那么一两个毒瘤,咱们卫家的这颗毒瘤也留的够久了,以前怕痛所以一直留着,可是再留下去恐怕是威胁到性命了,这毒瘤也到了不得不除的地步,你是老大媳妇亲自挑选的威远侯府未来的当家人,所以即便是新妇,这痛也只能承受着。”

    老太太的一番毒瘤论自然又惹来卫延怀的一阵叫嚣,直到卫家老族长一拐杖打在了他的身上,他才闭了嘴。

    柳芊芊心里头隐隐约约有些明白老太太的意思,便朝她行了一礼道:“孙媳受教了。”

    老太太心里明儿清的,卫延怀今日的一番举措根本就不符合常理,恐怕这二房又在背后使了什么不要脸的事,既然他自己喜欢那这脸到别人的脚底下让人踩,这不踩上几脚也太对不起自己。

    “行了,既然是他要求的,咱们便一间院子一间院子的找,我这个老太婆正好也带着孙媳妇认识认识这威远侯府的后院。”老太太说完这话,便先拉着柳芊芊出了荣寿堂的大厅。

    卫延嗣见状也放开了卫延怀,同颜氏对视了一眼,夫妻二人也赶紧跟了上去。陈昌珉看了一眼自家媳妇,卫爱莲满满的都是无奈,她当真是想不到自家二哥变成了这么一副无赖的样子,可是事已至此,她也只能配合着老太太。

    卫欣儿瞧了一眼卫青鸾,那眼神明明白白的就在问你这丫头又在打什么主意?

    青鸾朝着她眨了眨眼睛,等一下有一趁戏可千万别错过啊。

    姐妹二人相视一笑,如此一来,陈宝玉、卫青雁也只能跟了上去。

    卫青雁是不知道卫青玉同卫延怀的打算的,要不然按着她的性子是绝对不会那样白白的看着卫青玉攀高枝而不扯后腿的,当然她心里对于卫延怀会如此卫青玉的失踪也很奇怪,只不过这一屋子的人都跟了出去,她若不跟着出去也显得太过奇怪了。13acv。

    几个有人住的院子直接略过了,一路往那些无人的院落找去,青鸾一早已经让卫家的总管将那型院的客人安排好了,确保这样的丑事不会传地街头巷尾人尽皆知。

    半个时辰后,大半个威远侯府内院都被走遍了,终于到了北苑的门口。

    这个长时间没有人住的地方依旧是静悄悄的。

    白棉走在最后面,趁着人不注意将卫青玉随身携带的一个荷包丢到树下,随即惊讶的上前道:“这是姑娘昨个儿戴的荷包,姑娘一定是在这个院子里。”

    白棉这话一出,大家便留心起这个院子来了,一行人走至回廊处,便听到隐隐的喘息声。这声音青鸾熟悉的很,因为昨晚上她也听到了,她还不知道那房间里被上官绝加了料,一时不由得骇然,竟然还在继续,这两人不会真的做了一整夜吧?

    当然不至于是一整夜了,但是从慕容玉桡手里出来的东西那一定都不是普通的,那么一小块指甲大小的香料一旦吸入后那药效比那些烈性春/药不知道强上多少倍,没个七、八次那药效可解不了。这对于男男女女来说可不是什么增加闺房乐趣的东西,到了后头反而是一种身体的折磨。然而他们却也无法抗拒这份折磨。

    越是靠近那个房间,里头的动静便越大了,但凡经过人事的人纷纷变了脸色,那里头可是做那等腌事。卫爱莲朝着身边的嬷嬷使了个眼色,那嬷嬷赶紧将卫爱莲跟陈迟棋给拉了下去。

    老太太正想让连嬷嬷将卫欣儿和卫青鸾两个带下去,那卫延怀却是一个箭步踹门冲了进去。

    大家甚至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里头便传来一声尖叫,大家面面相觑,那叫声明显就是卫青玉的,这么说来刚才在里头同男人做那苟且之事的就是卫青玉。

    大家的脸色纷纷的沉了下来,老太太皱了皱眉头,这到底演地是哪一出啊。

    “你这个不孝女竟然做出这等不要脸的事,我打死你,我打死你算了。”里头又穿来卫延怀的怒吼声。

    紧接着卫青玉带着尖叫的哭声:“爹,爹,您听我说,是世子是世子硬拉着我的,女儿根本就不想的啊,我不想的啊!”

    青鸾不由得弯了弯唇角,这卫青玉也真是够糊涂的,谁跟她睡了一晚上都还不清楚,就空口白牙的开始诬陷上官绝,只是不知道作为另一半当事人的林子轩是如何想的,他是缩在床上不敢出来认这事吗?

    老太太、卫澈、卫延嗣以及陈昌珉一听卫青玉说起世子不由得脸色一变,几个人也顾不得其他,直接冲了进去。

    屋子里头弥漫着一股子浓浓的欢/爱味道,卫青玉的头发披散着,身上只胡乱披了一件外套,那些果露在外头的肌肤青青紫紫的,她跪倒在卫延怀的身边,模样说不出的凄惨。

    这个样子看上去倒还真有几分被强的味道。

    实际上卫青玉的情况真心比被强好不了多少,虽然因为药物的控制,昨晚上她也得了不少的趣味,可是她的身体毕竟是未经人事的,加上林子轩理智全无的粗鲁进入,让她的下/体受伤很严重,那一床的血绝对不是正常的欢爱会有的。

    而此刻她的双腿不断的打着哆嗦,才跪了一会便整个人受不了的瘫在里地上。

    屋子里的情况几乎是一眼就可以明了,那张大床上,青色的帐子罩着,隐隐的可以看出里头还有一个男人,床铺周围散落了不少的衣衫,看上去昨夜这里的情况着实很是激烈。

    几个人不由得都想到上官绝荒唐的名声,如果真是他,还真有可能做下这等子的事。

    可是这事该怎么解决,涉及的皇家人,谁都不敢保证这事会妥妥当当的解决。

    卫延怀一听这话,立时走到床边,他到也没有立刻去拖人,而是立在帐子外头对着里头的那个人影说道:“世子殿下,我清清白白的女儿就这样被你毁了,还请你收拾一下出来给我一个交代。”

    半晌,帐子里头一点声息都没有。

    卫青玉见状不由得哭地更加的惨了,虽然如愿攀上了秦王世子这个高枝,可是她付出的也并不少,清白的身子,自尊,换来的却是这一身的伤痛,这些眼泪丝毫都没有作假,完全是发自真心的。

    卫延怀忍不住扬高了声音道:“世子殿下,如今众目睽睽难不成你想不认账。”

    老太太的眉头皱地死紧,她的思绪向来是敏锐的,可是今个儿从卫青玉失踪,到大家伙一起来到这北苑所有的一切都像是设计好的,她不由的扫了一眼哭地几乎昏过去的卫青玉,以及在床边为卫青玉讨公道的卫延怀。她实在是不愿意相信这一切是这父女二人自编自导的一趁戏,若是这样那当真是连卫家祖宗十八的脸都给他们丢光了。

    里面的人像是打定了主意不出来不出声,卫延怀恨不得直接掀了那帐子,逼着秦王世子认下卫青玉,可是他到底还有一份理智在,那里头的人毕竟是秦王世子,不是他可以冒犯的。

    “呦,这里这么那么多的人啊?这是唱地哪一出戏啊?”门口传来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

    卫澈跟老太太纷纷一愣,这声音分明就是秦王世子上官绝的,二人都没来得及思考,上官绝便精神奕奕的走进了屋子,扫了一屋子目瞪口呆的人,对着身边的小扇子问道:“爷,今日早上没洗脸所以眼屎还挂在脸上吗?怎么大家看到我都像是一幅看到鬼的样子。”

    小扇子甚为配合的仔仔细细的端详了上官绝一番,最后肯定的说道:“没有,爷还是跟往常一样英俊潇洒,风流倜傥。”

    青鸾看这这主仆二人一唱一喝的耍着宝,眼里不由得闪过一丝笑意。

    卫延怀目瞪口呆的看着上官绝,指了指上官绝,又指了指床上,惊地说不出话来。

    卫青玉更是惊地连眼泪都忘记掉了,床上的人不是秦王世子,那昨天睡她的人是谁?不,这一定不是真的,她精心谋划的一切,她豁出脸面自尊想要得到的荣华富贵瞬间转为了泡影。

    卫青玉嚎叫了一声,几乎是疯了一般的蹿尚了床,惊怒之下她几乎是忘记了身体的疼痛,力气极大的一把将床上的人扯落了下来,厉声道:“你是谁,你是谁?”

    林子轩连穿衣服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卫青玉大力的扯落了到了地上。从卫延怀和卫青玉进到这个房间后,他便懵了,脑海中隐隐约约还记得昨夜的疯狂,可是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耳听得卫延怀在床边一口一个世子,林子轩才发现自己似乎是被人下了套。

    可是对于昨天的记忆他是真的没有,只记得自己去了客院休息,之后便像是做了一场春/梦,直到卫延怀进门将卫青玉扯了出去,他才发现自己根本就不是在做梦,更甚至前一秒自己还在卫青玉的身体里驰骋,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的?林子轩甚至都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陈昌珉和卫爱莲夫妇,若是让他们知道跟卫青玉苟合的人是他,那么他之前所营造出来的那个形象便彻底的毁了。

    饶是林子轩再聪明遇到了这一系列的变故也忘记了该有何种反应,直到自己被卫青玉给扯落了床,赤身果/体的,没有一丝的遮掩。

    “子……子轩?”陈昌珉怎么都没有想到从床上滚落下来的人会是自己的好女婿,这一下子却是连愤怒都忘记了。

    直到身边响起妻子卫爱莲的怒吼声:“林子轩,原来你是这么一个人面兽心的畜生,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背地里却是如此的龌龊,枉我儿在病榻上还一心的记挂着你,你居然做下这等猪狗不如的事情,你对得起碧玉,你对得起我陈家吗?”

    林子轩躺在地上的姿势无比的狼狈,还想上前解释,却只听到卫爱莲惊恐的尖叫声:“你个畜生,不要脸。”

    卫澈皱着眉头,一踢地上的衣衫,那一衣衫准确的覆在了林子轩的身上。林子轩的脸色青红莫变,慌慌张张的套上衣服,才急急的跪在陈昌珉和卫爱莲的跟前道:“老师,师母,你们听学生解释啊,这真的不是学生的本意,学生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这里的,昨个儿晚上我明明是进客院休息的,这一点客院的几个小厮都是可以作证的。”

    卫爱莲此时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林子轩睡了卫青玉,而这卫青玉还是女儿名义上的表姐,这让她的心里头无比的膈应。

    另外一边,上官绝却是死死的挡在青鸾的跟前,一面还念叨着:“别看别看,看了长针眼。”直到林子轩穿了衣裳,上官绝才微微的侧过了身。

    小扇子对自家主子的行为很是无语,还好卫姑娘都没有当场给他难堪。

    卫青玉在见到林子轩后一张脸更是变毫无人色,“噗通”一声的跌坐在了地上,一面摇着头一面喃喃自语道:“一定是弄错了,一定是弄错了,不该是他的啊,不该是他的。”

    卫青玉突然跪爬到上官绝的跟前扯住他的靴子道:“世子,世子,昨夜的人是你对不对?我明明看着你被阿才扶进这屋子的啊。”

    卫青玉像是疯了一般,口无遮拦的爆/出了自己设计上官绝的事,这下子卫澈、老太太和卫家三房不由得都沉了脸,除了愤怒更多的是羞愧,卫家竟然出了这样不知廉耻的姑娘,这当真是连一族姑娘的名声都要带坏了。

    上官绝厌恶的抬脚将卫青玉踢开,挑着眉道:“什么是我?你不会以为这房间里睡的人是我,所以摸尚了床吧?啧啧啧,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除非我是瞎了眼才会上你。”

    上官绝的话语依旧粗鄙不堪,卫青玉却是整个人又软了。

    卫延怀的一张脸从黑到青再转白,几乎成了一调色盘,他以为卫青玉成功了,所以不管不顾的大闹卫澈的认亲仪式,更甚至借酒装疯的大骂老太太,如今前路未明,后路已断,他要怎么办?他要怎么办?

    卫延怀反反复复的反问着自己,耳畔却是轰隆隆的响,他完了,这一下真的完了,连威远侯府都彻底的得罪了,更甚至连卫家老族长都看他不顺眼,他还能怎么办?这一局面该如何挽回?

    卫青玉的话已然让林子轩明白过来,自己是做了上官绝的替身,自己对于如何来到这个房间根本就一点印象都没有,现在想来应该也是上官绝做的手脚,他本来就很讨厌他。

    “老师,您要相信学生啊,学生是中了别人的圈套啊。”林子轩一个劲的喊冤,却到底不敢攀扯上官绝,他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上官绝下的桃子让他钻。

    鸾眸终来林。陈昌珉的一张脸黑如锅底,对于林子轩说的那邪他还是有七分的相信的,只是不管有什么原因,如今众目睽睽之下,抓到林子轩跟卫青玉在这房间里苟合,这该怎么办?这总该商量个解决的办法来吧?

    老太太的脑仁一阵阵的发疼,用力的一拍桌子道:“都给我住嘴,所有人先去偏厅,你们两个收拾好之后立刻就滚过来。连嬷嬷,去将老族长请过来。”

    这卫家二房完全是乌烟瘴气,这样的人一定不能再同他们有关系,要不然到最后威远侯府的百年威名都会被他们毁地一干二净的。

    老太太的一声令下后,一干人直接转移到了北苑的偏厅,毕竟那屋子里实在是太过秽/乱不堪了,多待一刻,她都觉得要吐出来。

    卫延怀脚软的几乎走不动,是卫延嗣一把将他拉过来的,不过才到偏厅,卫延嗣便放开了手,大家都不是笨蛋,前前后后卫延怀的举止加上刚才卫青玉的自白,大家都可以将前因后果猜地七/七/八/八了,这样的人他还当真没脸说是自己的兄弟。这一次就算大房不对他做些什么,自己也是要恳请族长同二房断亲的,这样的人若是再做亲戚,毁灭的便不是只有他一家了。

    陈昌珉和卫爱莲两个板着一张脸,虽说这中间可能有猫腻,可是林子轩睡了人家卫青玉已成了事实,如此一来,他们也该想想陈壁玉的处境啊。

    ps:28号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