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326.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72 一场好戏(5000+)

172 一场好戏(5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林子轩这首诗放进绿柳居士的诗集里丝毫都没有违和感,相反那相似的文风让人不得不怀疑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青鸾的神色清冷,她就是利用了上一世的记忆挖了坑给林子轩跳,这又怎么样,林子轩的人品太过卑劣,为了一己之私算计陈家,陈碧玉的这一辈子算是给他害惨了,这两世的仇恨加起来,别说是挖一个坑了,就算是挖一百个坑她都不会有任何的犹豫的。

    大厅里的议论声已经多了起来,那些个原本就嫉妒林子轩的学子不由得冷笑嘲讽道:“这样人品卑劣的人竟然还成了探花郎,简直就是丢天下学子的脸。”

    “对啊对啊,若是他不善作诗那也就罢了,毕竟科举又不考诗词歌赋这些东西,像韩状元大大方方的承认自己不擅长反倒是令人敬佩。可是他却为了虚荣心,剽窃他人的佳作,这个小偷窃贼有什么区别?”

    “什么虚荣心啊,我看他就是想要出风头,想要在世子和诸位大人面前留下好印象,将来仕途能够走地平顺些。”

    “可惜偷鸡不成蚀把米,这绿柳居士虽然名声不显,但还有应大人这么一位诗痴在,家里的诗集更是多不胜数,这才揭露了他的真面目。”

    ……

    各种议论的声音不绝于耳,林子轩饶是有再好的口舌在这样的铁证面前也辩驳不了,他的脑袋嗡嗡的作想,心里头想的是不是家里的人出卖了他,毕竟这首确实不是他在状元宴上即兴之作,可是那应向尚却说自己是两个月前在小书肆了发现的这本诗集,那个时候他甚至还没有做出这首诗来,难道真有这样的巧合。13acv。

    可是不管怎么样,这抄袭的名头他不能认下,林子轩用力的咬了一下舌头,那甜腥的味道瞬间在口腔里弥漫开来,而他的头脑也因为这剧痛陡然间清明了起来。

    林子轩正了正脸色,朝着端坐在上位的魏王世子行了一礼道:“世子殿下,子轩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子轩可以发誓今日宴上所做之诗每一字每一词都是出自子轩的内心,子轩仰慕世子殿下已久,断不会在今日这样的情况下自毁名声,子轩昔日里也曾做过几首诗,虽比不得这首的精妙,可是却也能证明子轩确实是会做诗的,还请世子殿下明察。”

    上官绝脸上挂着嘲弄的笑容道:“这好话谁不会说啊!”

    林子轩一咬牙举起手道:“我林子轩发誓今日所言没有一句是虚的,若是我抄袭绿柳居士的佳作,便让我天打五雷轰,生生世世沦为畜生。”

    青鸾微微挑了挑眉头,这林子轩果然是个狠心的,连赌咒发誓都出来了,但她却不相信这世界上有因果报应一说,要不然林子轩这样的人怎么不直接被人劈死了,还能这样风风光光的成为探花郎。

    林子轩的话让大厅里突然安静了一阵,他的神情实在是太过认真了,而且场上不少的人先头便早已经先入为主的认为林子轩是个正人君子,爆/出他抄袭的事后都还没来得及多想,林子轩便吐出了一连窜的如此狠毒的誓言,大家的脸上不免有几分的动容,毕竟他们都是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的,这誓言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发的。

    当然也有那些不信任林子轩的人,脸上依旧挂着轻视的神情。

    应向尚一张脸涨地通红,他的人本就有姓,自己做不出那些精妙绝伦的佳作来,心里头最为佩服的便是那些个诗人,他本不识林子轩,认定他是抄袭之后更是认为他就是个道貌岸然之辈,见林子轩这翻做派不由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拍着地哭道:“绿柳居士啊绿柳居士,你纵是才华横溢,你纵是淡泊名利,可你有没有想过几百年之后会有一个无耻之辈偷窃你的心血,占用你的才华,就是为自己铺一条青云路,无耻啊,实在是太无耻了!”

    青鸾见到这应向尚的做派不由得抽了抽嘴角,好吧,这是她没有预料的,她哪里会知道这位应向尚竟然“痴”到这个程度,呃,好吧,她的世界观又再一次被颠覆了。

    有些熟知应向尚的人不由得抚了抚额头,这人当真是个呆子,这种情况下又犯了痴病了。

    有几个同应向尚有几分交情的人纷纷上前扶他,并在他耳边警告道:“这上头坐的可是魏王世子,是不是不想要前程了。”

    应向尚三十年一直都在翰林院任编修,跟他同样资历的少不得都高升了,可他却还在原地踏步,这跟他的性格自然是密切相关的,因此那些人的警告劝阻不但没有让他停止了,反而让他哭地更加的起劲了。

    青鸾不由得笑出了声,这应大人还真是一个活宝,这样的性子怕是这世界再难寻出一个来。

    卫爱莲却是紧紧的握着陈宝玉的手,今天她是听了青鸾的话才带着碧玉和宝玉过来的,谁知道青鸾将她们领进这个房间,那白昼便出手制住了陈碧玉。

    卫青鸾说:“陈碧玉的情根深种,其实她的内心深处并不是不明白,只是潜意识的不愿意去相信而已,这种心病也不是一般的药能够医治的好的,需得下上一剂猛药才行。”

    卫爱莲虽然心疼自家女儿,可是自从那一次慕容玉桡揭穿了林子轩的真面目后,她便深信这位侄女,总觉得听她的话没错的。

    碧玉这个样子若是继续下去哪里还敢让她嫁人啊,做娘的又如何愿意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生女儿毁了,所以她只能看着自己女儿怔怔的望着大厅里的情况,默默的流泪。

    陈宝玉的心里头却是快慰的,特别是看到林子轩被应向尚一步步的紧逼,最后那些个铁证都拿出来,她当然恨不得林子轩就这么名声扫地,要不然如何能够为姐姐报仇,这段时间他们陈家已经够憋屈的了。

    对上这么一个人,林子轩自然也是头疼的,不过为了表现自己的风度,他还是上前去扶应向尚,谁知道应向尚一把抚开了他的手,义正言辞的说道:“向尚虽不才,却也不愿意同你这种人为伍。”说着还拔下腰间装饰用的匕首一划,刚才被林子轩摸过的袖子便这么飘落到了地上。

    饶是林子轩再谦逊,也被应向尚的行为气地不轻,黑着一张脸,剧烈的喘着气。

    正闹地不可开交的时候,魏王世子才缓缓的说道:“林探花有无抄袭,大家心里各有定断,然今天的状元宴上只不过是为了平添气氛,而非考试,大家难得在这里一聚,莫要在这件事上纠结太过,应大人,总不能为了一个林探花就毁了这个状元宴吧?”

    这一下应向尚突然从地上爬了起来,冲着韩、秦两位,以及底下的其他进士拱手行礼道:“各位,是应某人无状了,不过老天也是有眼的,一场状元宴揭了某个伪君子的咱们该当痛饮三杯才是,哈哈哈……”大笑着,应向尚便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心情甚好的给自己斟了一杯酒。

    上官绝亦被应向尚这样的行为弄地满脸的黑线,不过魏王世子都发话了,那些个原本站起来看笑话的人又各归各位了,唯有林子轩一人被晾在了那里。

    他那一桌同届的也就只有韩、秦两位,如今这两位对他的人品表示了怀疑,自然不愿意跟他为伍,两个人互相招呼着对方入座,而林子轩的身份自然还没到让秦王世子几位招呼的份,因而等他恍然回神的时候,大厅了站着的就他一个人了。

    他不知道自己发的誓言有没有起到作用,但是今日闹出了这么一出,等到明日消息传出去之后,他的名声定会大打折扣的,而他要挽回这失去的声誉也须得好好谋划了一番。

    上官绝见到林子轩最后恢复了淡然的神情,一副问心无愧的样子,随即也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上官绝意味深长的“啧啧”出声,他这感叹的声音听着似乎没有针对林子轩,可是却让林子轩才平静下去的心有激荡了起来。

    楼上的陈宝玉见状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忍不住嘀咕道:“他的脸皮怎么那么厚啊!”正常人要是遇上这么个情况,那还有脸再继续坐在这个位子上啊。

    青鸾眯了眯眼睛,林子轩若是那么容易被打倒,她就不是林子轩了。

    魏王世子也没在说什么,大家重新评定学子们写的诗,只是不约而同的都将林子轩那一首精彩绝伦的诗给忽视掉了,不管这首诗是他林子轩的还是前朝那位不知名的学者的,总之不少人的心目总都对这位谦谦君子的名头打上了不小的疑问。

    等到这些个诗评定出来后,大家又是一番的赞叹。

    酒过三巡,大厅里的气氛有开始热烈了起来,大家开始互相寒暄敬酒,原本林子轩该是那最为风光的一个,可是却因为今日的丑闻而让大家对他敬而远之。

    林子轩只觉得心里头像是被什么东西在啃咬似的,自从皇上钦点他为探花后,他每日里做梦都会梦到那种高高在上的,被人拥护吹捧的梦,甚至也曾幻想在状元宴上大放异彩,一举搏得朝中重臣以及魏王世子的亲睐,成为他们竞相争夺的对象,这样的场景实在是出入太大了,这其中的痛和难受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

    青鸾在二楼处冷眼盯着林子轩的落寞不得志的神情,不由得暗自冷笑,你以为事情到这里就算结束了吗?

    子这居的挖。上官绝微微抬头看了一眼那珠墙,即便看不清里头的情况,可是脸上的笑容依旧灿烂无比,随即才侧过头去跟小扇子吩咐了一声。

    小扇子领命去了,不一会,正前方的高台上,锣鼓声响了起来,却是好戏正式开锣了。

    唱戏的是最近上京最出名的戏班子,当家小生艺名叫做白玉堂,相貌英挺,一口唱腔更是婉转动人,许多勋贵世家一掷千金请他去唱堂会,也将他的名声捧的越发的高了。

    一开始大家也没怎么在意,后来发现这白玉堂唱的确实不错,大多数人便也开始坐下来欣赏听戏,这堂上唱地可是一出新戏,而那白玉堂饰演的便是一个寒门学子,少年成名,寒窗苦读,这一切倒也让底下不少学子想起自己为这科举付出的一切,好在他们最终都是成功的。

    那白玉堂的一口唱腔也确实不错,不一会便将底下的人心给抓住了。

    林子轩一面喝着酒一面看着台上的戏,神色郁郁的。

    却听到身边的秦世风“咦”了一声,随即又听到他说道:“这戏台子上的这位小生怎么看着那么眼熟啊?”

    韩世德一听他这话便也觉得如此,又过了一会方才说道:“那五官倒跟林探花有七、八分的相似。”他这话本事刻意压低了声音的,奈何此时已经有五分的醉意,这音量便也有胸制不住,至少林子轩是听见了。

    这戏子素来都是被人看不起的,有道是戏子无情,婊/子无义,这两者被放在了一起,可见那社会地位的底下,一般人若不是穷地养不起孩子又有谁会送自己的孩子去学戏,若过说妓/女是明着赚皮肉钱,那戏子在百姓的心目中便是暗/chang的代名词。

    林子轩一听这话脸色彻底的黑了下去,心里早就认定这是韩、秦两人见不得他的好,才将他往死力作践。林子轩狠狠的瞪了二人一眼,又送了一杯酒下肚,双颊已经浮现了淡淡的红晕。

    再看台上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就连他自己都觉得那戏子跟他自己长地有那么几分的相似。

    陈宝玉早已经发现了这个事实,不由得掩着嘴偷笑。

    青鸾好整以暇的轻轻呷了一口茶,那台上的人演地很认真,上一世这位名动上京的戏子可以说是万分的悲催,只因为他跟林子轩的长相相似,林子轩的一句话便让他在戏曲界待不下去了,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还遭人毁了脸,以至于失去了自己赖于生存的手段。

    戏开场半刻钟后,林子轩便发觉到了不对劲,那些个场景怎么看怎么眼熟,包括那小生的家人举家进京,路上自设一局救下一四品官员的嫡子,之后便跟那四品官员交好。

    林子轩的脸色渐渐的白了,额头背脊冒出了冷汗,到那学子拜四品官员为师,之后更同官员的长女定下亲事后,这大厅里头那些个熟知陈、林两家事情的人不由得也来了兴趣,这么直白的影射,有那些不知道陈、林两家之事的人一看大家的脸色都变了,也探头相询,这一问,让原本有些喧闹的大厅都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特别是当那学子为了让那官员家主动退亲,用那些罕见的药物谋害未婚妻,之后又联合神棍欺骗官员一家,那家官员为了女儿的性命不得已退亲,因为被那学子蒙蔽,心里头万分的愧疚甚至让学子的家人占了不少便宜。

    当那学子在人背后洋洋得意的自述自己的谋划的时候,那副嘴脸当真恨不得让人上去揍他一顿。

    青鸾忍不住在心中为那白玉堂喝彩,这人果然是演什么像什么,听闻他每演一个台本之前都会对自己要饰演的那个角色用心的揣摩,唱做演俱佳,便是他的身份是让人轻贱的戏子,但他这份用心的程度也值得让人敬佩。

    林子轩虽然极力掩饰着内心的慌张,可是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了,他真掩饰不住了,那慌张莫测的神情,以及面无血色的脸色无不彰显着一个词,那便是做贼心虚。

    刚才的抄袭事件,已经让林子轩在众人的心目中大打折扣了,如今更是上演了这么一出戏,大家看他的眼神更多的像是看洪水猛兽,遇到这样一个城府深的人算计自己,谁都不能肯定自己能够识破这人的真面目。

    陈昌珉此时的目光也不再掩饰,那恨毒的目光就这么直直的盯着林子轩,恨不得将他的背脊戳出一个洞来。

    而二楼上卫爱莲跟陈宝玉已经忍不住的哭出了声,特别是那台上的小旦缠绵病榻的时候,让她们想到了当初陈碧玉的情况。而原本一直流泪的陈碧玉此时却像是流干了所有的眼泪,只脸色苍白的盯着台上的戏。

    直到那小旦的父母在背后几乎愁白了头发的时候,陈碧玉才突然“嘤”了一声,眼泪哗啦啦的落了下来。

    青鸾在一旁看着心里头略微有些安慰,她安排这么一出戏,一来是为了在众人面前揭穿林子轩的真面目,二来嘛也是为了让陈碧玉明白一个道理,她若是永远都不醒悟过来,那最终伤害的只有那些关心她的人以及她自己。

    如今看陈碧玉哭地不能自已,想来她的心里也是有触动的。

    卫爱莲一把抱住陈碧玉,母女俩好好的痛哭了一场。

    ps:更新了,呵呵,中间有个字是禁词,只能用拼音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