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324.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71 圈套(5000+)

171 圈套(5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呦,这不是陈大人吗?陈大人你怎么也来状元宴啊,哎呀,我差点忘记了今科的探花郎可是陈大人的学生啊,陈大人,这是来给自己的爱徒撑面子来的吧。”一个充满着嘲讽的声音将陈昌珉的思绪拉了回来。

    陈昌珉看过去,朝着他走来的却是蒋祖德,此人跟鲁国公蒋家有那么几分关系,跟陈昌珉却是素来有怨,两人也算是同届的学子,当初参加恩科的时候,曾经在斗诗会解下怨,后来蒋祖德便放话要在科考上一雪前耻,然最后成绩出来后,陈昌珉是二甲传胪,而蒋祖德虽也是二甲进士,却已经排到第二十三位了,跟陈昌珉相差甚远。

    之后十几年,二人就没有碰过面,哪里知道这一次回京述职又会碰到了这个蒋祖德,而且他似乎有阻了蒋祖德的路,那吏部左侍郎的职位最后落在了他陈昌珉的头上,而那蒋祖德却不得不去那没有什么实权的礼部任职。

    蒋祖德素来是个心眼小的,陈昌珉三番两次的阻了他的道路,他怎么可能会不记恨,前段时间大家都在传陈昌珉有眼无珠,嫌弃才华横溢的林子轩,如今林子轩一举夺得探花郎,蒋祖德想陈昌珉此时定是悔恨万分的,因而少不得出言奚落。

    蒋祖德的这一嗓子引来了不少目光,那些目光不乏有看好戏的,大家都在想陈昌珉看到如今一飞冲天的林子轩后会不会后悔,如今的林子轩可不是早先的那一个寒门学子了,各家都看好他,也有不少大臣纷纷表示愿意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他,林子轩几乎一夜之间便成了香饽饽。

    陈昌珉的脸色微沉,他今日会来自是为了来看林子轩的下场的,那畜生将他的女儿害地那么惨,将他们陈家耍地团团转,他的心里怎么可能不恨呢!

    蒋祖德见陈昌珉变了脸色,心里更加的乐了,“千里马常有,而伯乐难寻,谁知道这伯乐都还有嫌贫爱富的。”这话只差没有指明陈昌珉嫌贫爱富了。

    陈昌珉一张脸绷地紧紧的,心中更是恨意滔天,他恨林子轩的毒,更恨自己的有眼无珠,做了那心善的膨,结过被毒蛇咬了一口,那种痛和苦还不能说。

    “老师,学生见过老师。”就在蒋祖德讽刺陈昌珉的时候,林子轩却是走到了二人身边,恭恭敬敬的朝着陈昌珉行了一礼。

    “蒋大人,在子轩的心目中老师便是子轩的恩师,我们情同父子,还请蒋大人口下留德,不要诋毁子轩的恩师。”林子轩行完礼后,又冲着蒋祖德不卑不亢的说道。

    蒋祖德见林子轩竟然还帮着陈昌珉说话,不由得嘀咕了一声:“傻子!”便气呼呼的离开了。

    周围的人见到这一幕不由得更加佩服林子轩的为人气度,即便是陈昌珉有负于他,林子轩依然将陈昌珉当成自己的授业恩师,在别人非议陈昌珉的时候,毫不犹豫的站了出来,这样的人难道不应该让人佩服吗?

    陈昌珉如今已经了解了林子轩的那一套做派,心里头越发的恼了,此时更加摆不出什么好脸色来,只从齿缝里绷出三个字来:“你很好!”

    这三个字听着像是夸奖,可是陈昌珉的语气又似带着恨意,这让林子轩的心头万分的疑惑,他还不知道陈昌珉早已经看清了他的为人,只当他是被蒋祖德给气着了。

    就在这个时候,喧哗的大厅一下子安静了起来,却是魏王世子的仪驾到了,他的身边还有噙着一脸坏笑的秦王世子上官绝。

    林子轩的瞳孔攸然一缩,对于上官绝,自从上次在威远侯府受辱后,他几乎在看到他的一刻便会心底发毛,特别是他的目光似乎还特意在他身上停留了一段时间,这让他的心跳不由得加速了。

    今天可是状元宴,他是今科的探花郎,便是上官绝再胡闹,今天的日子也不敢将他怎么样的,要不然一个辱骂探花郎的名头便足以让上官绝被天下的文人戳断脊梁骨,林子轩暗暗的在心里头安慰自己。

    这是么来拉。上官绝见到林子轩不敢同他的目光对视,不由得撇了撇嘴,这小子一副獐头鼠目的样子,那些个想招他为婿的大臣们是不是都瞎了眼睛啊。

    魏王世子看了一眼大厅里的情况,人已经都到齐了,这状元宴也可以正式开始了。

    首席的主位上自是坐的魏王世子,上官绝则是坐在他大的右手面,同席的还有状元榜眼探花,以及吏部尚书等几位官职较高的官员。

    一时之间林子轩也顾不得忌讳上官绝,毕竟同这么些人同席而坐,那是万分难得的事,他一定要争鳃会,在大家的心目中留下好印象。

    魏王世子一声开宴,便有碧水汀的人穿着统一的服饰上菜,他们的动作熟练,行走摆碗之间,一丝声音都没有,便是比起那惺宫里的训练有素的宫人都丝毫不差。

    等到上了菜,魏王世子才举着酒杯站起来说了一通勉励的话,魏王世子虽然神情冷漠,但这一番话却说地极为出彩,激起了一众学子报效朝廷的拳拳之心。

    有了这么一番抛砖引玉后,这大厅里的气氛也热烈了起来。

    碧水汀的二楼,正对大厅的一间房间里,卫青鸾坐在凳子上,她的身边是一动不动的陈碧玉,已经卫爱莲陈宝玉母女。三人之中,唯有陈碧玉的身体僵硬,她是被白昼点了穴道,这么直愣愣的对着前面的一大片珠帘,也不知道那珠帘是什么材质做成的,可以将一楼大厅的情况看地一清二楚,甚至于还能听见那些人说话的声音。

    然而底下的人抬头只能望见这一片美轮美奂,用珠帘拼接成沙漠绿洲图案的珠墙。

    陈碧玉的神色有些愣怔,脸色微微的泛着白,而卫爱莲和陈宝玉时不时的用担忧的眼神看她,或是看一旁淡定的青鸾。

    青鸾给她们两个都添了茶,示意她们两个稍安勿躁,这一场戏安排的有点长了,但是必定是精彩连连的,最后肯定叫那林子轩再无脸面出现在这么多人的面前。

    那底下上官绝已经提议这么多学子,定有那想要一展才华的,四书五经科举已经考过,诗词才华却是没有展现过的,因而不如让今天参加状元的所有学子都赋诗一首,当然也可以用词代替,以今日的状元宴为中心,大家可以各现所长。

    这做诗做词以往的状元宴都会有的,因而那些人在参加状元宴前都是做了十足的准备,林子轩亦是挖空心思的准备了好几首,准备一展自己的才华。

    早有那些下人在大厅的右侧摆放了一排长长的桌案,上面文房四宝都是齐全的,又有人点燃了香。

    那些个学子也是想要抓住这表现自己的机会,一个个都到了案前。

    林子轩自是也想去的,可是韩世德跟秦世风都没有动作,便冲着二人抱拳邀请道:“韩大哥,秦大哥,咱们一起去吧。”

    韩世德摇了摇头道:“我这大半辈子都在研究四书五经,诗词上面实在是不精,这上去未免丢脸啊。”

    林子轩心里着急,暗道你不精我精啊,我可不想错过这个表现机会,即便如此他的神情还是很和煦的说道:“韩大哥未免也太过谦虚了,这诗词不过是为状元宴添趣,说是状元宴了,你这位状元郎都不上去的话那也不太好,更何况秦王世子可是说了每一个参加宴会的学子都要做,韩大哥这样秦王世子可是会生气的。”

    大约也是太想表现了,林子轩竟然连上官绝都敢拿出来做筏子了,不过这一次上官绝却没有落他的面子,而是对着韩世德说道:“林探花这话说的没错,韩状元不会连这个面子都不给本世子吧?”

    那韩世德听到这话哪里还能再推拒只得站起来说道:“今儿少不得要丢一会脸面了。”

    说着便往那案台走去,而秦世风也站了起来,林子轩这才最后跟着去了那边,他的脸上噙着自信的笑容,他在诗词方面的天赋不错,而有关状元宴的这首诗又是他老早就准备好的,他自信能够在这么多人当中夺得魁首。

    林子轩到了案台前毫不犹豫的提笔就写,青鸾见到他自信满满的样子不由得弯了弯嘴角,这大概是死到临头还做着一鸣惊人的美梦吧!

    一炷香燃尽了,便有侍从将各个学子完成的诗词都收了上来,当然这评定好坏的自然便是主桌上的这一群人。

    大家一张张的翻看,上官绝在瞄到林子轩的那一首诗的时候不由得眼睛一亮,这字体苍劲有力,这诗更是精妙绝伦啊,这林子轩当真是不错的。

    最后的结果当然是林子轩不负所望一举夺得了魁首了,魏王世子看着底下不服气的人便道:“你们将林探花的诗抄好了,传阅下去。”

    一时间林子轩的诗被传了下去。几个对林子轩心怀嫉妒的学子见到这诗也不得不折服,赞叹声更是不绝于耳,果然这状元探花榜眼当中,文采最全面的还是这位年轻的探花郎,能写得了文章又能做的了诗词。

    林子轩的心下得意,脸上却是淡淡的,好似这样的诗不足为道。

    上官绝看着他这副样子,不由得狠狠鄙视了一番,这人真是会装啊。

    这诗最后传到了翰林院编修应向尚的手上,才看了一眼他便“咦”了一声,仔仔细细的看完之后,才腾的站了起来,冲着林子轩问道:“敢问林探花,这诗可是出自你之手。”

    应向尚虽然官职不高,可是却是大夏朝出了名的爱诗之人,家里收集了不少诗集,有前朝著名的诗人的诗集,也有那些名不见经传的手抄本,正是因为如此大家给了他一个“应诗痴”的名号。

    林子轩一听这话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随即笑道:“这位大人不知道怎么称呼啊?”

    “我姓应。”应向尚心里已经认定了林子轩是无耻之辈,因而这言语之间便也不怎么客气了。

    “应大人这话在下不是很明白,这诗自然是出自我的手。”林子轩到没有因为他不客气的言语而生气,脸上依旧是挂着笑容。

    那应向尚冷笑道:“林探花若是做不出诗来也没人会说你什么,可是你这诗分明是抄袭前朝的一位学者的,将别人的东西占为己有未免也太过无耻了吧?”

    应向尚此话一出满厅哗然,他的“诗痴”之名那是大家都知道的,他的一辈子都在研究诗,家里的诗集更是堆满了好几间屋子,这应向尚的为人又有些不通人情世故,这样的人便不是那会说谎的。

    林子轩这一下可淡定不了了,可以像韩世德一样不善诗词,这样大家顶多不过在背后说上一句两句的闲话,可是这抄袭便是人品的问题了,若是在今天的状元宴爆/出他林子轩抄袭的消息,以后他真要被所有的文人给看不起了。

    “应大人,我不知道你为何要针对我,但是对于这首诗子轩问心无愧,你若觉得子轩抄袭,大可以拿出证据来。”林子轩沉着脸,一脸的正气盎然。

    这诗当然是他自己想出来的了,当初在那些报喜的官差到林家的时候,他顿觉豪情万丈,继而挥笔写下这首诗,大概是情之所至,这首诗也是他这将近二十年当中所写的最寓意深刻的诗了。

    应向尚也是跟人较真的性子,更何况这还涉及到了他这一生最在意的东西,自然不能让林子轩这种无耻之辈污了诗的纯粹。

    “要证据是吗?世子殿下还请派人去下官的府上,下官书房的案台上便放着一本诗集,那本诗集是两个月前,下官在一家小书肆里淘到的,是前朝一位名叫绿柳居士的学者所著。”应向尚冲着上官昊说道。

    上官昊点了点头,对着身后的侍卫吩咐道:“你就跑一趟!”

    那侍卫应声去了,大厅里的气氛也凝滞了起来,这新科探花郎爆/出抄袭的丑闻来可不是什么好事,就连韩世德同秦世风二人看向林子轩的目光都带上了怀疑。

    两人能取得今天这样的成绩除了本身的天赋外更加离不开努力,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一个人的精力有限,大家若是所有的精神都投到了科举应试上,真的没有时间吟诗作对,风花雪月。

    可是林子轩不但能够在科举上傲视,还精于诗词歌赋,二人原本的心中是万分佩服的,毕竟他小小的年纪就能取得这样的成就,光这才智天赋便是极为罕见的。

    然而他们还没有佩服完,这边就爆/出了林子轩抄袭的事,二人的心中不约而同的想到难不成林子轩真的抄袭,毕竟那什么绿柳居士大家都不熟悉,可以说是前朝一个默默无闻的学者,也就只有像应向尚这样的诗痴手里才会有那么冷门的诗集。

    而且今天若不是应向尚在,恐怕在场大的人真还没有一个能够发现林子轩抄袭的行为,大家只会被他的才华所折服。

    林子轩简直是如坐针毡,脸上也有了委屈的神色,因为才一瞬间,刚才那些佩服的眼神便转为怀疑了,他真想砸心里大声的喊我没有抄袭,没有抄袭啊!

    大侍卫快马加鞭来回的赶,不一会便将应有尚说的那本诗集寻了回来。

    那本诗集最后到魏王世子的手上,那页上写着绿柳居士诗集几个大字,看那书的纸张犯黄,显然是有些年头了。

    这诗集的第十五篇便是同林子轩做的一模一样的诗,魏王世子的神情不变,而是将诗集交给了其他几位,其他几个大人看到都微微的变了脸色,最最令人生疑的是,正本诗集的文风都很类似,那一首诗摆在里头一点都不显突兀,完全就是出自绿柳居士的。

    打听里的人都是饱读诗书的,除了应向尚大家都没有听过这绿柳居士的名头,显然是前朝被冷落的一位诗人,现看这诗集,这位绿柳居士的诗丝毫不逊色于前朝的著名诗人,只是那些人名声远扬,诗集自然也被广泛的拓印,而这位绿柳居士显然是为人低调不为人所知的隐士。

    林子轩几乎是从秦世风的手上夺过了那诗集,在看到自己所做的那首诗的时候,他的脸色刷的一下变白了,怎么会这个样子的呢,难不成真有这样的巧合,当然他看到几位大人不赞同的目光时,身体不由得微微抖了起来,一面摇着头,一面喃喃的说道:“不是的,我没有……”13acv。

    青鸾看着这一幕,脸上有了淡淡的笑意,这一切自然是她安排的,前世她对林子轩崇拜,他为数不多的几首诗她都倒背如流,这一首令他在状元宴上大放异彩的诗她自是记得的,不过那个时候状元宴的主办人还是夏文彬夏老太傅。

    而这位绿柳居士也确实存在,不过这人出名是在四年后大家发现这本被人遗忘的绿柳居士诗集,那个时候他的这本孤本被广泛翻印,她还记得那个时候林子轩还说自己的文风跟这位诗人很像,若是摆在一起大家还真分不出来是不同之人所做的。

    ps:虐渣渣的第一弹,势必要让他身败名裂!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