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310.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62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4000+)

162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4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上官睿闻言脸色微沉,原本拿在手中的茶盏搁在了一边的桌上,青花瓷发出一声清脆的碰撞声在这安静的上书房显得格外的令人心颤。

    夏文彬不由得满脸的羞愧,他这一生自问是对得起黎民百姓,对得起大夏朝,然而晚年的时候却因为不肖子孙的拖累,拼着脸面说这些言不由衷的话,让他的心里很是受良心的谴责。

    卫欣儿觑了一眼一脸正气的卫澈,心里头却是点头赞叹,这才符合卫澈严肃刚正的性子,目光往边上偏了偏,却是看到夏棠的脸色发白,狐疑不定的目光不断的扫向严氏,该不会严氏并没有吐露实情吧,所以夏棠那些颠倒黑白的话才会说的如此的理直气壮,呃,这严氏果然是奇葩,她这不是专门来坑自己的女儿吗?

    每一个家族都有那么一些蛀虫,在经历卫家二房以及眼前的这些事后,卫欣儿深深的明白了这个道理。

    夏文彬此时又是重重的磕了一头,语气微颤的说道:“皇上,老臣有罪啊。”

    夏文彬已经是将近六十的人了,头发却已经是全白了,先是辅佐上官睿上位,后为稳定新朝的安稳,这位老太傅可以说是殚精竭虑,花费了巨大的心血。

    上官睿见夏文彬这个样子不由得又有几分心软,这夏家如今能撑起来的也就只有夏文彬一个了,精心培育出来的比儿子还要优秀的夏芍也是为他耗尽心血而死的,这也是他在夏芍死后格外偏袒夏家的原因。

    “老太傅,你起来。”上官睿大抵是心存了愧疚,那语气不由得和缓了许多,亲自上亲扶起了夏文彬。

    夏文韬见状心里不由得一松,还好有大哥在,他这副样子皇上就算再大的起也会消的。

    卫澈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他佩服镇国公的为人,但不代表可以姑息夏建仁的罪,自己也死跟那些受伤以及蒙受了惊吓损失的百姓保证过的一定会为他们讨回公道的。

    就在这个时候,又有小太监进来禀报道:“秦王世子求见。”

    皇上那沉重的心情缓了缓,心里却道这小子怎么突然进宫了,想了想便道:“让他进来吧。”

    上官绝一身世子冠袍,容貌有着上官家独有的英俊,朝着皇上行了一礼道:“上官绝参见皇上。”

    上官睿同上官绝的父亲是嫡亲的堂兄弟,论起来上官绝也该叫上官睿一声堂叔。

    上官睿自己没有儿子,而上京之中的子侄也就只有秦王世子以及魏王世子,秦王世子是堂侄子,魏王世子是亲侄子,论起亲疏来了,上官睿自是该跟上官昊亲。13acv。

    上官睿还未登基的时候,每一个兄弟都是自己的竞争对手,加上大家又不是同一个女人生的,更甚至彼此的亲生母亲还在后宫里头互相算计,这样的情况下,上官睿同几个兄弟都只是面上情而已,内心深处可以说是彼此忌惮着的,即便那个时候魏王已经退出了皇位的争夺也不例外。

    而上官睿唯一交心的也就只有上官绝的父亲上官覃,夏芍更是同上官绝的母亲亲如姐妹,在上官覃战死沙场,妻子生下上官绝后也跟着一起去了之后,因为秦秦王要镇守西北没法照顾还在襁褓的上官绝,无儿无女的夏芍便将上官绝抱到了身边直接养到了五岁。

    可以说上官绝写的第一个字是当今的皇上手把手教的,上官绝小的时候玉焉爱,一张嘴又甜,总哄地夏芍跟上官睿很开心。如果不是后面皇位的争夺越发的激烈了,上官绝这个秦亲王府的继承人留在他身边不安全,夏芍也不会将上官绝送回去。

    随着上官绝年岁的增长他纨绔的名声也越来越大,上官睿那个时候还常常抽出时间教导上官绝,奈何这小子已经学就了一套阳奉阴违,明着答应的好好的,过后依旧纨绔他的。

    至上官睿登基为帝,上官绝已然成为了上京第一纨绔,每日里都会有人参他,这些折子都被上官睿压了下来,对于这个可以说是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他始终是疼爱的。

    而上官绝有着皇帝的偏袒,自然更加的无法无天了。

    “你起来吧,今个儿怎么突然进宫了。”上官睿对上上官绝脸上不由得露出了几分慈父的神色。

    上官绝露出了一个招牌式的痞笑:“皇上,绝是来为一个朋友出头的。”上官绝丢下这句话,脸上的神情一敛,随即冲上去,对着绑地扎扎实实的夏文彬拳打脚踢了起来。

    他的拳脚看似毫无章法,没一下却是往人体最痛的地方而去,即便夏文韬记得这里是上书房,皇上还坐在上头,可是那些疼痛让他受不了的干嚎了起来。

    上书房的人几乎都惊呆了,这是神展开啊,这上官绝也真的敢,这可是当着皇上的面啊,天威不可冒犯。

    官闻本在问。卫澈见到上官绝这个样子也不由得惊住了,虽说往日里皇上对上官绝多有纵容,可是也不至于让他放肆成这个样子吧,上官绝的胆子也太大了,难道他真不怕皇上。

    上官绝自然是不怕上官睿的,他可是很明白上官睿对自己的感情,可以说不是父子胜似父子,说句不好听的话,就算上官睿有了亲生的儿子,他对亲生儿子的感情都不见得会比他更好。

    最是无情天家啊,若是上官睿有了自己的儿子,那些人少不得是下一任皇位的继任者,上位者没有不多疑的,更不喜别人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的位子,即便那些人是自己的儿子也不成。

    而按着上官睿的性格为了江山为了上官家的大夏朝肯定会精心磨练那惺子们,然皇子们能力越出众,他的心里便越忌惮,这往往是一个恶性的循环,这也是天家少有感情深厚的父子。

    然上官绝却不一样,如今的上官睿没有儿子,而上官绝曾经在他同元后的膝下生活过一段时间,那五年的时光没有任何的利益之争,上官睿同元后更是将上官绝当成自己的儿子一般,这便奠定了二人的感情基础。

    而另外一方面便是上官绝对上官睿如今坐的那个位子没有任何的兴致,他不过是上官睿的堂侄子,论亲疏还有魏王世子以及在外地就番的那些亲侄子,就算上官睿生不出儿子来,这皇位都排不到他的头上,除非前头那些七、八个年纪不一的亲侄子都死光了。更何况上官绝在外头的名声如此之差,从不干涉朝堂上的事,更不会拉帮结派。

    这是上官睿信任外加宠爱上官绝的最重要原因。当然也正是因为上官睿毫无原则的恩宠,让上官绝这个秦王世子在上京更是可以横着走了。

    夏文彬是满屋子里最先反应过来的人,眼看着自家弟弟都奄奄一息了,夏文彬忍不住的朝着皇上悲戚的喊了一声。

    上官睿这才反应了过来,连连道:“还不拉开他。”

    几个太监上来拉扯上官绝,上官绝也打累了,拍了拍手自得的说道:“行了,不用你们拉,我也打累了。”

    上官睿的嘴角不由得抽了抽,他还可以更放肆些,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若是真打死了夏文韬,老太傅少不得要一头撞死在了上书房了。

    卫欣儿也被上官绝彪悍的行为给吓倒了,之前见识过上官绝在青鸾面前死皮赖脸的模样,竟然不知道他还有这样一面。卫欣儿不由得拿眼角余光偷瞄上官睿,却发现上官睿脸上更多的是佯装出来的怒容以及无奈。

    这完全刷新了卫欣儿的认知啊,上官睿可不是一个好性的人,可是他却竟然纵容上官绝在上书房对着臣子拳打脚踢,这可以说是天下独一份的恩宠啊。

    夏棠和严氏脸色惨白,夏棠进宫有一段时间了,深深的明白在这宫里头可以得罪皇上的宠妃却绝对不可以得罪秦王世子的道理,而严氏则被完全颠覆了认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丈夫被揍成了猪头。

    “你也太胡闹了,这里是朕的上书房。”上官睿皱着眉头斥责上官绝。

    上官绝眨了眨眼睛,对着上官睿说道:“皇上,绝只是用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

    夏文彬的眉心不由得一跳,却听到上官绝嬉皮笑脸的说道:“皇上,刚才绝说了,绝是为我的一个朋友讨回公道。要知道绝的那个朋友的三姑姑的女儿的叔叔的侄子的爹去夏家办事的时候被夏家的护卫打了个半死,如今都还没有醒过来呢,那人好歹还是京兆伊手下正七品的典吏,去夏家不过是想提夏建仁过堂,可是直着进去横着出来,夏二老爷好大的派头,还命人敲锣打鼓的将那人抬回了京兆伊。”

    “皇上,那京兆伊司大人可是年前您亲自任命的,这夏二老爷打的不仅仅是京兆伊的脸面还狠狠的打了皇上您的脸面,绝身受皇恩,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皇上被人打脸呢,这不又给朋友出了气,也替皇上您出了一口气。”上官绝一脸不用多谢的神情,要多混账就有多混账。

    上官睿被他说的也不知道是该生气好还是该笑好,这小子当真是什么都敢说,什么朋友的三姑姑的女儿的叔叔的侄子的爹,满嘴的胡诌,胆子也是越发的大了,什么叫做他被打脸,而他是在替他出气。

    夏文彬听到上官绝将他满心想要瞒下去的事给捅了出来,老脸更是瞬间老了十岁,满脸的颓然灰败,再听到上官绝后头的打脸论更是心肝“砰砰砰”的跳,他甚至不敢对上皇上的脸。

    好一会才听到皇上沉沉的问话声:“夏太傅,秦王世子说的可是真的?”

    夏文彬情知瞒不下去了,只得道:“皇上息怒,二弟也是爱子心切,当时太医才诊断出来建仁将来无法再生育,二弟也是急怒攻心,一时失了理智,臣已经请了大夫去给谢大人疗伤,过后便会亲自去谢家赔罪的,大夫说谢大人的性命是无忧的。”

    上官绝顺势踢了一脚昏迷的夏建仁,插嘴道:“这种纨绔就算生出个儿子来也是为祸上京的,那一匹马可踢得太好了,至少上京的百姓都会感谢它的。”

    卫澈看着一脸自得的上官绝,深深的觉得这人的脸皮之厚已经完全可以在上头溜马车了,自己是上京第一纨绔竟然还好意思骂夏建仁,虽然这夏建仁也确实招人厌恶的。

    谢有志一事卫澈并不清楚,要不然刚才就该说出来了,夏家二房狂妄至斯,怕是夏老太傅的脸面也不起任何作用了。

    上官绝的话虽然气人,却是很有几分道理,特别是夏家二房毒打办公人员,为了彰显自己的地位还将受伤的谢有志抬回京兆伊,这让上京的百姓如何想,官官相护,天子脚下都没有王法,这百姓哪里还肯信任他这个皇上。

    “老太傅,朕体谅你爱护亲弟之心,可是你也该想想上京的百姓啊,你在朝中一直都是仁政的推行者,你劝诫朕应该爱民如子,如今你瞧瞧夏家二房对朕的百姓做了什么事,你觉得朕应该放过这几个嚣张狂妄的祸害。”上官睿的话到了后头便多了几分厉色。

    夏文彬不由得闭了闭眼,道:“臣知错了,是臣没有约束好夏家人,臣不求别的,只求皇上能够留他们一条性命,臣年岁已老,请辞太傅一职,从今之后好好教导夏家人,再不会让他们出来祸害百姓了。”

    夏文韬本痛地昏昏沉沉的,听到自家哥哥竟要请辞太傅,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随即哆哆嗦嗦的开口求饶道:“皇上,臣知错了,臣以后再也不敢了,是,是那恶妇纵容卫护打谢大人的,还请皇上明鉴。”

    夏文韬虽然没有什么见地却也明白若是自家哥哥请辞了太傅,那么他们夏家当真是要垮下去一半了,他怎么会那么蠢,任由着严氏毒打谢有志呢,若没有谢有志这一出,皇上兴许还不会如此的生气。

    ps:小鱼写着写着睡着了,要不是隔壁有人干嚎了一声,吵醒了我,我都不知道会睡到什么时候,还有一更,估计又要超过十二点,厚着脸皮啊,亲们不要抛弃我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