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313.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64 互相算计(5000+)

164 互相算计(5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上官睿面上上一怔,随即哈哈大笑道:“好好好,吃饭吃饭。”

    大抵上官睿心情好了,比平日里多用了半个时辰的餐,等到从宫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戌时了。上官绝跟卫澈在宫门的时候便分开了,卫澈刚进二门,便看到一个湖绿色的身影和一个浅紫色的身影等在了那里。

    柳芊芊同青鸾见到他的时候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

    “这里风大,你们两个也真是的,就算要等也该在屋子里等啊。”虽然已经是春天了,可是夜里的风还是令人不由自主的打颤,卫澈见二人身上穿着大耄,脸色依旧有些白,不由得心疼道。

    青鸾嗔道:“我们也是担心你。”

    卫澈少不得哄道:“我这不是已经回来了吗,走吧,别站在这里吹风了,你们去厨房熬两万姜汤来,免得得了风寒。”卫澈又对着几个丫鬟吩咐道。

    一行人先是去了德馨院,青鸾自是关心宫里的事情,她从回来后便心里头一直担忧着,特别是卫澈进宫那么久,连晚饭都没有回来,青鸾也少不得想东想西的,柳芊芊也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消息,便跑来问她情况,得知卫澈跟夏家的人对上了,柳芊芊自是万分的焦虑,这才跟着青鸾一起在二门处等候,虽然也知道这样的行为压根就没什么用。

    青鸾刚进到屋子便迫不及待的问道:“哥哥,皇上有没有怪你?”

    卫澈看着自家妹妹说道:“鸾儿,皇上不是是非不分的人,这件事哥哥没有错,有错的是夏家。”

    青鸾一听这话,稍稍的放了心,她自是没什么机会接触到皇上的,对他的唯一印象也是上一次李氏设计卫欣儿,然后皇上突然出现的那一次。然而青鸾却是知道上一世就是皇上下旨抄了威远侯府,她不清楚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对于当今圣上的英明却是抱着怀疑的态度。

    “哥哥,你见到欣儿姐姐了吗?”青鸾又问,宫里头有个淑妃,上一次还直接派了杀手,如今这夏家和卫家的矛盾不可能不波及到宫里的卫欣儿的。

    “嗯,她看上去很好。”卫澈虽然见到了卫欣儿,可是却没有同她说话的机会,毕竟她如今的身份是皇上的女人。

    青鸾见卫澈问一句才答一句不由得急道:“哥哥,你到底说说事情的经过啊,要急死个人。”

    卫澈这才慢吞吞的将上书房里发生的事情都说了出来,中途还逼着青鸾跟柳芊芊喝了一碗的姜汤,青鸾急着等他的话,一点都不嗦的将那姜汤喝了个精光。13acv。

    卫澈这才痛快的说了,事情可以说是一波三折,青鸾在自家人面前也不掩饰自己的神情,脸上满是惊讶,第一她没有预料的夏家竟然有个可以同李氏想比拟的严氏,甚至说严氏比起李氏来还不如,至少李氏不会像她那样认不清形式,不该凶狠的时候乱逞凶。

    青鸾相信真正令上官睿下定决心惩罚夏家二房的并不是夏建仁纵马闹事,而是夏文韬跟严氏纵容护卫打伤谢有志又将他抬回京兆伊的事。在上官睿的心目中,这夏家二房实在是太跋扈了,正如上官绝所说的那可不仅仅打的京兆伊的脸,更是狠狠的打了皇上一巴掌,上官睿若是不罚夏家二房,自己心里头都咽不下这口气,也无法堵悠悠众口。

    第二点便是上官绝居然在皇上面前如此的得脸,大闹上书房,皇上也只是简单的斥了他一句,也难怪上官绝在上京横行霸道了那么多年都依旧活地那么的潇洒,原来他身后不仅仅站着秦亲王府,如今更有大夏朝最硬的靠山给他靠。

    第三点令青鸾没有想到的是镇国公夏文彬竟然辞去了太傅一职,他这行为更多的是在为夏家二房赎罪,毕竟皇上虽然罚了夏家二房却也没有按照大夏朝的律例,夏文彬深受皇上的器重,早已经碍了不少人的眼,比如说蒋家。

    蒋家同夏家注定只能是敌人的,蒋媛是皇后,照理说鲁国公才是皇上的老丈人,皇上应该更加信任鲁国公才是,然事实上皇上对夏老太傅才真正的恩宠无限,这一点蒋家能舒服了才怪。

    以前蒋家没有主动发难,那是咱们握不到夏家的把柄,可如今夏家二房却活生生的将自家的把柄送到了别人的手上,还愚蠢的将这件事闹到了皇上跟前,夏老太傅那真是英明了一世,晚年却被自家人给弄的晚节不保。

    卫澈见青鸾的神情不断的变幻,知她定是在思考着这件事,便道:“好了,这件事你也别多想了,你也该花点心思到别的地方了。”

    青鸾才理清思绪便听到卫澈这么一句话,神情看上去有些茫然。

    柳芊芊笑着说道:“你哥哥说的没错,鸾儿,你今年都已经十三岁了,再过两年便要及笄了,也该嫁人了,咱们家也不拘泥那些规矩,你哥哥说,你是个主意大的,所以你的夫婿也由你自己挑选。”

    柳芊芊笑吟吟的盯着青鸾,她自己婚后生活幸福美满,自然也希望这个跟亲妹妹似的小姑子也能嫁一个好人。

    青鸾微微有行惚,她记得上一世的时候哥哥也曾问过她愿不愿意嫁给林子轩的话,那个时候自己被林子轩迷地七晕八素的,甚至跟哥哥表示只愿意嫁林子轩。

    哥哥那个时候虽然认可林子轩的才华,却也说过林子轩的家势配不上她。为了不让自家妹妹出嫁后的身份过低,卫澈便动用威远侯府的势力以及自己在朝中的人脉帮助林子轩。

    跟林子轩同年高中的学子都没有像他那样一帆风顺的,年纪轻轻便进入了吏部,没过几年就升为了礼部侍郎。

    “鸾儿。”卫澈见青鸾似乎在出神,不由得开口叫了她一声。

    青鸾这才回了神,摇了摇头道:“哥哥,我才十三岁呢,难道你就舍得这么早就将我嫁出去,我可是要在家里待到十八岁的,哥哥嫂子不会嫌弃我吧?”

    柳芊芊笑着摇了摇头,按着卫澈的心思那恨不得将青鸾留一辈子呢,毕竟嫁给谁都没有自家家里轻松自在。

    卫澈忍不住咳嗽了一声,暗暗道,十八岁那是最好不过了,还有五年,他就不信上官绝能等得了那么长的时间。

    坤宁宫,内殿。

    蒋媛刚刚泡了一个澡,身上只着了一件浅色的衣衫,她的心腹大宫女素兰拿着一条棉帕子,动作轻柔的给皇后干发。

    镜子里是一张艳若桃李的脸蛋,蒋媛还不到二十岁,正是一个女人最灿烂的时候,因为刚刚洗完澡,那白希的脸色浮现着淡淡红晕,好似那天然的胭脂。

    “娘娘,你长地真好看。”素兰在蒋媛的耳边夸道。

    蒋媛葱白的手指轻轻的抚上了自己的脸,冲着镜子里的自己露出了一抹笑容,这个笑容她练过了千百遍,让她看上去少了几分艳丽,却是多了一些端庄大气,这才是一国之母的风范。

    官面笑好色。“今天皇上翻了哪个宫的牌子啊?”蒋媛像是不经意的问道。

    素兰迟疑了片刻方才答道:“琼华殿。”

    蒋媛握着木梳子的手不由得一紧,不知道是力气太大还是那梳子的质量不怎么好,只听得“啪”的一声,那木梳子竟然断成了两瓣。

    素兰的脸色微变,见蒋媛一扬手就将那梳子砸到了地上,只得噗通跪了下来。

    “这内务府如今连本宫的东西都敢糊弄吗?这梳子竟是轻轻一掰就断了。”蒋媛面色平静的说道。

    素兰却知蒋媛心里头不舒坦,便道:“娘娘请息怒,您可是一国之母,谅内务府的那帮奴才也不敢动您的东西啊。”

    蒋媛缓缓的吸了一口气又问:“这是这个月的第几次了?”

    她这话问地没有头脑,素兰却是知道她问的是这是皇上第几次翻琼华殿那位的牌子了,算了算这一个月皇上竟有大半个月都歇在了琼华殿,这是皇上登基以来从没有的事。

    “娘娘您又何必同那起子置气,您才是这后宫的女人,说白了那琼华殿的也不过是一个妾而已,男人嘛难免贪图新鲜,等到这一阵过去了也就好了,凭她怎么受宠都是越不过你去的。”

    蒋媛这才轻轻的舒出一口气,到底是当皇后的人,发过一阵子的火候也就好受些了。

    素兰见蒋媛平静下来了,便凑近她的耳朵说道:“娘娘,淑妃今儿遭禁了足,这回皇上可是下了旨的,连带着淑妃娘家都吃了落挂,听说淑妃的那个纨绔弟弟被送进了牢里,夏文韬也被革了职,就连夏太傅也辞去了太傅一职,明天这消息一传出,怕是满朝都会震惊,淑妃这一回算是完了,娘家靠不住了,她自个儿又禁足了,等到半年后,谁还会记得后宫里有这么一个人,这一步棋,大爷实在是下地太妙了。”

    蒋媛不由得挑了挑眉头,在这后宫里头,她跟夏棠是敌人,在宫外头蒋家跟夏家便是政敌,几乎是从上官睿登基开始,蒋家跟夏家便站在了对立面。

    如今的皇后是她蒋媛,上官睿却将夏文彬当成了老丈人,远远的将鲁国公压了下去。

    蒋家一直就想扳倒夏家,奈何都找不到机会,后来夏家大房二房分家,蒋家便看到了扳倒夏家的机会,夏文彬作为当朝太傅确实没有让人诟病地方,然而不是每个夏家人都像他一样恪守己律的,夏家二房便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

    这几个月,蒋媛的大哥蒋正南便不断的安插人到夏建仁的身边,夏建仁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平日里也常常有那些“志同道合”的公子哥儿加入他的队伍。

    蒋家安排的人成功的勾得夏建仁染上五石散的瘾,并且提供的五石散是蒋家人加入特别的东西,可引得人兴奋躁狂继而失去理智。蒋家的目的自然是引得夏建仁做下更过分的事,一件事不能拖倒他,那便一百件,直弄到百姓怨声载道,蒋家再一举将所有的罪证都捅到皇上的面前去,到时候就算皇上想要包庇夏家,也得看看是否能平息民愤。

    蒋家预计的是在未来的三年里借由夏家二房入手一步步的扳倒镇国公夏文彬,可谁知道这才短短的几个月便有了结果,这让蒋媛的心里头也有些奇怪。

    “今天这事到底是怎么捅到皇上的跟前啊?夏老太傅亲自出马都没能保下夏家二房,这还真有些奇怪了。”蒋媛的心思一下子被素兰引了过来。

    “娘娘,一点都不奇怪,你是不知道夏家二房有一位拖后腿的夫人,淑妃有一位好母亲啊。”素兰嘴角噙着讽刺的笑,在蒋媛的耳边轻声嘀咕了起来。

    过了一会,蒋媛才缓缓的抬起了头,丹凤眼当中闪烁着算计的光芒:“这么说来,这件事卫家也插了一脚。”

    “可不是吗?若不是夏建仁纵马闹市的时候正好撞上了威远侯,弄地卫家的马车失控了,威远侯也不会生气的将那些纨绔都拉进了京兆伊,双方冲撞的时候夏建仁从马上摔了下来受了伤,夏家二夫人又是个不依不饶的,这才把事情越弄越大,一发不可收拾。”素兰笑嘻嘻的说道。

    这看着自己的对手倒霉自然是无比快慰的一件事。夏家可以说为了这件事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要知道夏家能够撑得起的也就只有夏文彬了,他一旦离了政/治忠心,对于蒋家来说那无疑是天大的喜事。

    蒋媛道:“夏芍即便在才智惊人,有一样她却是不如我的,那便是我有三个优秀的哥哥,而夏芍她却没有撑得起门庭的兄弟。”

    蒋媛这话说的一点都不错,鲁国公并不算是老牌的世家,跃升为上京的顶级权贵也是因为出了蒋媛这么一个皇后,但是蒋家这一辈却是人才济济,蒋家三兄弟个个都身居要职,这也是蒋媛腰杆挺地直直的原因,可以预见再过十年,蒋家三兄弟将会把鲁国公府推向一个新的高度。

    “既然这件事让卫家同夏家结了龃龉,不如咱们再添上一把火,让他们的矛盾扩大,结为死仇。卫家羽翼未丰,夏家却是后继无人,我倒要看看这两家到底是谁比较厉害。”蒋媛语气平静的说道。

    素兰微微一怔后道:“娘娘好主意,坐收渔人之利,完全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打击到两家实在是高明。”

    “这件事让大哥来做,他胆大心细定会安排的妥妥当当的,你替我传话出去。”蒋媛又吩咐道。

    主仆二人说了回话,蒋媛的头发也干了,她的一头青丝经过细心的保养,乌黑柔顺,素兰扶着蒋媛尚了床。

    蒋媛往里头躺了躺,素兰很自然的从床头的一个格子里拿出一个红色的小瓶子,蒋媛已经俯趴在了床上,素兰伸手脱去了蒋媛身上的衣衫,露出了白希光滑的背。

    从小瓶子里倒出一点精油来,涂抹在蒋媛的美背上,素兰轻柔的按摩了起来,这件工作她已经做了多年,自然很清楚力道的大小。

    蒋媛不由得舒服的喟叹了一声,微微的闭上了眼睛。

    “今天秦王世子也进攻了?”好半晌,蒋媛才悠悠的问道。

    “是的,刚好夏家跟卫家在皇上面前对质的时候,秦王世子也当真是胡闹,竟然在上书房就对夏文韬拳打脚踢,直踢断了夏文韬两根肋骨。”素兰捡那自认为好笑的说来听。

    蒋媛却猛然间睁开了眼睛:“这么说来,夏家会有这个结果,还有秦王世子推波助澜的效果喽?”

    素兰道:“应该是吧,夏二老爷夫妇毒打京兆伊的人又敲锣打鼓的将昏迷的人送回京兆伊的事便是秦王世子爆/出来的,也不知道那夏家什么地方惹到了这个小霸王,该不会是秦王世子自己是第一纨绔却不愿意上将其他的纨绔超越他吗?”

    素兰这话玩笑意味十足,主要是为了逗蒋媛开心,皇上喜欢纵着秦王世子,蒋媛这个做皇后的自然不会跟皇上对着干,更何况就连那慈宁宫的那位都将上官绝当成亲孙子一般,蒋媛在见到上官绝的时候从来都是客客气气的。

    但令蒋媛心里头不舒服的是,上官睿这么喜欢上官绝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曾经上官绝在他和夏芍的膝下生活过五年,他们三个人就像是一家人,而她这个继后压根就什么都不是。

    当然蒋媛就算心里头不舒服也不会显露出来,更是在上官绝面前扮演了一个好堂婶的角色。

    然后素兰的话却令她的心里头警觉了起来,道:“你以为是秦王世子的胡闹而已吗?你莫不是忘了上一次在北城门口,秦王世子为了卫家不惜同我们蒋家对上,所以说秦王世子今日的行为并不是他的胡闹,而是他站在了威远侯府的这一边。”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