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301.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56 绝嗣(4000+为零散打赏满5000)

156 绝嗣(4000+为零散打赏满5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青鸾的这一声大师兄,顿时把慕容玉桡喊地眉开眼笑,附送了一颗黑色的药丸当成见面礼。

    上官绝见到那药丸眼睛都亮了,大师兄果然藏了不少的好东西,这药丸可是救命的良药啊,不管是遇到什么毒,这药丸都能保命。青鸾是知道慕容玉桡的本事的,郑重的谢过他之后,便将那药丸放到自己贴身藏着的荷包里。

    慕容玉桡也算是识相了一回,寻了个理由就回房了,将送青鸾的任务交给上官绝。

    之前让人准备的马车已经在外头等候了,青鸾上了马车后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虽然鸿雁楼里遇到了白双双这么个煞风景的人,不过她的心情丝毫都没有受影响,青鸾微微的撩起了马车帘子的一角,上官绝骑着马跟在马车的边上。

    他的身姿挺拔,一身紫衣衬的贵气十足,想起今天那个莫名其妙的吻,以及鸿雁楼里他对她的维护,青鸾平静的心乱了序。

    另外一边,当夏建仁被两个小厮抬进府里头的时候,夏家便乱了套。

    严氏一看到自己爱子人事不省的躺在担架上,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跳了起来:“我的仁儿,我的仁儿这是怎么了,快,请太医,还有老爷,去将老爷请过来。”

    一阵混乱过后,夏文韬也赶了过来,夏文韬这房只有宫里的夏棠和夏建仁是嫡子嫡女,姨娘虽然多,不过子嗣却不盛,也就两个病歪歪的庶女,而夏建仁可以说是夏家二房的独苗,夏文韬夫妇对他素来溺爱,不管他在外头闯下什么祸事,夏文韬都是会为他擦屁股的,这也养成了夏建仁无法无天的性格,加上自家姐姐还是宫里的娘娘,在这上京横行霸道惯了也没吃过亏,谁知道这一回竟然是被人抬了回来,差点没将夏文韬夫妇俩给吓死。

    太医诊脉之后一脸的严肃,严氏的一颗心都要绷出胸口了,她家建仁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这么重的伤,她一定要将那弄伤建仁的畜生好好整治一番,让他知道得罪夏家的后果。

    “太医,我们家建仁的伤严不严重?怎么一直都不醒啊?”夏文韬也就这么一根独苗,问话的时候声音不自然的抖了起来。

    “夏大人,那马蹄子正中夏公子的腹部,怕是伤了内腑。”太医缓缓的说道。

    严氏不由得“啊”了一声,下意识的抓紧身边丫鬟的手,连连说道:“那怎么办啊?这可怎么办啊?”

    “可有性命之忧?”夏文韬亦有些失态,他已经四十多岁了,这么多年来除了夏建仁这么个儿子,一直都没有其他的儿子,难不成天要绝了他夏文韬的种。

    那太医习惯性的摸了摸胡子,道:“刚才老夫已为夏公子施了针,性命已经无碍,但是恐怕今后会子嗣艰难。”太医这话说的分外大的艰难,不育对于一个男人来说那简直就是奇耻大辱,更何况夏家二房唯有夏建仁一个男丁,若是夏文韬今后再生不出儿子来,这夏家二房一脉怕是要断了根啊。

    夏文韬听到太医说性命无碍的时候先是松了一口气,但是那后面一句话却是瞬间将他打进了地狱,子嗣艰难?太医说话素来都不会说死的,如今他说子嗣艰难怕是夏建仁从此以后怕是再无生育的可能。

    夏文韬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要结冰了,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去,踉踉跄跄的往后退了几步,要不是身后有丫鬟扶着他,怕是他会立时就跌坐在地上。

    而严氏愣是愣神了好一会才反应了过来太医话中的意思,眼眶瞬间就红了,扯住太医的手道:“太医,求求你,想想办法好不好?这让建仁以后怎么出去见人啊。”

    大家族重视男丁最重要的便是男丁能够传宗接代,延续家族血脉,若是建仁断了子嗣,以后别说是亲事了,便是走出都要被别人耻笑的。而且严氏心里头最为清楚夏文韬的身体情况,尽管他现在还不到五十岁,可是严氏很清楚夏文韬至此之后便再难有子嗣,而夏建仁是他唯一的儿子,若是夏建仁从此绝育,他们一家子的根就真的要断了。

    那老太医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虽然他也很同情夏家,可是严氏怎么说都是当家主母一上来便对他拉拉扯扯的,实在是有碍斯文。

    “夏夫人,老夫也实在是无能为力啊,实在是夏公子伤的位子太过凑巧了。”那太医丢下这句话,便赶紧告辞了。

    屋子里夏文韬夫妇大眼瞪小眼的对看着,沉默了片刻,严氏才猛然间爆/发了出来,冲着屋子外头吼道:“你们四个给我滚进来。”

    外头廊下站着的是跟在夏建仁身边的小厮以及送夏建仁回来的另外两个纨绔。

    四人一直都站在外头,太医的话也听见了,登时觉得想死的心都有了,夏建仁竟然从此就绝了嗣,这简直是比死了还要严重啊,夏文韬夫妇一定会迁怒他们的。

    那两个小厮更是哭丧着脸,他们可是夏家的奴才,这一次严氏盛怒之下定会要他们的命的。

    几个人虽然害怕,却也只得战战兢兢的走了进去。

    严氏的双眼赤红,脸色阴沉的几乎可以滴出墨来,用力的拍了拍桌子冲着两个小厮吼道:“跪下。”

    不知道是不是严氏的神情太过可怕了,那两个纨绔亦跟着膝盖一软,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严氏的神色不变,对于儿子外头的那帮朋友,她亦有所耳闻,知道这些人的家势都比不上他们夏家,儿子就算跟他们为伍也受不了委屈,严氏心里头也只是将那些人当成儿子的附庸,所以丝毫都不觉得他们这么向她下跪有什么不妥。

    “你们说,好好的人出去,为何会成这个样子,不说清楚今天谁都不用出去了。”严氏厉声喝道。

    那四个人同时一颤,赶紧将今天大街上的事说了一遍,四个人到是很有默契的将所有的过错都怪罪到那匹冲过了马儿,事实上也是卫家的马最后踢了夏建仁一脚,他才会成这个样子的。

    严氏又砸了好几个茶盏,胸膛剧烈的起伏着,连连问道:“究竟是谁?是谁家的马那么不长眼?害了我儿,我一定要报仇,一定要报仇。”

    严氏已经怒到了极点,这口气若是不出的话,她一定会疯掉的。

    “奴才们因为急着送公子回来,没有多待,不过王公子还在那里,定会为公子讨回公道的?”那小厮说道。

    “讨公道,他要怎么讨公道,我儿现在成这个样子了,我要让那家人家破人亡。”严氏一副豁出去的架势,儿子毁了,夏家断根了,她还有什么做不出的。

    夏文韬虽然没有说话,脸上却是厉色频现,他跟严氏是一个想法,若是不出了这口气,他们生生的会被憋死的。

    就在这个时候,夏家的总管急色匆匆的走了进来道:“老爷,夫人,外头京兆伊派了人来,说是要带少爷过堂。”

    夏文韬同严氏几乎是同时站了起来:“什么?”这京兆伊什么时候那么没有眼色了,也不看看他们是谁竟还想带夏建仁过堂。13acv。

    “让那人进来,我儿子现在都还躺在床上呢,过堂。”夏文韬气地蹦出了一句脏话。

    那底下的两个纨绔亦是面面相觑,这几年他们跟着夏建仁在上旧以说是横着走,若是真追究起来,这牢底坐穿了都出不来,可是即便是闹出了人命也不见衙门的人找上门来,如今不过就是个纵马闹市,更何况夏建仁还受了这么重的伤,那京兆伊竟然还派人来,难不成这一次他们遇到的人后台比夏家还要硬。

    来的人是一个四十来岁的衙役,上京这么一个地方,不仅京兆伊府尹不好做,便是他手下的人也不好干啊,谢有志脸上带着笑,心里头却是一阵阵的发苦。

    在这上京最怕的就是遇到这种事,双方都是权贵,双方都是得罪不起的,那么受苦的定是他们这些人。

    夏建仁在上京横行霸道也是不一天两天的事了,不过之前他遇到的不是平民百姓便是家势远远比不上夏家的,或是吓唬过去,或是给点钱便了事了,可是这一次将那帮人送过来的是威远侯卫澈,这让京兆伊不得不硬着头皮处理。

    卫家失控的马车不过撞翻了几个摊位,卫澈当场就给摊主赔礼道歉,并给足额的赔偿,而那一帮纨绔因为服了五石散,已经狂奔了两条街,一路上撞倒的摊位无数,更有两个百姓因为闪躲不及时而被飞驰的马给撞死了,另外还有十几个伤情不一的伤患,这若是都追究起来,那些人都是要严惩的,可是那纨绔的带头人是夏家的人,他身后跟着的这些纨绔虽说家势不显,可比起那些平头百姓来说也算是权贵了。

    如果平常的时候让这些人拿出点钱来赔偿了便就是了,可是威远侯却是搬出了一套大夏朝的律法来,弄地京兆伊不得不派人来夏家提人。

    谢有志走进屋子的时候,便看到两个小厮的样的小子并两个穿着华服的人跪在地上,心头不由得一跳,这夏家竟已经霸道成这个样子了,那两个纨绔好歹家里也是撕、五品的官,竟然还下跪了,谢有志的心里头不由得浮上了一抹苦笑,希望自己能够直着走进来,直着走出去吧。

    夏文韬看了一眼谢有志身上的衙役服侍,知道是七品的典吏,脸上不由得闪过一丝恼涩,要知道这些人以前在他跟前只有点头哈腰的份啊,现在竟然敢进他们夏家拿人了,这拿的还是他夏文韬的独生爱子,当真是不知道死活。

    “夏大人,夏夫人。”谢有志朝着夏文韬夫妇拱了拱手。

    夏文韬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

    到是严氏忍不住的质问道:“司大人如今好大的官威啊,这都让他的狗放到我们夏家来咬人了。”鸾这时慕管。

    严氏口中的司大人司晟便是谢有志的顶头上司,白家倒台后,司晟便接替了上京京兆伊的职位。

    严氏的嘲讽让谢有志微微变了脸色,再好性的人被一个妇人开口骂成是狗都会生气的,谢有志忍着气说道:“夏夫人,我们也是按着规矩办事,还请您不要为难我们。”

    严氏见谢有志竟不改口,声音陡然间拔高,怒道:“为难你们,我看司晟是不想在做他的京兆伊了,我们建仁如今还躺在床上生死未知,竟然还敢派人来,来人啊,给我乱棍打出去,打死不论。”

    谢有志这次是真的变了脸色,来的时候他就考虑过夏家人的反应,夏文韬夫妇溺爱儿子那是上决了名的,怎么可能会那么容易就让他将人带出去,可是他依旧是低估了夏文韬夫妇的跋扈,竟然一言不合就要乱棍将他打出去,他好歹也是一个七品的典吏,还打死不论,夏家人当真以为他们能够一手遮天吗?

    说起来夏家最有本事的人也不是他们夏家二房,而是镇国公夏文彬,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年前的时候夏家原本亲密的两房已经分家了。要封杀上京京兆伊的前途也亏严氏说的出来,若是说这话的是夏文彬,谢有志或许会相信夏太傅有这个能耐,可是夏家二房也敢说这大话,还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夏家二房能耐也不过是宫里头的淑妃,他就不信夏文韬一家当真无法无天到这个地步了。

    如此一想谢有志立时挺直了脊背道:“夏夫人,你这是妨碍公务,我怎么说也公职人员,你这是目无王法了。”

    严氏早已经被一bobo的怒火冲击的失了理智,看到这个时候谢有志不但不开口求饶竟还敢斥责她,更是怒不可遏的吼道:“你们都聋了吗,没听到我说话?”

    ps:第二更送上了,还有一更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