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320.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68 悸动(4000+为和留言)

168 悸动(4000+为和留言)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上官绝听到卫青鸾的话不由得垮下了一张脸,侧过头去想要辩驳几句,那话便卡在了喉咙里。

    官听不得绸。青鸾穿着一件浅绿色的儒裙,腰上的粉色腰带坠了一朵芙蓉花,在一侧垂下两条轻薄的绸带蜿蜒而下,同初见她那会相比,如今的她身量抽长,腰肢却是越发的细了。

    她的脸上带着吟吟的笑,眼里闪烁着俏皮的光芒,这跟平日里的清冷模样大相径庭,她站立在窗子边上,阳光打在她的身上氤氲一层柔柔的光圈,那亭亭玉立的样子,宛若那出水芙蓉,清新而又沁人心脾。

    上官绝被这么一个纯粹的笑容给冲击的心跳乱了序,不由得摸了摸鼻子,禽兽就禽兽吧,若是每天能看到这样的笑,被调侃为禽兽也是值当了。

    那游街的队伍缓慢行进,不长的大街足足走了半个时辰,又过了半个时辰,那街上才恢复了往常的气氛,时不时的还会听到一句路人夸赞林子轩的话。

    青鸾不由得撇了撇嘴,这世上多的是只用眼睛看人的人。

    热闹看过了也该回去了,青鸾瞥了一眼上官绝道:“我要回府了,世子自便。”

    上官绝满心的不愿意,好不容易没有卫澈的阻拦,又没有慕容玉桡的使坏,这难得的单独相处时光,他可不愿意就这么结束在看那贱男人的风光上了。

    “阿鸾,这天气如此之好,你出府一趟也不容易,不如我带你去郊区走走吧?”上官绝笑着说道。

    青鸾瞅了一眼窗外的阳光,晒在人的身上暖暖的,还有那细细的春风,正是一年最好的时光。13acv。

    小扇子看出了青鸾眼中的犹豫,便笑嘻嘻的上前帮腔道:“是啊,卫姑娘,这么好的光可莫辜负了,我们爷知道一处好去处,那边的景色秀丽,且鲜少有人出没,姑娘便是去了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

    小扇子说完便朝着上官绝挤眉弄眼,眼里那意思自然是邀功。

    上官绝瞧那小子的样子,暗暗感叹,长一张娃娃脸真好,瞧夏至那丫头完全将小扇子当成了小地弟疼爱,就算被吃了豆腐都还不知道呢。上官绝也只感叹了一下,便将目光灼灼的望着青鸾,那好看的凤眸里满满的都是期盼。

    青鸾对上这样一双眸子,那些个拒绝的话竟也不忍心说出来,只得微微有些僵硬的点了点头。

    小扇子欢呼了一声道:“奴才去准备马车,对了,让伙计打包几份点心,等一下可以填肚子。”

    夏至便上前道:“还是我去吧。”

    小扇子赶紧颠颠的上赶着给夏至开门道:“夏至姐姐细心,这吃食什么的你准备咱们吃着才放心。”

    上官绝看着小扇子撒欢卖萌的样子,嫉妒的恨不得上前戳穿他的把戏,这小子就是仗着一张皮相的便宜。

    小扇子和夏至很快就安排好了一切,青鸾上了马车,听着车轱辘转动的声音,才微微有些懊恼的摇了摇头,她竟然就这么轻易的松了口,她什么时候变地这么好说话?不过撇开那小小的懊恼,青鸾的心里还隐隐的生出一股子兴奋来。

    夏至一面整理着东西一面道:“好在马车上的东西都齐全了。”

    青鸾听着夏至一路上碎碎念,寻到一个时机才说道:“今天的事回府别多嘴。”若是卫澈知道自己就这么单独的跟着上官绝跑到郊外去,那还不得炸毛了,为了避免麻烦,还不如不说的好。

    夏至点头道:“姑娘说的是,虽说世子是好意,但若是让有心人知道了少不得要折腾出点什么来。”

    马车外,两个耳聪目明的主仆将车里的对话听地一清二楚,小扇子听到夏至着句“虽说世子是好意”,便忍不住在心里头吐槽道:夏至姐姐啊,你还可以更瞎点,那主子的脸色明明白白写着不怀好意四个字,难道你没看见吗?

    上官绝一眼就瞥见了小扇子翻白眼的动作,心中不由得怒,这小子胆子越来越大了,这脸上那是什么神情,难不成小爷他看上去就那么无良吗?

    “小扇子,你这孩童还真是演的上瘾了,你说若是夏至知道你的真实年纪还会这么纵着你撒娇卖痴吗?”上官绝忍不住开口威胁道。

    小扇子立时换上了一张讨好的笑容道:“爷,您别啊,您看吧,奴才也不是故意的,更何况奴才这个样子不是更加容易打入敌人内部,夏至可是卫姑娘的贴身丫鬟,她的言行必定会影响夏姑娘的,奴才可是为爷您说了不少好话啊,这不在夏至的眼里您都是一个正人君子了,可见奴才的话还是有用的。”

    上官绝冷不住冷冷的“哼”了一声,这话听着怎么那么让人不舒服啊,什么叫做您都是一个正人君子了,他本来就是正人君子好不,这小子几日不收拾,皮就发痒了。

    说话间,马车出了城门,一路向西。

    出了城门之后,来来往往的人便少了,青鸾便撩起了马车的帘子,马车已经弯进了不知名的小道,那道比官道熊多,也就只能容一辆马车通过。

    路的两边开着一种不知名的小白花,再望大的远了,却是一座座的山脉,郁郁葱葱的,满眼都是绿。

    深吸一口气,都是青草和泥土清新自然的味道,青鸾的一颗心也不自然的松散了下来。

    夏至也跟着欢喜了起来,拉着青鸾就着那些楔小草说道了起来,不远处,一团雪白迅速的掠过,夏至惊了一下,连忙道:“姑娘,快看,是兔子。”

    小扇子见到青鸾主仆二人神情愉悦,而上官绝看到青鸾出了马车,又是满面的笑容,也没空再找他的茬了,因而小扇子好心情的驱马上前道:“夏至姐姐,这山谷里兔子可多了,等一下我去给你逮两只里,现在是春天,野兔子最是肥美的时候,等一下到了,生一堆火烤了吃,你说好不好?”

    小扇子眨着一双大眼睛望着夏至,夏至脸上的笑容微滞,随即换成了严肃的表情道:“小扇子,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啊,那些兔子好好的是哪里惹到你了,你要将它们烤了吃,咱们从酒楼里出来的时候还包了烤鸡,这还不够你吃吗?”

    小扇子愉悦的脸顿时垮了下来,夏至的严肃教育直到进了山谷才真正的停止。

    上官绝看着小扇子吃瘪的样子,嘴角的笑容也更加的绚烂了,该,谁叫你呀装孝子。(为毛写这一段的时候让我想到了尔康和紫薇的悠悠谷,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待过了一段小路后,马车的行进越发的困难了。

    上官绝便对青鸾说道:“马车再往里是进不了,不如换骑马吧?”

    青鸾看了一下前方的道路,马车是再难前进,看了一眼上官绝跟小扇子骑地两匹马,青鸾有一种爬上贼船的错觉。不过都已经到了这里了,青鸾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一来她和夏至都不会骑马,二来嘛也没有多余的马,总不能将马车的马给卸下来吧。

    上官绝让车夫看顾着马车在路口等候,夏至收拾了几样要用的东西,便各自上了马。

    青鸾两世加起来也从来都没有骑过马,心里头不免有些紧张,身子绷地紧紧的。上官绝见状便轻声安抚道:“别紧张啊,我在后头呢,绝对不会让你摔下去的。”

    说着一踩马鞍上了了马,双手便牢牢的将青鸾箍在了胸口。

    上官绝虽然是上京纨绔的典范,但是那身材绝对不是盖的,胸膛宽厚有力,给人安全感十足。

    青鸾稍稍的放松了,便听到上官绝在她耳边说道:“我要走了啊!”不知道是不是他靠地太近了,那温热的嘴唇擦过耳垂,青鸾的心里头不由得一颤,一时竟突然忘记了害怕。

    上官绝却没有给青鸾思考的机会,一拉缰绳,马儿便朝着前头冲了出去。

    小扇子在后头看着自家爷一骑当前,慢悠悠的将夏至的几个包袱绑在马背上,他可是天底下最最贴心的小厮了,这爷摆明了就是想跟卫姑娘独处,他自然不会傻地上去打扰,大概也是受了上官绝的影响,小扇子的内心深处竟已经将青鸾当成了自家的主母。

    若是卫澈知道这主仆二人心中所想,少不得要狠揍他们一顿,且跟上官绝断绝来往,这太可怕了,妹妹才十三岁,就被上官绝这个无良世子给惦记上了。

    除了一开始青鸾有些紧张外,之后便松了下来,上官绝的驭马技术很不错,马的速度并不满却很是平稳。两边的景色急速的往后退,风在耳边呼啸而过,速度带来的刺激让青鸾的心里头有些兴奋,难怪很多人都喜欢纵马疾驰,这样的快意,这样的恣意。

    行过一段狭小的山道,青鸾的眼前骤然间阔朗了起来,如果说这山谷外头是满眼的绿色,那么这山谷里头便是姹紫嫣红,青鸾的眼底闪过一丝的惊艳,那远处的一块小山坡上开着各式各样样的花,没有人工培育的精细,可是每一朵都开地那么的灿烂。蝴蝶在花丛中恣意的飞舞,淙淙的流水声,以及鸟儿的欢叫声,这里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美好。

    上官绝放缓了速度,马儿慢慢的停下了脚步。

    上官绝跳下了马,牵着青鸾行了一段路。

    青鸾才从这满谷的景观中回过神来,道:“我要下来。”

    上官绝扶着青鸾下了马儿,拍了拍马屁股,示意爱马自己到别处去吃草去,那马儿像是通人性一般的“咚咚咚”的跑开了。

    上官绝寻了一处平坦的草地,直接坐了下来道:“这地是我十岁那年迷路的时候不经意发现的,没想到这上京的郊区竟然还有这样的地方,这么好似从没有人来过,后来我有了能力便将这附近的几座山都买了下来,这一处便一直都没有让人发现,这样安安静静的躺着,享受着大自然,能让心情宁静下来。”

    青鸾望过去,上官绝双手交叠在脑后席地躺了下来,他闭着眼睛,脸上的神情很放松,青鸾不知怎么的心里猛的一酸,十岁迷路?青鸾没有问为何堂堂的秦亲王府的世子爷会在郊外迷路?这个中的艰辛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所以上官绝看上去张扬狂妄,放纵青楼,纨绔不过是他的一种保护色。

    即便尊贵如上官绝也有躲不开避不掉的烦恼,所以他喜欢这个地,这里没人会打扰他,对于他来说就是心灵休憩的地方,可是他却将她带到了这里。

    青鸾静静的凝视着上官绝,虽然看他总是嬉皮笑脸的样子,其实他的内心也有排解不了的痛楚吧,皇家的倾轧,父母的双亡,秦亲王的漠视,他不是不在意,他只是假装不在意而已。

    青鸾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在上官绝的身边坐下来,她的手掌轻轻的覆盖在他的眼睑上,替他遮挡住了恼人的阳光。

    当青鸾的手覆上他的眼睑的时候,上官绝微微颤了一下,她的手掌很小,堪堪能盖住他的眼而已,那温热柔嫩的触感带着一股子的怜惜,上官绝猛然间觉得像是有什么东西钻进了他的心底,心一阵阵的悸动。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直到一只灰色的小兔子从青鸾的身边经过,青鸾才发现自己的失态,猛然间要收回手,却被上官绝一把拉住,对上的却一双灿若星子的眸子。

    上官绝的掌心不是那种身娇肉贵的娇嫩,指腹关节处还有不少的老茧,他的手很大,轻易的就包裹住了青鸾手,他将青鸾的手拉到了唇边,一个吻无声的落在了掌心。

    蜻蜓点水一般,青鸾觉得似有一股子的电流从掌心流窜而上,钻进了心里头,痒痒的,酥酥的,脸微微的发烫,却听到上官绝低沉的嗓音想起:“阿鸾!”

    这一声低喃突然间撞进了青鸾的心底,那坚硬的心墙似乎裂开了一条缝隙。

    ps:这一章主要是男女感情戏,小鱼在这一方面很弱,所以磨蹭了很久,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