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276.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39 卫欣儿进宫(6000+)

139 卫欣儿进宫(6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三月十二日,上京已经褪去了冬色,凋零了一冬的枝头又重新冒出了绿芽,又是一年好时光,这一日却是卫欣儿进宫的日子。

    青鸾是被廊下的雀儿的叫声给吵醒的,睁开眼睛,边上的少女犹自睡地香。青鸾的心头不由的闪过一丝黯然,两世加起来她都没有遇到过一个好姐姐,好不容易这一世能有卫欣儿这么一个姐姐,可是转眼间她便要进宫了,再次相见不知道何时。那深宫内院看似繁华锦盛,却是花儿最容易凋零的地方,她真心的希望卫欣儿能够平平安安的。

    卫欣儿大抵是感觉到了目光,长睫微微扇动,睁开眼睛便看到了青鸾的脸,很自然的便绽开了一抹笑容。

    离别在即,二人昨夜聊地很晚,后来青鸾便索性在卫欣儿的紫藤苑睡下了。

    卫欣儿微微撩开了青色的幔帐,外头的天已经大亮,侧过头去道:“睡过头了,鸾儿你醒来也不叫我一声。”

    青鸾压下心头惆怅,笑嘻嘻的说道:“我是看欣儿姐姐睡地香,不忍心叫醒你。”

    卫欣儿伸出手去拧了拧青鸾的脸颊道:“就你这丫头嘴甜。”

    小青听到二人的动静便来到了床边撩起了帐子道:“二位姑娘可醒了,刚才夫人已经那个遣了春芽姐姐来看过了,见姑娘们还睡着便也没打扰,只说让姑娘们醒了便往荣寿堂去。”

    青鸾很没形象的伸了一个懒腰道:“这一觉也睡地太沉了些,姐姐咱们快起吧,宫里的马车过了午便要来了,想必祖母还有体己话要嘱咐你。”

    卫欣儿亦点了点头,小青见状便朝着外头立着的丫鬟挥了挥手,便有四五个丫鬟捧着洗漱用具鱼贯的进入。

    青鸾和卫欣儿打点妥帖后,便相携着往荣寿堂去了。

    她们俩进去的时候柳芊芊正陪着老太太说话呢,虽然是新妇,可是老太太是个明理的长辈,小姑是自己以前要好的妹妹,丈夫又是自己心里头的那个人,进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老太太没有二话的便将内宅的权利移交给她了,还不厌其烦的教导她,柳芊芊觉得自己就跟掉进了蜜窝里一般,生活顺心而又舒心,将心比心,她亦真心真意的将威远侯侯府当成了自己的家,将老太太等人当成自己的亲人。

    “欣儿,鸾儿来了,你们快过来。”老太太朝着二人招了招手。

    等到二人走近的时候,老太太又将卫欣儿拉到身边,满脸的不舍,论起来,在乡下的那段日子也多亏了卫欣儿这个懂事的孩子陪着她,她才不至于如此的寂寞,可是如今她却要送她进宫,这心里头又是心疼又是不舍。

    “东西可准备好了?”老太太盯着卫欣儿看了一会,才柔声问道。

    卫欣儿点了点头道:“都准备好了。”其实进宫真比不得别的,那普通的嫁人都还能准备一大堆的嫁妆呢,再是荣宠那又怎么样,说白了还不是个妾,还要跟那么多的女人争抢,卫欣儿的内心深处其实是抵触的,可是她并不想让卫家人担心,因而这些天一直都表现的快快乐乐的。

    老太太看着卫欣儿的样子,喉头像是被什么堵住了,连嬷嬷见状心里头亦是酸酸的,赶紧递上一个红木盒子道:“老太太,东西已经准备好了。”

    老太太这才稳了稳情绪,将那盒子递给欣儿道:“这里头是五千两的银票,那宫里头的没有钱那是万万不行的,这钱你拿着,就当是祖母给你的嫁妆。”

    卫欣儿大惊,连连的摇头道:“祖母,这东西我不能收。”她本是一个走投无路的孤女,能够得老太太照料那么多年已经是天大的福气了,又怎么能收这银子呢,老太太的钱就算是留也该留给鸾儿和大哥哥才是啊,他们才是真正的祖孙啊。

    老太太却是双眼瞪了起来,道:“你这是什么话,若是真心将我当成是祖母的那就收下。”

    卫欣儿登时眼眶就红了,只软软的叫了一声:“祖母。”随即那推拒的手怎么也伸不出了。

    柳芊芊见状忙道:“欣儿妹妹快别这样,说起来你如今便是我们威远侯府的人,在那里头别人也只会当你是威远侯府的人,现实点讲,咱们两边的利益是息息相关的。”

    柳芊芊这话说的一点都没有错,自古多的是那些送家里姑娘进宫的人家,希望有那么一日能够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尽管卫欣儿进宫并非卫家的本意,可是这义女也收了,卫欣儿的身份就跟卫家的姑娘一样,所以她在后宫的命运自然也跟卫家相关的。

    柳芊芊说话的同时身后的春芽也递上一个包袱,放到了卫欣儿的身边又道:“有道是小鬼难缠,那些个宫女太监也不能轻易的得罪了,这里头有一百个荷包,五十个蓝色的荷包里面每一个都装了五两的银裸子,另外五十个青色的荷包里面装的是二两的银裸子,欣儿妹妹收好了,到时候可以用来打赏的。”

    卫欣儿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柳纤纤又直接掏出一个荷包来道:“这里面是一百颗的金瓜子,欣儿妹妹藏好了以备不时之虚。”

    老太太满意的点了点头,柳芊芊当真是有当家主母的气魄,考虑的也够周全,这威远侯府有她当家也一定会更好的。

    这些银裸子和金瓜子柳芊芊从嫁进来的第三日便命人去首饰店打了起来,卫澈另外也给备了五千两的银票,那宫里头就是个烧钱的地,特别是像卫欣儿这种刚刚进宫什么都不懂的,资历高点的太监宫女便能给她小鞋穿,这个时候想要过地安安稳稳的自然便少不了银子的打点。

    卫欣儿也是想到这一点,推辞的话便怎么也说不出去了。卫欣儿想了想便站起来,直接在老太太的跟前跪了下来,恭恭敬敬的磕了一个头道:“祖母,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原本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可是老太太收留了我,又将我带到了威远侯府,让我有了其他的亲人,您放心,欣儿在宫里头一定会好好的,不管是为自己还是为威远侯府,欣儿都会保护好自己的。”

    几个人谁都没有想到卫欣儿会跪下来,一时听了这话不由得都红了眼眶,青鸾连忙上前扶起卫欣儿嗔道:“姐姐我们昨晚不是说好了不哭的,你看你又弄哭了我。”

    屋子里的几个人也就卫欣儿一个人没有掉眼泪,听到青鸾这带着“埋怨”的话,便笑嘻嘻的掏出帕子为她拭泪。

    一屋子的温情,却听到外头的丫鬟说道:“姑太太,宝玉姑娘来了。”

    进来的正是卫爱莲跟陈宝玉母女二人,青鸾看过去不由得吃了一惊,离上一会见卫姑姑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卫姑姑怎么看上去就像是老了十岁似的,那灰黄的脸色,眼底浓重的青黑,好似很久都没有休息好了。

    而陈宝玉小姑娘亦是双眼浮肿,脸色苍白,向来爱笑的她此时的笑容怎么看都像是勉强挤出来的。

    卫爱莲拉着陈宝玉跟老太太行了礼。

    老太太自是看出二人的精神状态不好不由得问道:“这是怎么了,你看上去怎么如此的憔悴啊,可是碧玉丫头的补没有好?”

    月二去冬女。老太太一提陈碧玉,母女二人同时红了眼眶,默默的流了一会泪,才擦了眼泪道:“母亲莫怪,女儿失态了,碧玉的病越发的重了,大夫说有可能熬不过四月了,女儿的心就跟在火上煎似的难受。”

    卫爱莲的话才出,包括老太太在内的卫家人都是吃了一惊,陈碧玉生病的事他们是知道的,可是谁都没有想到这病竟然重到了这样的地步。

    青鸾跟陈碧玉虽然才见过两三次的面,心里头不由得万分的可惜,陈碧玉才十六岁,正是花一般的年纪啊。

    “姑姑,表姐究竟生的是什么病啊,那大夫总该有个说法吧。”青鸾急急的问道。

    “请了好几个大夫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会开些固本培元的药,那些药姐姐吃了根本就没有用。”陈宝玉恨恨的说着,眼泪却是啪啪的落。

    柳芊芊道:“连什么病都查不出来,是不是大夫的医术不够好啊?”

    “上京的名医都请了个遍,也都查不出个所以然来,这横竖都是丫头没福气啊。”卫爱莲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头却是滴着血,陈碧玉是她和陈昌珉的第一个孩子,投入的感情比陈宝玉更甚,女儿教养到十六岁,眼看着就能成亲嫁人了,却得了这么一个怪病,她的心头那就像是一把刀子在绞似的,每一夜她都睡不着,家里头更是乌云罩顶久没有笑声了。

    “欣儿,今日是你进宫的日子,姑姑过来送送你。”卫爱莲对上卫欣儿,换了话茬。

    卫欣儿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卫姑姑家里那样的情况,她却还跟陈宝玉一起来,这份情她领了。

    卫欣儿走到卫爱莲跟前福了福身道:“多谢姑姑。”

    卫爱莲也没多说什么,只塞了一个红包给卫欣儿,她也没有什么好送的,这进宫什么都要讲究规矩,就连首饰钗环都是有份例的,还不如送钱来地实际。

    “姑姑,这……”

    “收着吧,你也是不容易啊。”卫爱莲没有说大道理,只是轻轻的合上了她的手,神情说不出的疲惫。

    青鸾的神色不由得一震,想了想便对老太太说道:“祖母,等一下送走了欣儿姐姐,我去看一看表姐吧。”

    “也好,连嬷嬷,你从库房里寻些药材出来。”老太太对着连嬷嬷吩咐了一声,卫爱莲一家子虽然才入京,可是对于威远侯府的礼数却是周周到到的,不管是在卫澈成亲的时候,还是如今卫欣儿进宫之事,卫爱莲都是做得妥妥帖帖的,人的感情都是相处出来的,别人真心将你当成亲戚走动,你自然也该真情相对。

    柳芊芊又道:“姑姑不如让阿澈去请请宫里的御医吧,许是寻常大夫的医术不够高明。”

    陈昌珉如今还没有差事,就算他是已经任了四品的官员,这宫里的御医也不是随便就能请的来的。但是卫家就不同了,威远侯府百年世家,又是世袭罔替的勋贵,自来家里便有相熟的御医,若是卫澈写了帖子,这御医自然是要给威远侯府的面子的。

    卫爱莲闻言一脸的感激,只要有一线的希望她都不想放弃女儿的。

    又过了半个小时,颜氏抱着卫怀善过来送卫欣儿,出手的亦是五百两的银票,这一点上卫家人的想法竟然出奇的一致。13acv。

    卫欣儿推脱不过,便只能一一的受了。

    一上午很快就过去了,等过了午时,宫里的马车便也到了。来接人的是一个才二十出头的小太监,老太太忙让总管领着去偏厅喝茶。

    那小太监也是个会眼色的,笑嘻嘻的说道:“老太君不必客气,这还有半个时辰呢,想必老太君还有话要同昭容娘娘说,杂家便去偏厅了,等好了只管派人来通知。”

    老太太一脸客气的说道;“那就有劳公公了。”

    总管领着太监退了出去后,老太太的脸色的笑容就淡了去,青鸾不舍的拉着卫欣儿的手,眼睛红红的。

    卫欣儿亦是满心的不舍,却还强打起精神宽慰青鸾道:“傻妹妹,你又不是没有机会进宫,宫里头不是每年会有牡丹宴吗,到是你进了宫不就能见到了吗?”

    这话也仅仅只是宽慰而已,宫里头的牡丹宴青鸾是有可能收到帖子,可是卫欣儿才是一个昭容,就算青鸾进到了宫里也未必能见地到卫欣儿。

    老太太擦了擦眼角的泪道:“好了大家都把眼泪收一收,连嬷嬷去紫藤苑看看,收拾好了没有,收拾好了,咱们便送欣儿上马车了,那公公虽说还有半个时辰,但我们也不好让人家久等。”老太太说着便站了起来,其他人自然也跟着一起。

    小青是跟着卫欣儿一起进宫的丫鬟,不过就是几件换洗的衣物,还有卫家人给准备的钱财,两个包袱,卫欣儿便上路了马车。

    看着那一辆马车缓缓的驶出二门,青鸾的眼泪便再也止不住了,再相见也不知道是何时了。

    马车已经没影了,几个人还是伫立在二门处,好半晌,老太太才缓缓的叹了一口气道:“好了,我们回去吧,芊芊,你也忙去吧。”

    “祖母,我先送你回去吧,也不在乎这一嗅。”柳芊芊上前扶住老太太。

    一行人回了荣寿堂后,青鸾见老太太眉宇之间尽是疲倦,心知她还在为卫欣儿的离开伤感,便道:“祖母,您休息吧,三婶婶和姑姑鸾儿会招待的。”

    颜氏跟卫爱莲劝慰了几句便同青鸾一起离开了荣寿堂。

    不过坐了一刻钟,颜氏便也告辞了,青鸾收拾了收拾,同柳芊芊说了一声,便带上连嬷嬷送过来的药材一起登上了陈家的马车。

    这是青鸾第二次来陈家了,三人一下马车直接去的陈碧玉的院子。

    才进到院子,青鸾便闻到一股子浓浓的中药味,院子里的丫鬟婆子们一个个都屏气凝神的,毕竟自家大小姐病了,谁的心情都不好。

    玉莲上前为卫青鸾打帘子,屋子里头的药味更重了,青鸾才进去便觉得呼吸一滞,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头。

    卫爱莲却已经开始询问陈碧玉今日的情况了。

    “上午的时候醒过一回,才喝了两口粥便都吐了,药也没有吃,才过了小半个时辰便又睡了过去,到现在都还没有醒呢。”玉莲不敢隐瞒,语气里却带了一丝的哭腔。

    青鸾听地心惊,陈碧玉的病情竟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陈宝玉此时已经快步进了内室,青鸾便也不再耽搁,跟着走了进去。

    屋子里所有的窗户都是紧闭的,外头虽是阳光明媚,屋子里头的光线却很黯淡。大大的拔步床上,趟着一个人,青鸾走近一看,脸上的惊讶却是再也掩不住了。

    从正月十五到现在,两个月不到的时间,陈碧玉竟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整个人像是瘦脱了行,双眼深深的凹陷了进去,脸色透着一股子沉沉的死气,就连头发都枯地跟干草似的,露出在外头的胳膊细的跟柴杆子似的,青鸾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手下意识的揪住了袖子。

    陈宝玉因为天天见到没有像青鸾那样大的反应,她走到床边,轻轻的拍了拍陈碧玉的肩膀道:“姐姐,姐姐,青鸾表姐来看你了。”

    “让她睡吧。”青鸾不由得说道。

    陈碧玉却是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原本晶亮的眸子毫无神采,看了好一会才像是认出了陈宝玉来,冲着她费力的挤出了一个笑容道:“回来了。”

    陈宝玉瓮声瓮气的应了一声,拉着青鸾的手道:“姐,你看谁来看你了。”

    陈碧玉又盯着青鸾看了好一会,才道:“青鸾表妹来了,快请坐。”说着便要起身。

    青鸾忙上前扶着她坐起来,触手的却是一把骨头,心头微酸,强笑着说道:“表姐不用招呼我,姑姑家里我也只当自己家一样。”

    陈碧玉张了张干地脱皮的嘴唇道:“如此甚好啊。”

    这个时候卫爱莲同丫鬟一起走了进来,看到陈碧玉已经醒了,便上前道:“来,来,这药刚刚熬好,快趁热吃了吧。”

    一大碗黑漆漆的药散发着浓浓的苦味,陈碧玉摇了摇头道:“娘,吃了那么久的药都没有用,恐怕老天是真的要收回我这条命了,这药不吃也罢。”

    病痛的折磨让一个如花的少女彻底的丧失了生机。

    一开始她很是积极的配合治疗,毕竟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她甚至还没有嫁给那个人,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上京的大夫一个换过一个,她的病情却越来越重,她看过镜子里的自己,如今的自己就好像是一朵枯萎的花,这样的她又如何配得上那个如玉般的公子。

    陈碧玉自暴自弃的话让卫爱莲顿时泪如雨下,陈宝玉亦跟着哭了起来。

    青鸾的心头沉沉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压着一般透不过气来。深吸了一口气,她越过还在哭泣的卫爱莲,俯下身子对着陈碧玉说道:“表姐,这就是你不对了,你才十六岁啊,难道你就这么想放弃了,你还要嫁人生子,你还要孝顺姑姑姑父,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所以你一定不能放弃知道吗?”

    陈碧玉费力的喘了两口气,苦涩的笑道:“但凡有那么一分希望我也不想放弃的,我真的很喜欢他啊,娘跟我说我跟他的亲事已经定下来的时候,我开心的三天三夜都睡不着觉,就怕那只是一场梦,如果可以,我也想穿上亲手绣的嫁衣,嫁给他的,可是我终究是没有福气的。”

    青鸾知道陈碧玉口中的他指的是林子轩那个贱渣,虽然她心里极为鄙视林子轩,可是如今也就只有林子轩能够激起陈碧玉的求生,只得道:“表姐,哥哥已经下了帖子去请御医了,那些宫里的御医都是大夏朝医术最高明的大夫,他们肯定能治好你的,等你好了,养好了身体就能嫁给他了,你的嫁衣不是已经绣好了吗?姑姑姑父都已经替你办好了嫁妆,只要你身体好点,你就能嫁给他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青鸾的话触动了陈碧玉心中的那根弦,她的目光陡然间亮了起来,骨瘦如柴的手紧紧抓住了青鸾的手,问道:“我还有希望吗?我还能嫁给她吗?”

    青鸾感到陈碧玉的手抓地很紧,便很肯定的说道:“你当然能好起来,只要你乖乖的配合治疗,等你好的时候便能嫁给他了。”

    陈碧玉晦暗的双颊浮现了一抹淡淡的红晕,眼底跃上了淡淡的喜悦,脸上满满的都是憧憬之色。

    青鸾的心微微的扯紧,陈碧玉才是陈家中林子轩的毒最深的人啊。

    ps:今天的了,明天是九月的第一天,九月美好的一个月,也是小鱼冲新书月票榜的日子,亲爱的读宝们给小鱼留月票吧,小鱼只要九月的月票啊,九月第一天也就是明天更新两万。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