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274.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38 卫家的下场(6000+)

138 卫家的下场(6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偏厅里又是一阵的静默,卫澈微微皱了皱眉头,却没有说话,他原本打算同卫延怀一家断亲的,卫青玉能做出这样的事来,他不能再让她自如的进出威远侯府连带着连累卫青鸾的,可是除族他是真的没有想过。

    卫延嗣板着一张脸,亦是一声不吭,他跟卫延怀的年岁虽然相近,可是从小到大都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卫延怀嫌弃他庶子的身份,又嫌弃他他是个粗人只会舞刀弄枪,自然不会跟他怎么亲近,因此他即便心头有些惊讶如此重的惩罚,却始终都没有开口为卫延怀说一句话。

    卫延怀此时已经有泻过了神,他知道老太太会把卫澈和卫延怀重新叫回来,那便是看重他二人的意见,眼见着他们两个都没有说话,更加的急了:“老三,澈儿,你们说句话啊,难不成你们真要赶尽杀绝,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卫延怀说到最后语气都是在颤抖的,一张脸透着沉重的青灰,压抑而又绝望。

    老太太缓缓的问道:“那你毁了澈儿的认亲宴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们是同根生的,你伙同李氏一起算计鸾儿的命时有没有想过你们是同根生的,你们在澈儿的婚礼时设计这么一出爬床的戏码,又有没有想过威远侯府的立场,你们根本就没有想过。你只想到你唾手可及的富贵,你只想到你自己的荣华,你甚至以为自己的计划成功了便不用再依着威远侯府,所以才会在认亲宴上一副无赖的嘴脸,你这样自私自利的人,连带着子女都染有你身上所有的恶习,你们这样就是一颗毒瘤,不除总有一天会烂掉威远侯府的根基。”

    老太太的声音不大,语气却很是冷冽,一番话带着破石一般的气势,直砸的卫延怀人都焉掉了。

    卫澈的心头猛地一阵,祖母这话说的一点都没有错,他如今是威远侯府的主人担负的是整个威远侯府的前途,他已经给过卫延怀机会了,可是像他这样的人只要一有机会便放弃钻营,而且他想到的永远都是他自己,这样的人不能再和威远侯府有任何的关系了。

    想到这卫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即朝着老太太和卫家老族长说道:“祖母和老族长的处置我没有任何的意见。”

    卫延嗣也说道:“我也是同意的。”

    卫家老族长点了点头道:“这事便这样决定了,威远侯三日后跟着我去游西开族中祠堂,向族人宣布这一件事。”

    卫澈闻言点了点头。

    卫延怀几乎是跳了起来,冲到老太太和老族长跟前跪下了,“老族长,母亲,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你们打我骂我都行,千万别除族啊,要不然我该如何在上京生存下去啊,阿澈,我是你二叔啊,你忘记了,你小的时候二叔常常抱着你练字,还陪着你玩吗,三弟啊,二哥不对,二哥知道错了,你跟老族长说说,只要不除族,其他什么样的惩罚都可以啊。”

    卫青玉和卫青雁姐妹二人也哭着围了上来,“祖母,祖母,您这样我们以后可怎么活啊。”

    卫青玉道:“祖母,那役是白棉那丫头的,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您事情都还没有弄清楚呢,就这么下定断,我们不服。”

    老太太微微垂下了头,看着地上的卫青玉,微微的摇了摇头道:“这里不是公堂,不需要事事都讲究证据,但是你的行为大家都看在眼里,我已经给过你们很多次的机会了,可是你们的眼里就只有富贵,你更是下贱到连女子的矜持同脸面都不顾,我是不可能将让你继续祸害鸾儿跟卫家其他的姑娘的名声的。”

    老太太这话让卫延怀看到了希望,卫延怀一把推开卫青玉说道:“母亲,我现在就跟这逆女断了父女关系,今个儿的一切都是她自己的主意,真的和我没有关系啊。”

    卫青玉本来身体就接二连三的受了伤害,被卫延怀大力的一推,整个人几乎是飞了出去又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她甚至还没有来得及痛呼,便听到了卫延怀凉薄的话,一时如坠冰窟,惊地说不出话来。

    老太太冷眼瞧着卫延怀在关键时刻撇去了自己亲生女儿的行为,心里头越发觉得自己的这一处置没有错,虎毒尚且不食子,卫延怀这是比老虎都还要毒啊。

    老太太没再理会卫延怀,而是对着老族长说道:“老叔公,咱们走吧,这院子久没住人了也怪冷的。”

    老族长点了点头,拄着拐杖同老太太一起往外头走去,卫延怀哭嚎着又要扑上来,连嬷嬷朝着两个婆子使了个眼色,那两个婆子冲上来拦住了卫延怀。

    卫澈看到他这个样子便道:“把卫延怀、卫青玉、卫青雁三人都赶出去,从此以后他们一家跟威远侯府再无瓜葛。”

    “是。”这一次上前的却不是婆子之类的了,而是威远侯府的侍卫。

    卫延怀父女三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便被几个侍卫给提溜了出去。

    卫澈这才走到陈氏夫妇面前道:“姑姑,姑父,内院疏忽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陈昌珉摆了摆手道:“这也怪不得你。”昨天整个威远侯府忙成这样,卫澈又是新郎,哪会有精力顾及其他,更何况只要卫青玉有心算计,那便是再谨慎都会着了道的。

    卫爱莲亦点了点头道:“今天你还有的忙,我和你姑父便不打扰了。”

    卫青鸾见状便上前说道:“我送姑姑、姑父出去吧。”厅又卫微鸾。

    卫爱莲冲着青鸾笑了笑,只是那笑容有些勉强,今天这个事不管怎么说都有些堵心,特别是想起那屋子里的淫/乱,卫爱莲便看林子轩不爽,因而也不看他,只和青鸾一道往前走去。

    陈昌珉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睨了一眼林子轩,跟着妻子的步伐走了出去。

    林子轩一脸的愧疚,心里头却是骂上官绝骂了一遍,新仇旧恨,他跟这个纨绔的仇算是结下来。自己好不容易才讨得了陈昌珉夫妻的欢心,今天这一遭势必会在他们心里头留下一道印记,林子轩垂在身侧的手不由得捏成了拳头,虽然陈昌珉这个老师是他仕途上的一块踏脚石,可是他讨厌这种事情超出自己预计的失控感。

    上官绝走到林子轩的身边嘲讽道:“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照照镜子就你那样子也妄想娶候府千金。”

    林子轩心头一震,卫青鸾是他深埋在心头的一个秘密,除了那一天在温泉庄子外头表露过,他便什么也没做过,更何况他现在还有婚约在身,那么他心里头的秘密上官绝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是卫青鸾告诉上官绝的,他们什么时候到这种无话不谈的地步了,林子轩只觉的心中盘旋着一股子的嫉妒,面上却不敢显露分毫,现在的他根本还没有同上官绝比肩的能力,唯有忍气吞声,韬光养晦,待到日后再一起清算这些帐。

    只不过才一息之间,林子轩的心头便翻滚过无数念头,最后却是刮上了一个无辜的表情:“世子殿下说的话在下并不明白,这人都走光了,在下也告辞了。”

    说着林子轩便追着陈昌珉而去。上官绝冷眼瞧着他的背影消失,嘴角慢慢的浮上一抹玩味的笑:“小扇子,这人你怎么看。”

    “奴才觉得是个沉地住气的,他应该已经猜到是爷您在背后设套,所以他才会出现在这里并享受了一晚上不算美妙滋味的软香温玉。不过他却选择什么都不说,一方面是因为他没有证据,另一方面自然也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同爷的差距,昨天爷的辱骂加上这一次的设套,他怕是心头都恨不得咒死爷了。”小扇子幽幽的说道。

    上官绝挑了挑眉道:“难不成爷还怕他报复。”上官绝说着便晃悠出了北苑。

    卫延怀父女三被丢出威远侯府的时候姿态无比的狼狈,卫延怀甚至还要回过身来闯进府里头,却直接被乱棍打了出去。

    卫延怀从小就在这府里头长大,哪些预料的到会有这么一天,等到他卫延怀被卫家宗族除族的消息传出后,他便再无翻身之日,卫延怀只觉得眼前一片的黑暗,他也曾富贵过,他也曾是被人奉承的对象,可是如今却被赶出了卫家宗族,这样的惩罚那真是比要命还来得重。

    卫延怀踉踉跄跄的从地上爬起来,睨了一眼紧闭的大门,脸上满满的都是颓败之色,卫青玉和卫青雁见状便要伸手扶他,却被他一巴掌扇飞了,指着卫青玉的鼻子大骂道:“都是你这个贱/货,自己发/浪,还连带这连累我们一房,以后你也不用回家了,我卫延怀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卫延怀这个人除了刚愎自用,骨子却又十分的自大,就算是错他也从不会找自己的原因,之前算计卫欣儿想逼着卫欣儿成为李宵的妾室不成后,便将所有的过错都推给李氏,这一次他又觉得是卫青玉害了他,如果不是卫青玉提出了这么个馊主意,他又何至于落到这个地步,这都怪卫青玉没有,连个爬床对象都会弄错。

    卫青玉的脸色惨白的无一丝的血色,刚才在北苑的时候,卫延怀便要将一切都推到她的头上,要跟她断绝父女关系,她心里头明白自己这一次没有成功,最后还让他们这一家被宗族除了族,卫延怀定不会让她好过的,可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卫延怀竟然连家门都不让她进。

    不回家,她一个姑娘家能去哪里,卫青玉绝望的一把抓住卫延怀的衣摆哭道:“爹,爹,我是您的女儿啊,不回家我能去哪里啊,您不能这么对我啊。”

    卫延怀心里头的满腔愤怒都无法发泄,也只能将这些怒气都冲着卫青玉发,一把推开卫青玉道:“你滚开,我没有你这种女儿,雁儿,我们回去吧。”

    卫青雁应了一声,幸灾乐祸的瞄了一眼卫青玉,见卫延怀走了几步便凑上前去笑道:“看在我们姐妹一场的份上倒是可以给姐姐指一条明路,依着姐姐的姿色,若是肯自卖鸿雁楼,想必那老鸨也是肯收的,只是姐姐这清白已失,估计买不了什么好价钱了。”

    卫青雁的话狠毒,卫青玉猛然抬起头,一双眸子迸发出的光亮像是要嗜人一般,只把卫青雁吓地后退了好几步,倒也不敢再拿话嘲讽卫青玉,拎起裙角小跑步的跟着卫延怀去了。

    来的时候尚且还雇上一辆马车,可是到了这个地步卫延怀也无心再讲究排场,卫青雁只好拿着袖子挡着自己的脸。

    卫青玉固执的跟在二人身后。卫延怀连连给了她三巴掌,又说了一大堆恶毒的话,无外乎就是不认她这个女儿了,不管她是去做姑子还是去要饭都不要再跟着他了。

    卫青雁第四次转头的时候,卫青玉却已经没在他们身后了,不知道是被卫延怀打怕了还是彻底的心寒了,总之一身伤痕的卫青玉消失在了上京的街头。

    等到卫延怀和卫青雁走到自家那座三进的房子时却发现大门打开。

    卫延怀心里头疑惑,走了进去后却发现原本破败的屋子更加的破败了,那一屋子的狼藉,就像是被强盗抢劫了一番,卫延怀大惊连连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啊?这是怎么回事?”

    回头正好看到魏嬷嬷抱着一个铜鼎急匆匆的从里头冲出来,卫延怀一把拉过她,也来不及细想她为何抱着一个铜鼎,只问:“家里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魏嬷嬷看到卫延怀先是一阵的惊慌,随即冷静下来,立刻露出了一副哭像嚎道:“老爷爷不好了,荷姨娘,荷姨娘她卷走了家里的所有财物跑了。”

    “你说什么?”卫延怀两眼发直,夏青荷卷走了财物跑了,这一定不是真的。

    魏嬷嬷被卫延怀扣住的手几乎都要被捏断,眼泪扑嗍扑嗍的掉落,这次的眼泪可是真的。

    “老爷,您先放开老奴的手。”魏嬷嬷脸色都发青了,现在内宅里头乱成了一片,荷姨娘走的时候还将一干奴婢下人的卖身契都放到了门面上,那些个奴婢下人再得知荷姨娘卷走了所有值钱的东西后,便纷纷抢了自己的卖身契,更甚至像强盗一般的将整个屋子都洗劫了一遍,她是好不容易才抢下了这么个铜鼎,哪里知道才出院子便遇上了卫延怀。

    “不会的,青荷不会这么对我的。”卫延怀摇了摇头,却是放开了魏嬷嬷的手,脚步踉跄的冲进了内院。

    魏嬷嬷见他这个样子也不再说什么,而是一把抱起铜鼎就要往家里去。

    卫青雁一个箭步冲上来怒道:“魏嬷嬷你这手里抱着的是什么?”

    卫延怀已然被荷姨娘捐款潜逃的消息给冲击的迷了心智,自然也不会注意到魏嬷嬷的异样,卫青雁却还有一丝理智在,那个铜鼎应该是姨娘屋子里熏香的。

    魏嬷嬷眼珠子一转,家里如今已经乱成了这个样子,她也管不了那么多。魏嬷嬷一把推开卫青雁,卫青雁不过是个十来岁的小姑娘,身子又瘦瘦弱弱的,被魏嬷嬷这大力一挥直接跌进了一边的花坛,手上腿上都磕破了皮连脚腕都扭到了。

    卫青雁疼的直抽气,却是瞪着魏嬷嬷骂道:“背主的狗奴才,你也不怕被打死。”

    魏嬷嬷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姑娘进去看看吧,恐怕你们连明日里吃地米都没有了,还狗奴才,怕是你们这些主子明日里过地比我们这些狗奴才还不如。”

    魏嬷嬷说完这话还不忘啐了卫青雁一口,随即从从容容的抱起那铜鼎扬长而去,直把卫青雁气地眼泪都出来了。

    卫延怀跌跌撞撞的冲进了内院,里头乱糟糟的一片,卫青雁的生母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卫青鸢傻傻的立在院子里,一脸的茫然,而卫却也不知道是被谁掀翻了在地上,正抱着头哀嚎呢。

    卫青鸢一看到卫延怀的身影,身子不由的一震,自李氏去世后她便没有在理会过卫延怀,他恨卫延怀,可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因为卫延怀的色心害地卫家家破。

    “老爷老爷,这可怎么办啊,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了,什么都都没了,我们要怎么办啊,夏青荷那个践人实在是太可恶了,老爷您快去威远侯府,请世子爷帮忙,抓了那践人一定要好好的惩罚她。”卫青雁的生母一骨碌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冲到卫延怀跟前哭道。

    卫延怀却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似的,几步冲进了正屋,梳妆台上空空的,连那面铜镜都被人卸了下来,屋子里但凡可以搬动的东西都已经不见了,卫延怀又转身到了内间,除了那张拔步床没有搬走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宝宝、贝贝呢?”卫延怀怒吼了一声,夏青荷那个践人心不在他这里,可是那一双儿女总是自己的,她一个女人难不成连他卫家的种都要带走。

    卫青鸢神色漠然的走进屋子里,冷冷的说道:“宝宝、贝贝,你还真当那双胞胎是你的种啊,你问问你自己,当初你是怎么弄到荷姨娘的,荷姨娘的未婚夫是怎么死的,这还真是一报还一报啊,你涩域熏心,荷姨娘便还你一个家财散尽,这也很公平啊。”13acv。

    卫延怀怒道:“你说什么?”

    卫青鸢只冷冷的将一张纸扔给卫延怀,卫延怀一看那字便知道是荷姨娘的笔迹,里头满满的一页纸都是荷姨娘对他的仇恨,未婚夫的死,她委曲求全的做他的外室,最后又到了内宅,想方设法的挑拨他和李氏的关系,弄到他们夫妻反目,最后李氏触柱身亡,他们一家子被赶出威远侯府,这所有的一切都有荷姨娘的影子,而他引以为傲的那一对双胞胎根本就不是他的种,而是荷姨娘跟她未婚夫的遗腹子,他白白的戴了绿帽子,还为别人养了好几年的孩子。

    卫延怀只觉得胸口一阵阵的翻腾,眼前的景象一点点的扭曲,一会儿是李氏扭曲着一张脸在他跟前冷笑道:“卫延怀,你宠妾灭妻,这就是你的报应,报应啊……”

    一会儿又是荷姨娘未婚夫双眼留着血泪要向他索命,那一幕幕的幻像让卫延怀理智全无,眼神无焦距的盯着跟前,一面摇着手一面怒吼道:“滚开,都滚开,我没有错,我是威远侯府,我是堂堂一品侯爷,你们这些牛鬼蛇神都滚开。”

    卫延怀似乎是陷入了疯狂,一张脸整个扭曲了起来,卫青鸢虽然怨恨他,却也被他这个样子给吓住了。

    “老族长,母亲,我不要被除族,你们再给我一次机会吧!”不一会儿卫延怀又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对着前方的空气不断的磕着头,嘴里还说着求饶的话。

    那一会哭一会儿笑,一会儿拿头撞柱子,一会儿又撕扯自己的衣衫,卫青鸢吓地退出了了屋子,在看看那满院子的荒凉,想到刚才那一屋子的奴才疯抢家具,甚至连净房里的恭桶都不放过的样子,顿时悲从中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关于卫延怀一家的事,青鸾也只听了一耳朵,虽然卫延怀凄惨成了那个样子,但是最后除族的处置还是出来了。不过十天的功夫,卫延怀一家子最后消失在了上京。

    柳芊芊嫁进来后,老太太便渐渐的将手中的管家权利移交给了她,等到了三月,威远侯府便迎了圣旨,卫欣儿被册封为娴昭容,正六品的嫔妃,是同她一道进宫的五个女子当众位份最高的。

    不少人恭喜威远侯府出了一位盛宠正盛的娘娘,老太太和青鸾的心中却是没有任何欢喜,如此高调的进宫对于卫欣儿来说实非福气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