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279.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41 黄半仙(4000+为星子)

141 黄半仙(4000+为星子)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林子轩看到高氏的这一副嘴脸不由的皱了皱眉头,高氏虽说是个精明的,但是她的精明也仅限于市井,她不会明白名声对于一个人的重要性,有恩不图报才会受人尊敬,她这一副挟恩以报的脸孔实在是太过丑陋了,一次两次或许陈氏夫妻还会念着那一份的恩情,可是一旦次数多了,他们也会不耐烦的,到时候便白白的失了这份恩情的作用。

    “娘,我说了这一段时间都不要到陈家去。”林子轩的脸色一沉,放下了手中的碗筷。

    高氏见到他这个样子不由得心慌,便道:“好了好了,娘不去,娘听你的还不成吗。快吃饭吧,这菜可都是为你做的。”

    林子轩的脸色稍稍缓了缓,如果可以他也想要一个高贵端庄,出生权贵世家的母亲,奈何人的出生是不能选择的,所以他能靠的也就只有他自己。

    林翩翩见到林子轩发怒,也不敢再说什么,在林家看上去高氏是最为强势的,可是不管高氏多强硬,她在林子轩的一个眼神下也只能软下来。

    因为弄了这一出,这餐晚餐便有几分不欢而散的味道。

    林子轩吃完便去了东面的书房,这是整个四合院除了正房之外最好的屋子了,高氏便收拾出来给林子轩做了书房,也是期盼着他能在好一点的环境下读书,最后能考个状元回来。

    这个书房虽然比不得陈昌珉的书房,却也是整个林家花费最大的地方,靠东面的窗子底下是一红木的大书案,上头笔墨纸砚一应俱全,南面则是一个同墙差不多高的书架,高氏这一次进京,便将家里的书都给林子轩搬了过来,西面则是两把椅子并一个茶几,墙头挂着一副林子轩自己画的冬雪寒梅。

    林子轩走至冬雪寒梅图前欣赏了一会,才撩开了那张图,图后面清/一/色的组,林子轩却是熟门熟路的抽出了其中的一块,从里头掏出了一个木盒子。

    林子轩拿了木盒子又将这一隐蔽的地恢复了原样,这才走到书案前,坐了下来。

    打开盒子的盖子,里头是一个大拇指高的葫芦,林子轩拿了出来,面上却没有什么表情,陈碧玉的身体已经到了一个极限,如果再继续下去恐怕是真要死了,如今这个时候正是实施第二步计划的好时机。

    林子轩微微弯了弯嘴角,手一抬,那葫芦却飞进了不远处那个炭盆里,瞬间窜起了一簇火苗,很快那个轩芦便化为了灰烬。

    次日一大早,卫澈便去太医院请翁老太医,然不幸的是翁老因为乡下祖坟迁移的事情跟皇上告了一个月的家回了老家,卫澈也没了法子,只得请了另外一位太医去陈府。

    太医院的太医到来给陈氏夫妻带了希望。

    卫爱莲拉着卫澈连连的道谢,而陈昌珉则是直接领着太医去了陈碧玉的院子。

    那太医才进到屋子便皱着眉头说道:“屋子里整日都不开窗户,那些浊气排不出去,又如何利于病人休养。”

    卫爱莲忙道:“小女受不得风,一旦吹了风,那边会剧烈的咳嗽起来,止也止不住的。”

    太医道:“如今已经到了春日,等到午后暖和的时候开开窗子透透起的,若是姑娘受不得风,那就开外头的窗子,总归不能像现在这样门窗都紧闭。”

    “是是是,多谢太医指点。”卫爱莲也不再说什么,毕竟如今她就指望着这太医能够治好陈碧玉的病。

    太医这才走进了内室,卫澈跟在陈昌珉夫妇的身后也走了进去,在看到陈碧玉的那一刻,卫澈才明白青鸾说的一点都不夸张,那床上骨瘦如柴的人实在是很难同一个月前的如花般的姑娘联系起来。

    太医见状亦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头,看着陈碧玉的样子早已经是病入膏肓了,这样的人怕是华佗在世也难以医治了。

    卫爱莲道:“太医,您看还需要什么吗?”

    那太医朝着身后的医童招了招手,那医童便将身上背着的医箱给递了上来。

    太医将软垫垫在了陈碧玉的手下,坐下开始号脉。

    屋子里很是安静,卫爱莲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年,唯恐自己发出了声音打扰到了太医。

    约莫过了一刻钟的时间,太医的神色严肃,那号脉的手还没有收回来,卫爱莲的脸色渐渐的染上焦躁,一手不由得抓住了身边的陈昌珉。那陈昌珉微微叹了一口气,轻轻的拍了拍妻子的手安抚。

    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太医才缓缓的收回了手,一面摇着头一面站了起来。

    陈昌珉夫妇的心里头不由得咯噔了一声,卫爱莲的脸色更是一下子褪去了血色。

    “出去说吧。”太医将医箱交给医童后,出了内室。

    陈昌珉赶紧跟了上去,等到了外头才问道:“太医,小女的病到底是怎么回事?”

    太医朝着陈昌珉做了一揖道:“陈大人,请恕我才疏学浅,贵千金的病我也无能为力。”

    太医的话音刚落,卫爱莲的眼泪就掉了下来,推开扶着自己的丫鬟,直接扑到太医的跟前道:“太医,求求你,救救我们家碧玉吧,她才十六岁啊……”

    子看副脸丑。卫爱莲哭地不能自已,手用力的扯着太医的衣摆,好似他是陈碧玉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陈昌珉用力的闭了闭眼,对着丫鬟挥了挥手道:“扶夫人下去休息吧。”卫爱莲现在的行为颇有几分无理取闹的味道。

    卫爱莲几乎是被丫鬟们合力拖下去的,那哭喊声嘶哑而又绝望,听地人心头一阵阵的发沉,卫澈上前道:“阮太医,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这样的病症搭配这样的脉象,老夫生平第一次所见,如果翁老在的话,也许能看出是什么病来,他老遇到过的疑难杂症多。”阮太医的脸上亦露出了愧疚的神情。

    翁老都回家乡了,他的家乡距离上京有一段的距离就算快马加鞭来回也需要十来天,也不知道陈碧玉撑不撑得到那个时候。

    “姑父,等一下我写一封信,你派人快马加鞭到翁老的家乡,请他老辛苦一趟。”卫澈道。

    陈昌珉道:“阿澈,真是多谢你了。阮太医,我送你出去吧。”

    另外一边,卫爱莲被丫鬟扶着回到了自己院子,脸色惨白,眼神却是直直的盯着前方,上下牙关紧紧的闭着,身体僵硬的连弯都弯不了了。

    “夫人,夫人,你别吓奴婢们啊。”卫爱莲异常的情况吓地一干丫鬟都慌了神,大丫头圆儿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找陈昌珉,好在阮太医还没有上马车,一听这情况,赶紧跟着到了正院。13acv。

    卫爱莲这是爱女心切迷了心智,阮太医扎了几针后,那失焦的目光才渐渐的有了焦距。

    陈昌珉见到妻子这个样子,想起缠绵病榻的女儿,眼里也渐渐的有了湿意。

    卫澈见到这个情况,便替陈昌珉送走了阮太医。

    屋子里,陈昌珉坐在床头,紧紧的握住了卫爱莲的手道:“阿莲,你别这个样子,我们还有宝玉,还有迟棋,碧玉这个孩子咱们就当没生过吧。”

    “怎么能当没生过,我脑海里都是当年我怀碧玉的情形,还有她第一次叫娘,第一次走路,第一次提笔,每一副画面都分外的清晰,昌珉,我真的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裂开了。”卫爱莲哭着说道。

    夫妻二人平日里都是互称老爷夫人的,也就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叫彼此年轻时的称呼。

    陈昌珉又怎么会不知道卫爱莲的感受呢,他对陈碧玉的爱也不会比卫爱莲少啊,陈碧玉可以说是坐在他的膝头上长大的,就连陈迟棋这个唯一的儿子都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

    夫妻俩几乎是抱头痛哭,满院子站着的丫鬟婆子听到这声音都不由得一阵阵的心酸。

    哭了大半个时辰,卫爱莲才推了推陈昌珉道:“昌珉,你去忙吧,你不用陪着我了。”这段日子陈昌珉为了陈碧玉的事几乎一直都待在内院,就连书房也很少去,更别说出门去会同窗了,不管怎么样,他们一家人的生活还是要继续的,哭过,伤心过,还得为活着的人而继续生活啊。

    陈昌珉点了点头,他还要去见卫澈,然后安排人去请翁老太医。

    等到陈昌珉离开后,圆儿才领这小丫鬟进来为卫爱莲匀面敷眼睛,低下头看到卫爱莲头顶的一缕头发几乎全白了,圆儿的心里头一阵阵的难怪,她家夫人前半辈子顺风顺水,生活美满,快四十岁的人看上去还跟不到三十岁似的,可是就这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里,原本看上去还显年轻的卫爱莲几乎是愁白了一头的头发。

    “夫人,奴婢知道城西有一个黄半仙,之前咱们隔壁的那家少爷也是莫名其妙的得了怪病,大夫怎么看都不好,后来他们请了那黄半仙卜了一卦,又将他请到家里做了一场法事,那少爷的病也渐渐的好了。”圆儿踌躇了半日还是开口了,这件事她也是前两日才听说的,原本想着太医总会看好大小姐的病的,没想到太医来了也束手无策。

    卫爱莲听了这话眼睛蓦的亮了,紧紧的抓着圆儿的手反反复复的问道:“是真的吗?是真的吗?”

    圆儿拍了拍卫爱莲的手道:“夫人,但凡有希望我们总不该放弃的。”

    卫爱莲的眼里又渐渐的染上希望一个劲的说道:“没错,没错,你说的没错,有希望总是好的,圆儿,你去安排马车,再让人去前头同老爷说一声,我们去拜访这位黄半仙。”

    卫爱莲像是一下子充满了力量,腾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圆儿见自家夫人不再向之前那么死气沉沉了,连忙应了去安排。

    陈昌珉虽然觉得这黄半仙未必靠谱,可是也没有阻止卫爱莲折腾,他宁可她这样可劲的折腾,也好过刚才那个绝望的似乎都要跟着碧玉一起去了的样子。

    圆儿虽然说是城西,但却其实已经出了城,那黄半仙在城西这一带到也很有几分名气,随便找个人问一下就能知道他的地址。

    一座独立的小院,院子是用篱笆围住的,院子里已经来了好些人了,正七嘴八舌的讨论着。

    “之前我婆婆都病地下不了床了,问黄大仙讨了一到符,那可真灵啊,才三天我婆婆就能从床上起身了。”一个三十来岁的大婶一脸崇敬的说道。

    “我就是听说黄半仙灵才来的,可是这黄半仙怎么还不出来啊。”

    “黄半仙每日里都有很多人来拜访,若是每一个他都见的话,就是从早忙到晚,连带着夜里不睡觉也忙不过来,这不他便定下了规矩,每日里只见十个人。”那位大婶因为来过一次对于这里的规矩很是熟悉。

    “啊,那这都第几个了,我可是从大老远的赶来的啊。”

    卫爱莲听了这邪,心里升腾起一股子希望来,也不去看别人的怪异目光,扶着丫鬟的手便直直的往里头闯进去。

    “哎呀呀,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啊,没看到大家都排着队吗?”有人看不过去的上来拉卫爱莲。

    却被她身边的婆子拦了下来,卫爱莲只得止住了脚步,满脸诚恳的说道:“对不起了,诸位,我急着求黄半仙救命,我女儿病地快不行了,你们行行好吧。”

    那有眼色的人看到院子门口的那辆马车,再看卫爱莲身上的穿着以及边上跟着的丫鬟婆子便知道这人身份不简单便闭了嘴。

    也又那混不吝的还在大声嚷嚷,卫爱莲也不再多说什么,而是朝着身边的圆儿失了个眼色。

    圆儿明白过来后便扬声说道:“今ri你们若是让我们夫人先,每个人可以得到五十两银子。”

    院子里的人的目光腾的都亮了,五十两银子,一般百姓一年的花销都不到十两,这五十两银子的you惑狮子啊是不小。

    ps:第二更送上,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