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293.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51 不美好的亲亲(5000+啊)

151 不美好的亲亲(5000+啊)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从陈家出来的时候,一行人谁都没有说话。

    青鸾的同卫澈并肩走在前头,上官绝和慕容玉桡则落后两人几步。

    卫澈并没有介入到青鸾的决定当中,当他将卫家的玄铁令牌交给青鸾的时候便已经认可了她的能力,他相信青鸾一定会有妥善的安排的。

    上官绝脸上的神情就显得有些纠结,他想上前跟青鸾说说话,可是卫澈显然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所以他正在上前不上前的问题上挣扎。慕容玉桡却是在他的耳边道:“小师弟啊,小师弟实在不是师兄说你,你这进展也太慢了点,男人嘛,就该主动点。”

    慕容玉桡说完这句话便颇有气势的踹了上官绝一脚,上官绝一个踉跄便冲到了青鸾的身边。

    青鸾侧过头,上官绝登时露出了一傻笑,讨好的问道:“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他问的帮忙自然是指整治林子轩的事情。

    青鸾沉吟了片刻,眉宇间闪过一丝犹豫,只是不知道上官绝能不能办成这件事?关键是她不想给上官绝惹麻烦。

    上官绝看青鸾神色犹豫便笑嘻嘻的说道:“有什么事你尽可以说,我能做到的自然会替你做。”他的笑容分外的诚恳,青鸾的心中微微一动,就好像是三月里的暖风拂过心头。

    青鸾想了想还是说出了自己的请求,末了不忘补上一句道:“这件事并不好办,如果不行也不用太过勉强了。”

    上官绝拍了拍胸膛说道:“我会尽力的。”上官绝在对于整治林子轩一事上那是十二万分的支持,谁叫那个不长眼的伪君子还敢觊觎青鸾,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卫澈虽然沉着一张脸倒是没有驱赶上官绝,等到二人说完话,卫澈才身子一扭,挤进了青鸾和上官绝之间黑着脸说道:“说完了就保持三步以上的距离。”

    陈出人都便。上官绝顿时气闷,卫澈这个大舅子简直比上京那些爱女如命的岳父还要难弄千百倍。

    相较卫澈的黑脸,青鸾的脸色却有那么几分不好意思,虽然一开始她也很讨厌上官绝这个纨绔,可是相处起来她才发现上官绝当真不像上京那些仗着家势欺男霸女的恶霸,相反她完全可以感觉的出来上官绝的刻意讨好。

    之前在城门的时候,他为了他们不惜得罪蒋家,之后及时赶到温泉庄子还以身挡刀,还有卫澈成亲之时他的助阵帮忙,以及这一次为陈碧玉诊脉拆穿林子轩的真面目。青鸾并非是铁石心肠的人,她当然能感觉的出来上官绝的心意。

    尊贵如上官绝,在她面前从未摆过世子的谱,说话做事总是合作她的心意来,青鸾自然是感动的,可是在经过了上一世的背叛后,她已经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对亲人之外的外人付出信任,所以她只能昧着心忽视上官绝的这一份心意。

    慕容玉桡见上官绝在卫澈那碰了一鼻子的灰,不由得抚了抚额,他还真的从未看见过他家小师弟在除了他之外的别人面前露出那种无奈的眼神。

    到了二门,青鸾已经登上了马车。慕容玉桡眸光一闪,走至马车旁对着车上的青鸾说道:“卫姑娘不介意搭上我一程吧,我一个弱女子实在是不好在外面抛头露面。”

    马车里的青鸾面色一僵,弱女子?这慕容玉桡还真把自己当成女人了,就算她是女人,凭着她只用一片树叶就能取人性命的功夫那也是整个大夏朝最彪悍的女人,谁不长眼的敢惹上她啊。

    卫澈眉头亦是一皱,对于慕容玉桡这个女人实在喜欢不起来,更何况她还跟上官绝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

    “当然不行,你不是自己有马车吗?”上官绝狠狠的瞪了慕容玉桡一眼,虽然此时的他一身女装无比的妖娆,可是上官绝是不会允许任何雄性动物靠近青鸾的,更何况还是慕容玉桡这么一个bt。

    青鸾的马车后面是另外一辆青色的马车,那马车是之前慕容玉桡来陈家是坐的。

    慕容玉桡瞅了一眼上官绝,左手微动,上官绝察觉到他的动作后,顿时暗叫了一声不好,手上劲道随即跟上,却已经迟了一步了,只见那辆青色的马车车轱辘“啪”的一声断了。

    慕容玉桡耸了耸肩道:“实在是太不巧了,那马车坏掉了。”

    上官绝气地脸都青了,他到不是担心慕容玉桡会对青鸾有什么想法,而是他自己在慕容玉桡手下吃过太多的亏了,那bt从来都是不按牌理出牌的,谁知道他会不会在青鸾跟前诋毁他的形象,或者背后捅他一刀,这个bt从来都是按着自己的喜好行事,他所担心的绝对有可能。(小鱼:都不知道被捅多少刀了,现在才来担心,也太迟可吧?)

    卫澈脸上的神情却已经转为了震惊,刚才慕容玉桡同上官绝一人一个劲道并没有刻意避着他,他自然是看地一清二楚,慕容玉桡只是动了动手指,那弹指间的力道就能将马车车轱辘给震断,而上官绝这个上决名的不学无术的世子随即后发的劲道虽然没有拦下慕容玉桡的,但是那劲力丝毫不逊于慕容玉桡。

    上一次在见识过上官绝的骑术后,卫澈就曾经怀疑过上官绝,也许他并非如他所表现的那么不学无术,今日在见识到了上官绝隐含的功夫后,卫澈才真正的确定了,那纨绔果然是上官绝的伪装,就他那一身的功夫绝对不是简单的人物。

    卫澈太过震惊了,一时也没有想到另外一件事,那便是上官绝既然是有功夫的为何上一次在温泉庄子还会用身体给青鸾挡刀,凭着他的那一身功夫收拾个杀手那是绰绰有余的。

    上官绝在卫澈面前毫不掩饰自然也是有私心的,既然想娶人家的妹妹当然要给他看看自己的本事了,免得他还真以为自己是个纨绔。上官绝自是也忘记了上一回在温泉庄子自己的那一出苦肉计。

    等到卫澈后来反应过来后,对上官绝更是严防死守,对于妹控的哥哥来说,不管是纨绔还是高手,所有对自家妹妹别有用心的雄/性动物都该彻底的杜绝。

    青鸾的车帘子已经撩下了,当然也就没有看到慕容玉桡同上官绝的小动作。

    听到慕容玉桡说那马车坏了的时候,青鸾微微叹了一口气,随即道:“慕容姑娘,请上车吧。”既然慕容玉桡那么喜欢扮演女人,那她就当他是个女人吧,反正他那性子,青鸾都无法将他当成一个正常的男人。

    慕容玉桡一听到青鸾的邀请不由得露出了一个得意笑容,还特意的睨了上官绝一眼。

    上官绝脸上沉郁,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慕容玉桡怕是早已经被他大/卸/八/块了。

    慕容玉桡上了车,这辆不怎么起眼的黑色马车是卫澈特地为自家妹妹准备的,里头各色齐全,很是舒适,慕容玉桡在青鸾的对面坐了下来,媚眼微挑,道:“卫姑娘,说起来你可是欠下我两个人情了啊。”

    青鸾怔了一瞬,随即道:“慕容姑娘说的是。”温泉庄子里慕容玉桡救过她的性命,而这一次她又到陈家为陈碧玉诊脉,虽然这当中有上官绝的人情,可是青鸾向来是恩怨分明的,说起来她还真欠了慕容玉桡两个人情。

    “慕容姑娘上马车来可是有什么要青鸾做的,若是青鸾能够做到的自然不会推脱。”青鸾直直的对上慕容玉桡那张脸,心里头更是暗暗的感叹造物者的神奇,慕容玉桡这一张容貌当真是令男人趋之若鹜,令女人嫉妒万分啊,就是不知道她换上男装会是一副什么样子。

    慕容玉桡却是嘻嘻一笑道:“卫姑娘放心,我上马车可不是来讨人情的。”

    正说着话马车却是已经驶上了大道,上官绝满心不悦的跟在马车后面,心里头那是挠心挠肺的痒,太想上马车将慕容玉桡那bt拉下来了,就因为他穿着女装就连卫澈都没有反对,这实在是太不公平了,若是换上女装能够跟青鸾同乘一车,他也不介意扮一扮女人的,上官绝无比怨念的想着。

    “卫姑娘,别看我们家小师弟成日里进出青楼,家里甚至还有个比后宫还要出名的红袖楼,可是我们家小师弟却是个如假包换的处啊。”慕容玉桡一副自来熟的样子。

    青鸾虽然有两世的经验,还当真没有见识过说话如此的“直白”的人,什么处不处的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夏至亦是一脸的愕然,慕容玉桡口中的小师弟应该指的就是秦王世子吧?可是秦王世子什么时候成这位慕容姑娘的小师弟了?随即脸上却染上恼意,这慕容姑娘说话也太粗俗了,这种话可不是污了姑娘的耳朵。

    白昼沉着一口气,面上却是微微有些凝滞,慕容玉桡看上去漫不经心的样子,可是他在白昼的眼里就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白昼在他面前不自觉的摒弃凝神,可惜慕容玉桡却是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

    “我记得上一次慕容姑娘可是警告过我不许靠近秦王世子的。”青鸾淡淡的说道。

    慕容玉桡闻言哈哈大笑道:“那死小子肯定已经告诉过你我的身份了,不是吗?”

    慕容玉桡的眼睛敛去了媚态后竟是目光清润,闪烁着洞悉人心的精光。青鸾脑海中顿时想起了那一夜在威远侯府的情形,那质问上官绝的话现在想起来也是满含酸意。

    而看慕容玉桡的神情像是早就猜到了自己会质问上官绝一般,青鸾微微有些不自在,就连脸上也隐隐发烫。

    慕容玉桡的唇角含着笑,看样子他们家小师弟也不是没有机会的吗?

    马车驶上主道,此时正是大白天最热闹的时候,外头人来人往,小摊小贩的叫卖声不绝。

    青鸾微微的闭了眼睛,慕容玉桡当真是一个很难揣摩的人物,你永远都猜不到他下一句会说出什么令人尴尬无比的话,难怪上官绝一提到他就是那一副咬牙切齿的神情,青鸾不想应付他自然只能闭上眼睛假寐。

    慕容玉桡见她这个样子脸上的笑意更甚,听到前头隐隐的喧闹声,却是马儿疾驶惊吓到路人,践踏到街边小摊的声音。慕容玉桡微微撩起了帘子,外头还是一片热闹的景象,那声音虽然已至他的耳朵里,离着这边却还是有一段距离。

    慕容玉桡睨了一眼紧紧跟在马车旁的上官绝,唇角浮现一抹笑意,心里暗道:小师弟啊,小师弟,可别在说大师兄欺负你了,大师兄可是不断的在为你制造机会啊,就不知道你懂不懂得把握了。

    慕容玉桡挪动了身子靠近控制马儿的车夫,那车夫原本稳稳的驾着马,身体却是陡然间一僵,随即一鞭子用力的甩在了马屁股上,那一鞭子甩地极为用力,马身上甚至给抽出了一道血印子。

    马儿吃痛撒开蹄子疯跑了起来。

    马车突然的提速,让原本稳稳坐在位子上的青鸾一下子差点撞了出去,好在白昼,一手一个按住了青鸾和夏至。青鸾赶紧用手紧紧的攀住马车的边缘。

    马车微微有些失控,马车一时间拉不住缰绳,外头一大片惊恐的叫声,行人纷纷闪避到了一边。

    卫澈同上官绝脸上微变,两人几乎是同时一拉缰绳一左一右的正要抄上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对面飞驰过来十几匹的马,那上头花花绿绿的一大帮人个个嬉笑晏晏,却是不断的抽打着马匹,完全将这人来人往的大道当成草原来行驶,路边的摊位有不少被马儿踢翻的。

    卫澈目光不由得一凛,他们这是遇到了纵马闹事的纨绔了。

    青鸾的马车尚未彻底的失控,然而那十几匹的马像是不要命的朝着他们冲过来,温顺的马受到了惊吓,马蹄翩飞,车夫的脸色大变,手上的僵绳也脱了。

    慕容玉桡目光一沉,对着白昼喝道:“马车怕是要失控了,你跟夏至先走,我会护着卫姑娘的。”

    白昼一顿,也不知道是不是慕容玉桡的气势太过压人了,白昼竟然真听了慕容玉桡的吩咐,一把挟住夏至,一提气就蹿了出去。慕容玉桡看到白昼出去之后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又道:“卫姑娘,你可抓紧了啊。”

    青鸾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便看到那红色的身影一闪,慕容玉桡竟是拎着车夫的领子飞下了马车。同时还不忘高声喊道:“小师弟,卫姑娘还在车上呢。”

    上官绝脸色更加的难看了,他虽然一直想找同青鸾亲近的饿机会,可是这种机会自然不是建立在青鸾遭遇危险上,以大师兄的功夫同时带下两个人来自然是不成问题的,可是他却将青鸾留在上头。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在转息间发生的,眼看着对面的那一队马队就要跟他们撞上了,上官绝一个扑身到了原本车夫的那个位子,手上的匕首手起刀落,利落的斩断了马个车连接着的绳子。

    拉着马车的马没有了负重,又无人控制撒着蹄子往对面冲了上去。

    车子虽然还在高速行驶,可那速度比马的速度却是慢了几分。上官绝在斩断绳子的时候,一个翻身进了车子里头。

    却见到青鸾脸色微白,双手却是紧紧的抓着车子的边缘。上官绝连忙上前一把抱住了青鸾道:“别怕,先松手,我带你出去。”

    青鸾从见到上官绝的那一刻心里绷着的那根弦便松了,尽管此时还在飞驰的车子上,可是她就是莫名的相信上官绝,相信他绝对不会让她受到伤害的。

    青鸾的双手一松,身子却是落进一堵结实的怀抱里,上官绝将青鸾护地牢牢的,正要从车门口蹿出去,那车子却突然间停了下来。两人顺着那惯性双双往马车尾撞过去。13acv。

    上官绝情急之下紧急翻了一个身,自己的背部装上了那结实的车板子,发出了“咚”的一声。

    青鸾只觉得抱着自己的上官绝闷哼了一声,而她的眼前一花,牙齿重重的磕到了一处柔软。

    上官绝顿时瞪大了眼睛,对上的却是青鸾那一双惊慌的眸子,两个人几乎是面贴着面,上官绝灵活的脑袋一下糊成了一团浆糊,微微动了动被青鸾的牙齿磕破皮已然肿起来的嘴唇,触到是另一面的柔软。

    嘴唇整个都麻了(其实是痛地麻木了),上官绝的呼吸一下子重了起来,外头那一声声的惊呼,以及马儿相撞的巨响都传不进他的耳朵里。他的眼里只有那张陡然间放大的脸,脸贴着脸,唇对着唇。

    青鸾亦被这么一次近距离的接触给吓住了,随即尝到了一股子的咸腥味道才猛然间回过神来,微微拉开了距离,看到却是上官绝那破了皮的嘴唇正冒着血珠子,那嘴唇还是被她的牙齿磕破的,青鸾的脸腾的红了,又是羞怯又是窘迫。

    ps:上官绝:为毛小爷的初吻这么的不美好?

    小鱼:这都怪大师兄啊,他的馊主意太不靠谱!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