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277.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40 青鸾的怀疑(6000+)

140 青鸾的怀疑(6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过了一会,陈碧玉才从憧憬中回过神来,抬起头看到一屋子的人都望着她,脸上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随即对着卫爱莲说道:“娘,我会乖乖喝药的。”

    卫爱莲的心中又是一酸,好不容易才忍住了眼泪,道:“好好好,娘喂你。”

    卫爱莲坐在床头一勺一勺的喂着药,那药里头有一味黄连,所以整碗亦涩难当,可是陈碧玉的舌头却已经感受不出来苦味了,只是这么一大碗药进去常常又吐出一大半来。

    好不容易艰难的喝完药,陈碧玉的丫鬟拿了一颗乌梅放到陈碧玉的嘴里道:“姑娘,压压苦味吧。”

    陈碧玉的唇角浮现出一抹笑,含着那乌梅却舍不得嚼。

    青鸾不由得看向卫爱莲,却听到卫爱莲说道:“这匣子的梅子是子轩准备的,碧玉吃完药必须吃上一颗,要不然那药定会吐地干干净净的。”

    大抵是因为林子轩是陈碧玉心里头唯一的执念吧,所以但凡他托人送进来的东西,陈碧玉都格外的珍惜,就连一颗梅子也是。

    青鸾的心头不由得一动,她是最清楚林子轩的渣男本质的,正月十五的时候,高氏同卫爱莲提到林子轩和陈碧玉的亲事的时候,那时候他便估摸着林子轩是不会同意的。

    不是因为陈碧玉不够好,而是林子轩这个人素来懂得如何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高家救下陈迟棋,所以林子轩便想着拜陈昌珉为师,但他的内心深处也不过是想利用陈昌珉而已,利用他的人脉,利用他的学识,为自己的科举之路加成功砝码。

    等到压榨完陈昌珉的利益后,林子轩绝对会一脚踢开陈昌珉的,上一世他连威远侯府都可以算计,更何况是陈昌珉了。

    当陈碧玉和林子轩定亲的消息传到她的耳朵里的时候,青鸾还大大的讶异了一番,林子轩怎么可能会在这个时候定下亲事,要知道再过不久便是春闱了,等到他参加了春闱高中之后,身价大大的不同了,到时候便是陈碧玉高攀了林子轩。

    林子轩又怎么会那么容易就将自己正妻的位子卖出去呢,这一点都不符合他的性格。

    陈碧玉这次病地如此的蹊跷,实在是让青鸾的心里很是怀疑,想了想便道:“正好我嘴里也没什么味道,给我吃上一颗,表姐不会舍不得吧。”

    陈碧玉的眼里闪过一丝不舍,青鸾却是假装没有看见。

    陈碧玉只得朝着丫鬟点了点头,嘴里道:“青鸾表妹说笑了,不过是一颗梅子。”

    丫鬟将那装梅子的匣子递上,青鸾捻了一颗,用袖子挡着将那梅子悄悄的收下了,心里却是沉沉的难受。陈碧月连林子轩送的梅子都如此的珍惜,可见她的整颗心都已经落到了林子轩的身上,若是让查出来真是林子轩想要谋了她的命,这样的打击也不知道陈碧玉承不承受的住。

    等到吃完了药,陈碧玉便又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青鸾便起身道:“让表姐好好睡一会吧,咱们出去吧。”

    卫爱莲这才扶着陈碧玉躺下了,又嘱咐了丫鬟几句,这才同青鸾陈宝玉一道出了屋子。

    “青鸾啊,你留在这里吃了晚饭再走吧。”三人出去,卫爱莲便对青鸾说道。

    青鸾应道:“那就多谢姑姑了,姑姑您先去忙吧,我去宝玉表妹的屋子里坐一坐。”

    “好,那你们去吧,宝玉,你好好招待青鸾表姐。”卫爱莲是当家人自然是忙的,加上又留了青鸾吃饭,怎么都要先去厨房安排一下。

    陈宝玉应了一声,便拉着青鸾去对面的屋子,姐妹俩的屋子正好相对着。

    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在见到了陈碧玉之后,青鸾也能明白卫爱莲和陈宝玉为何会这个样子,看这陈碧玉的样子,真不像是能活过这个春天。

    陈宝玉让丫鬟上了茶水,同卫青鸾一起坐在美人榻上,神情沮丧的说道:“表姐,你难得来一趟陈家,本该好好招待你的,可是我真的没有心情,还请表姐不要怪罪才好。”

    青鸾摇了摇头,拉过陈宝玉的手道:“傻了,难不成我是那种小心思的人。”

    陈宝玉扁了扁嘴,看到青鸾温柔的眼神再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她实在是憋太久了,陈碧玉的病越来越重,她连个说话的对象都没有,眼见着母亲一天天的瘦下来,她实在不愿意在她面前哭泣,可是她真的很害怕,就怕姐姐就这么去了。

    陈碧玉是陈氏夫妻的第一个孩子,出生的时候自然是千宠万宠的,然生了陈碧玉之后,卫爱莲一直都没有怀孕,这夫妻二人感情再好,若是生不出儿子来也扯淡,时隔三年后卫爱莲又好不容易怀上了,自然是想着肚子里的一胎最好是儿子。

    可是最后生出来的却依旧是陈宝玉这个女儿,大概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陈氏夫妻俩都偏疼大女儿多一点,对陈宝玉这个二女儿多有忽视。

    在陈宝玉的心目中这个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便是陈碧玉这个姐姐,小的时候有好吃的有好玩的陈碧玉总是让着她,就算有的时候她吃她的醋冲着她任性发脾气,陈碧玉也从来都不会生气,一贯好脾气的惯着她。

    因此看到陈碧玉的身体越来越虚弱,陈宝玉心里头积累的恐惧也越来越重,就怕陈碧玉真的撑不过去了,可是她的恐惧又不敢对着卫爱莲说,今日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说话的对象便失了控的哭了出来。

    青鸾一声不吭的温柔的拍着她的背,任由陈宝玉发泄出来。

    陈宝玉足足的哭了半个小时,那哭声才渐渐的止住了,俯在青鸾的膝头一抽一抽的。

    青鸾见她心情平复了些,便抬起了她的头,陈宝玉原本就红肿的眼睛此时更是肿地跟核桃似的,漂亮的杏眼都挤成了一条缝。

    青鸾朝着丫鬟点了点头,便有那丫鬟端着井水进来,青鸾亲自绞了帕子给陈宝玉敷眼睛,道:“现在心里头好受了些没?”

    陈宝玉不自在的点了点头,这样的嚎啕大哭终究是丢脸的行为。

    青鸾浅浅一笑道:“你为姐姐担心这是人之常情,没有什么好丢脸的。”

    等到洗漱过后,卫青鸾才将茶水递给陈宝玉道:“哭了那么久,也该渴了,喝口茶润润嗓。”

    卫青鸾的温柔让陈宝玉很是受用,两人虽然是嫡亲的表姐妹,可是陈家毕竟之前都是在江南的,陈宝玉心里头虽然挺喜欢青鸾的,却也隐隐觉得她身份高贵,有那么一层隔阂,今天这一哭一劝,却是拉近了两人的关系。

    卫青鸾轻轻呷了一口茶,才问道:“碧玉表姐的身体是什么时候才出现状况的?”

    陈宝玉想了想道:“出了正月吧,一开始是胃口不好,人也瘦了下来,后来姐姐总说身上没有力气,请了两个大夫也看不出什么病来,到了二月中旬的时候那身体却是越来越糟糕了,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昏睡的,上京的名医爹都想方设法的请了过来,就连子轩哥哥也请了好几个大夫来,可是都没有用。”

    青鸾一听到林子轩的名字微微垂下了眼帘,敛去了眼中的锋芒,过了一会放才问道:“碧月表姐好像很喜欢姑父的那个学生似的。”

    陈宝玉用力的点了点头:“就是正月十五那一日,姐姐在花园里见过子轩哥哥便心里头有了念想,后来高伯母又提出要结亲,爹和娘都觉得子轩哥哥是一个不错的人,便都同意了这门亲事。姐姐知道自己同子轩哥哥的亲事定下来后暗暗的开心了很久呢,可是这门亲事也定下没多久,姐姐就生病了,一开始姐姐不管大夫开多苦的药,或是要扎针她连眉头都不皱一下的,她也想将病治好的,可是吃了那么多药都没有用,姐姐也越来越瘦了,她治病的信心也渐渐的没了。”

    陈宝玉说的时候青鸾一直都低着头,盯着手中的茶盏,像是出神,又像是在思索。

    “林子轩是姑父的学生,他时常出入陈家,跟表姐见面的机会多不多啊?”青鸾又问。

    陈宝玉倒也没有多疑,只道:“姐姐虽然喜欢子轩哥哥,可她一向最是守礼了,以前姐姐还常常会去爹爹的书房,自从子轩哥哥成了爹爹的学生后,姐姐倒是再也没有去过。”

    青鸾微微皱了皱眉头,真没想到陈碧玉只一眼便陷地那样深。

    “姑父姑母那么喜欢林子轩,表妹你也一口一个子轩哥哥,那个林子轩真有那么好吗?”

    陈宝玉道:“子轩哥哥很好,姐姐生病之后,子轩哥哥也帮忙请了好几个大夫,知道姐姐吃不下饭,又让送了很多吃的来,姐姐吃不下别的东西,可是每每子轩哥哥送东西进来,她都会逼着自己吃上几口的。”

    青鸾的脸色微沉,所以林子轩送的东西可不仅仅就只有那一匣子的乌梅,青鸾下意识的摸了摸那颗被她藏起来的乌梅,心里突然间意识到也许这颗梅子也查不出什么东西来,林子轩实在是太狡猾了,若他真要往吃食里做手脚的话,十个陈碧玉都被他毒死了。

    偏陈家一家都还如此的信任林子轩,就算自己告诉他们林子轩并不是个好的,可惜也无人会相信,她总不可能告诉他们自己上一世就是毁在林子轩的手里,所以对于他的本性非常的了解吧。

    青鸾变着法子问陈宝玉,但是林子轩自陈碧玉搀便几乎天天都往她的院子里送东西,吃的,玩的,还真是很难查。13acv。

    又过了一会,卫爱莲便让人来请青鸾,青鸾会答应留下吃饭主要也是因为想从陈宝玉这里探问情况,然而情况显然不是很理想,如今唯有希望宫里头的御医见多识广,能够看出陈碧玉的病是不是认为的。

    青鸾在陈家用了晚餐后,卫爱莲正准备派马车的时候,卫澈却亲自上门来接人了,陈家离威远侯府有一段的距离,加上又是晚上,卫澈也不放心妹妹。

    卫澈来的时候是骑马,去的时候便同青鸾一起上了马车。

    “鸾儿,陈家表妹的曹严重吗?”卫澈见青鸾愁眉不展的样子不由得问道。

    青鸾点了点头道:“若是再找不到病因恐怕真的活不过这个春天。”

    卫澈的面色也不自觉的肃然了起来:“明日我亲自去太医院请翁老过来。”

    翁老是太医院的院首,医术自然是最高明的,只是他皇上的专属太医平日里很少给其他人看病,只不过卫澈曾经在大街上从马蹄底下救过翁老太医孙子的命,因而翁老太医欠着哥哥一个人情。

    “哥哥,不知道翁老太医对于毒医面可有研究?”青鸾犹豫了片刻问道。

    卫澈的神色一凛,皱着眉头反问道:“为何这么问,难道你怀疑陈家表妹不是生病而是中毒?”

    陈家过年的时候才从绍兴府转来上京,而陈家表妹还未出正月里就开始生病了,就她一个闺阁女子,在上京连个认识的人都没有,实在很难想象会有人下毒谋害她。

    “哥哥我也就说一说而已,我只是觉得陈家表妹这病太突然也太蹊跷了,十五的时候她还健健康康的,这才两个月不到的时间就病成这个样子,上京的名医都寻不出原因来,这也太奇怪了。”青鸾道。

    卫澈知道自家妹妹一向聪慧,许是发现了什么线索:“那你有怀疑的对象吗?”

    青鸾抬起头看向卫澈,过了好半晌才张了口说出林子轩的名字来。

    了会憬回住。卫澈脸上闪过的是一丝惊讶,“为何会怀疑他?”不是卫澈不相信青鸾,而是林子轩如今在上京也算是小有名气,同他交往过的人都说他是一个君子,卫澈也同他有过几面之缘,除却上一次他因为卫青玉的缘故有了不光彩的记录,其他的几次印象都还不错,更何况陈碧玉是他的未婚妻,他为何又要毒害自己的未婚妻。

    青鸾迟疑了片刻道:“哥哥,有一件事我并没有告诉你,我曾经见过林子轩。年前我同欣儿姐姐一起住在温泉庄子,因为庄子附近都没有什么人家,我下午无事的时候会出庄子在附近转悠。”

    青鸾一看卫澈果然皱起了眉头,连忙补了一句道:“我有带白昼,有她在也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卫澈的脸色稍霁,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有一日,我还在庄子附近碰到了林子轩。”青鸾的语气顿了顿,给自己组织语言的时间,也给卫澈思考的时间。

    “他怎么会在哪里?”卫澈很快便抓到了青鸾话中的重点,那温泉庄子远在郊外,四周几乎都没有什么人烟,林子轩出现在那里实在是太怪异了。

    “他暗中窥视,举止鬼鬼祟祟根本就不是一个光明磊落的人,而且他还对着我说些奇奇怪怪的话,举止轻浮,这样的人定不是什么正人君子。”青鸾实在是难以复述林子轩说的那一连串恶心的话。

    卫澈一听到青鸾说他举止轻浮,便立刻明白了青鸾话中的意思,登时脸色一黑道:“他竟然敢对你无礼,鸾儿,你怎么不早点告诉哥哥,这样的人怎么也应该狠狠的揍一顿的。”

    卫澈心中对林子轩的好感顿时烟消云散,虽说窈窕淑君子好逑,但是林子轩的行为实在是太猥/琐了,私下窥视青鸾,他把青鸾当成什么了,能做出这等事情来的人也确实不会是一个正人君子。

    “可是这样也不能说明他会对碧玉表妹下毒啊?”卫澈虽然对林子轩的人品产生了怀疑,但是依旧不相信他会下毒,给自己的未婚妻下毒,毒死了,他有什么好处,搞不好还会落下一个克妻的名头,这种损人不利己的行为实在不是一个聪明人会干的。

    林子轩能骗倒那么多人,能让那么多人相信他是谦谦君子,这样一个人又怎么会是蠢的呢。

    其实青鸾最想不通的也是这一点,如果说林子轩看不上陈碧玉那么当初不定亲便是了,可是偏偏定下了亲事,这定下亲事又去毒害陈碧玉只是为了悔婚,这未免也太过多此一举了,这中间到底是漏掉了什么呢,还是林子轩其实还有其他的图谋?

    “哥哥,我也只是怀疑而已,所以我并没有告诉姑姑姑父,姑父几乎将林子轩当成亲生儿子一般,就算我真说了,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姑父也不会相信我的。我告诉你,是因为你是我哥哥,你信我多过信林子轩,可即便如此你也不相信林子轩会下毒对不对?”青鸾的神色很平静,这件事的确透着太多的奇怪之处了,自己是见识过林子轩上一辈子的心狠手辣才会怀疑他下毒的,其他人又怎么会相信那样那个如玉般的公子会这样狠毒呢。

    卫澈不由得点了点头。

    青鸾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将之前藏起来的乌梅叫给卫澈道:“哥哥,你找人查一查这乌梅,另外你能不能找人盯着林子轩,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是我心里头总觉得碧玉表姐这个样子跟林子轩脱不了关系,还有明日若是翁老太医给碧玉表姐诊脉的时候让他往毒物方面想一想。”

    卫澈看着青鸾认真的样子,到底也不忍心拒绝妹妹,便一一的答应了。

    兄妹二人回到威远侯府的时候也已经很晚了,卫澈将青鸾送回了缀锦阁后便去书房交代了青鸾嘱托的几件事。

    距离陈府不远的地方有一家四合院,院子的占地面积并不大,在上京这寸土寸金的地方这样一座院子半年的租金便需要五百两银子。

    而林子轩一家便暂居在这四合院里。

    高氏、林父,林翩翩,林子轩,外加一个门房,一个婆子并一个丫鬟便是林家所有的人口。

    林家内院做主的是高氏,大事拿主意的是林子轩,林父身为林家的一家之主却是没有丝毫地位的。

    林家的家底原本在家乡也算是一方首富,可是这点子家底到了上京便不够看了,加上林子轩要穿好的,吃好的,用好的,在外头花钱也丝毫不手软,高氏带过来的银子也去了一大半了,想着将来林子轩高中之后打点的花用以及林家日后的家用,高氏便恨不得陈碧玉能够早点嫁进来。

    陈昌珉做了那么多年的知府家底自是丰厚,陈碧玉又是他们的长女,想必那嫁妆也是丰厚的,有了陈碧玉的嫁妆,他们才能继续在上京生活下去,虽然在上京林家一下子从富裕人家沦为平民,可是他们一家人谁都没有想过要回去。上踞富多彩的生活早已经迷了他们的眼,而高氏也深信自己儿子一定会在上京闯出一片名堂了,到那个时候她便也是上京的官家老太太。

    “轩儿啊,我怎么听说碧玉病了啊,她病地重不重啊?”林家的饭桌上从来没有那食不言的讲究。

    林子轩睨了一眼高氏道:“病地不是很重,娘你不用担心。”林子轩深知高氏的为人,若是让她知道陈碧玉病地快死了,少不得要闹出些什么来,到时若是打乱了他的计划便得不偿失了。

    “娘,要不然我们去探探碧玉姐姐吧。”林翩翩在一旁建议道。

    高氏有几分心动,她喜欢去陈家的感觉,卫爱莲当她是陈迟棋的救命恩人,对她向来礼遇,她很享受那种丫鬟仆妇环绕的感觉,那会让她心里生出一股子高人一定的优越感。

    林子轩见状皱着眉头道:“娘,你们还是别去添乱了,碧玉虽病地不是很重,但大夫说了她的病需要静养,你们去打扰师母的心里头会不高兴的。”

    高氏闻言嘟囔的说道:“她不高兴,难不成她忘记了她的儿子还是我们林家救的,如今又做了儿女亲家,难不成她还嫌弃起我来了。”

    ps:小鱼的第一次大图啊,大家给力点,大图的机会也就多点,更新也会快点,这是一个良性循环啊,九月第一天跪。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