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271.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36 做主

136 做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北苑的气氛很是凝重,院子门口守着两个粗壮的婆子,而卫澈同卫延嗣则被老太太吩咐去客院将那型人招呼好,至少让他们满意的离开威远侯府。

    苑气子口家。北苑的偏厅里,卫家老族长和老太太坐在上位,下首便是秦王世子上官绝。原本这样的事也不该让外人参与的,奈何上官绝死皮赖脸的假装看不明白老太太的脸色,加上那卫青玉一开始设计的人也是他,所以上官绝这个外人被破例留了下来。

    而另外一边则是坐的陈昌珉夫妇,那丑事的另一方是他们的未来女婿,就是他们想要置身事外都不能。

    卫欣儿和卫青鸾二人则坐在最末尾,而卫延怀同卫青雁两个二房的人则是神色不定的站着。

    屋子里的气氛很凝重,卫延怀则是一脸的忐忑,这个架势有点三堂会审的意思,事情完全是超出了他的预料,他一面心里将卫青玉那个没有的骂了个狗血淋头,一面又在想着该如何的收场。

    卫青雁心里感觉却有些复杂,二房如今这个样子,她的心里应该要为二房以及自己的前途担心,可是一想到卫青玉爬错了床,她的内心深处又觉得无比的爽快。

    约莫过了半刻钟,卫青玉和林子轩两个当事人才缓缓的走了进来。

    林子轩的眼下一片青黑,一夜的纵/欲加上心里头的压力让他看上去精神状态很糟糕。而卫青玉虽然已经梳妆整齐了,可是那走路的样子看上去很是别扭。

    老太太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卫青玉看了一眼堂上的人,心里头浮现一抹浓浓的悲哀,再看上官绝清俊的身影,自己这一辈子怕是真的同他无缘了。

    卫青玉用力的闭了闭眼睛,自己已然没有了出路,大家都看到了自己跟林子轩的丑事,她也只能赖上林子轩了,索性林子轩的长相也还可以,年纪有轻,加上才华横溢他日一朝中了状元自己也不是没有富贵可求。

    这样一想,卫青玉的心头一狠,先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嘤嘤的哭道:“我……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啊,祖母,族长太公,你们二位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青鸾好整以暇的望着卫青玉,果然经过了刚才半刻钟的思考,卫青玉已经认清了目前的情况,她的唯一的出路便是跟着林子轩,毕竟那么多人都看到他们睡在了一起,只是恐怕林子轩不会愿意啊,毕竟他还要顾及陈昌珉夫妇的想法。

    老太太当真是想问问李氏,怎么教导出了这么一个不知道廉耻的女儿来,难不成她以为大家都是瞎子吗,连这样的局都看不出来。

    老太太心里头越是厌恶,面上的神情却越是平和,只淡淡的反问道:“哦,那么你说说看你想让我们怎么做主?”

    卫青玉的心头微微一跳,这样的场面不可谓不尴尬,她也知道自己之前因为太过惊讶早已经漏了馅,可是她能怎么办,事到如今她只有硬着头皮继续厚脸皮啊,她才十六岁,她一点都不想自己往后的人生同青灯相伴。

    “呜……”卫青玉低下头去,洒了几滴眼泪,“林公子不能不认账,如今我也只能嫁给他了。”

    青鸾和上官绝不由得同时挑了挑眉头,很好,果然人至贱则无敌啊。

    陈昌珉夫妇同时皱起了眉头,今天这事有蹊跷谁都看的出来,毕竟卫青玉失踪,卫延怀非要他们一大伙人跟着一间院子一间院子的找,最后却找到了卫青玉跟林子轩苟合。而在林子轩露面之前,卫延怀和卫青玉还是一口一个世子怎么样,显然这父女俩以为床上的人是秦王世子上官绝,这最后为何变成了林子轩先不论,这林子轩如今还是他们家碧玉的未婚夫,这卫青玉不要脸的婚前失/贞,还想着要嫁给林子轩,这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打脸的行为。

    林子轩自然也不会应下,昨天这个事他本就是冤枉的,就算是睡了卫青玉那也是被人下了套,他哪会那么容易就认下这么个不要脸的贱/妇。13acv。

    “卫家老夫人,老族长,老师,师母,子轩是个读书人,懂得礼义廉耻这四个字怎么写,昨晚上子轩虽喝了酒,但还不至于到理智全失的地步,我可以很肯定的说昨天晚上入睡前我是在客院的,客院跟这院子隔了那么一大段的距离。子轩自己丝毫都没有印象为何会在这里,至于做下那等事情,子轩也很惭愧,但那也并非子轩的本意,子轩早已经有了未婚妻,心里头也只认定碧玉一个人,至于这位卫姑娘,子轩压根连见都没有见过,所以子轩恳请几位彻查昨夜的事,还子轩一个清白。”林子轩一脸的正气凛然,他这样子比卫青玉的无耻要好多了,至少陈氏夫妻的脸色稍霁。

    林子轩在他们二人面前素来都是谦谦君子的模样,他们的内心深处也不愿意相信林子轩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卫青玉的心里头一慌,连连的哭道:“不管怎么样我已经是你的人了,林公子你是个读书人知道礼义廉耻怎么写,可是圣人有没有交过你有些事一旦做了那便得背起责任来。爹,爹,你的女儿被人欺负了,难道你不为女儿讨回公道。”

    卫青玉匍匐跪倒在了卫延怀跟前,使劲的扯了扯卫延怀的衣裳下摆。

    卫延怀登时一个激灵,从算计失败的阴影当中回过了神。他看了一眼立在一旁的林子轩,又扫了一眼陈昌珉夫妇,心中立时有了主意。

    卫延怀走到陈氏夫妻跟前道:“妹妹,妹夫,我知道这个姓林的小子是你们定下的女婿,但是刚才大家也都看到了,那姓林的小子占了我们青玉的清白,这件事不可以就这样算了,女孩子家的清白比女孩子的性命还要重要,青玉也是你们的外甥女,你们总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去死吧,这事怎么办,你们给个说法吧。”

    陈昌珉气地脸都黑了,他为官多年,也看过不少的人,穷凶恶极的歼佞,虚情假意的伪君子……可是当真还没有见过像卫延怀这样的,他这是要耍无赖吗?

    卫爱莲怒气冲冲的说道:“那二哥你想要怎么样?今天这个事究竟是怎么回事,母亲,子轩自拜在我夫的名下,一直都是谨慎谦虚的,便是相公的那些同窗对子轩的人品也没有不称赞的,若说今天这事是子轩自己的意愿,我是真的不信的。”

    林子轩面上一阵感动,朝着卫爱莲夫妇行了一礼道:“多谢老师,师母相信学生,这里是威远侯府的内院,想必老夫人定会给一个交代的。”

    卫青鸾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真没想到陈昌珉夫妇中林子轩的毒如此之深,那样的场景难道他们不觉得恶心吗?可是他们话里话外却依旧要维护林子轩,难道林子轩真有这么好。

    可惜卫青鸾一心想着要惩罚卫青玉和林子轩这一对渣男,却忘记了退亲对于一个女子名声的损伤。在陈氏夫妻的眼里林子轩同卫青玉发生了这等事情,还被那么多人抓了个正着,固然令他们的心情很糟糕,可是若这件事是林子轩被人设的套,那性质便完全不同的,前者可以说是林子轩寡廉鲜耻,可是后者林子轩也是受害人,即便心里有些膈应可是还不至于到退亲的地步。

    场面一度街了下来,上官绝不由得对着小扇子使了个眼色,小扇子微微一点头,借着上官绝的遮挡,朝着白棉弹出一指,若是这屋子里有那会功夫的定会看出小扇子朝着白棉弹出了一指甲的淡色粉末。

    不过一会,白棉的脸色突然变了,身子隐隐的颤动着,原本还想忍着,可是最终都没有抵过那打从心底的痒感,双手满身的挠了起来。

    一屋子的人被白棉突然的行为给吸引住了目光,却见她嘴里不停的叫着痒,身体却是剧烈的扭动了起来,抓挠根本就缓解不了一丝一毫的痒感。

    最后她甚至整个人都跳了起来,慌慌张张的像个疯子一般,一面用力的扯动着自己的衣衫,头上的首饰身上的帕子等物纷纷掉落,最后不知道从哪个地方掉落一包黄色的东西来。

    卫青玉看到那东西脸色微变,正想扑上去,却有一个身影比他还要快,只见小扇子端着一盏茶冲了上去,然后整一盏茶兜头兜脸的往白棉的身上浇了上去。

    一面动作还一面嚷道:“她这是中了邪了,淋淋水或许会清醒一下。”

    小扇子的这一盏茶浇完后便往后退了一步,这一脚却正好踩在卫青玉伸向那包东西的手上,顿时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声。

    小扇子这才赶紧抬起了脚,故作吃惊的看着卫青玉那几乎扭曲的手:“卫姑娘,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将手放到我的脚底下,这不是自己找疼受吗?”

    青鸾微微抽了抽嘴角,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啊,这小扇子看着很纯真,内里却也是个腹黑的货啊。

    ps:还有一更啊,大家七点的时候再来刷一次吧,本来想着白天有空的,结果又临时却了趟医院领白大褂,真心的折腾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