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336.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78 心头的事(为留言)

178 心头的事(为留言)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十日之后,京兆伊对于林子轩和林父的判决也终于下来了,林父杖责四十大棍,而林子轩则是被判三年,这样的判罚不算重也不算轻,毕竟正如卫青玉所想的,林子轩虽然下毒,可是陈碧玉的性命无碍,而欺师虽然是遭人唾弃的,但是律法却没有明文规定,而林子轩选择在公堂上自辨,他的口才是好的,可是也让大家再一次见识到了林子轩的无耻。

    当卫澈将林子轩的判罚告诉青鸾的时候,青鸾便知道林子轩的背后有人。

    “哥哥,你可知道林子轩又靠上了谁?”青鸾的目光微沉,不能参加科举,林子轩的这一辈子算是毁了,按着现在这种状况居然还有人帮林子轩,这才让人奇怪。

    卫澈道:“之前林家人进监狱去探望林子轩是陆高新安排的,他是端敏公主的近身内侍。”

    青鸾的脸色闪过一丝讶异,竟然是端敏公主,上一世她还真没有听说林子轩跟端敏公主有交集,呃,这端敏公主到底看中了林子轩什么呢?

    卫澈见青鸾默不作声的样子,便道:“鸾儿,如今那林子轩可以说是声败名列了,既然端敏公主都出手了,你就不要再干涉了,免得直接跟公主府对上了,那便讨不了好。”

    青鸾知道卫澈担心她,便点头应道:“哥哥,放心吧,我知道轻重的。”她的主要目的是让林子轩声败名裂,如今也算是做到了,她自不会再去动林子轩。

    启泰三年夏,宫里的惠妃诞下上官睿的第一位皇子,皇上大悦,大赦天下,而秦家更是一跃成为大夏朝炙手可热的大家族。

    虽说皇上并为册封大皇子为太子,可是这么多年来,上官睿一直都没有儿子,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个儿子自是千宠万宠,后宫之中就连皇后蒋媛都要避着惠妃的锋芒。

    青鸾上午在议事厅处理好事情后,便回了自己的缀锦阁,今年的天气似乎格外的热,即便屋子里放了好几个冰盆,只要稍稍一动还是会弄出一身的汗水来。

    “姑娘,奴婢给你打扇,你歇个午觉吧。”夏至拿着一把扇子说道。

    青鸾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这才刚刚洗了澡,身上又热出了一声汗水来,就连胃口都没有。

    “大嫂那边可还好?”今年的夏天格外的热,青鸾自是担心柳芊芊的情况,怀孕的人连冰都不能用,这天气又如此的热,可怎么办才好啊。

    “听冬雪说,夫人的胃口不是很好,这样的天气也着实苦了夫人。”

    青鸾哀叹了一声,眼睛正好瞄到了架子上的那一瓶玫瑰露,连忙道:“对了,你去将那一瓶玫瑰露给嫂子送过去,那东西兑了水却也清凉解暑的。”

    夏至点了点头,这玫瑰露还是秦王世子让人送过来的呢,姑娘只喝过一回,便一直放着,怕心里头也是舍不得的吧。

    夏至出去后,青鸾便躺在铺了席子的榻上,怔怔的望着那榻前的架子,这几天总觉得自己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心头一直沉沉的,可是反复的回忆都想不起什么来,加上天气又热,这心情便越发的浮躁了。

    想着想着竟睡了过去,青鸾是被一个响雷给惊醒的,猛地坐起了身来,身上却是大汗淋漓,呼呼的喘着粗气,只把一旁的夏至给唬了一跳。

    “姑娘,可是做噩梦了?”夏至忙起身为青鸾端来了脸盆,青鸾洗了一个冷水脸后,那“砰砰”乱跳的心才慢慢的缓了下来,只那脸色看上去还不好。

    “姑娘,不如洗个澡吧,这一身的汗湿哒哒的也不舒服。”夏至见青鸾的神色怔怔,心里头不免也有些着急。

    青鸾点了点头道:“你去准备吧,我没什么事,就是做了一个噩梦,这天看样子也快要下雨了,这都旱了十几天来,下这么一场雨也是农民的福气。”

    夏至见青鸾的眼底恢复了清明,便退了出去。13acv。

    等到夏至出去后,青鸾才汲着鞋子走到窗户边上,外头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狂风乍起,丫鬟们正将院子里的花草搬进来,门上吊着的风铃不断的发出清脆的响声,而窗户外头的几株芭蕉被风吹地东倒西歪的,嗍嗍做响。青鸾却是突然想起了刚才梦里的情形,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做那么奇怪的梦,梦到上官绝被洪水给冲走了,而她站在岸边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巨浪打过来,将他彻底的淹没。

    一个响雷过后,那豆大的雨滴啪啪的落了下来。日后子和无。

    因为是站在风口处,那雨水顺着风打到了她的身上,凉凉的,让她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我的姑娘啊,你怎么站在这里,要是着了凉可不好了。”夏至进来的时候看到青鸾站在窗户边上,任那雨水打在身上都不闪避,不由得上前拉了她一把,又顺手关上了窗户。

    夏至将青鸾推进了净房,浴桶里已经放满了温度的事宜的水,青鸾跨了进去,温暖的水包围的那一瞬间,身体的毛细孔都舒张了开来,她知道自己有些不对劲,脑海中模模糊糊的有一个印象,似乎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可是她偏偏怎么想都想不起来,这让她的心里不免有辛沉的。

    到底这一年究竟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青鸾用力的敲了敲自己的脑门,深吸了一口气,沉入了水里。

    浴桶里的她紧紧的闭着眼睛,一头黑色的头发却是漂浮在水面上,宛若那海里柔顺的海藻。

    好一会青鸾才突然从水桶里蹿了出来,她想起来了,青鸾连衣服都顾不得穿整齐,还踢翻一边的小凳子,外头夏至听到动静,连忙跑了进来,却看到青鸾一脸慌张的样子。

    “姑娘,姑娘,你怎么了?”

    “夏至,快,快去把白昼叫过来。”青鸾拉住夏至,才泡过热水的手一片冰凉,只把夏至给吓了一大跳。

    “姑娘,您别急,奴婢这就去。”

    白昼本就住在这东边的厢房,不一会便跟着夏至过来。进屋的时候却看到青鸾一脸的焦急,心里头不免有些奇怪,跟着青鸾这么久,她还从未看过这么不淡定的青鸾。

    “白昼,你跑一趟秦亲王府,看看秦王世子是不是在府里?”青鸾急急的吩咐道。

    白昼领命而去,青鸾又让府里头的侍卫去一趟鸿雁楼,看看慕容玉桡是不是在鸿雁楼。

    “姑娘,奴婢先给你绞头发吧。”夏至拿着干净的帕子。

    青鸾心里头着急,却也没有任何办法,只得坐在榻上,双手紧紧的绞着帕子,隔一会看一眼沙漏,又嘀咕一句:“怎么还不回来?”

    那白昼出去还没有一盏茶的时间,哪会那么快就回来啊,夏至心头疑惑,却不知道青鸾在着急些什么。

    约莫过了一刻钟,白昼才浑身湿漉漉的从外头回来。

    青鸾急问道:“怎么样?他在府里头吗?”

    “不在,姑娘,世子殿下已经两天没有回府了。”白昼认真的回答道。

    青鸾轻轻颤了一下,不在,真的不在,那该怎么办?青鸾的脑海里不断的浮现那张总是坏笑着的脸,心头滑过闷闷的痛。又等了一会,直到那去鸿雁楼的侍卫回禀说是玉桡姑娘这一个月都不在鸿雁楼,青鸾脑海里的弦“啪”的一下子绷断了。

    “准备马车,我要出府,白昼,你跟我一起出去。”青鸾深吸了一口气,沉声吩咐道。

    夏至吓了一跳,外头的雨越下越大了,那黑沉沉的天像是要压下来似的,这个时候出门?

    “姑娘,外头雨下地那么大,这回子出去不安全啊!要不等雨稍稍小一点再出去?”夏至连忙劝道。

    青鸾却是摇了摇头,夏至不知道这一场雨是不会停的,上一世启泰三年的夏天,在超乎寻常的炎热了半个月后,大夏朝各地便普降大雨,而也是这一年的夏天,秦王世子上官绝在去永安城的途中被山上滑落的泥沙淹没了。

    那个时候还传闻秦王世子去永安城是为了给一位青楼女子捧场的,上一世她还曾耻笑过秦王世子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因为那个时候上官绝对于她来说还只是一个陌生人,可是这一世不同了,她知道上官绝并非别人所想的那么风流,她也相信他去永安城一定有其他的事,但是她却不能看着他出事。

    她心里头万分的后悔,为何上一世不再多关注这件事,以至于她一直都想不起他出事的确切日子,可是这一场大雨却是让她想起了这一场的事故。

    “不要说了,快去准备,夏至,你留在这里。”青鸾的心脏一阵阵的紧缩,她怕自己梦中的那副场景成为现实,她甚至没法想象那个人若是不在了她的生活又会变成怎么样。

    夏至见青鸾脸色煞白,口气却是十分的坚决,她这个做丫鬟的也强不过主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青鸾和白昼上了马车。

    ps:2万肯定完不成了,今天我家里太多的客人源源不断,根本就木有时间码字啊,大家见谅啊,实在不行,明、后两天就连续万更补偿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