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306.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59 上官睿的想法

159 上官睿的想法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上官睿挑了挑眉,只静静的看着夏棠。

    夏棠哭了一阵都不见上官睿开口,心里头不免有些忐忑,只得又重新跪倒在地上,咬了咬牙道:“皇上,臣妾的弟弟是夏家一脉单传,可是如今太医诊出弟弟子嗣困难,我们夏家一脉要断根了,臣妾求皇上做主。”

    严氏亦跟着跪倒在地上,跟着说了一句:“臣妇求皇上做主。”

    卫欣儿听到这里面上不由得一整,这断嗣可是大事了,夏棠敢来琼华宫,虽说真相未必是她说的那样,可跟威远侯府定是脱不了关系的,看样子这夏家跟卫家算是结下死仇了。

    卫欣儿如此一想便也从位子上站了起来,盈盈拜下道:“皇上,臣妾的哥哥断不会做出如此无礼的事来,臣妾请皇上彻查此事,还臣妾的哥哥一个清白。”

    卫欣儿脸上的神情很是坦然,眼底满满的都是信任,自她进宫后便总是一副宠辱不惊的样子,没想到她对威远侯府还会有几分挂心。

    上官睿的脸色不由得多了几分兴致,对着卫欣儿说道:“你就那么确定?”

    “皇上,威远侯是怎么样的人,想必皇上比臣妾更加清楚,若说威远侯仗势欺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卫欣儿目光灼灼的盯着上官睿,卫澈在朝中担任的可是羽林卫统领。

    羽林卫是皇上的近卫,负责禁宫以及皇上的安全,若不是绝对的信任,他又怎么会让卫澈坐上这么重要的位子呢。

    夏棠听到卫欣儿如此信誓旦旦的话,不由得讽刺道:“娴容华可别把话说死了,毕竟那威远侯也不是娴容华的亲哥哥,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如何知道威远侯藏着一颗什么样的心?”

    卫欣儿只是睨来了一眼夏棠并没有说话,

    夏棠见她没有接话,便又道:“娴容华毕竟才进京自然不会明白人心的险恶,卫家若真是正气的,也不会在娴容华进宫前收你为义女了,这可不是想借借娴容华的光吗?你叫人家一声哥哥,可人家未必将你当成妹妹,要不然也不该是你进宫,而威远侯府嫡出的大小姐好好的自己府里头享着福。”

    卫欣儿不由得面上一怔,如果她没听错的话这夏棠是在挑拨她和威远侯府的关系吧?呃,她一直以为夏棠是元后的堂妹就算没有元后那样的智谋,至少也不是笨的,如今看来却是她高看了夏棠了。

    照着夏棠的话中的意思,威远侯府把她送进宫就是将她推进火坑,然后想借着她为踏板为自己府里谋划利益,因为她只是卫家的旁支所以威远侯府舍得,而卫青鸾是卫家真正的嫡出姑娘,所以卫家的人不舍得。

    她这话虽然听着是挑拨了她同威远侯府的关系,可实际上却是将皇上给得罪了,她这话的意思可不是进宫其实就是跳火坑吗,卫澈不把她当成妹妹所以才会让她进宫的,以皇上的骄傲,那心里头会舒服才有鬼。

    更何况威远侯府会收她做义女,那也是皇上的意思。

    卫欣儿敛去眼中的笑意,正色的说道:“淑妃娘娘这话什么意思,妹妹不明白,妹妹同威远侯府的老太太有缘,又同青鸾妹妹合得来,这才成了威远侯的义女,威远侯的老太太,威远侯都是将我当成了亲人,而且妹妹觉得进宫一点都不委屈,难道淑妃娘娘认为夏大人和夏夫人将你送进宫就是为了争取家族的昌盛,所以淑妃娘娘不得不为了家族委屈求全?”

    夏棠一听这话顿时一张脸涨地通红,卫欣儿这话说地实在是太过诛心了,难保皇上听了不会生气。

    上官睿神色不变,看了一眼卫欣儿,没想到这小猫也会伸出利爪,看样子卫家还真待她不错,要不然她也不会抓着夏棠的尾巴,狠狠的反击回去。

    “卫欣儿,你污蔑我。”夏棠腾地一下子站了起来,之前她出言讽刺卫欣儿,卫欣儿总是柔柔顺顺的受着,这让夏棠心中对卫欣儿的忌惮也少了很多,认为她是个好性子的面团,哪里知道她回起嘴来那么的厉害。

    相较于夏棠的气急败坏,卫欣儿却显得很淡然,两人的气度风范高下立见。

    严氏见到女儿这副样子实在是没有四妃之首的风范,不由得扯了扯夏棠,告诫她皇上还坐在上头呢,现在可不是撒泼的时候。

    夏棠对上上官睿的目光时不由得一震,随即又哭道:“皇上,臣妾怎么会那样想呢,臣妾能够代替姐姐伺候皇上是臣妾上辈子积来的福分,还请皇上明鉴。”

    上官睿的眼里迅速的闪过一丝不悦,当初会同意夏棠进宫那的确是看在夏芍的份上,毕竟夏芍缠绵病榻的时候,夏棠这个妹妹几乎每天都是端茶递水熬药的,他看在眼里也有几分感动。

    夏棠跟夏芍是一块长大的,常常跟他说些夏芍小时候的事,有的时候他实在想念夏芍的时候便会去她的宫里头,当然他的心里不是不清楚夏棠的内心其实未必像她表现出来的那样尊敬夏芍这个堂姐,不过夏芍临终的时候让他多顾念着这个妹妹,答应夏芍的事他自会做到的,因此他刚登记便册封夏棠为四妃之首的淑妃,在这后宫里除了太后跟皇后也就数她最尊贵了。

    而进宫后夏棠也极力的模仿夏芍,然而她不知道他想念的不是夏芍的那些生活习惯,而是她身上独有的气质跟气度,这一点便是小心眼的夏棠模仿不出来的。

    当然让上官睿不悦的并非是夏棠这些东施效颦的行为,而是夏家二房决然脱离夏家大房的行为。

    先帝的儿子众多,当初上官睿的母族不显,在皇位的争夺上并不占优势,而那个时候夏文彬便已经是名动上京的人物了,亦是多方势力拉拢的对象,当初初了他还有好几个皇子表示想娶夏文彬的嫡长女为皇子妃,然后夏文彬却独独答应了他的求亲,之后更是悉心的栽培他,让他在治国方面有了独到眼光和经验,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从一个默默无闻的皇子渐渐的走进了先帝的眼里。

    所以夏文彬这个丈人在上官睿的心目中是臣子,是老师,亦是父亲的替代者。

    他并不清楚夏家分家的内幕,但是他记得老太傅曾经说过只要有他在,夏家是永不分家的,所以定是这夏家二房逼着夏文彬分家,使得年前老太傅郁结在心,病了一场,连这个年都没有过好。

    上官睿在明面自是没有表现出来,毕竟他一国之君也不好干涉别人家的家事,但这件事早已经在他心里头记上了一笔。

    他恼了夏家,连带着看夏棠都不爽,所以这一段时间他才没有去夏棠的宫里,加上卫欣儿进宫后,他发现待在卫欣儿的宫里让他的心头更加的舒服,这才常常翻卫欣儿的牌子,即便是白天的时候也喜欢来这里。

    而夏棠的这一句话更加加重上官睿心头的不舒服,她代替夏芍,夏棠根本连夏芍的一个手指头都比不上,又有什么资格所代替,是不是夏家二房也是这样想的,想着代替夏家大房成为大夏的中流砥柱。13acv。

    卫欣儿虽没有一直盯着上官睿,注意力却一直在他这边,当夏棠说出这么句话来的时候,上官睿眼里一闪而逝的不悦也被她察觉到了,果然在他的心目中元后是无人能够替代的,夏棠不能,而她自然更加不能。

    上官睿即便是心里头不高兴,面上也一派的宁静,对着夏棠说道:“行了,你起来吧,既然你说威远侯伤了你弟弟,那将前因后果的都说一遍,总不可能卫澈无缘无故的就让卫家的马去踢你弟弟吧。”

    严氏的心头不由得一松,所以皇上其实心里头还是偏袒他们夏家的。

    “启禀皇上,事情是这样的……”严氏到是没有给夏棠说话的机会,自己将那大街上的冲突都说了出来。官挑着棠嗣。

    当然事情到了她的嘴里自然是夏建仁那一方受了害,卫澈是仗着威远侯的势嚣张跋扈,更甚至逼着京兆伊出面想要打击他们夏家,天子脚下竟然敢这样也实在是太过跋扈了,皇上一定要严惩这样的世家子弟,免得上京的百姓寒心。

    夏文韬从镇国公府回来的时候,才知道严氏竟然在他之后进了宫,夏文韬立时便猜到严氏是进宫去找夏棠了,顿时怒气冲冲的冲着总管喊道:“是谁让她进宫的,是谁给她安排马车的?”

    总管垂着头不敢说话,他这受的完全是无妄之灾,严氏是夏家二房的当家主母,难不成她要马车,她要进宫,他这个做奴才的还能上赶着拦她不成。

    夏文韬吼完之后,脑海中立刻浮现哥哥夏文彬的话,登时背脊里冒出了一层冷汗,也顾不得生气,再一次去到了镇国公府。

    ps:第一更完毕,今天还有6000字的更新,小鱼先出去吃个饭。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