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309.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61 老太傅对上卫澈(为絮儿的5000红包)

161 老太傅对上卫澈(为絮儿的5000红包)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青鸾的眉头依旧皱地死紧,事关卫澈,她不可能不紧张的,更何况夏家可是还有个镇国公坐镇,虽说夏家大房和二房已经分家了,可是按着夏文彬的脾气是不可能不管夏家二房的。

    就是不知道这件事捅到了皇上跟前是谁的手笔。

    上官绝只得道:“你先回去歇着,我这就进宫探探情况。”

    青鸾点了点头,虽然他不知道上官绝在皇上面前有几分面子,但是他到底也是姓上官的,加上上午的时候他也是在场的,他至少可以给哥哥作证当时的责任不在他们威远侯府。

    “辛苦你了。”青鸾说了一句。

    上官绝冲她笑了笑,翻身上了马,一拉缰绳,马儿便朝这皇宫的方向去了。

    青鸾心里头记挂着事,奈何那里毕竟是皇宫,也不是她随意可以打听的地方,只得让门房的人仔细的守着,若是卫澈回来就让人去缀锦阁说一声。

    琼华殿,皇上听完严氏的话却没有说什么,只淡淡的“哦”了一声,那一声“哦”直把严氏的心都吊了起来,这“哦”到底是什么意思啊?他是不是要处置卫澈啊?

    卫欣儿面上虽然淡然,但心里头也不免有些紧张,这个时候便是考验卫澈在上官睿心目中的信任程度了,若是他信任卫澈,这个时候怎么都要让卫澈过来当面对峙一番,总不可能双方对峙只听一家之言吧。

    当然若是皇上心里头不信任卫澈的话,极有可能借着这个机会发落卫澈,不管怎么说夏家二房那付出的代价可是绝嗣啊,也难怪严氏会什么都不管的进宫来。

    琼华殿里的气氛一下子冷凝了下来,夏棠到是有心想为自家说计划,可是在对上上官睿莫测的神情时也选择了闭嘴。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上官睿才对着汪公公说道:“传朕的口谕,宣威远侯府进宫。”

    卫欣儿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夏棠却也喜上眉梢,毕竟严氏只告诉了她一部分的事情,她还当真以为自己家这一次是站在理字上,这才敢拉着严氏来琼华殿讨公道,唯有严氏一个人心情忐忑,本想着皇上宠爱夏棠,怎么都是要站在她这一边的。想当初上官睿身边有谋士因为不想屈居于夏芍一个女人之下,上官睿冲发一怒为红颜,直接将那谋士发配到了边境,一辈子无出头之日,可是上官睿这个样子让严氏很是摸不准他的想法,他这是要找卫澈对质呢,还是想将卫澈叫进宫来然后再处置?

    严氏被夏芍压制的很了,总是想跟夏芍比一比,因为被那些嫉妒蒙了眼睛而高估了夏棠。

    上官睿嘴角微微一抿道:“移驾上书房,你们也一起来吧。”

    后面的一句话自是对琼华殿的三个女人说的。

    三人齐齐的应了一声是,去了上书房。

    一刻钟后,先进宫的却是镇国公夏文彬,汪公公不由得看了一眼严氏,才禀报道:“启禀皇上,镇国公在外头求见。”

    严氏同夏棠不约而同的露出一丝喜色,却听到下一句话的时候齐齐变了脸。

    “镇国公绑了夏文韬夏大人以及夏公子前来请罪来了。”

    上官睿抬眸“哦”了一声,随即挥了挥手道:“让他进来吧。”

    当夏文彬压着夏文韬同夏建仁进来的时候,严氏几乎都要跳了起来,本以为夏文彬是来帮他们的,谁知道这个杀千刀的竟然绑了文韬跟建仁,严氏在看到夏建仁一脸惨白的样子,一颗心都要揪紧了,她家建仁实在是太可怜了,摊上了这么一个大伯,夏文彬,他凭什么,他凭什么这么做。

    严氏虽然不敢在上书房放肆,可是恨毒的眼神却是直直的往夏文彬身上去,夏文彬见严氏恨不得撕了他的样子,不由得在心里头暗叹道,真是个心肠歹毒又拎不清的妇人,若她还在夏家,那二房总有一天会被她折腾光的。

    夏文彬无视严氏的目光,撩袍跪下道:“老臣叩见皇上。”

    上官睿对上夏文彬面上的神情还算和缓道:“老太傅不必多礼。”

    夏文彬却是不敢起身,直接扣头认罪道:“臣有罪。”

    “太傅还是起来说话吧。”上官睿越是客气,夏文彬脸上的神情就越发的愧疚了,上官睿自登基后对他们夏家一门算得上是恩宠无限,是他没有约束好夏家人,给皇上丢脸,给已故的元后娘娘丢脸了。

    这件事若是被那些夏家的政敌知道了,扯着不放,夏家少不得要被政敌咬下一块肉来。

    “皇上,老臣给您,给元后娘娘丢脸了。”夏文彬苍老的脸蒙上了一层愧疚。他会提元后自然也是想让上官睿顾念着夏芍的情分不要处置的太狠了。

    夏文彬身为镇国公又是当朝的太傅,在官场浸/淫了那么多年,自然很懂得把握人心,他不像夏棠时不时的拿夏芍出来说话,自夏芍去世后,夏文彬从未主动在上官睿面前提过夏芍,便是打算将女儿留下来的影响用在最要紧的地方。

    果然上官睿听到夏文彬这么说便道了一句:“太傅快别这么说,朕很感谢太傅能养育出这么优秀的阿芍来。”

    夏建仁见皇上同夏文彬你一句我一句的,只觉得肚子一阵阵的难受,他本来受伤就很重,正如太医说的,脏腑受伤必须卧床休息几个月,可是夏文彬为了减少上官睿的怒气,硬是将他从床上绑了下来。13acv。

    加上这上书房里头上官睿威势逼人,夏建仁竟然承受不住的“咚”的一声倒地晕了过去。

    严氏再受不住的扑身到了夏建仁的身边道:“建仁,建仁,你醒醒啊,你可别吓娘啊。”一面哭着一面用力的扯着夏建仁身上的绳索。

    卫欣儿立在一旁不由得抽了抽嘴角,如果她没听错的话,刚才严氏可是一直在呼喊“践人,践人”的,这夏家二老爷同严氏果然是奇葩两朵,哪有人会给自己的儿子取名叫做“践人”的。

    夏文彬更是头疼了,这严氏实在是太不知道轻重了,也不看看这里是哪里,夏建仁晕过去就晕过去,但严氏这个时候上前哭喊就算是被治一个殿前失仪的罪也不为过。

    夏棠到底在宫里待过一段时间,连忙跪下为严氏请罪:“皇上,母亲她殿前失仪,还请念在她一片慈母之心饶过她这一次。”

    严氏的哭喊不由得都卡在了喉咙,一下子瞪大了眼睛,随即慌慌张张的跪正了,她怎么一下子就忘了这里头是皇上的上书房呢,虽是如此严氏的余光还是不断的瞄向夏建仁,唯恐他就这么咽了气。

    上官睿也没再理会夏棠同严氏,任由她们两个就这么跪着,他一国之君的尊严可容不得人挑衅。

    就在这个时候又有小太监进来禀报说是威远侯在外头候着了。

    上官睿点了点头,宣卫澈进上书房。

    卫澈进到上书房的时候,便是看到那一地的人,夏文韬同夏建仁父子二人被困成了两个粽子,倒在地上,当然夏建仁是昏迷着的,夏文韬却是清醒的,而夏棠同严氏则跪倒在地上,最最靠近上官睿的地方跪着的人却是夏老太傅夏文彬。

    夏文彬一听是皇上悬卫澈进宫的,便知道皇上俨然不信严氏跟夏棠的话,他真的想不通严氏这个妇人的脑子是怎么长的,她就怎么会以为皇上会凭着她一家之言而给威远侯定罪,还有夏棠也是,怎么会跟着严氏胡闹。

    当然夏文彬也不知道夏棠那是完全受了严氏的蒙蔽。

    卫澈行过礼后,上官睿才缓缓的说道:“卫澈,夏二夫人同淑妃状告你当街纵马行凶,毁了夏建仁的身子,你可认罪?”

    卫澈不由得挑了挑眉头,睨了一眼严氏同夏棠,这还真是颠倒黑白啊。

    卫澈面上一整正要开口说话,却听到夏文彬说道:“皇上,这是误会,威远侯根本就没有错,有错的是我们夏家。”主动承认错误总比被别人扯出来的好,这件事压根就瞒不住的。

    上官睿道:“那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老太傅说说看。”

    夏文彬咬了咬牙,将过错都拦在了夏建仁身上,间接承认了夏建仁带领一众纨绔纵马闹事的罪行,当然夏文彬的说话很有水准,认错的态度很是诚恳,却到底弱化了纵马闹事。

    上官睿看向卫澈问道:“卫澈,老太傅说的可对?”

    卫澈道:“不错。”单论他话里的意思自然是没有错的,更加没有像严氏那样睁着眼睛说瞎话。

    “他们这一群人纵马闹事,一路行来却是死了两个百姓,数十个百姓因为闪避不及,受了不同程度的伤,踢到的摊位更是无数,直接给百姓造成了巨大人身伤害和经济损失,臣实在是看不过去,才会将他们扭送到京兆伊,想让司大人秉公办理这件事。”卫澈自不会是傻的,更何况夏建仁如此的过分。

    鸾眉紧关皇。ps:下章世子出场啊,10号的更新还是在晚上,5000保底,2000是为月票150张加更。顺便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