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308.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60 恶妇进门毁三代(补昨天的两千)

160 恶妇进门毁三代(补昨天的两千)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夏文彬听到弟弟的话后饶是再镇静也惊地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

    “弟妹她进宫告状去了?”夏文彬一脸的震惊,这一天简直是他们夏家的灾难日,夏文彬先是从自己的学生司晟那里知道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便已经气地差点晕厥了过去。

    他简直不敢相信那是自家那喏喏无为的二弟,竟然还将京兆伊派去人给打地只剩下一口气,还大摇大摆的派人送过去,只差没告诉全厩的百姓他们夏家就是个嚣张的,谁敢跟他们作对,那边只有一个死字。

    而当夏文韬急匆匆的赶到镇国公府的时候,司晟都还没有离开,这一次司晟对夏文韬可没有什么好脸色,这自己才被他们狠狠的打了一记耳光,如是还上赶着笑脸相迎,他这个京兆伊做地也够窝囊的了。

    夏文彬再得知侄子被那马蹄子踢地没法再生育了,心里头也很难过,可是难过归难过,这件事原本就是夏建仁不对,上京主街上都敢策马狂奔,这事是没捅到皇上跟前去,若是捅到了皇上跟前,皇上直接砍了夏建仁都有可能。

    上官睿才登基没多久,上位之后发布了一些列的柔和政策,正是在拉拢民心的时候,他夏建仁到好在天子脚下就开始践踏他的百姓,上官睿怎么可能不怒。

    更何况这已经不是夏建仁第一次闹出这样的事来了,之前大房、二房还一处而居的时候,他也曾将夏建仁据在自己的身边约束着,可惜后头严氏在夏建仁的哭闹下再不同意让他教养夏建仁。

    还说什么夏建仁父母具在,哪有让大伯教养的事。

    没想到夏建仁被严氏溺爱成那个样子,无法无天的不将人命放在眼里,夏文彬当真是悔地肠子都青了,早知道当初就算拼着让严氏埋怨,他也不该将夏建仁交给严氏的,果然是慈母多败儿啊。

    夏家夏文彬比夏文韬大上十来岁,夏文彬那是从小就表现出傲人的才华来,相反他的弟弟夏文韬在读书方面就差了许多,因为父母早逝,夏文韬可以说是夏文彬一手养大的,这个弟弟对于他自己来说就好像是自己的长子。

    虽然夏文韬并不是有才华的人,可是夏文彬一手替这个弟弟规划好了人生。

    那个唯一偏离他预想的便是夏文韬的妻子严氏,当初夏文彬为弟弟看中的是另外一家书香门第姑娘,那姑娘虽然容貌不出色,可是素有贤名,娶妻当娶贤,这是老一辈的经验。

    谁知道夏文韬认识了严氏,并且闹着非娶严氏不可,那是夏文韬第一次同亦父亦兄的夏文彬争吵,最后还闹出了个珠胎暗结,夏文彬无可奈何,只能退了一步,让夏文韬娶了严氏进门。

    严氏进门之后的头些年到也好好的,可是在生下夏棠和夏建仁之后,自觉儿女双全,在夏家的位子稳稳的,便时不时的闹出些不愉快来,早些年内宅之中能够压制严氏一头的也就只有夏芍。

    严氏在夏芍手头上吃过几次亏后便不敢主动惹事了,后来夏芍出嫁后一心为上官睿谋划,回娘家的时候也少了,严氏没了人压制有开始在内宅蹦了。

    这些事夏文彬却不能说些什么,一来严氏毕竟是自己的弟媳,做大伯子的教训弟媳那非得让天下人耻笑了去,二来严氏的那些小心眼夏文彬也没有看在眼里。

    可他却不知道自己的放任助长了严氏的气焰,特别是夏芍死了之后,严氏只觉得压在她头上的唯一片乌云都没有了,这些年因为夏文彬,因为夏芍她心里自是厌恶长房的,因而常常在夏文韬的耳边挑唆。13acv。

    饶是夏文韬心里头再敬重夏文彬,枕头风吹多了,心里头也难免会有了那么几分小心思。

    所以才有年前那一出派杀手去截杀卫欣儿的事,弄地夏文彬气急攻心一时说出了分家的话来,严氏自认为如今的二房已经不需要长房提携了,忙不迭的应下了分家的事。

    夏文彬话说出去了也再收不回,夏家两房到底在年前分了家。

    夏家分家,最开心的莫过于严氏和夏建仁了,严氏多年的愿望终于达成了,自然是舒心的。而夏建仁自从之后再不会时不时的遇上大伯跟他将一大堆的大道理,也是快快乐乐的。

    对于夏文韬来说这心思便有些微妙了,多年来他所有的东西都是哥哥给安排好的,唯一一个自己争取来的便是妻子严氏,他渴望脱离夏文彬的钳制却又害怕离开夏文彬,而严氏的存在则打破了这种微妙,让他的心思渐渐的偏向了脱离夏文彬。

    夏文彬可以说被自己一手带大的弟弟伤了心,然即便是这样夏文彬在分家的时候也还是偏向夏文韬的,财产什么的都紧的他,两家也并没有真正的决裂。

    可是夏文彬怎么都没想到,这分家才几个月的时间,夏文韬夫妇就能闹出这样的事来,简直让他差点呕出一口老血来。

    好不容安抚了自己的学生,又压着夏文韬给司晟道了歉,又从库房里搬出一大堆的贵重药材给谢有志送过去,算是稍稍平息了司晟的怒气,可转头严氏居然自己进宫去找夏棠了。

    夏文韬在哥哥的分析下也已经明白了事情的轻重,因而才会在知道严氏进宫后又急急的跑来镇国公府跟夏文彬商量对策。

    “哥哥,现在可怎么办啊?”夏文韬着急的问道。

    夏文彬的脸色很难看,他的年纪已经不小了,年前因为分家一事伤了心大病过后身体便一直都不怎么好,如今一听到夏文韬的问话便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脸色的血色都褪了下去。

    “哥哥,先喝点茶。”夏文韬压下心头的着急,一面给夏文彬顺着气,一面递上一盏茶,他知道如今能够救自己的也就只有夏文彬了,以皇上对夏文彬的信任,只要夏文彬肯求皇上,皇上就一定会卖他这个面子的。

    夏文彬过了好一会才顺过了气,看着跟前的弟弟,此时的他也已经有了胡子,有了自己的儿女,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对他万分依赖的小人了。

    可是他却真不能不管他,当初顺着他的意思让他娶了严氏便是他这一辈子最错误的决定,娶一个恶妇进门当真能祸害他们夏家满门啊。

    夏文彬用力的闭了闭眼,又哆嗦的从瓷瓶里掏出一颗药丸来,吞了下去,过了半晌,夏文彬的脸色好看多了,道:“建仁现在可醒过来了?”

    “已经醒了,我也不敢告诉他太医的那邪,只让他好好的休养。”夏文韬不明白哥哥这个时候为什么问起夏建仁的情况,不过还是老实的答了。

    “来人呢,去将那孽畜给我绑了。”夏文彬用里的闭了闭眼,再睁眼的时候便已经恢复了那个大夏朝文官之首的太傅。

    “哥哥,这是要做什么?”夏文韬大吃了已经,夏建仁虽然已经醒了过来,可腑脏受了伤,太医说了需得好好的静养几个月,才能下床。

    夏文彬扫了夏文韬一眼,厉声喝道:“你若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就不要质疑我的决定,将二老爷也绑了。”

    夏文彬大手一挥,便有镇国公府的几个护卫上来将夏文韬给绑了,夏文韬被夏文彬的神色吓了一跳,一时竟也忘了挣扎,几个护卫看夏文彬的眼色行事,将夏文韬绑地跟个粽子似的,那粗硬的绳子勒进了肉里,疼地夏文韬直骂人:“你们这是要反了天了。”

    夏文彬看着夏文韬都还不明白他的心思,不由得脸色又是一沉:“你给我住嘴,他们这是在救你,你现在越凄惨,皇上到时或许会看在这负荆请罪的份上饶你们一回。”

    镇国公府的护卫到是很迅速的将夏建仁绑了过来,夏建仁倒是没有像夏文韬那样挣扎谩骂,实在也是他根本就没有劲闹。那被马蹄子踢中可不是开玩笑的,那苍白的脸色以及满头大汗的模样无不显示着此时已经痛到了极点。

    夏文彬瞅了一眼夏建仁,才十五岁的年纪就已经被酒色掏空了身子,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严氏给惯出来的,有的时候他真的怀疑严氏是不是夏建仁的亲生母亲,这样的溺爱无疑是捧杀,如今不就闯出大祸来了。

    “走,我们现在就进宫。”夏文彬换好了衣衫,匆匆的登上了马车。

    文听是镇道。另外一边,卫澈还未至威远侯府便被急传进宫,上官绝送青鸾到威远侯府的时候正好遇上了来传口谕的太监。

    原本今日是卫澈休沐的日子,一般没有特殊情况是不用进宫的,如今皇上突然急召卫澈进宫,青鸾不免想到了上午在大街上同那群纨绔的冲突,难不成就是因为这个事情。

    上官绝见青鸾眉头紧锁的模样,不由得心疼道:“你放心,今天的事说破了天阿澈也没有任何的错,夏家想要只手遮天除非能将那大街上的目击着都灭了口。”

    夏建仁他们纵马奔了好几条街,目击者怎么都有好几千,这事别说是夏家了就算是姓上官的想要掩下来也是不可能的。

    ps:还有一更的,若是码字速度慢点估计又要超过十二点了,若有昨天的飞速那就能在十二点前赶出来,所以我只能保证睡前肯定再弄出一章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