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286.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46 卫爱莲的底线(4000+)

146 卫爱莲的底线(4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青鸾冷眼睨着大发雷霆的林翩翩,唇角浮现一抹冷冷的笑。

    林翩翩见状心里头越发的恼火了,她到不敢对着青鸾,而是直接冲着陈宝玉姐妹立火道:“这就是你们陈家的待客之道吗,我来你们家竟然还要受一个小丫鬟的奚落,实在是太过分了。”

    陈碧玉连忙上前拉着林翩翩道:“林妹妹,你别这个样子,有什么话好好说。”

    陈碧玉的好声好气越发的助长了林翩翩的气焰,随手用力的一挥,陈碧玉本就大病初愈,身体还没有彻底的康复,林翩翩这一蛮力竟然将她甩脱了出去,背脊重重的撞到了一边的矮几上。陈碧玉疼的直抽气,陈宝玉惊呼了一声,连忙跑到陈碧玉的身边想要扶起她,陈碧玉疼的动不了,只能朝着陈宝玉摆了摆手,示意让她缓上一缓。

    陈碧玉大病一场,陈宝玉本就十分的心疼姐姐,林翩翩这个样子,陈宝玉也顾不得父母的嘱托,直接冲上前去推搡了一把林翩翩,红着眼睛吼道:“你,你给我滚出去,这里是陈家,你还真当你们自己家了,肤浅、粗俗。”

    林翩翩丝毫都不示弱的吼了回去:“陈宝玉,你敢吼我,这是你们陈家欠我们的,是你娘说要补偿我们的,原来这就是陈家对待恩人的态度,还有你,病怏怏的,有什么好的,好在你跟我哥哥的亲事黄了,你还真没有哪一点配得上我哥哥的,轻轻一推就倒了,这样的姑娘哪家敢娶,娶回去还不得准备着娶第二个。”

    陈宝玉一脸的惊恐,她脑海里第一个念头不是林翩翩过分刻薄的言语,而是他们千方百计瞒着陈碧玉的事竟然就这么被林翩翩给说了出来。

    陈碧玉还坐在地上没有起来,消瘦的脸惨白一片,她瞪大了双眼,嘴唇微微张着,带着一丝明显的颤抖。随即一手拉住了身边的妹妹,努力的挤出一个笑容来道:“宝……宝玉,她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啊。”

    陈宝玉的心里咯噔了一声,连忙蹲下去抱住陈碧玉道:“姐,她是胡说的,你别不信她。”

    林翩翩反应了过来,冷笑道:“我胡说,他们才是合起来骗你呢,你听清楚了,你跟我哥哥的婚约已经解除了,而且是你父母自己要求的。”

    青鸾的眼里闪过一丝的戾色,冷喝道:“丢出去。”

    林翩翩露出一个嚣张的笑容道:“你敢?”

    不过那个笑容才在脸上两秒钟便凝住了,林翩翩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伴随着一声尖叫声,她的身体直直的从窗户那一边飞了出去,正好落在了院子里那个种有睡莲的青花瓷的大水缸里。

    青鸾来不及去看林翩翩的笑话,而是朝着白昼使了个眼色。

    白昼明白了过来,一记手刀敲上了面色怔怔,浑身发颤的陈碧玉。

    陈宝玉的年纪到底还笑,顿时哭了出来,嘴里只道:“快去请大夫,还有把我娘叫过来。”

    白昼将陈碧玉抱到了床上,青鸾见她无意识的留着眼泪,心里头很是沉重,陈碧玉的心中,林子轩便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人,当初她病成那个样子心里头最放不下的也是林子轩,可以说这一世的陈碧玉爱地比她还要深,她是在经历了家破人亡,胎死腹中,烈火焚身才从林子轩的魔障了走出来的。

    她实在是不能预料陈碧玉乍然间知道这个消息后会做出什么傻事来,唯有先将她敲晕了,等到卫姑姑到来再做打算。

    青鸾的心中很是愤怒,为林子轩的无耻,为林家人的不要脸,再没有比那一家子更加恶心的人了。

    青鸾快步的走出了屋子,林翩翩还在那个大缸里挣扎,她的个子并不是很高,就这一装饰用的大缸便足以淹死她了。

    院子里的丫鬟婆子竟然没有一个人上去救人,林翩翩灌了一肚子的水,嘴里喊着救命,青鸾就站在她的跟前,林翩翩更加用力的扑腾,身子却越来越沉,傲慢的脸上渐渐的染上了一丝恐惧,对上卫青鸾那双清冷的眸子,那种比缸里的水更加彻骨的寒一点点的漫进了心里。

    直到院子的门口传来一声尖利的叫声:“翩翩,你们这是要弄死我们家翩翩吗?”

    高氏冲了上来,也不等卫爱莲说什么,直接自己跳进了那大缸里救人,高氏在乡下就是个地主婆,平日里收租子什么的身上的力气也大的很,抱着林翩翩跳出水缸,母女二人浑身的,就跟个落汤鸡似的。

    高氏脸色铁青着一张脸,林翩翩恹恹的躺在她的怀里,喝了一肚子的水,又弄地差点窒息,这种滋味当真是一点都不好受啊。

    林翩翩在乡下的时候常常听别人将上京的闺秀都是温柔矜持的,因为她们在乎自己的名声所以很少会做出格的事情,更不会同人争执吵架,而事实上她见过的大家闺秀也就只有陈家姐妹俩。

    陈碧玉性子温和又因为林子轩的关系处处让着她,而陈宝玉虽然讨厌她可顶多也只是给她几个白眼而已。

    正是因为这种情况让林翩翩的自信心猛地膨胀了起来,她在乡下那是蛮横惯了的,到了上京这脾气怎么都改不了,而上一次自己对青鸾不客气,青鸾也只是不理会她而已,从来没有真正的出手教训过她。

    谁知道青鸾不出手便罢,一出手便让她终生难忘啊。

    早春的空气还带着冬天残留的冷,林翩翩冻地口唇发紫,身子止不住的打起抖来。高氏又是心疼又是愤怒,紧紧的抱着林翩翩,张口就骂道:“卫爱莲,你们家这是欺负人吗?”

    卫爱莲也没搞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林翩翩好好的总不会掉进那大缸里头,而她进来的时候青鸾便站在那水缸跟前,卫爱莲只得上前问道:“青鸾啊,这是怎么一回事?”

    卫爱莲的话音刚落,陈宝玉却是从屋子里头冲了出来,拉着卫爱莲说道:“娘,不怪青鸾表姐,是林翩翩自找的,娘,不就是一门亲事吗?退了就退了,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们为什么要任由这两个贪心不足的家伙在咱们头上作威作福呢,娘,姐姐的身体才刚好,那林翩翩便来气她,还将她推倒了,姐姐若是活不成了,我要让那林翩翩填命。”

    陈宝玉气势十足的喊出了这么一句话,唬了卫爱莲一大跳,也顾不得去追究林翩翩为何会掉进大缸里的事,只问道:“你说什么呢,你姐姐不是已经好了吗,怎么会活不成的呢?”

    “娘,姐姐已经知道她同子轩哥哥解除婚事的事了。”陈宝玉哭喊着说道。

    卫爱莲立时变了脸色,一面往屋子里去一面说道:“你姐姐呢,你姐姐怎么样了?”

    大女儿的性子虽然温柔可是骨子里却是固执的人,这也是卫爱莲不敢将退亲的事告诉她的原因,就恐她若是知道了心里想不开便存了死志。

    卫爱莲冲进屋子里,看到陈碧玉躺在床上人事不省的样子,顿时慌了神。

    陈宝玉一把拉住她道:“娘,别急,姐姐现在是昏睡了过去,青鸾姐姐就是怕她听到消息太过震惊一下子乱了心脉这才敲昏了她,应该要过几个时辰才会醒过来。”

    卫爱莲的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

    觑了一眼直接指挥着丫鬟找干净衣裳的高氏,心里头升腾起了一股子的怒火,是,她是因为退亲之事而觉得愧对林子轩,愧对林家,所以在面对高氏的无理取闹和折腾的时候,她都一言不发的承受了,甚至还拿出了两万两银子补贴给林家。林翩翩在陈家的嚣张,她这个当家主母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可是她好几次都要求着宝玉退一步再退一步,这所有的一切只是因为林子轩。

    然后这一次林翩翩却是触及到了她的底线,她可以不在乎林家人的贪婪和爱占小便宜,可是她却无法忍受林家人伤害她的女儿。

    卫爱莲忍着起,看着高氏同林翩翩二人换好了衣衫,高氏一言不发的盯着卫爱莲,很显然是要求卫爱莲给她一个交代。

    卫爱莲爱怜的看了一眼床上的陈碧玉,对着身边的丫鬟道:“去书房将老爷同林子轩请过来,林姑娘,林夫人我们到偏厅说话吧。”

    卫青鸾睨了一眼高氏同林翩翩,若是这二人始终不记得教训,那她不介意学习上官绝仗势欺人一会,这林子轩如今不过是个秀才,难不成威远侯府还会那一个林家没有办法,砸了便是砸了,打了便是打了,只要不出人命,想来也不会有人找威远侯府麻烦。

    高氏拉着林翩翩一起,脸上始终挂着愤愤的表情,这林家人的性子就是典型的欺软怕硬,因为陈家的退让让她们尝到了甜头,所以才会一步步的将别人的退让当成理所当然来。

    林翩翩偎在高氏的怀里,看向青鸾的目光却是带上了一抹怯意。

    青鸾不由得冷笑,这种人可不是贱骨头。

    卫爱莲到了偏厅,直接坐了下来,对着青鸾道:“你也坐。”

    青鸾自是不会同卫爱莲客气,在她的下首坐了下来,夏至和白昼则立在她的身后,特别是白昼冷冽的气势,让林翩翩觉得脖子一阵阵的发凉,她记得刚才就是这个人,她甚至都没有看清楚她是如何出手的,自己就飞了出去,好在是掉进了水缸了,若是直接撞到树上或是地上,那就直接没有命了。

    卫爱莲没有看高氏母女一眼,也没有招呼她们坐下,高氏的脸色更加的阴沉了,一双吊梢眉一沉,也不再等卫爱莲开口,直接找了椅子坐了下来。

    约莫过了半刻钟,陈昌珉和林子轩便赶了过来,来的时候林子轩心里头便隐隐的有了不好的预感,他跟陈碧玉的亲事黄了的事是他告诉高氏的,当时高氏便要来找陈家算账的,是他暗示高氏虽然这一门亲事不成了,但是陈家不补偿的,高氏这才敛了怒气。

    林子轩知道陈家的家底颇丰,自然不会吝啬钱财上补偿,因此当高氏得意洋洋的拿出那两万两银子的时候,他也是很高兴的,毕竟这上京的富贵生活都是银子堆砌出来的。鸾眼的翩竟。

    正是因为这样他一时也忘记了警告高氏和林翩翩别闹的太过分了,今日他是同高氏和林翩翩一道过来的,两家虽然解除了婚约,可是他依旧是陈昌珉的学生,每日里也都会来陈家学习,而高氏同林翩翩来陈家的频率也远远高于退亲之前,高氏和林翩翩是什么样的德性他很清楚,只希望别触及了师母的底线,要不然以后还想要陈家的钱那就难了。13acv。

    林子轩进门的时候第一眼看到是卫青鸾,那张脸他做梦都想见到,不由得停驻了几秒,青鸾的神色一贯的清冷,对于林子轩的目光视而不见。

    陈昌珉看着妻子一脸的沉郁,屋子里更是安静的落针可闻,不由得问道:“这是怎么了?”

    高氏看到陈昌珉便急着告状道:“陈大人,你是子轩的老师,所以子轩对你很是尊敬,你说要退亲子轩也是二话不说便答应了,还跪倒在我跟他爹跟前让我们两不要为难你们陈家。交还信物的时候,陈大人可是说过的,陈林两家虽然没有结成亲事,可是却比姻亲还要亲,你会将我们家子轩当成亲生儿子一般,这话我没有说错吧?”

    陈昌珉点了点头道:“这话确实是我说的。”

    “陈夫人可是说过只要我们来陈家,那陈家便会奉我们为上宾,可是我没有想到这便是你们陈家的待客之道,在我看不见的地方欺负我的女儿,如果不是我出现,我们家翩翩差点就要溺死了,你们害了我们子轩还不够,现在又要来害我们家翩翩,我林家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你们,由着你们这样的作践。”高氏一口气说了一大通的话。

    青鸾看她颠倒黑白,指鹿为马,脸上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ps:今天的更新少了,对不起啊,实在是小鱼太忙了,因为刚进临床上班,医院要求我们除了白天的八个小时外,晚上从六点到九点还必须待在医院里,所以更新少了,请给我一个礼拜的调整,之后会努力将更新时间固定,便努力的提高更新字数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