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315.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65 邀请(5000+)

165 邀请(5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素兰亦是一惊,秦王世子这个纨绔虽然从未出现在朝堂上,可是他的身份就注定了他是各方拉拢的势力,先不说他是秦亲王府的继承人,那秦亲王在军中的势力足以颠覆整个大夏,更何况当今圣上对他宠信有加,不管他做什么样的荒唐事,皇上都只会站在他的身边维护他,就这样一个人若是成了威远侯府的靠山,那么蒋家要动威远侯府便不那么容易了。

    兰是这纨更。“娘娘,那怎么办?”素兰问道

    蒋媛微微侧了身子道:“让哥哥去查一查,秦王世子怎么突然同威远侯府交好了?还有让母亲去见一见秦亲王府的肖老侧妃,说起来母亲应该叫肖老侧妃一声表姐呢,既然是自家亲戚当然不应该生分了。”

    素兰见蒋媛眉目沉稳,昏黄的灯光投射在她骨肉均匀的身体上像是渡上了一层莹光,蒋媛的身材很好,可惜这样一副玲珑的身段却没有吸引到上官睿。

    次日,镇国公夏文彬请辞太傅一职的事情震惊了整个大夏朝。

    接着夏家二房的丑事也传地满朝都是,夏文彬的学生都为夏文彬可惜,然夏文彬早已经铁了心,在皇上准了他的请辞奏折后,便闭门谢客。大家足足有三个月没有见到镇国公,再见到的时候,这位已是花甲之年的老太傅身边跟了一个才六岁的小男孩,而那小男孩却是叫老太傅爹爹,当然这是后话了。

    朝中的局势青鸾并没有过多的关注,如今她的首要任务便是拆穿林子轩那个渣男的真面目。

    卫姑姑一家简直被林子轩给害惨了,陈碧玉一直不愿意接受林子轩是个渣的真相,虽然不再像之前那样整个人不说不动不听,可是一德宝玉跟陈家夫妻提起林子轩的坏,陈碧玉就会选择性的忽视,甚至不愿意接受婚约解除的事实。

    不管卫姑姑他们怎么开导,一旦提起林子轩陈碧玉就会显得歇斯底里,这让卫姑姑又是心疼又是恨,若不是因为有青鸾的话,她都恨不得直接打上林家去。

    随着春闱临近,青鸾的心里也越发的着急了,她打算在这一届科举结束后,在林子轩以为自己一步登天的时候,再一脚狠狠的将他踩到泥地里,这样的滋味想必才是最爽的。

    然而卫家派出去的人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那黄半仙,这才是让青鸾最为着急的,整件事这黄半仙可以说是很关键的人物,有他在林子轩的狐狸尾巴怎么都藏不住。

    卫家暗卫的势力自然是没话说的,可是过去十几天了连黄半仙的踪迹都没有摸着,青鸾担心以林子轩的狠心程度也许已经将人灭口了,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可能,毕竟现在的林子轩和林家还没有那个能力,设设骗局还可以,而将人灭口还做到一丝痕迹都不露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青鸾一个人坐在书案前,仔仔细细的将整件事想了个遍,如今似乎一切都安排好了,只差黄半仙这么个人物了。

    夏至急色匆匆的走了进来,手里却是拿着一封信。

    “姑娘,刚才门房的人收到了一封信,说是给您的,可这信封上又什么都没有写。”夏至走近青鸾说道。

    青鸾接过那信封,上好的纸张,带着一股子淡淡的兰花香气。

    夏至犹豫道:“姑娘,这信太过怪异了,要不奴婢来拆吧?”

    青鸾摇了摇头,撕开信封,从里头飘落了一张红枫叶,上头写几排小字,你要的人在我手上,若想要人,明日己时三刻到碧水汀一聚。青鸾的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红枫叶,红叶,送这东西的定是傅红叶无疑。

    她要的人,她现在全力寻找的也就只有黄半仙了,没有想到自己这边找地那么辛苦,那人却已经在傅红叶的手上了,青鸾有些想不明白傅红叶的心态,那黄半仙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神棍,难不成红叶山庄的庄主突然善心大发要为百姓除害虫?

    “姑娘,这?”夏至当然也看到了那枫叶上的字,脸上不免浮上了几丝担忧。

    青鸾沉默了片刻,将那红枫叶重新放进信封里,对着夏至吩咐道:“去把白昼叫过来。”

    夏至又看了青鸾一眼,才走了出去,不一会白昼便进了屋子。

    依旧是淡漠的表情,千年不变的青色衣衫,青鸾突然间想起,那傅红叶似乎也只是穿着一声黑色的衣衫,银色面具覆面看上去冷冰冰的,该不会从红叶山庄出来的人都是这个调调的吧?那红叶山庄的夏天一定不太热。

    “姑娘找属下来有何事?”白昼看向青鸾,她是负责青鸾的安全,这里是威远侯府,青鸾的安全自然不需要忧心,所以一般情况下青鸾在府里头的时候白昼很少出现在她的身边,而青鸾也没有故意限制白昼的行为,许了她随意进出威远侯府的自由,与其说两个人是主仆倒不如说是一种雇佣关系还来得更加的恰当。

    青鸾将信封递给白昼道:“打开看看。”

    白昼见里头那已然成为标本的红枫叶,眸光不由得一闪,作为红叶山庄出来的人,自然是认得这红叶山庄的标记,那上头的字显然是庄主亲自写上去的。

    那么青鸾让她看这东西是什么意思?白昼的眸光微微闪了闪,她承认自己来威远侯府之后依旧没有同红叶山庄断了联系,而她也明白庄主对卫家姑娘的特殊感情,这才会将卫姑娘往日里发生的一些事写成信传给庄主,庄主从来没有回过信,但却也没有阻止她的行为,显然他也是想要知道卫姑娘的近况的。13acv。

    然而这样的行为对于一个卫护来说无疑是背主的行为,即便她明白庄主没有加害卫姑娘的心思,可是自青云庵庄主将她送给卫姑娘后,她便是卫姑娘的人了,这样的行为最是要不得。

    白昼单膝跪地也不推脱的直接认错道:“请姑娘责罚。”

    青鸾见她这个样子便道:“你起来吧,我也没有怪你。”白昼本来就是红叶山庄培养出来的,即便傅红叶将她送给了她,那在白昼的心里头的主子也是傅红叶,所以白昼会将她身边发生额事透露给傅红叶,青鸾一点都不奇怪。

    白昼面色一怔,青鸾却已经伸手将她扶了起来。

    青鸾知道自己跟傅红叶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所以即便她知道白昼并非忠心耿耿,她也并没有冷落她,而她自己也觉得有白昼这么一个彪悍的高手在身边,无论做什么事顺当了很多,作为利益交换,就算是白昼将她的事透给了傅红叶,她也没有特别的生气。

    “明ri你陪我走这一遭吧。”青鸾说道。

    白昼的面上又是一愣,她没想到青鸾明明知道她背叛,不但没有怪责她,反而一如既往的将她带在身边。

    “你也不用奇怪,我只是知道你和傅红叶没有加害我们的心思,你是从红叶山庄出来的,若是一遭换了跟随的人便能彻底的忘记了红叶山庄,这样的人我反而不敢留在身边,这样的人不是忘恩负义的便是心思深沉惯会伪装的,相比你倒显得直率的多。”青鸾说道。

    白昼看着青鸾铮亮的眸子,心里头的滋味很是复杂。

    青鸾没再继续说话,而是让白昼下去了。

    明日她就去看看这傅红叶究竟葫芦里卖地什么药吧!

    到了下午的时候,青鸾的缀锦阁又来了两位客人,却是陈碧玉和陈宝玉。

    大抵是找到来了病因的缘故,陈碧玉休养过后,身体已经渐渐的好了起来,双眼亮晶晶的很有精神,而一旁的陈宝玉脸上却是带着无奈的苦笑,能看到姐姐好起来,她自然是开心的,可是这身体的病是好了,心里头的病却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会好起来。

    陈碧玉穿着一件海棠红的春衫,样式是如今上京最流行的,脸上带着一贯恬淡的笑容,看上去似乎跟生病前没什么异常。

    “表姐,表妹,你们怎么有空来了。”青鸾将二人迎了进去,又命小丫鬟上了茶。

    陈碧玉柔声说道:“娘说我生病的时候外祖母很是挂心,又是送药又是请太医的,如今我这裁了也该来拜谢一下外祖母。”

    “碧玉表姐实在是太客气了,那些也不值当什么,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姑父和姑母才是最开心的。”青鸾安慰道。

    陈碧玉的脸色露出了一个羞涩的笑容,随即又对青鸾说道:“其实我这次来还想请表妹帮一个忙。”

    “都是一家人,表姐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吧。”

    “我听妹妹说表妹身边的丫鬟绣技出众,而且手里头有许多新颖的绣样子,我想让她帮我看看这香囊,用什么样的图样最合适。”陈碧玉说着便掏出一个香囊来,香囊是宝蓝色的,做工很是细致,就上头的图样还没有绣上去。

    青鸾微微挑了挑眉头,又见陈碧玉一脸期盼的样子,便对着夏至吩咐道:“将你藏私的那一盒子绣样子都拿出来给表小姐瞧一瞧,看她喜欢什么可不许藏私了。”

    夏至福身道:“姑娘将奴婢当成什么了,表小姐是客人,难不成奴婢还会舍不得一个绣样子。”

    夏至的绣活很是不错,关键是她脑袋灵活,平日里看到那些精致物什都能便成绣样子,新颖而又好看,这在威远侯府的丫鬟堆里也是出名的。

    不一会,夏至便抱着一个木盒子走了出来,放到陈碧玉的跟前道:“表姑娘,都在这里呢,您尽管挑。”

    陈碧玉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其实夏至的绣样子大多数都是适合女孩子用的,毕竟她伺候的是个姑娘,自然不会特意的研究适合男人的那些绣样子,陈碧玉一张张的翻遍了,最后才略带失望的说道:“这写上去好看是好看,但都不适合啊。”

    青鸾试探着闻到:“怎么会不适合呢,我看那蜻蜓点水的图案就很不错啊,这春天过去就是夏天了,那图案最是应景不过了。”

    陈壁玉摇了摇头道:“我这荷包是绣给他的,眼看着春闱就要近了,我想在这香囊里放求回来的灵符,保佑他能高中。”

    青鸾的脸色微微沉了下来,这一下便是不用问也知道陈碧玉口里的他指的是谁了,青鸾不由得将目光投到了陈宝玉的身上,只见陈宝玉冲她摇了摇头,满脸的无可奈何。

    陈宝玉心里头沉沉的难受,姐姐这个样子好似走不出林子轩的魔障似的,他们不是没有告诉过陈碧玉真相过,然而每一次只要他们一提到林子轩的不好,陈碧玉便会声嘶力竭的疯狂,过一晚后,第二日却又跟无事一样,时不时的进厨房给林子轩准备吃的,送去书房的时候不见林子轩的时候,甚至还问陈昌珉为何不见林子轩这样的话来。

    如此几次下来,陈家人那是一点办法都没有,陈碧玉看上去跟正常人没有两样,可是却是刻意选择性的遗忘林子轩的那些龌/龊心思,在陈碧玉的心目中,林子轩还是当初那个芝兰玉树的少年,还是她的未婚夫。

    青鸾不由得摇了摇头,这陈碧玉当真是为林子轩迷了心智。

    突然陈碧玉的眼睛一亮,拿出一张翠竹的图案来,道:“这张图案好,寓意节节高升,我相信他一定会中状元的,娘也真是的,还把我的嫁衣给收起来了,我现在身体已经好了,完全可以自己绣嫁衣了,这离婚期都不到一年的时间了,我还要给伯父伯母做一套衣裳和鞋子,还有翩翩,她是子轩唯一的妹妹,我也不能亏待了她。”

    陈碧玉到是真没将青鸾当成外人,说着那些闺中密友才会说的悄悄话,若是陈碧玉要嫁的人不是林子轩,恐怕青鸾也会为她高兴的。可是如今她这个样子,青鸾只觉得心里头像是被压了一块大石头似的,沉沉的喘不过气来,林子轩啊,林子轩,这新仇旧恨加起来便是将你千刀万剐都不为过了。

    次日,青鸾只带了白昼跟夏至二人便出了府。

    碧水汀是上京才兴起来的一处酒楼,建于碧水河畔,足有四层楼高,还未开业便已经成为了上京最热门的话题,就连青鸾这个闺阁女子也听说过。这当中最令人瞩目的便是碧水汀的那些代表身份的牌子以及等级制度。

    第一等级的牌子是金镶玉的,碧水汀一共才准备了十个,每一个价值一万两银子,如今分发下去的只有两个,一个便是魏王府的魏王世子上官昊,另一个则是秦亲王府的秦王世子上官绝,当然别人不知道的是第三块如今已经大了青鸾的手上,而且不需要她出一分钱。

    第二等级的则是玉牌子以及红宝石雕刻的牡丹花,玉牌子和牡丹花各两百份,价值五千两银子,那玉牌子是卖给男客的,而牡丹花则是卖给京中的贵女贵妇的,听说才推出一个时辰便被抢售一空了。

    第三等级则是象牙雕刻的牌子,总共一千份,每份售价三千两银子。

    每一个等级受到的招待当然也是不同的,这些凭空出的还只是牌子的售价以及进入碧水汀的资格,另外在碧水汀的消费自是要另外给钱的。

    当站在碧水汀主楼跟前的时候,青鸾还是忍不住的在心里头赞叹了一声,这傅红叶的眼光果然不同一般,碧玉汀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一跃成为上京最热门的话题,可以说傅红叶完全把握了上京那些人的攀比心态。好似能进入到这碧水汀便是上京身份尊贵的人一般。

    “卫姑娘来了,这边请。”来迎青鸾的是一个长相秀丽的婢子,脸上挂着恰如其分的笑容。

    青鸾眨了眨眼睛,看样子这里头伺候的人也是经过精挑细选的,如此妥帖的服务倒也不枉那高额的消费。

    碧水汀从外头看像是一座高楼,进到里头青鸾才发现自己的见识实在是太浅薄了,这楼中却是一个个独立的院子,如此一来,喜欢听曲的便听曲,喜欢欣赏歌舞的便欣赏歌舞,完全不会各自干涉。

    而楼中的第三层则是为那些拥有牡丹花的女人准备的,在这里端茶倒水的都是女婢,男客则是止步的。

    越是欣赏,青鸾心里头便越佩服傅红叶的商业头脑,能想出这么一出的人当真不负那第一首富的名头。

    那婢子领着青鸾上了四楼,碧水汀的最高层,只有那些手握金镶玉牌子的人才能进入,就连白昼跟夏至都在第三层的时候被请去喝茶了。

    青鸾随着那婢子进到第一间房的跟前,那婢子轻轻的叩了叩门,却听到里头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进来!”

    那婢子推开了门,朝着青鸾欠了欠身随即退了出去。

    青鸾被房间里豁然开朗吓了一跳,如此怪异的建筑格局她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ps:今日的了,明日两万更新啊,凌晨应该有更新。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