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341.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80 高烧(为满240张)

180 高烧(为满240张)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昏暗的房间里,青鸾躺在破旧的床上,双目紧闭,一张小脸泛着不正常的红晕,她的眉头紧紧的皱着,嘴里咕哝的说着别人听不懂的话,神色却是极为的痛苦。

    白昼向来清冷的眸子也染上了一抹着急,只能不断的更换着青鸾额头上降温的那块布。

    “来了来了,酒来了。”石大婶和大妞拎着酒坛子冲了进来,一看到青鸾的样子不由得又惊叫了一声,这样的情况可不好啊。

    白昼一把接过那酒坛子,一打开那冲鼻的味道就弥漫了开来,大妞又拿了一块干净的布来道:“要擦全身,这样才能将热给散出去。”

    白昼忙不迭脱去青鸾身上已经汗湿了的衣衫,又拿酒打湿了布,在石大婶的帮助下替青鸾擦了起来,石大婶看着烧地糊里糊涂的青鸾不由得嘴里念佛道:“阿弥陀佛,佛祖保佑啊,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可别带走了啊。”

    青鸾难受的直嘤咛,突然睁开了眼睛,直直的盯着石大婶,直把石大婶唬了一跳。

    青鸾虽然盯着石大婶看,眼睛却是没有焦距的,显然根本就没有清醒过来。

    石大婶却是握住了青鸾的手说道:“姑娘啊,你可一定要撑下去啊!”

    青鸾呼呼的喘着粗气,那喷出来的气都热地烫人,嘴里却是喊着上官绝的名字。

    石大婶不过是一个农妇自然不会想这上官一姓是国姓,还道小姑娘口里喊的上官绝是她的心上人,便又道:“小姑娘,就算为了你的心上人,你也该坚持下去啊。”

    石大婶也不管青鸾听不听地见,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通。

    白昼心里头烦躁却也不好呵斥石大婶,好不容易给青鸾擦好了身子,又缓了另外一身衣裳,这一次却是穿了石大婶的衣裳了,大妞的衣衫都给弄湿了。

    “姑娘,你看着你妹妹,过半个时辰后,再继续用烈酒擦身子,我去洗衣裳,用火烤干了,要不然等一下都没有衣裳换了。”石大婶将几套换下的衣裳一并放进面盆里,走了出去。

    白昼又掏出一块银子给大妞,让她煮点吃的过来。

    屋子里一时又只剩下了白昼和青鸾,白昼看着青鸾这个样子,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这样的天气,她相信聪慧如青鸾,应该能够想得到这样的情况,可是她却不停劝阻,执意要出来,秦王世子在她的心中竟有这样重要的地位,只怕她家庄主连争一争的机会都没有了。

    现在想这些也没有用了,卫姑娘这样的情况也着实凶险,若是真有什么事她也没脸回去见庄主了。

    白昼叹了一口气,又给青鸾换了一次额头上的帕子。

    因为外头下着大雨,石大婶只好在厨房门口的廊下洗衣裳。

    小扇子因为无聊,又蹭到了石大婶的身边,睨了一眼那桶里的衣衫,料子不错,难不成还是哪家的小姐不成?

    “大婶啊,那小姑娘怎么样了啊?”小扇子蹲在石大婶的身边,他实在是无聊啊,爷有不陪他说话,现在睡觉又太早了,还不如出来陪石大婶说说话,顺便八卦一下。

    “可怜见的啊,都烧糊涂了,嘴里还喊着什么上官绝来着,我看啊就是那小姑娘情郎的名字,要不然这人都不清醒的,还会记挂着,我看那两个小姑娘都是好人家的姑娘,这种天气还出来指不定就是找那情郎来的……”石大婶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却没发现旁边的小扇子已经傻了。

    “大婶,你说那小姑娘嘴里喊着什么来着?”小扇子不敢置信的问道。

    石大婶想了一会道:“叫什么上官绝来着,不过这上官这个姓还真是少见……啊,你跑什么,那里是人家小姑娘的地,你别进去……”

    小扇子哪里还会听石大婶的话,几步冲到了西面的厢房,才跨进房门迎面却来了两道疾风,小扇子立时一个矮身躲过了白昼激/射/出来的两根筷子,连忙道:“别动手,是我是我!”

    白昼原本听到石大婶的喊叫声,心里头的烦躁又无处发泄,便连头都没回的将手中的筷子射/了出去,想给乱闯的人一个教训,却不想那闯进来的人是小扇子。

    白昼攸的一下子站了起来,猛的转过身来,那门口站着的人可不是小扇子吗。

    小扇子这个时候也对上了白昼,心里头不由得大吃一惊,这天下还真有这么巧的事,这下他不用确定也知道那床上躺着的人定是卫姑娘无疑了,不对,卫姑娘此时正发着高烧呢,小扇子用里的拍了一下脑门,哪里还有刚才纯看戏的心情啊,一个转身又立时跑了回去。

    “爷,爷不好了!”小扇子冲进东厢房急惶惶的吼道。

    上官绝不悦的觑了他一眼道:“我哪里不好了?”

    小扇子忙道:“不是爷不好了,是卫姑娘不好了,爷,那隔壁发烧的小姑娘是卫姑娘啊!”

    小扇子的话音刚落,身边便闪过了一道疾风,上官绝怎么都想不到再次看见卫青鸾会是在这个小农庄里,看着她烧地红通通的脸,上官绝不由得恼怒的质问白昼:“这么大的雨,你就任由她跑出来,你到底是怎么照顾她的?”

    白昼心头不由得一颤,上官绝质问的口气实在是太过娴熟了,让她有种面对庄主的压迫感。再对上那一双饱含着怒火的眼,白昼不由得后退了一步,稳了稳心神才道:“世子殿下,你以为姑娘执意要在这样的日子出门是为了谁?她是为了去找你。”

    上官绝听到这话,目光不由得移到了青鸾的脸上,心里头却想不透青鸾为何要在这样的日子里出门找他,难不成威远侯府发生了什么事?上官绝正暗自猜测的时候,却听到青鸾张了张干裂的嘴唇,喃喃道:“上官绝,别去……”

    上官绝眸色一沉,却是冲到青鸾的床前,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还是发着烧,又见她头发汗湿,脸色潮红,不由得心疼道:“阿鸾,我在这呢,我在这呢!”

    青鸾像是听到了上官绝的声音一般,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那没有焦距的双眸盯着上官绝看了好一会,才像是反应了过来。13acv。

    “上官绝?”青鸾的声音很是沙哑,还带着一丝丝的难以置信,以为自己脑子糊里糊涂的,出现的幻象。

    上官绝握住青鸾汗湿的手,直道:“是我,是我!”

    青鸾一直紧紧蹙着的眉头松了开来,用尽了全力说道:“上官绝,别去永安城。”她以为自己的声音很大,可是她用尽全力发出的声音听在别人的耳朵却犹如蚊呐。

    上官绝的全副注意力都在青鸾的身上,此时他也来不及去想为何青鸾会知道他要去永安城的事,为何她又不许他去永安城的事,看着她那么痛苦,自是满口答应道:“好好好,我不去,我不去。”

    青鸾听到他的保证,嘴角浮现了一抹淡淡的笑,眼睛一闭,却是又一次陷入了昏迷当中。

    “阿鸾,阿鸾。”上官绝只觉得心口都划开了一道口子,疼的厉害。

    青鸾像是心里头的大石头落了地,体力精神都用尽了一般再听不到外界的动静。

    “小扇子,小扇子,快去找大夫。”上官绝已然乱了方寸,这黑灯瞎火的,外头又下着大雨,让小扇子到哪里去找大夫啊。

    另外一边,石大婶和大妞听到了动静,跑进来一看,不由得也惊了一跳,谁会想到她们先后收留的两拨人竟然是相识的,看着那位贵公子着急的模样,那床上躺着的小姑娘定然是他重要的人。

    “公子啊,这回没处找大夫的。”石大婶小声的说道。

    上官绝铁青着一张脸,吼道:“那怎么办?小扇子,你现在就去上京,上京总有大夫的,实在不行,去太医院拉一个过来。”

    上京,太医?石大婶和大妞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小扇子却应了一声,转头去问石大叔要遮雨的工具了,他实在是太清楚卫姑娘对他们家爷的重要性了,现在别说外头下的是雨,便是外头下地是刀子他都一定要找个大夫回来。

    小扇子已经骑马出了门,在石大婶一家人的眼里只觉得上官绝这是疯了,让一个才十岁出头的小厮冒着这么大的雨骑马回上京寻大夫,别半路里出了人命啊。

    “你们刚才不是用酒给她降温吗,再来!”上官绝一手拿着帕子为青鸾擦拭着额头上冒出来的汗,一面又冲这白昼等人吼道。

    石大婶和大妞傻愣愣的应了一声,她们实在有些怕这个时候的上官绝,刚才还是一个翩翩贵公子的模样,这一会却像是要吃人一般,更何况那身上散发出来的凌厉气势压根就不是她们能够承受的住的。

    白昼上前探了探青鸾的身子,果然那汗水又浸湿了整套的衣衫,这么个出汗发便是不烧死,也要虚脱而死了。白昼的心头微沉,手按上青鸾身上的扣子的时候,又看了一眼上官绝,见他丝毫没有闪避的意思,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上官绝的嗓音微沉:“白昼,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吗?”

    白昼的身子一颤,却不敢再停顿,和石大婶她们配合着又给青鸾擦了一遍身子。

    暗房破床子。ps:发现12点之前写不完4000,就先放3000上来啊。继续跪,哇咔咔。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