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299.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55 自找的(4000+为票满1000)

155 自找的(4000+为票满1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上官绝实在是看不过去了,这女人简直太无耻了,她败坏青鸾的名声就是一时糊涂,而青鸾如果不救她就是心狠,这女人连求饶的话都带着威胁的意味,实在是太令人厌恶了。

    上官绝直接一脚踹到了白双双的身上,白双双瞬间就飞了出去。

    白双双惨叫了一声,犹不可信的抬头望向上官绝,却见他眉眼之间浓浓的都是厌烦,一颗心像是被浇了一桶冰水,透心凉。为何他可以对卫青鸾那么宽容,甚至还陪着她逛青楼,为何他可以对卫青鸾那样温柔的笑,独独却对她恶言相见,她到底有哪一点比不上卫青鸾的。

    青鸾也没有想到上官绝会这么的直接,她可没有打算对白双双动手,那媚娘一看就是个厉害的,白双双在这鸿雁楼定会过地生不如死的,更何况她曾经那么的期望压过她,如今这身份的对比,以及为了生存跪倒在她的跟前,那对于白双双来说定是剜心一般的难受,这样的折磨才是最狠的啊。

    上官绝厌恶的瞅了白双双一眼,可以说他天生就讨厌这样动不动就用眼泪来作为武器的白莲花,内里却是烂了一颗黑心,他们府里头也有这么一朵,小的时候他可受了那老白莲花不少的苦。

    “卫青鸾,你当真是狠心啊,昔日的姐妹身陷青楼,你却故意不认,你以为自己一身的男装我就不认得你了吗?想必大家对于威远侯府的嫡出姑娘逛青楼也很感兴趣吧?”白双双见不惯自己怎么求,青鸾都是一副我不认识你的样子,加上又被上官绝踢了一脚,顿时那股子委屈悲凉怨恨都转为了愤怒,她挣扎从地上爬起来,一手捂着肚子,用无比怨怼的眼神盯着青鸾。

    慕容玉桡听到她口出威胁不由得哈哈大笑道:“真没想到媚娘竟然买回来这么一个货色,还是个犯官之女,啧啧……”慕容玉桡并没有怎么说话,只那神态和语气很是气人。

    上官绝冷笑道:“就你这么一个烂币还敢口出狂言,爷有千百种的办法让你说不出话来。”

    凤眸里闪过一丝的狠戾,青鸾逛青楼的事一定不能传出去,他倒不是担心累极青鸾的名声,横竖这个女人他已经看上了,名声好坏都是他的,更何况他自己的名声也不过如此,不介意那些名声才能活地更加的恣意。

    他的担心的是卫澈以及威远侯府的老太太若是知道自己带着青鸾逛青楼,按着那两个人偏袒的心也只会将一切的过错都怪到他的头上,到时候不让自己亲近青鸾就得不偿失了。

    慕容玉桡的笑容也越发的美丽了,“割舌嘛,太过血腥了,要是弄脏了我的地打扫起来太麻烦了,会辛苦到蝶衣的。灌哑药吧,太过便宜你了,总不能你这么口口声声的威胁我的贵客,却让你丝毫都不吃苦头的哑了,那我慕容玉桡也太过没有面子了,世子,我想不到什么好的办法,你说说看你的主意。”

    上官绝冷声道:“直接灌下一碗痴傻药,送去西北军营充当军/妓,也算是我这个秦王府的人体恤老头子的兵。”

    白双双瞪大了眼睛,眼睛里满满都是惊恐,这个时候她才深深的惊觉如今的自己不过是一只小小的蚂蚁,卫青鸾想要捏死她就只是动动手指的事情。

    他们是吓唬她的吧,白双双努力的想要直起背脊,身体却是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尽管慕容玉桡笑地分外的妖娆,可是那笑容却让她的头皮一阵阵的发麻,还有上官绝淡漠的神情,那满不在乎的语气,这一切的一切都不像是开玩笑的。

    慕容玉桡听到上官绝的话后,就直接掏出了一颗红色的药丸,丢给上官绝道:“何须一碗这么麻烦,这一颗药丸下去我保管她立时就比那三岁的孩童还不如,而且过程一点都不美好,呵呵。”

    慕容玉桡以一声轻笑结尾,就连青鸾都不由自主的起了一声的鸡皮疙瘩,那笑声实在是太过人,太过邪气了。果然慕容玉桡对他们还是客气的,这样一个人同他为敌,那真是怎么死都不知道。

    白双双见到那颗红色的药丸的时候再瘫软不住的倒在了地上,这屋子里的人一个比一个可怕,她后悔了,她真的后悔了,她就不该进来这地方,更不该同卫青鸾说那样的话。13acv。

    白双双对着青鸾磕头道:“我不敢的,我真的不敢的,不要给我吃药,我不要吃药,我不要变傻,我也不要去西北军营,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出现在你的面前了,你饶过我吧,你饶过我吧。”

    上官绝却是已经拿起了那颗药丸,白双双见状也不知道从哪里升出一股子的力气里,腾的一下子从地上弹了起来,就往外头冲去。她的手还没有触到门框,就突然觉得膝盖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脚下一软,整个身子便以无比狼狈的姿态滚了出去。

    媚娘才进门,便突然觉得眼前一花,好似又什么东西朝她滚过来,她也没定睛看,下意识的就一脚踹了过去,这一脚正中白双双那张令她引以为傲的脸,顿时鼻子一阵阵的酸痛,鼻血汩汩的从里头冒出来,那惨白的脸色印上了一只可笑的鞋印。

    白双双尖叫了一声,媚娘才意识过来自己踹中的是白双双,再看屋子里头慕容玉桡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上官绝冷着一张脸,整个屋子里头神情最为平静的就要数青鸾。

    她是真的丝毫都不以为白双双的所作所为,她这个人就是这个样子的,可以不顾廉耻自尊的下跪,却也可以再达不到自己的目的时翻脸威胁。

    她都还没有什么想法呢,就有两个人急惶惶的替她出手了,再看白双双这副无比狼狈的样子,青鸾只觉得十分的好笑。

    媚娘一见到这情形不由的怒从中来,这白双双真是不知道死活,竟敢得罪两个她都不敢得罪的主,给她惹下这些麻烦,若是玉娆一个不高兴要离开她的鸿雁楼了,她还从哪里弄一个比玉娆更加出色的人来。

    白双双却是忍着痛,紧紧的抱住了媚娘的大腿,虽然媚娘也很恐怖,可是跟慕容玉桡跟上官绝比起来,媚娘实在是善良太多了,她现在也只能希望媚娘能够救下她。

    “妈妈,妈妈救救我吧,我不要去西北军营啊,我不要。”白双双一想到军/妓那生活,便浑身发冷,那里女人压根就不能算人,只能算是纯粹让男人发泄的工具,听说很多女人挨不过三个月就死了,与其那样悲惨而又暗无天日的活着,她宁可生活在鸿雁楼这个金窝里,至少进出这里的男人不是那些粗俗而又没有前途的士兵。

    白双双的鼻子里还在喷着鼻血,此时的她早已经顾不得任何的形象了,那血一团团糊在媚娘的裤腿鞋子上,媚娘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用力的一踹,又将白双双踹出三尺远,口里骂道:“作死啊。”

    白双双嚎叫了一声,精神同身体的双重受创下顿时晕了过去,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吓着了,她晕过去的时候,身体底下竟然冒出一团可疑的黄色液体来。

    慕容玉桡顿时脸就黑了,这屋子可是她很喜欢的啊,那白双双竟然在屋子里留下这样恶心的污迹,那不是逼着他换地板吗?

    青鸾没想到白双双竟然吓地失禁了,呃,这种事情要是换成以前白双双那还不得去撞死,这也实在是太丢脸了。

    媚娘眼见着玉娆沉下了脸,也知道她这是嫌弃白双双了,连忙对着身后的跟着的两个丫鬟道:“还不把她拖下去,丢人现眼。”

    “玉娆姑奶奶,您别生气,我马上派人过来打扫,保证干干净净的,不留一丝痕迹。”媚娘舔着脸上前道。

    慕容玉桡冷笑道:“这就算是完了吗?”

    “不不不,这水磨的石板既然已经脏了那定是不能用了,明儿,不,就今日,我就叫人过来,将这屋子里的地板全部都换上新的,玉桡姑娘认为呢?”媚娘可不敢得罪这个能够给鸿雁楼带来巨大利益,日进斗金的主。

    慕容玉桡这才没有说什么,媚娘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却听到上官绝突然开口道:“那白双双开个价吧?”

    媚娘看向上官绝,想到刚才白双双那副样子,实在是没有一丝美感,要知道她们鸿雁楼的姑娘不管是姿容还是仪态那都是万中选一的,可是那白双双竟然众目睽睽之下失禁,这样的行为实在是太拉低她们楼里姑娘的档次了。

    原本想要将白双双培养成一个清高的落难千金样,可是如今这个样子也实在是扶不上台面了,既然上官绝要买下她,她当然得给这个财神爷面子。

    “世子爷说的是什么话,您能看上她,那是她的福气,也是我们鸿雁楼的福气,也别提什么钱不钱的事情,我这就让人将卖身契给送过来。”媚娘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

    却不想上官绝一挑眉头说道:“谁说爷看上她了,你这是在侮辱爷的眼光。”

    “啊……”媚娘有些跟不上上官绝的思路。

    又听得他说:“不过她这姿色放到西北军营里倒也能混成个头牌做做。”

    媚娘涂着口脂的嘴一下子张了开来,真要送去西北军营当军妓啊?媚娘的心里头不由得生出了一丝同情,那军营几万的士兵,镇日里舞刀弄枪的,有些那都是好几年没开过荤腥的,十几个军妓应付几万个士兵,听说那里的女人除了吃饭都是张着腿等着人上的,往往没有几个月就被活生生的折磨死,状况不可谓不惨。因而但凡送去做军妓的那都是罪无可恕的,也不知道白双双是哪里得罪了秦王世子,向来都是笑脸迎人的秦王世子竟然出手如此之重。

    不过媚娘是个聪明人,同情归同情,她可不会为白双双说上一句话,这人既然已经给了上官绝,如何处置也该是他说了算。

    上官绝又将慕容玉桡拿出来的药丸子放到桌上道:“把这个给她吃了。”

    慕容玉桡因为白双双污了他的屋子,伸手一抄,将那药丸重新收了起来,道:“这药丸就不要浪费了,让她清醒的承受着吧。傻子没有思想,也不会痛苦不是吗?”

    青鸾看着这两个人男人,当真是一个比一个狠啊,真去那种地方还不如变傻了的好,至少傻子是不会有羞耻之心,也不会有自尊之心的。

    上官绝点头赞同道:“这听你的。”官实了女双。

    媚娘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两个人在瞬间就决定了白双双的命运,暗暗的告诫自己,以后一定一定不能得罪这两人。

    因为屋子里都脏了,慕容玉桡三个也坐不下去了,好在刚才也吃的差不多了,青鸾见识过了鸿雁楼,估摸着再耽搁下去卫澈就要回了,若是自己没在卫澈回府前回去少不得会被他追问,便对慕容玉桡说道:“多谢慕容姑娘招待,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慕容玉桡笑嘻嘻的说道:“其实你可以叫我一声大师兄,绝也是这么叫我的。”

    上官绝撇了撇嘴,大多数时候他都是连名带姓的直呼慕容玉桡的,更多的时候是叫他bt,这大师兄的称呼可不常出现在他的口中。不过他也知道慕容玉桡虽然性子不怎么靠谱,可是却很有本事,他让青鸾这么称呼,想必也算是认可了青鸾,一声“大师兄”换来一个强者的保护也不算亏。

    青鸾不由得一怔,目光下意识的看向了上官绝。

    慕容玉桡笑米米的看着他们俩的互动,或许他们自己都还没有察觉,彼此的内心深处早已经将对方当成了信任的对象,要不然青鸾也不会大大方方的跟着来鸿雁楼,更不会在举棋不定的时候用目光咨询上官绝。

    看出上官绝眼里的赞同后,青鸾这才小小声的叫了一声:“大师兄。”

    ps:这是今天的第一更,还有两更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