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295.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52 嚣张

152 嚣张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上官绝的手还紧紧的搂在青鸾的腰上,鼻尖飘荡的淡淡的幽香,上官绝的身子僵地不能再僵了,耳后根泛起一点可疑的红色,好在青鸾亦是神思不属,自然也不会注意到他的异响。

    官的鸾鼻事。“鸾儿,你没事吧?”车子外头传来卫澈担忧的声音。

    当然卫澈是不会想到的自己紧急停住车子却是给上官绝制造了亲近的机会,连带着自家妹妹的初吻都这么便宜了上官绝。

    “啊……啊,没事,没事……”卫澈的话让青鸾陡然间回过神来,用力的推了推上官绝,他们这个动作实在是有够暧/昧的,若是哥哥这个时候掀开车帘子来,按着哥哥的性子还不得抓狂。

    卫澈手忙脚乱的放开青鸾,心中微微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手下意识的抚上了自己的唇,刚才跟他接触的是青鸾的唇吧?他怎么一下子懵了呢,都不曾细细的品上一品就没了,心里头唯一的感觉便是柔软和疼痛。

    青鸾站起身来,迅速的理了理自己的衣裳,回过头来却看到上官绝还躺在刚才那地上,右手搭在自己的嘴唇上似在回味。青鸾的脸越发的烫了,原本还想问一问他痛不痛,现在看他的样子显然是很好,而且依旧是一副无赖的样子。

    青鸾不愿意再理会上官绝,瞪了他一眼后,放才钻出了车子。

    卫澈正立在车子外头,拉车的马早已经不见了,卫澈紧张的打量了青鸾一番,见她除了脸色有些稍红之外,其余的一切都还可以,便也放下了担心。

    夏至赶紧上来扶着青鸾下了车子,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白昼的脸色更是闪现着淡淡的懊恼,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听了慕容玉桡的话,结果那人将青鸾一个人留在了车上,若是庄主知道了定会怪她的吧?

    青鸾之后,上官绝才慢腾腾的下了车,呃,他是这次马车失控事件当中唯一受伤的人,下唇处一片红肿。慕容玉桡见状,脸上挂了笑,还意味不明的啧了一声,那伤口实在是太过暧/昧了,总不可能是小师弟的脸亲吻到了车板子吧?恐怕若真是这个样子,小师弟的神奇不会这么怡然自得还带着一丝丝的“骚/包”的笑容了,再看卫青鸾一贯清冷的脸色泛着红,该不会刚才在车子里发生了什么意想不到的好事吧?

    上官绝被慕容玉桡一声“啧”字窘到了,忍不住咳嗽了两声,正了正了脸色,目光放到了前头处。

    离着他们这辆车子不到十米远的地方,却已经乱成了一团。

    上官绝斩断了马同车子连在一起的绳子,失控的马儿没了人控制便直直的撞上了对面策马狂奔的那一群人。还几个人直接被马甩翻了下来,其中有一个似乎特别的严重,马蹄子直接撞上了那人,如今都不知道生死。

    几个人都围着那受伤的人,上官绝的眼睛微微眯了眯,作为上京第一的纨绔,他自然是认得这一批人的。那一批人为首的便是大夏朝淑妃的弟弟夏建仁,夏建仁不过十六岁的年纪却已经是上决门的纨绔了。

    上官绝平日里最看不起的便他们这一帮人,相较于他刻意营造出来的那名声,夏建仁可以说什么不折不扣的混蛋,他身边跟着的那一群人也是,除了夏建仁出生夏家,当今的元后是他的堂姐,如今的淑妃又是他的亲姐,其他的跟班也不过是一些趋炎附势,又没有什么本事的家族庶子。然这么一伙年纪都不大年轻人平日里强抢民女,纵马伤人的事可没有少干。

    上官绝一眼望过去,没想到那受伤最重的,直接躺地上的便是夏建仁,这还真是巧了,上官绝的眼睛微微眯了眯,再看那一街的凌乱,可以说声遍野,他们这么一路在闹市区策马狂奔可不仅仅是踢倒几个摊位的小事,一路上定有不少来不及闪躲的路人,严重一点的或许出了人命也不一定。

    夏建仁被马蹄子踢到了腹部,直接昏了过去,他的脸色惨白显然受了很重的内伤,他们这伙人平日可以说是为夏建仁马首是瞻,夏家也是他们当中家势最强大的,平日出点事都是夏家兜着的,大家不过是在大街上寻求刺激,看那些路人一个个惊慌失措的躲避,很是有趣,这样的事他们也不是第一回干了,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回竟然会出事。

    几个神志还算清晰的人顿时觉得不好了,几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夏建仁是被对面冲过了的那一匹马给冲撞了,才会跌下马去,如今也只有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到对方的头上,他们才能免于承受夏家的怒气。

    要知道夏建仁可是夏家二房唯一的嫡子,平日里那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主,若是真没了命,夏家二老爷二夫人都能直接将天给掀翻了。

    卫澈见到青鸾没事的时候,便已经上前去了,毕竟双方的马儿想冲撞也可以说车祸,他怎么都要看一看那些人的伤亡情况的。

    这帮纨绔也不过是十五、六岁的年纪,加上卫澈之前又在西北军营,回来后也不会同这些人为伍,这帮人自然是不认识卫澈的,几个人便将卫澈团团的围住。

    卫澈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围着他的这些人他当然不会放在眼里,这纵马闹市本就是他们的错,若不是被他们的马儿惊吓到了,马车最后也不会失控到那个地步。

    卫澈皱眉的原因是因为围着他的这几个年轻人一个个衣衫凌乱,更有几个袒胸露/乳,面色潮红,眼神隐隐闪着疯狂的因子,这样子却像是服食了五石散,所以他们的情绪才会那么的亢奋,纵马闹市也完全不当一回事,那一路而来的街道简直就跟个强盗过境似的,天子脚下,就敢如此胆大妄为,他们这当真是没有王法了。

    那穿鸦青色长袍的年轻人叫做王槐丹,身材圆胖,一双眼睛几乎被那一脸的肥肉挤地只剩下了一条缝,他是家里庶子,有点小心思却并不怎么聪明,因为在家里不受重视便搭上夏建仁,这几年跟着夏建仁也算是过了一大把权势富贵的瘾。

    “你们的马撞伤了我们夏少爷,你们打算怎么办?”那王槐丹大概正在发育,嗓子跟个公鸭嗓一般的粗噶难听。

    卫澈睨了一眼地上神志不清的夏建仁,那人从外表看似乎都没有什么伤,不过看他昏迷痛苦的样子,卫澈便猜定是伤了内腑。他虽然看不惯这群人的行为,却也不愿意让这人死在跟前,便道:“他可能伤了内腑,你们还是尽快送他去附近的医馆吧。”

    夏家跟着的夏建仁的两个小厮立时白了脸,两人也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辆推车,将夏建仁抬了上去,又对那王槐丹道:“王少爷,我们先送我们家少爷回去,这里就交给你了,总之不能就这么放过他们,我们家少爷可是淑妃娘娘的弟弟,若是有什么损伤少不得要罪魁祸首陪命。”

    这还真是什么样的人家就有什么样的随从,夏家竟然连一个小厮都嚣张成这个样子,卫澈的神色微微有些不悦。

    大夏朝如今还剩的两家世袭罔替的公侯,一家是威远侯府卫家,另外一家便是镇国公府夏家,相较卫家老一辈的支柱一个个的去世,夏家最重要的支柱镇国公夏文彬却还健在,并且除了镇国公这个爵位外他还是当朝太傅,学生遍布大夏,并且深受皇上的器重。

    而卫澈亦见过夏文彬几次,对于这个老太傅的为人也甚为佩服,却不想夏家的小一辈竟是这么一副德行。

    那王槐丹拍了拍胸脯说道:“放心吧,包在小爷的身上,定让他们后悔出现在上京。”

    那王槐丹一脸的横像,又让另外两个纨绔跟着,至少去到夏家的时候他们总得有个人说明情况。13acv。

    那两个小厮抬着夏建仁去了,另外两个纨绔也跟着上去了,王怀丹挥了挥手,剩下的纨绔同跟着他们的下人呼啦一下将卫澈围的水泄不通。

    “那辆马车是你们的吧?把我们夏少爷撞成这个样子,没完,你看是你自己动手还是让小爷我们动手,自己动手先留下一条胳膊,我们动手的话这命留不留得下可不好说了。”那王槐丹嚣张至极的说道。

    上官绝走近的时候,听到的便是这么一句狂妄的话,顿时嗤笑了一声。

    这帮人无法无天在上京也是出了名的,因此此时大街上躲避的行人一个个都躲到了角落,素来热闹的上京主道竟然十分的安静,上官绝的这一声嗤笑声显得格外的刺耳。

    王槐丹变了脸色,连头也没回便直接喝道:“哪个不长眼的竟然敢挑衅小爷,别以为你是为别人出头,小心搭进去自己,我们夏少爷可是淑妃娘娘的亲弟弟,是不是活地不耐烦了?”

    “我看活地不耐烦的是你!”上官绝冷冷的说道。

    ps:夏建仁=夏践人,王槐丹=王坏蛋。第二更在九点四十左右。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