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272.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37 除族

137 除族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卫青玉疼的直抽气,她甚至觉得自己的手指头都被这可恶的小厮给踩断了,哆嗦的还要去扒拉那包粉末,却被小扇子的捷足先登了。

    小扇子无辜的朝着卫青玉眨了眨眼睛,问道:“卫姑娘,你是要这东西吗?”

    卫青玉怒瞪着他,眼看着那包东西在自己跟前晃了晃,正要伸手,小扇子却猛地站了起来道:“这东西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可不是你的。”说着指了指已经渐渐安静下来的白棉。

    一杯茶水还当真是止了身上的痒,白棉甚至都不知道刚才那种痒地恨不得将自己的皮肉都抠开的感觉是怎么回事,那份难受的感觉便退了,一听到小扇子的话,却是正好看到了那包因为动作太过剧烈而从身上掉下来的药包。

    白棉的脸色一白,上前一步就要去夺小扇子手上的东西。

    也不知道小扇子是不是故意的,在白棉冲上来的那一刻往边上一闪,这一下他身后的卫青玉便遭了殃,白棉一个止不住又重重的撞到了卫青玉身上。

    卫青玉只觉得自己的腰骨都要给她撞断了,这一下却是疼的连嚎叫的力气都没有了。主仆二人跌成了一团,那样子看上去非常的狼狈。

    青疼至得道。小扇子却是嘻嘻一笑,打开了那药包,凑在自己的鼻子前闻了闻,随即将那纸包直接丢到了卫青玉主仆二人的身上,连连“呸”了两声,大声的嚷嚷道:“一个姑娘家竟然藏了春/药在身上,真是伤风败俗啊。”

    他的容貌本就是显小的娃娃脸,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充满了控诉,却是在指控别人伤风败俗,这副场面到是极为怪异。

    老太太和陈家夫妇二人都异口同声的喊道:“拿上来。”

    春/药,如果是中了那种下作的药也就难怪林子轩会失控。

    卫青玉的心头猛地一沉,却是狠狠的瞪了白棉一眼,这丫头一点用都没有,这样的东西竟然还留在身上,此时她也顾不得疼痛了,卫延怀的脸色更是酝酿着一场辩雨,一直以为卫青玉是自己子女当中最聪慧的,所以当她找他说出这个计划的时候,他只是犹豫了一下便答应了。

    这事虽说是不怎么光彩,可是为了那荣华富贵,为了重振二房,他也没有想太多,哪里知道原本好好的计划却是接二连三的出了错,先是爬床的对象从世子变成了林子轩,现在又闹出这样的纰漏了,看到陈昌珉夫妇虎视眈眈的样子,卫延怀便觉得眼前一阵阵的发黑。难不成真是天要亡他卫延怀。

    那边连嬷嬷上前捡起了药包,此时白棉已经吓地不敢动作了,这,这她该如何解释自己身上藏有春药的事情。

    连嬷嬷将那东西直接拿了出去了,威远侯府自然有那些懂药理的人知道这里头装了什么。

    林子轩此时却有如释重负的感觉,瞄了一眼卫青玉那倒霉样,心里头就跟吞了个苍蝇似的,昨晚那些个激情顿时烟消云散,眼角的余光看向坐在一边的卫青鸾,正好对上她一双凉薄的眸子。林子轩的心头一颤,慌慌张张的收回目光。

    此时卫爱莲却已经开始向卫青玉发难了。13acv。

    “二哥这就是你教导出来的好女儿啊,都学会给男人下药了,下贱如斯,实在是丢了我们卫家的脸。”卫爱莲饶是性子再好,此时也怒了,这卫青玉睡地不是别人,而是她看好的女婿,若真让这么不要脸的人黏上了,自家的女儿以后都没法子见人了。

    卫延怀嘴硬的说道:“你别胡说八道,那东西又不是从青玉的身上掉下来的,是她身边的贱婢所为,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卫爱莲的目光越发的冷了:“这贱婢可是她的贴身丫鬟,二哥你真当这屋子里的人都是傻子吗?这前因后果不是已经明明白白了,你的好女儿贪图富贵,想要攀附权贵,所以准备了春/药,想对秦王世子下手,可是人家秦王世子警醒没有着了当,最后却是害惨了子轩。二哥,我现在还叫你一声二哥,是看在父亲母亲的份上,等今个儿出了这个门,我卫爱莲再不认识你卫延怀。”

    陈昌珉心头大慰,他的性子本就正直,在听说了卫延怀的事迹后本不欲同他为伍,奈何这人是自家妻子的哥哥,这关系是避都避不开的,今日妻子这一番话自此之后他便可以不用再顾忌,这样龌龊的人同他说一句话都觉得脏了自己。

    卫延怀的心里头还有几分瞧不起卫爱莲,却不想今日被自己曾经鄙视的人给教训了,顿时一张脸涨地通红,抬手便要打卫爱莲。陈昌珉大惊,一个箭步冲上来,将妻子拉到了身后,怒目而视道:“卫延怀,你要干什么?”

    老太太将手上的茶碗直接怒砸到了地上,那清脆的哐当声,将所有的人注意力都拉了回来。

    青鸾的目光不由得一紧,她从未看到过老太太如此震怒的样子。

    “去看看,侯爷和三老爷那边完了没有,完了就让他们回来。”老太太看都没有看卫延怀一眼,而是对着身边的丫鬟吩咐。

    那丫鬟也不敢耽搁,赶紧出去了,不过先回到这屋子的还是连嬷嬷,她的脸色也不好看,不为别的,就是为卫青玉的行为寒心,一个姑娘家究竟哪里那样的想法,她这是豁出去自己连带着还想拖累卫家其他姑娘的名声吗?

    连嬷嬷匆匆的走进来后便冲着老太太点了点头,陈昌珉夫妇自然看懂了这个点头的意思,看向卫青玉的目光也更加的嫌恶鄙视。

    老太太的目光沉郁,一声不响的静等着卫澈和卫延嗣。

    她这个样子,卫延怀的心头反而惴惴的,而陈氏夫妻也重新坐回了位子。

    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卫澈和卫延嗣便到了北苑。

    老太太看到了人到齐了,才沉沉的扫过一屋子的人,最后神色认真的对着卫家老族长说:“老叔公,从前老侯爷还在的时候曾经跟我说过一个故事,他说以前乡下宅子里有一棵百年老树,那树差不多有五百多年的历史了,长地枝繁叶茂,卫家人对那棵树很有感情,可是后来有一天那棵树的一个枝桠突然枯掉了,老侯爷想了很多办法都没有找到原因,有人劝他要将那枯掉的枝桠砍掉,可是老侯爷不愿意,他觉得这棵树是他们家的福树,若是动了便是动了家里的福气,那一枯掉的枝桠对于整棵大树来说实在是不算什么,老侯爷便也没有再管他了。谁知道等他一年之后再回去的时候,那一棵有着五百年树龄的老树竟然整一个都枯死了。”

    老太太的声音低沉而又缓慢,谁都没有想到她在这个时候讲起了故事,卫延怀和卫青玉更是弄不懂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两个人的心都是七/上/八/下的。

    卫家老族长点了点头道:“这件事我也记得,我记得那个时候侯爷还坐在那枯树下悔叹,当初若是他舍得动刀将那枯掉的枝桠砍掉,或许就不连累的整棵树都死掉了。”

    青鸾的心头一震,隐隐的有些明白老太太为何会说这话了。

    老太太的目光在卫延怀身上顿了一顿:“是,老侯爷后面还说,一个家族就像是一棵树,不管是再繁茂的树,都有可能长出枯枝来,这个时候若是不能使枯木逢春,那便要忍痛砍掉枯枝,免得祸害了整棵树,整个家族。”

    老太太一面说着声音却越发的严厉了起来,那如炬的目光直看地人心头发沉:“今卫家二房几次做出伤害卫家脸面的事,为了不让卫家二房再祸及卫家,到后头连累整个家族,我请求老族长将卫家二房从卫家族谱中出族,从此以后卫延怀一家跟威远侯府,跟游西卫家一族再没有任何关系。”

    老太太的话音落,屋子一片安静,除族一罚不可谓不重,大夏朝不管是普通百姓还是勋贵世家,都是讲究家族凝聚,没有家族就好像没有根的浮萍,而除族之人必是做了那些遭族人人人唾弃之事。而除族之人出族之后也必将被其他人鄙视,这样的人那犹如是过街老鼠,人人可欺,人人喊打。

    足足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卫家老族长才沉重的点了点头:“你说的不错,这砍去枝桠虽然疼痛,但总比整棵大树一起枯死的好,卫延怀的心性已歪,做出的那些事更是禽兽不如,有这样的族人是我卫家一族的耻辱,从今往后卫延怀一脉正式从游西卫家除族,卫延怀一脉跟威远侯府,卫延嗣一脉也再无关系。”

    卫延怀整个人都傻了,除族,这惩罚也太重了吧,那他以后要怎么办,他哪里还有脸在出门,他的那些子女还如何娶亲嫁人,根本就不会有人家同被族人厌弃的人家交好,更别说是结亲了。

    而卫青玉和卫青雁姐妹俩更是目瞪口呆的说不出话来,卫家二房,不,以后再不能称卫家二房了,而是卫延怀一脉往后还如何在这上京生存?

    ps:小鱼又食言了,晚了那么多,对不起大家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